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18回 官兵受挫

作者:卧龙生

摩沙里道:“还有我这三条毒蟒。”

林成方回顾了斩情女一眼道:“易姑娘,这人如此托大,大概真还有几下子,我看咱们也不用和他啰嗦了。”

斩情女道:“林兄之意,可是想和小妹联手,对付他。”

林成方道:“包总镖头和田昆兄,对付巨蟒,咱们斗斗这位来自天竺的高手如何?”

斩情女道:“悉凭尊更,小妹奉陪。”

林成方道:“你准备如何取我们人头,可以出手了。”

摩沙里道:“该动手的时候,我自会出手,这不劳你费心。”

斩情女道:“你只是想赚一点银子?”

斩情女道:“摩沙里,我看今晚上,你出师不利,只怕赚银子很难赚了。”

摩沙里道:“我怎么一点也不觉得。”

斩情女道:“难道你真要试试。”

摩沙里道:“好多年来,我一直在试验,每一次,都很成功。”

举步向前行来。

他足下三条巨蟒,一直跟着他向前移动。

那三条巨蟒,似是他喂熟的一般,竟然一步亦趋地紧追在摩沙里的足下。

老实说,对摩沙里这个人,大家都还不大怕,但对那三条巨蟒,却是都有些畏惧。

天竺人本善弄蛇,但能把如此巨大的蟒蛇,安排得服服帖帖,那倒是极为罕见。

摩沙里笑一笑道:“你们可是在骂我吗?”

斩情女道:“我们只是觉得很奇怪。”

摩沙里道:“什么奇怪?”

斩情女道:“你们天竺人,只要到中原似乎一定带几条蛇?”

摩沙里道:“那又如何?”

斩情女道:“好像——蛇是你们的灵魂……”

摩沙里怒声接道:“你对我们了解的太少,不用毒蟒,我一样杀了很多人。”

斩情女道:“这话当真吗?”

摩沙里道:“你不相信?”

斩情女道:“你敢不敢凭武功,和我们一决胜负?”

摩沙里道:“我为什么不敢,哪一个先出手?”

林成方道:“我!”

剑平前胸,举步向前行去。

斩女缓步行了过来,道:“我替林兄掠阵。”

包天成冷冷说道:“摩沙里你听着,要打,就拿出你的真实本领出来,如若阁下敢用毒蟒,那就别怪我们联合出手,群起而攻了。”

摩沙里笑一笑,回顾了蓝衫人的尸体一眼,道:“可惜他死得早了一些,如若他还活着,定会告诉你们另外一件事情。”

斩情女道:“阁下不肯自己说出来呢?”

摩沙里抬头望望夜空,道:“行,时间还早得很,多说几句话,也不要紧。”

斩情女道:“好!那咱们就洗耳恭听了。”

摩沙里道:“你们知道旋风十三骑吧?”

包天成道:“老夫知道。”

摩沙里道:“他们十三个人,在你们中原道上,也算是稍有名望的人了,而今安在……”

林成方道:“莫非是死在你的手下了?”

摩沙里道:“不错,那也是一个夜晚,旋风十三骑,合力对付在下一人,很不幸的是,他们没有一个能杀了在下。”

斩情女道:“你却一口气杀了他们十三个人?”

摩沙里笑一笑,道:“所以,在下现在还好好地活着。”

斩情女道:“我想你杀的人,不只旋风十三骑。”

摩沙里道:“这倒不错,老夫杀人,何止百人,旋风十三骑,也不过是其中十之一二罢了。”

斩情女道:“你特别把这件事,拿来夸耀一番,只是想说明一件事。”

摩沙里道:“嗯!”

斩情女道:“一对十三。”

摩沙里笑一笑,道:“在下还要说明一件事,那就是在下杀人,有在下的方法,从来不受任何人威胁。”

斩情女冷笑一声道:“今宵和那天不同,咱们也不是旋风十三骑。”

摩沙里道:“但你们也是人。”

林成方道:“阁下也不是鬼吧?”

摩沙里脸上闪掠过一抹奇异的笑容,突然一挥手。

自从看到了摩沙里的杀人手法之后,林成方一直作很严密的戒备。

眼看摩沙里右手一挥,林成方立刻挥剑封出。

出乎意外的是,摩沙里这一击竟是空招,既无暗器飞出,亦无内劲击来。

林成方一皱盾,收回了剑势。

就在他收剑一刹间,一团黑影,两点缘芒,疾扑而至,挟带着一股强烈的腥风。

竟然是一条黑蟒。

那知巨蟒本是盘在地上,突然而起,扑了过来。

头虽然将撞直了林成方,但尾部还在地上。

林成方大为吃惊,一吸气,忽然间向后退缩半尺,手中长剑,疾如流垦一般的翻了回来。

但蛇头仍然快了一步,到了林成方的面前,忽然间,张开了血盆大口。

林成方的剑势,已然来及不封阻蟒势。

这时,却有一股强劲掌力,飞了过来,撞在蟒头之上。

幸得那有时一掌,才算把蟒头撞开。

虽只有一瞬间的工夫,但林成方已缓开了手脚,向后退开三尺。

发掌的是万寿山。

但闻铃声破空,两枚铃镖,以迅如闪电的速度,击向世蟒双目。

包天成也打出一颗火弹。

铃镖击中了蟒头,一滑而过,不知道巨蟒是否受伤。

包天成的火弹,却击中了蟒身,爆裂出一团蓝色火焰。

四只连珠匣弩,同时射出了一排弩箭。

这一排弩箭不射向巨蟒,而是射向了摩沙里。

铃镖、火弹、弩箭,几乎是在同一个时间发动。

摩沙里正想出手时,弩矢已破空而至。

只见他双手一挥,近的一排宫珠弩箭,完全被震飞了去。

包天成已侧身而上,铁剑横扫,斩向巨蟒。

他心中一直不太相信,这巨蟒的鳞甲,真能避过刀剑。

波然轻震,蟒身被铁剑斩上。

强劲的内力,把巨蟒的身躯,震得飞出七八尽远。

但却没有斩下蟒头。

摩沙里忽然发动了反击,双手连挥,飞出了一片寒星,击向弩箭手。

人却一闪身,右手抓向包天成的右腕。

对方的距离,包天成算定了摩沙里抓不到自己的右腕,所以,对这一招来势,并未放在心上。

那知摩沙里伸出的右臂,忽然间长了半尺,五指刚好搭上了包天成的腕穴。

高手过招,不得丝毫疏忽,包天成算计失误,再想闪避,已自不及。

但斩情女的短剑,却及时而至,刺向了摩沙里的右手。

摩沙里一缩右臂,收回掌势,退后八尺。

双方交手一个回合,摩沙里和他的一号蟒,却迫得林成方、万寿山、包天成、斩情女一起出手。

四海镖局的几个弩箭手,亦被摩沙里那一招,打倒了四个。

四个人,都躺了下去。

王荣俯身查看了一下,四个竟已都气绝而逝。

王荣充满着忿怒说道:“见血封喉的淬毒暗器。”

摩沙里道:“流星镖,这也是我杀人的利器之一,可惜他死得早了一步,没有来得及说出来。”

这时,那燃烧的巨蟒身上的蓝色火焰,已在巨蟒动下熄了下去。

它没有死,但却蜷伏在八尺外。

看样子,似乎是受了很重的伤。

包天成铁剑入鞘,双手各握了两枚火弹,冷冷说道:“阁下的暗器工夫不错……”

摩沙里冷冷说道:“我久闻你火弹厉害,今夜中,在下正要领教。”

这时,四个死亡的弩箭手,已被抬了下去,群豪也散开去了,各自凝神戒备。摩沙里的流星镖,使群豪提高了警觉。

这个来自天竺的奇人,能在黑剑门中,占一席杀手之位,看来,实非幸至。

林成方一直在留心着他脸上的神色的变化。

希望由神情变比中,找出他的下一步行动。

但是他脸上一片黝黑。瞧不出一点可疑的神情。

一个真正杀手的脸上,本来,就不容易瞧出什么。

包天成已扬起了双手,准备以“五元及第”的手法,打出暗器。

但却听到斩情女极低声音,道:“包兄,等一等。”

包天成停下了手。

斩请女接道:“他距离很远,暗器也未必能伤到了他。”

包天成道:“姑娘的意思是……”

斩情女道:“我的意思是,要以真实武功试试他。”

包天成填:“姑娘要出手?”

斩情女道:“对……”

回顾了林成方一眼,道:“这一次,别和我抢,给我一个机会。”

林成方道:“姑娘请便。”

斩情女行前两步,手中短剑一指摩沙里,道:“阁下,愿不愿以真实的武功,和我一决胜负?”

摩沙里道:“你一个人,还是你们这群人联手?”

斩情女道:“我一个人,对你一个人,包括你的一身暗器,不过,那俩条毒蟒不算。”

摩沙里笑一笑,道:“除了这两条大蟒之外,别的都算上了。”

斩情女道:“你如要算上两条蟒,我就要算上我们的人,那就双方有的耍了。”

摩沙里笑一笑,道:“好!天竺武功,别具一幅,诸位虽是中原道上高手,只怕还没有见过。”

斩情女道:“今天,要让我们开开眼界,是吗?”

摩沙里道:“不错。”

斩情女道:“好!阁下出手吧!”

林成方、包天成,全都凝神戒备,准备出手。

斩情女短剑护胸,双目盯注在摩沙里的眼神之上。

摩沙里的脸色忽然开始在变,变成了一片赤红色。

斩情女的脸色也在变,变得一片严肃,粉颊上有如一片冷霜。

双方相恃了大约半刻工夫这久,斩情女已把功力提聚到了十成。

不知道摩沙里练的什么武功,但他的神情,却是愈是冷漠。

原本赤红的脸色,已遂渐恢复了原来的脸色。

看上去,他原来激动,但现在,却逐渐的平复下来。

但斩情子已经到了非发不可之境。

忽然间,斩情女出了手,右手一挥。剑芒如电,直刺向摩沙里的前胸。

摩沙里身子微微一侧,剑势掠胸而过。

但闻嗤的一声,衣服被剑芒划破。

锋利的剑芒,划中了肌肤。

但摩沙里的一双手,铁然伸了过来,抓向了斩情女。

双方手腕还有半尺的距离时,摩沙里的手,忽然长出了一尺。

五指搭上了斩情女的左腕。

斩情女一吸气,左腕疾沉,忽然间向下垂落半尺。

摩沙里似是也料到了这一把无法抓住斩情女,五指一合,掌势变拳,蓬然一拳,击在了斩情女的左肩之上。

斩情女身不由己的向后退出了五尺。

这一拳打得很重,斩情女半晌说不出一句话。

奇怪的是,摩沙里也没有出手再打,一直静静地站着,站在那里未动。

一招击中,太突然了,连林成方也有些意外。

但他也早已蓄势待发,准备适时出手,截抖摩沙里的攻势。

斩情女调息了一阵,轻启樱chún,吐出了一口鲜血,笑道:“好厉害的一新。”

摩沙里道:“难道你还能笑得出来?”

斩情女道:“为什么不能笑呢,我在江湖上走了不少的的时日,也有过很多次凶险的搏杀,我受过伤,很重的伤,比这一次,还重十倍。”

摩沙里“啊!”

斩情女道:“至少,你这一拳,不算太重,我还支持得住。”

摩沙里道:“那是因为姑娘长得太好看了,你们贵国有很多形容女人的话,像玉容如花,像烟视媚行,姑娘都很适合那些形容词。”

斩情女道:“因此,你对我手下留情?”

摩沙里道:“是。”

斩情女道:“你猜,在我心中怎么想呢?”

摩沙里道:“那要请教姑娘了。”

斩情女道:“我觉得你不过尔尔,如是我一剑刺中你时,绝不会手下留情。”

摩沙里道:“这个,我也明白,在下虽然是来自异国,但双方对美女的欣赏,还没有大大的距离。”

斩情女道:“摩沙里你自己是不是觉得自己说的话都是废话。”

摩沙里道:“不!我说的话含情很深,难道姑娘没有听懂吗?”

斩情女道:“没有,你何不干脆说个明白呢?”

摩沙里笑一笑,道:“到贵国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回 官兵受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