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17回 驭蟒杀手

作者:卧龙生

万寿山道:“这么说来,她心中一直还有着仗侍,充满着信心,所以,她宁可断臂,也不敢放下兵刃。”

斩情女道:“万前辈一语道破,正是如此。”

万寿山道:“说的也是,咱们必须要找出个这原因才行,”

林成方道:“看来,要等三尺金童丁盛回来之后,咱们才能找出一点眉目了。”

斩情女道:“是!这要等丁盛回来,听过他的报告之后,再作道理。”

包天成道:“万兄。易姑娘,咱们是不是先要休息一下?”

斩情女道:“诸位,先请休息一下吧!我要等等丁盛。”

只见人影一闪。三尺金童丁盛已然飞落在厅中,笑道:“易姑娘,在下幸未辱命。”

斩情女道:“这么快就回来了?”

丁盛道:“因为于晶跑的不远,所以,我也很快就回来了。”

斩情女道:“她在什么地方?”

丁盛道:“想不到啊;她就在两条街外面一座宅院之中。”

包天成呆了一呆。道:“这个怎么可能呢?”

丁盛说道:“那丫头很狡猾,先在外面兜了一阵,然后,才回到那座宅院中去。”

包天成回顾了王荣一眼,道:“两条街的外面一座宅院,那是什么地方?”

王荣道:“这附近都是民房、宅院,都不太大。”

丁盛道:“本来也不大,一座小小的四合院,但于晶却是千真万确的进了那座宅院之中。”

斩情女道:“现在还在吗?”

丁盛道:“不错啊!现在还在。”

斩情女道:“万爷、包爷,咱们要不要过去瞧瞧。”

包天成道:“应该去,黑剑门当真是一个叫人头疼组织,他们以各种不同的身份,出现在江湖,以各种身份掩护。”

斩情女道:“这真是一个很可怕的组织。”

包天成道:“易姑娘,咱们要不要多去几个人……”

斩情女道:“对,咱们多去几个人,一举把于晶促住。”

林成方道:“姑娘,于晶既然敢逃到那个地方,自然相信他们会保护她。”

那是距离四海镖局很近的一个小巷,丁盛带几人行到了一座宅院门口之处,缓缓说道:“就是这一家。”

斩情女一提气,当先跃上屋面。

林成方、田昆,紧随斩情女的身后,也飞身跃上屋面。

田昆手中握住了三枚铃镖。

这是一座不大大,但却很精巧的四合院宅子。

院中一片静,静得听不到一点声息:

王荣也飞上了屋面,三个弩箭手,却留在了外面。

田昆重重咳了一声,高声说道:“于晶,我知道你躲在这座宅院中,快请出来吧!”

王荣道:“装疯不当死,躲着不见人,不是办法。”

但闻厅门呀然一声,于晶缓缓行了出来道:“斩情女来了没有?”

斩情女道:“小妹在此,于姑娘有什么吩咐?”

于晶道:“说过话算不算数?”

斩情女道:“算!”

于晶道:“我请教你说过放我的?对是不对?”

斩情女道:“小妹说过这句话。”

于晶厉声道:“那你为什么追来此地?”

斩情女笑一笑,道:“咱们可以放你走!”

于晶道:“那就不该追来了。”

斩情女道:“咱们答应放你走,并没有答应放过黑剑门,除你之外,别的人,一个也别想逃。”

于晶道:“斩情女,你好毒辣的手段。”

斩情女道:“你们杀人时,几曾存下过慈悲心扬。”

于晶道:“这里只有三个人,都是老弱病残,他们不能抗拒你们!”

斩情女道:“不论有多少人,叫他们全都出来,我们要以牙还牙”。

于晶冷冷说道:“斩情女,你可是认为你这手握智珠,胸有胜算了。”

斩情女道:“于姑娘不相信——”

飘身落在实地,级步行了过去,道:“姑娘,咱们是否还要打一架。”

于晶道:“我断臂不久,如何能和你动毛。”

斩情女道:“那你请吧。”

于晶道:“要我走!”

斩情女道:“在下说过了,但如你不肯走,受到了什么委屈,那就别怪我,田昆出手吧!现不现身,咱们就烧了这座宅院。”

田昆缓缓向前行了两步,逼近了于晶,道:“姑娘可否赐教在下几招。”

于晶道:“哼!江湖上都说我们黑剑门心狠手辣,不留人余地,看了你们这些人的作为,还不如黑剑门,至少,我们不会说了不算。”

林成方飞身而下,笑一笑,接道:“姑娘,你还记得在那主坐大杂院中,对付在下的手段吧?”

于晶道:“我好恨自己没有立刻杀了你。”

林成方道:“姑娘的手段,比杀人更为可怕,你想不到的是,竟针会有人及时救了我……”

于晶冷冷接道:“下一次,你如再犯到我的手里,我会立刻割断你的咽喉。”

田昆道:“于姑娘,先说眼前的事吧!你们如何决定?”

回顾了一眼,于晶发觉自己实在已没有突出围困的机会,在林成方、斩情女、田昆三人的合围之下,就算左臂未断,也一样难以应付。

唯一的办法是说服他们,要他们放自己离开。

心中念转,突然提高声音,道:“你们都出来吧!”

只听步履声动,三个人鱼贯而出。

果然都是老弱,一个古稀老翁,和两个五十以上的老妇人。

三个人赤手空拳,未带兵刃。

看他们老态龙钟,双目无神,也许是不会武的人。

于晶回顾了三人一眼,道:“你们听着,这些人都是来自四海镖局……”

那那稀老翁接道:“我知道四海镖局,离我们不过两条街。”

于晶道:“他们来杀你们三人。”

古稀老翁哦了一声,目光转到田昆的身上。

于晶道:“斩情女,这三个人交给你了,闪开路,我要走了。”

斩情女虽然见识广,也不禁呆在当地,如若这座宅院中只有这三个老人,于晶又为什么逃到这里?

难道这中间,还有什么玄虚不成。

王荣忽然飞跃而下,长刀出鞘,拦住了于晶,道:“姑娘,真的要走吗?”

于晶道:“怎么?你要拦我?”

王荣道:“可以走,但我要废了你的武功。”

于晶道:“可恶!”

王荣道:“咱们不杀你,可也不愿多一个你这样的敌人。”

那古稀老翁突然呵呵一笑,道:“玉荣,欺侮一个断臂不久的小姑娘,岂是男子汉的行径。”

斩情女吁了一口气,道:“老丈,你忍不下了。”

古稀老翁突然一挺腰干,身子似乎突然高了半尺,双目中神光忽现,冷冷说道:“斩情女,你敢激笑老夫?”

斩情女笑道:“为什么不敢,狐狸很难永远把尾巴藏在……”

于晶回顾了古稀老翁一眼,道:“老供奉,你……”

古稀老翁接道:“老夫也不再掩藏身份了。”

两个中年妇人,也突然一挺身躯,直起微躬的脊背,道:“咱们闯出去吧。”

口中说闯,手里已经亮出了家伙。

由对襟粗布衫下,摸出了四把刀。只见两人抖了抖,短刀突然长了一尺二寸。

斩情女道:“刀中刀。”

古稀老翁道:“江湖盛传你布施色身,骗人武功,看来,传言不虚了……”

斩情女接道:“我的名声是不大好,不过,轮不到你们黑剑门中骂我,骗人还要人家心甘情愿,比你们土匪行径,计价杀人强得多了。”

古稀老翁道:“厉口的丫头,给我杀了。”

左首一个执刀妇人突然应声而上,一刀劈去。

斩情女一闪避开,高声说道:“刀中刀可以突然长出两截刀锋,长至三尺四寸,诸位都要小心了。”

她生恐林成方身受暗算,先说出了这刀中的特异之处。

那妇人一刀劈空,刀势立变,化成了横扫之势。

只听波的一声轻响,那刀又长了一尺多长。

这一刀相当快速,逼得斩情女挥动短剑招架。

两个人立时打在了一处。

古稀老翁望望两人搏杀的情形,点点头,道:“斩情女,果然不凡,双刀合壁。”

右首妇人应了一声挥刀向前冲去。

王荣大喝一声,挥刀截住,道:“咱们手中使的不是豆腐,看你们双刀合壁。”

古稀老翁轻轻咳了一声,道:“于姑娘,事情已经闹开了,你退回来休息吧!”

于晶断臂之处,痛疼仍在,实在还没有和人动手的能力,目下三人,无一弱手,一旦出手,必是一番苦战,只好依言退了下去。

古稀老翁目光炯炯,一掠林成方和田昆,道:“只剩下你们两个了?”

林成方道:“但老前辈,只剩下了一个人。”

古稀老翁冷冷说道:“所以,你们两个一起上吧!”

林成方道:“阁下如此口气,自觉是有点份量。”

古稀老翁道:“你何不出手试试?”

林成方道:“在下可以出手,不过,用不着两个人。”

古稀老翁道:“小娃儿,你好大的口气?”

林成方道:“彼此,彼此。”

古稀老翁神憎肃然,缓缓说道:“是你要和老夫动手了?”

林成方道:“这叫做笨鸟先飞,打旗的无上,我如不行了,再由他们接应就是。”

古稀老翁道:“希望能先接下老夫十招。”

忽然一扬手,迎头避下。”

他本是赤手空拳,一扬手间,手中却忽然多了一个棒子。

一根二尺长短,通体异色的棒子,林成方没有硬接那迎头的一击,却闪身避了开去。长剑出鞘,一式“拨草寻蛇”,刺了过去。

双方一动手,彼此都知道遇上了劲敌。

古稀老翁突然后退五尺,双目中暴射出来的神光,有如冷电一般,直逼在林成方的身上。

林成方横剑平胸,也未再进击,暗中却提聚真气,准备全力一拼。

只见那老翁胸前的长髯,忽然间活动起来,似是有一股力量,使那些长髯根根直了起来。

这是一种极高明的内功,林成方立时提高了警觉。

长髯蠕动中,那老翁全身的骨骼,也突然暴出栽栽的响声。

片刻之间,那古稀老翁似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他好像平安地高了半尺,而且,老态尽失,完全像变了一个人。

林成方暗叹息一声,忖道:“黑剑门中,实在有很多的人才,这老翁分明已练成一种特异的武功,隐居徐州城内,平常竟然无人知晓。”

他究竟在江湖上走动的时日不多,一时间,竟然无法看得出这老人练的什么武功。

田昆却已瞧出点苗头,高声说道:“林兄小心,这老头干练的可能是混元气功。”

说可能,那是他还不太敢肯定。

就是这说句话的工夫,那老人已经挥动着铁棒冲了上来,

又是迎头一击,泰山压顶般,劈了下来。

林成方长剑上封,一撩向下击落的棒势,人却闪避开去。

但闻锵然一声金铁交鸣,林成方感觉到右腕一震;手中长剑,几乎要脱手而出,已无法支持那向下压落的铁棒,疾向沉落三尺。

如若林成方没有先避开去,这一击,势必伤在对方威猛一击之下。

幸好,林成方早已经闪避开去。

林成方心头震动,拱腕抽回长剑立时返击,长剑疾如飘风。连攻八剑。

那古稀老翁手中铁棒,挥舞开来,全身都在那铁棒环绕之下,化作一团护身黑芒。

林成方的剑势虽然尽量快速,仍然没有办法,完全避开铁棒的封击。

但闻一连串金铁的相击之声,林成方手中之剑,一触及对方的兵刃,立时被弹震开去。

一连数次交接,林成方手中之剑,连连被弹震开去。

田昆抽冷子打出了两枚镖,破空的银铃响声,一近那老翁护身棒影,都弹震开去。

林成方从没有遇上过这样的敌人,强大无比的内力,贯注在一根铁棒之上,有如一座铁山一般,长剑根本无法近人之身。

忽然间,那老翁大喝一声,一团黑影,直向前面撞了过来。

已然无法分辩出是人是棒,只觉到一股强大的劲道,直逼过来。

林成方被迫得连连后退。

他心中明白,自己手中的长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驭蟒杀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