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23回 宴中知情

作者:卧龙生

话说一大串,但只要稍为用心听听,就会觉得出言未尽意。

包天成一双眼睛,一直望着林成方,显然是希望他发言。

但林成方只是苦笑。

那表示他话可说,但却碍难开口。

还是万寿山皱皱眉头,道:“成方,我看,他们该出面了吧?”

林成方笑一笑道:“他们说近日会来的,为什么还没有消息?”

万寿山道:“咱们已经正面和黑剑门冲突上了,彼此已然到了流血拼命的时光,难道还不到时辰吗?”

林成方道:“院主说的是,在下想法子和他们联络一下。”

万寿山道:“哼!现在厅中之人,个个都和黑剑门接过了手,我想,以江湖上流传之广,只怕早已经传遍天下,他们该知道消息了。”

林成方笑一笑道:“这件事,我想他们是早知道了,迟迟不来,也许有别的原因。”

万寿山道:“成方,你看,他们的身份,咱们应该说出来了吧?”

林成方道:“说出来,也不妨事,目下,都是生死与共的朋友,只不过,我们答应过他们,最好等他们来到时,再作计议。”

万寿山道:“嗯!这倒也是……”

目光转注到包天成的身上,接道:“包兄,兄弟答应过他们。倒是不便食言,唉!我虽然不能说出来他们是谁,但对事情倒是可以透露一些出来。”

包大成道:“万兄有为难之处,在下自然是不敢勉强,不过,此刻情势不同,我们四海镖局,己然正式和黑剑门对敌,彼此之间,必须配合,唉!不是兄弟长他人志气,减自己的威风,我们四海镖局,实非黑剑门之敌,镖局的镖师虽然不少,但能和黑剑门人交手的,也不过五六个人罢了,不敢相瞒万兄,我们镖局的精锐,大部份已集中在此了。”

万寿山点点头,道:“包兄之言,在下自然是信得过,就目下情形而言,他们确也不该再在暗中行动了。”

语声一顿,接道:“兄弟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这一次是硬被他们拖下了水,我怕他们已别有安排,绝不会只要我们几个人,想法子对付黑剑门。”

林成方笑一笑道:“在下觉得眼下咱们可以改变一下对敌的方法。”

包天成道:“林少兄有何高见?”

林成方道:“第一、咱们要以逸待劳,不用再受他们的引诱,固守镖局,力量集中,等候援手。”

包天成道:“这是一个办法,不过,也有很大的缺点!”

林成方道:“哦!”

包天成道:“如若他们发觉咱们因守不出时,他们必会集中高手,实行夜袭……”

林成方接道:“这个我相信可以对付。”

包天成道:“为什么?”

林成方道:“咱们还有一股不为他们知道的力量,就是那位高兄。”

万寿山道:“成方,你看到他出手没有?”

林成方道:“没有,不过,他确曾出过手,我们很多人,都得过他的帮助。”

万寿山沉吟一阵,道:“他是暗中出手相助?”

林成方道:“对!”

万寿山道:“成方,你今晚上去看看他。”

林成方点点头,道:“在下遵命。”

包天成回顾了王荣一眼,道:“再加强镖局防守,四人,一班,发觉有异,立刻传出信号,咱们从现在开始,至少要有三个人,留在厅中,着装佩剑,随时赶援。”

王荣应了一声,起身离厅。

万寿山轻轻吁了一口气,道:“今夜二更时分,我会要成方打出信号,和他们联络,过了明天,他们还没有消息,那就不能怪我不守约定了。”

话说得很明白,意思是说,过了明天他们还不来,我就说出他们的姓名了。

这时,突闻一阵尖厉哨声,传入了厅中。

包天成道:“天色刚黑,他们就扑进来了。”

霍然站起身子,举步向外行去。

万寿山道:“总镖头,让万某人。”

但见人影一闪,王荣疾奔入厅,道:“万爷,有人要见你。”

万寿山道:“什么人?”

王荣道:“他蒙着脸,不肯说出姓名。”

万寿山道:“现在何处?”

王荣道:“已在厅外。”

包天成道:“他带有什么物件?”

王荣道:“他赤手空拳。”

回顾了包天成一眼,万寿山缓缓说道:“请他进来吧!”

只听一声哈哈大笑,道:“好严的门禁啊!”

一个黑中蒙面人,已然缓步而入。

万寿山冷哼一声,道:“是你。”

蒙面人取下了蒙面黑中,道:“万兄,不要责怪小弟故弄玄虚,事实上,小弟不得不如此,徐州城中,仍我满布着黑剑门的暗桩。”

来人竟是江湖上大名鼎鼎的一代大侠,铁笔金针,周千里。

对这位名满江湖的大侠,包天成十分敬重,急急一上步,道:“原来是周大侠,属下们禀事不明,致使在下未能远迎,还请周兄恕罪。”

周千里还了一礼,道:“不敢当,包兄,贵局这一次表现得凛凛正气,不但使黑剑门为之惊心,就是少林、武当等正大门户,亦自敬佩不已,江湖上从此将对贵局,另有一番看法了。”

包天成回顾了万寿山一眼,道:“万兄,你说的合作人是不是这位周兄?”

万寿山道:“他!还有一个老叫化子。”

包天成道:“周兄,那一位是!”

周千里道:“江大同。”

包天成道:“江大侠……”

万寿山道:“这两人一搭一唱,可算把我给坑苦了。”

周千里道:“万兄,我和老叫化子已经商量好了,这场江湖大劫过后,我们负荆请罪,给你万兄作一辈听差。”

万寿山叹息一声,道:“罢了,罢了,不谈这个啦,要不是我有点自愿上套,你们也没有法子把我弄出听蝉院。”

周千里笑一笑道:“不管如何?把你拖出了听蝉院,卷入了江湖的是非中,我和老叫化子,都是抱歉万分,不过,我们没有看错人,你万兄,和林世兄,表现得太好了……”

万寿山冷冷接道:“少戴高帽子,我万某人不吃这个。”

林成方笑一笑道:“周叔叔,这里面,还有两个功劳很大的人,一位是包总镖头……”

周千里接道:“我知道,还有一位易姑娘……”

林方成道:“出生入死,几度身陷重围不说,她身怀的灵葯,救了我们不少人。”

周千里突然转过身子,恭恭敬敬的对斩情女一抱拳,道:“易姑娘,一大善可以抵百恶,周铁笔这里给你见礼了。”

斩情女急急起身还礼,道:“不敢当,不敢当,老前辈,我如何能当得如此大礼,我声誉不太好,只怕会拖累了诸位。”

周千里笑笑道:“其实,姑娘的作为,不但在下听到了,很多江湖上极具声望的人,都听到了。”

斩情女黯然流下泪来道:“多谢前辈……”

盈盈跪了下去。

周千里急道:“姑娘,快快请起,我最怕这个,经此一来,姑娘的清白,自得洗刷,这都是姑娘自己得到的,我周铁笔,实也没有帮上什么忙。”

斩情女缓缓站起身子,拭去脸上的泪痕,道:“周大侠一言九鼎,晚辈能听到这样几句话,实有着朝闻道,夕死可矣的感受。”

万寿山重重咳了一声,道:“姑娘,你也不用太谦虚,照我的看法,你对江湖上的贡献,比起那些什么大侠的,多得多了。”

斩情女道:“晚辈不敢。”

周千里笑一笑道:“老万,你心中有多少不平之气,不妨全发到我周铁笔的头上。”

万寿山道:“气倒不用发了,我只是感觉到事情已到了决战时刻,你们那些大侠、英雄,几时才肯挺身而出啊?”

周千里道:“在下来和万兄见面,就是要谈谈这件事!”

万寿山道:“哦!你们准备出头了?”

周千里道:“我们如是再不出面,耳朵也要被你骂出老茧了。”

万寿山笑一笑道:“周千里,说说看,你们是什么个打算。”

周千里笑一笑道:“老叫化带了各大门中,一十八名高手,也到了徐州……”

万寿山一皱眉头,道:“怎么才这么一点入手?”

周千里道:“你听啊!我还没有说完呢!这是各门派的年轻精锐,另外,各大门派的掌门人,亲率各派中高子,陆续到此会齐。”

林成方道:“难道黑剑门要在这里和咱们一决死战吗?”

周千里笑道:“这几天,你们和黑剑门冲突得十分强烈,黑剑门,也在不断地调动人手,这留给了我们很多的线索。”

林成方道:“是不是已经找出了他们的巢穴。”

周千里道:“那还没有,不过,我已经看出了一点眉目。”

林成方道:“既已看出点眉目,何必又把主力集中于此呢?”

周千里微微一笑道:“各大门派,都接受了老叫化子的建议,他们不会再堂堂正正的率领着人手而来,他们会分批地隐藏而来。”林成方点点头。

周千里道:“我和老叫化子带了不少人在徐州外监视,发觉了他们正在调动人手赶集此地,大概不把你们这座分局扫平,咽不下这口气。”

林成方道:“哦!有这等事。”

周千里道:“我和老叫化一商量,由他们领着人在四面监视,一面和五路人手联手,我先带一十八个年轻高手,进入四海镖局来助拳。”

包天成点点头道:“增加十八个各大门派的高手相助,我相信可以应付黑剑门的攻势了。”

周千里道:“不要想得太过乐观,黑剑门,这一次也是调动了大批的人手而来,这一仗,只怕要十分惨烈。”

万寿山道:“周铁笔,你自己呢?是交代一声就走呢?还是准备留下来,正式出面。”

周千里道:“正式出面,这一次,老周要和你万兄一块儿出手拒敌。”

万寿山道:“那很好,你带的十八名高手现在何处?”

周千里道:“为了怕引起误会,我把他们留在一处街角上。”

包天成道:“快去请他们进来。”

王荣、石一峰跟着周千里一起去,很快地引起来一十八名高手,这些人,都穿着一般的衣服,有的佩剑,有的佩刀,也有用奇门兵刃。

这些人,的确是都很年轻,最大的不过三十左右。

他们时万寿山、包天成,很恭敬,说出一些仰慕之言。

但对斩情女,都是充满着好奇,他们每一个人,都仔细打量了斩情女一阵。

斩情女木有名气,而且,很美,很艳,充满着一种吸引力。

这就使得斩情女很特殊。

数十道目光,盯注在斩情女的身上打量,使得斩情女这样见过世面的人,也有些羞怩不安。

林成方挥挥手,道:“诸位,远道赶来助拳,咱们感激盛情,但不知诸位是否需要进一些饮食之物。”

周千里道:“说起吃东西,我们好像没吃晚饭。”

万寿山道:“那是你们这一批人手,还没有被黑剑门发觉了?”

周千里道:“就在下所知,好像还没有,我们也极尽小心了,不过,黑剑门的神通,也不能以常情测度,我们是不是被他们盯上了,连我自己也没有把握。”

万寿山道:“其实,双方已经明枪明刀地对阵了很多次,实也用不着再有什么保留了。”

周千里道:“黑剑门的可怕,杀手武功高强固然是原因之一,但最重要的,还是他们的行动诡秘,叫人莫测高深,他们可以伐上你,你却无法找上他们,他们有备而来施用突袭,我们却完全没有防备,决战的时机、地点,都由他们决定。”

万寿山道:“现在,好像还是如此,这情形也没有什么改变。”

周千里道:“现在,情况有一些不同了。”

万寿山道:“在下倒是瞧不出来。”

周千里道:“黑剑门这些年来,予取予求,他们要杀的人,从来没有失过手,但这一次,他们却遇到了很大的挫折,他们要杀斩情女,但却没有杀到,这对他们,实也是一个很大的伤害,黑剑门的招牌,也会因此断送了。”

万寿山道:“所以,他们非要杀到斩情女不可。”

周千里道:“对!这就是他们的一个缺点,我们找到了,而且,反跟踪也收到了很大的效果,他们好像决心要完成这件事,不计付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回 宴中知情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