《黑白剑》

第16回 断臂而逃

作者:卧龙生

金八笑一笑,道:“不错,我是施用毒葯暗器的能手,但我自己并不大喜欢太歹毒的暗器,所以,非不得已,我不愿施用这些暗器,创设四海镖局的人,正是家父,那时,我和包兄,都还年纪很小,后来,家父又身中了淬毒暗器而亡,我伤痛之余,暗中发誓,要找出伤害家父的凶手,天成是家父门下弟子。”

包天成道:“他长我三月,是我师兄。”

金八道:“天下毒葯暗器,无出四川唐家之右,我隐姓埋名,追入川中,费了两年的时间,才进入唐家为仆,我一身技艺,已算不错,进入唐门之后,暗中查访,果然被我找出了凶手……”

万寿山点点头,道!他不唐家正院,是当今唐家掌门人一位远房侄子。”

斩情女道:“你怎么查出来的?”

金八道:“我看到了他手中一枚琴玉佩,那是先父念亡母,带在身上,一刻也不肯离去之物。”

我暗中下手点了他的穴道,把他带入一处隐秘所在,一逼问,他就说了出来,被我以重手法,点了他的死穴,但我没有想到,这件事暗中竟被唐掌门人唐老太太看到,当时,她本可把我处死,但唐老太太是一位很明事的人,看我为父报殷,而且,处置敌人的手段,也不残酷,何况,咎在她那位世侄,就当场放了我,不过,不许我恢复本姓,也不许我在江湖上扬名立万,要我生活得越平淡越好。”

斩情女道:“原来如此,你学会了唐门的暗器。”

金八道:“我在唐家一住五年,又暗中十分留心,对他们的暗器手法,自然是学了不少。”

斩情女道:“你施展过唐家的暗器伤人吗?”

金八道:“没有,自离开唐家之后,我没有用过唐家的武功,也没有用过唐家的暗器,事实上,我回到了四海镖局之后,一切都由包师弟替我出面,用不着我出手……”

语声微微一顿,道:“师弟承继了家父的事业,坚持要把镖局还给我,迫得我不得不说明内情,我本要离开四海镖局,师弟却不许我离去,我因此化名金八,在四海镖局作了一位镖师,但包师弟大尊重我,这就造成了很多的误会,事实上,四海镖局有今天这个规模,也是包师弟闯出来的局面,这就是详细内情。”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原来是这么回事?”

林成方道:“事情已过了二十年,阁下也应该恢复本来的姓氏了。”

金八摇摇头,道:“唐家掌门人,放我离开时,迫我许下一个誓言,那就是永远不许恢复本名本姓,那会招来唐家的大举报复。”

斩情女道:“唐家的报复手段,天下闻名,因为他们的毒葯暗器厉害,所以,武林各大门户,都对他们有着三分敬畏。”

金八道:“是的,我在唐家为奴五年中,亲眼看到一件事。”

斩情女道:“什么事?”

金八沉吟了一阵,道:“我可以说出来,不过,只限于我们眼下这些人知道,千万不能说出。”

斩情女道:“好!你说吧!”

金八道:“我亲眼看到,武当掌门人,率领了两个门下弟子负荆请罪……”

这确是一个震动人心的往事,万寿山都为之脸色一变。”

斩情女急急接道:“以后呢?”

金八道:“以后武当掌门人带走了一个弟子,另一个留在了唐家。”

斩情女道:“那个人被处死了。”

金八道:“不知他是死是活,我曾暗中留心了很久,没有再见过那个人。”

斩情女道:“好!难得金爷这么坦然相告,使咱们对唐家又多了一份了解。”

林成方道:“诸位,现在咱们该谈谈于晶的事了。”

斩情女道:“她要来?”

包天成道:“不错,所以,咱们也得计划一下?”

包天成道:“林少兄的意思,咱们是否还要调整一布置。”

林方成道:“是!……”

斩情女道:“林兄有什么高见呢?“

林方成道:“在下觉得,这一次她们不来便罢,如果来了,那就想法子把他们一举擒获。”

斩情女道:“对,小妹也是这样想,不过,如何才能一举成功,才是重要的事。”

林成方道:“这就要咱们精密的分工了……”

目光转到包天成的脸上,接道:“趟子手和一般镖师,只守固定的地方,以连珠匣弩为主,互相支援,封锁来人的退路,但不知,目下这四海镖局,有多少匣弩”。

包天成道:“至少有二十只以上。”

林方成道:“那很好,把他们重新地调配一下,来的都是一流高手,用一张连珠匣弩,实在也没有能力阻止他们,匣弩,再配上强矢长箭由擅长暗器的镖师领导,专以暗青子对付他们,黑剑门是一个专门杀人的组织,咱们也用不着存什么慈悲心肠了。”包天成点点头,道:“我这就吩咐下去,要他们早作准备。”

林成方目光又转到了斩情女的身上,道:“易姑娘,阴阳双剑,田昆,三尺金童,还是由你来领导,自成一个联手的团体,四海镖局之中,能够搏杀的镖师,还是包总镖头指挥。”

斩情女道:“你和万老人家两个,人手少了一些……”

包天成接道:“我可以拨两个过去。”

林方成道:“不用了,迎敌动手,还是由易姑娘和包头镖头为主,在下和老游动接应。”

包天成道:“好!就这样决定,最重要的是,立刻调整一下布置,我要布置些灯火,明灭随心。”

林成方点点头,道:“对!还要调整一下人手,重点在二更以后,现在,大白天的,似乎可以要他们多休息一下。”

包天成笑一笑,举步而去。

斩情女道:“林兄,很累吧,回房去休息一下,晚上的重头戏,还是要看你和万老人家的了。”

林成方道:“我确实有些倦意,那迷魂葯物的力量,似乎是还有些后遗作用。”

转身回到卧室之中。

斩情女随后行了进来,取出一个玉瓶,倒出一粒丹丸道:“吃下这个再睡。”

林成方道:“那是什么葯?”

斩情女道:“百花丸,对解葯清清,有很大的助益。吃下去睡一觉,包管你精神健旺。”

林成方道:“睡一觉,那一觉要睡好久?”

斩情女道:“现在,距离三更时分还早,你放心睡吧,二更时分,我会叫你起来。”

林成方感觉还有点晕,依然服下百花丸,睡了下去。

四海镖局,重新开始调整部署,准备迎接晚上一场大战。

二更时分,斩情女叫醒了林成方。

她手捧着一个木盘,盘中放了一盆冰水,一条毛巾。

林成方睁开了眼睛,连连说道:“这怎么敢当,这怎么敢当。”

斩情女道:“女人嘛!内心中有着一种天生的伺候人的天性,你就不必推辞了,江湖上,都说我野得厉害,其实,我也有温柔的一面,冷毛巾擦把脸,会使你精神恢复得快一些。”

林成方道:“这个,恭敬不如从命。”

拈起毛巾,洗个脸。

斩情女表现出了春水一样温柔,抢着动手,移开了水盆,笑道:“林兄,你看,今晚上,那于晶会不会一为?”

林成方道:“黑剑门,一向不按规矩办事,这一点,我就无法预测了。”

斩情女道:“现在,精神如何?”

林成方道:“好多了。”

斩情女道:“于晶如是真的来了,只怕难免一场恶战,现在。是不是应该吃一点东西?”

林成方道:“对!”

斩情女道:“走吧!小妹的卧房中,早已为林兄备好了吃喝之物。”

林成方道:“到你卧房去吃。”

斩情女道:“现在,大家都很忙,只有小妹有点空闲。”

林成方道:“二更已过,三更将至,只怕没有时间吃什么了。”

斩情女道:“这些,我都替人想到了,我准备的,都是很好下口的东西,有那么一会工夫,就可以了。”

易姑娘表现得很大方,这就使林成方无法推辞,只好硬着头皮,跟进了她的闺房。

斩情女房间里布置得很简单,一张木桌,暂代妆台,一榻一椅之处,还有二个木箱子。

桌子上,放了两个扣着瓷碗。

斩情女揭开第一个扣碗,道:“吃下去吧!”

那是大半碗调好的干面,还有余温,不冷不热地恰到好处。

斩情女送上来一双象牙筷子,林成方三两口,就吃下了半碗面,味道很可口,只可惜林成方没有仔细的品尝。

斩情女打开了第二个扣碗,道:“虽喝下去吧!这是一碗人参鸡汤。”

林成方笑道:“人参鸡汤,姑娘,这……”

斩情女接道:“没有麻烦别人,是我亲自下厨房中作成的,你要是不怕我在参汤中下*葯。那就赶快吃下去,今晚于晶如若真的来了,只怕难免有一场血战,你必须保持着最佳体能。林成方道:“最难消受美人恩……”

斩情女接道:“我如是真算美人,那也只是春犹未尽花已残,更谈不上施恩于你,我要你保持了最佳的体能,保护我的安全。”

林成方笑道:“你也不用谦虚了,我已见过姑娘身手,绝不在我林某从之下。”

斩情女道:“喝下去,此刻,已经是二更过后时分。”

林成方哦了一声,端起汤,一饮而尽。

斩情女点点头,收起碗筷而去。

林成方整整衣衫,提起长剑,吹熄室中之火,步出室门。

抬头看星河耿耿,夜风拂面。

这是个没有月亮的夜晚。

四海镖局中一片静,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但暗影中,隐隐可见不时移动的人影,使得幽静中,泛升起一股肃煞之气。

斩情女悄然行来,低声说道:“近三更了,还未见有何动静。”

林成方点点头,道:“黑剑门,不是什么讲信用的组织,在下也没有把握。”

忽然间,一阵喳喳之声,传了过来。

斩情女道:“来了!”

林成方道:“刚才,那是什么声音?”

斩情女道:“阴阳双剑的绝活儿,学鸟叫的声音。”

林成方道:“哦!”

就在说几句话的工夫,几条人影,已然踏屋而来。

南侧暗影中,响起了包天成的声音,道:“亮灯。”

灯火闪动,片刻间,亮起了四盏气死风灯,庭院中一片明亮。

包天成缓步而出,一抱拳,道:“四海总镖头,包天成。恭候大驾多时了。”

灯光下,只见屋面,一排站着五个人,居中一人,劲装佩剑,正是于晶。

于晶似是来人中的主脑,冷笑一声,道:“林成方都已经告诉你了?”

包天成道:“是,告诉我了。”

于晶道:“你打算怎么办?”

包夭成道:“什么事?”

于晶道:“包天成,用不着装疯卖傻。”

包天成突然仰天打个哈哈道:“姑娘,对老夫如此说话,是否是大过托大了,”于晶突然一提气,身躯由屋面上飘落了下来。

于晶突然一提气,身躯由屋面上飘落了下来。

四个相随的大汉,也跟着落入了庭院之中。

包天成打量四个从人一眼,道:“这四位就是姑娘带的杀手?”

于晶道:“黑剑门中,高手如云,来的自然不止他们四个,看贵局布置,刁斗森严,希望你们有能力把我们留下来……”

林成方缀步行了上来,接道:“于晶姑娘,那日,咱们一场搏杀,还未分出胜负,今日希望能打个胜负出来。”

于晶冷笑一声,道:“林成方,你可是认为我怕你吗?”

林成方道:“那倒不是,在下被姑娘整治了一顿,心中这口冤气,实在难消,希望能见识一下姑娘的真功实学。”

于晶道:“好!我一定要想和我分个生死,那就只有放手一搏了。”

突然向前行了两步,道:“你出于吧!”

包天成回顾了林成方一眼,道:“林少兄,你……”

林成方道:“我要和于晶姑娘放手一搏,最好别人不要帮忙。”

目光转至于晶的身上道:“姑娘,你意下如何?”

于晶道:“很好,咱们动手。”

林成方抽出长剑,平胸而立。

于晶也抽出了长剑,斜指地下,双目却盯注在林方成的脸上。

林成方道:“姑娘,咱们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回 断臂而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