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02回 冤入大牢

作者:卧龙生

万寿山道:“这个,这个……”

周师爷又拍惊堂木,道:“苏班头,打开木箱。”

苏桐应了一声,打开木箱。

万寿山,林成方等,也急于瞧瞧这木箱中究竟放的什么?称转头去看。

只见木箱中,锦缎环绕,似是放着极为名贵之物。

取出了四面锦缎,又有个精致的木箱。

箱上加锁。

苏桐道:“禀师爷,大箱中一个小木箱,箱上加锁。”

周师爷道:“打开它。”

苏桐应声击落铜锁,打开箱盖。

只见金光耀目。

“木箱上一个木盘上放满了黄金。”

周师爷皱眉道:“苏桐,点点看,有多少黄金。”

苏桐道:“是十两的锭子,共有二十锭,合计黄金二百两。”

周师爷道:“取开箱上木盘,箱盘既置黄金,想来,糖中定是珠定了。”

苏桐依言取下了木盘。

一股怪异的味道,真冲入鼻。

凝目望去,只见木箱中满置白色的石灰,中间放一颗大头。

人头似是早已经过葯水泡过,面目五官,都还能保持着原样不变。

周师爷脸色大变,一掌拍在木案上,道:“这是谁的头?”

万寿山乍见箱中人头时,也着实吃了一惊,但他立刻了解到,这是人预谋陷害了,心情反而平静了下来。

当下应道:“回大人话,小人已禀明在先,箱中之物,受如意斋钱东主所托,运来开封,转交一位王夫人,箱中放置何物,草民确然不知。”

周师爷笑一笑,道:“老夫掌理刑案,已历二十年,遇上过不少泼蛮刁民,你保镖为业,岂有不知行规之理,大箱中另藏小箱,四周围以锦缎衣物,设计无一不周,本案如是销有马虎之心,就被你轻易逃过了,如今罪证明确,竟还狡辩。”

万寿山已完全冷静了下来,缓缓说道:“大人这人头何来,草民又为何要杀他?尸体何在,凶刀何处?草民保镖为业,杀人装箱,又亲自押送来此?草民既非疯子,怎会做出此等事情。”

周师爷嗯了一声,道:“好一张利口,本爷若非入主堂事,见识广博,真还要被你问住了……”

话声一顿,接道:“人头何来?正是本案追究之事,你为何杀了他,运头进入开封府,这其间必有隐情,三木无情,官法如炉,正堂开审之日,不怕你不从实招供,尸体、凶刀,亦可追出下落。”

万寿山道:“你准备要严刑逼体,屈打成招?”

周师爷道:“铁证如山,人头未腐,你还有什么冤屈可言,来人哪!一号大枷,收入死牢,严加看管。”

万寿山霍然站起身子,似是要动手反抗,但章明却急急说道:“总座,不忍一时之气,必将造成大憾大恨,真金不怕火,咱们有很多的道理,还望总座忍耐一二?”

轻轻吁一口气,万寿山又跪了下去。

就这样,万寿山,章明,林成方,和一个镖伙计,被上面锁大枷,关入了死牢之中。

那是青石砌成的牢房,厚过二尺,紧硬如铁,专以对付江洋大盗的牢房。

万寿山独囚一室,林成方,章明,和那趟子手,合囚于一房之中。

牢房不太大,但囚了三个人,还有转动的余地。

林成方和章明,扛着百斤大铁枷,还不觉得怎样,但那个趟子手,虽正值年富力壮,但时间稍久一些,就觉得随不了。

他斜靠在墙壁上,借墙壁之力,分担一些铁枷的重量。

林成方站起身子,行到门前,伸手摸摸那鸡蛋粗细的栅门,笑道:“这是精铁所造……”

章明接道:“没有逃走的可能,这是专门用来囚禁江湖人的死牢,进牢时,在下已经留心瞧了一下,除了这道铁栅门外,离开牢狱,还要经过两组铁栅,两道守卫的狱卒。”

林成方道:“章师父,你见多识广阅历丰富,目下咱们应该如何?”

章明道:“看佯子,他们是有意的安排,不过,铁箱子中搜出了一颗人头,和二百两黄金,实叫人有口难辩。”

林成方道:“章师父,如若这是人安排好的陷阱,咱们无罪开释的机会,就全无可能了。”

章明道:“是!”

林成方苦笑一下,道:“咱们是守法的良民,而且,本身无罪,但这等情况,却叫人想守法,也有些过不下去了。”

章明怔道:“林兄,就算咱们不想守法,又能如何?这等铁门石壁,绝非咱们力量所能够破去。”

林成方吁了一口气,道:“章师父,如若咱们要走,总有法子可想,问题是,在下不愿把事情弄得太复杂,咱们本是捉贼子的,现在,反被押了起来。”

章明道:“事情发展至此,似乎是再无怀疑,咱们是中了圈套,在下还有一点想不明白。”

林成方道:“哪一点想不明白?”

章明道:“开封府是大衙门,难道这些人和开封府也有勾结?”

林成方道:“其实,用不着和开封府有什么勾结,只要和捕快套好交情,就可以把事情办妥当了。”

章明道:“对!只要能使苏班头相信这件事,事情就成了。”

林成方道:“那位周师爷,是否也被头通了,还很难说,目下的情形是,咱们一切都被蒙在鼓里,外面发生些什么事,咱们完全不知道,连应变的主意,也无法想了。”

章明沉吟了一阵,找一个狱卒来问问如何?”

林成方道:“他会说吗?”

章明道:“试试看吧!这是大牢禁地,只怕此中狱卒,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

提高了声音,叫道:“哪一位兄台当值?”

一个挂着腰刀,黑衫黑裤的彪形大汉,缓步行了过来,直到栅门前面,冷冷说道:“朋友,这地方是囚要犯的死牢,不是客栈、饭庄,你这般大呼小叫的,诚心给我过不去吗?”

章明道:“兄台贵姓啊?”

黑衣大汉道:“喝!你可是十里河的地保,管的宽啊,我姓件么,也是你问的吗?”

章明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台,人都有个急难,这一次,咱们是受人陷害……”

黑衣大汉一皱眉头,接道:“这不是说理的地方,你有理,到公堂上对知府大人说去,咱们这地方,只管囚人,你就是天王老子。进了这座牢房,也要守这里的规矩。”

章明轻轻咳了一声,左手伸出铁栅,送出来一锭银子,道:“兄台,我们落难于些,还望兄台能赐照顾,这点小意思,聊表敬意,大家都是场面上人,兄台只管放心,俺们多受一分好处,必多有一分报答。”

黑衣大汉目光一转,看章明手中,握的一锭银子,大约有十两左右。

他也知道,这些人,都是镖局子中的镖师,虽然身负百斤大枷,仍然能在袋中取出银子,并非奇事。

黑眼珠见不得白银子,黑衫人沉吟了一阵,仍然伸出手去,取过银子。

章明轻轻吁一口气,道:“兄台,咱们这档子,麻烦,是遭人陷害,我想,府台大人只要一问堂,很可能就会无罪开释。”

黑衣人笑一笑道:“但愿诸位有这么一份好运气。”

章明轻轻吁一口气,道:“兄台,咱们有一位伙计,底子差一点,这百斤大枷,不胜负荷,能不能换一个小一号的枷……”

黑衣人摇摇头,接道:“这个在下就不能作主了,你要他靠在墙壁上,减轻一点负担。”

章明叹息一声,道:“既是如此,在下也不敢勉强兄台,不过……”

黑衣人轻咳了一声,接道:“章镖头,苏班头特别交代过,对你们四位,要留心一些,所以,咱们能帮忙的地方不多……”

章明接道:“兄台,章某是江湖上走动的人,绝不会叫你兄台作难……”

黑衣人哦了一声道:“这就好谈了,章镖头有什么事,尽管请说好了,如是在下不能帮忙的,我就据实奉告。”

章明又从袖中摸出一片金叶子,隔着铁栅递了出去,道:“兄台,这个也请收下。”

这片叶子,足足有二两重,看那狱卒眉目间泛现笑意,伸手取过,藏入怀中,道:“这就不好意思了。”

章明道:“不成敬意,章某人有一大能离开这里时,还要好好谢谢你兄台。”

黑衣人轻轻咳了一声,道:“在下吴四,章镖头,有什么要兄弟效劳之处?只管吩咐。”

有钱能使鬼推磨,这位狱卒的口气,已有了很大的转变。

章明轻紧吁一口气,道:“吴兄,请打听一下,究竟是什么人告我们,周师爷对此案的态度如何,是不是要打点一下?”

吴四沉吟了一阵,道:“兄弟听苏班头说过,好像告诸位的是一位王夫人。”

章明道:“吴兄,可知道她是怎么样一个人吗?”

吴四道:“王夫人兄弟没有见过,是怎么一个人,也不清楚,不过,这件事,倒是透着一股邪气。”

章明道:“说的是啊!吴兄,咱们保这趟镖,也就是要交给那位王夫人的,想不到收镖的主人,却告了咱们一状。”

吴四笑一笑,道:“听说,你们保来开封的木箱中,有一颗人头,咳!人命关天,这也难怪周师爷把诸位收押。”

章明道:“咱们终日打雁,这一次,却叫雁啄了眼睛,栽在了妇人之手,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这一次要全仗你吴兄了。”

吴四道:“言重,言重,在下只不过是一个狱卒,职卑权小,只怕帮不上大忙。”

章明道:“吴兄,别的也不敢麻烦,只望吴兄把事情打听一下,那位王夫人,是怎么一位人物,告我们又是什么罪名,咱们就感激不尽了。”

吴四道:“行……周师爷公事房里一位书僮,是我本家的侄子!我去替你们摸摸看,能够盘出多少底细,兄弟是不敢保证。”

章明道:“谢啦,谢啦,出了开封府的大牢,咱们兄弟得好好地喝一蛊。”

吴四笑一笑,转身而去。

目睹吴四去运,林成方才轻轻吁一口气,道:“章兄,咱们真的就这样挺着,等府台大人过堂吗?”

章明苦笑一下道:“林兄,除此之外,难道咱们还能越狱不成。”

林成方觉吟了一阵,道:“章师父,这座死牢虽然坚固,但在下相信,它也不易困住咱们,问题是,咱们该不该越狱出去,那会是一什么样的后果?”

章明道:“在下这双老眼,还不算太过昏花,我相信林少兄是位大人物,咱们那位新任的万总镖头,虽然名不见江湖,但也是一位大有来历的人……”

语声微微一顿,接道:“林兄,如果能够不越狱,还是不逃的好。”

林成方道:“这件事很严重吗?”

章明道:“严重的很,俗语说得好,民不和官斗,咱们如一逃狱,那就成了一个亡命天涯的局面……”

林成方道:“就凭公门中这几个捕快,未必就能对咱们构成威胁。”

章明道:“对!他们武功,未必能强过咱们,咱们可以拒抗十个捕快的追捕,但咱们无法抗拒千军万马的大队官兵,绘影缉拿,告示各府各县,天下虽大,但却难有立足之了,今生一世,都可能是个逃亡天涯的生活。”林成方道:“这样严重吗?”

章明道:“是!而且还要连累家人受罪。”

林成方道:“想不到,事情会如此的严重。”

章明道:“所以,能够不逃,最好别逃。”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无论如何,咱们不能任人宰割,但逃狱的事,放在最后。”

章明道:“两天之内,我想那个吴四定会有消息传来。”

林成方道:“这么说来,咱们只好等两天了,只是万总镖头,一人独囚一室,只怕他无人商量,忍不下这口气。”

章明低声道:“林兄,万总座任了快两年的总镖头,但在下却从未见识过他的武功,除了几个随他同来镖局的从人之外,咱们对总座知道的太少。”

林成方笑一笑,道:“章师父想知道些什么呢?”

章明道:“在下只想对总座多了解一些。”

林成方道:“我能告诉章师父的是,他一身成就很高明,高明到这座专以囚禁江洋大盗的牢房,绝对囚困不住他。”

章明道:“林兄,这个咱们得通知他一声,千万不可轻易越狱。”

林成方道:“不知道他是否想到过此事,但他至少,目下还没有这个打算。”

直等到第二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回 冤入大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