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24回 荷花池底

作者:卧龙生

周千里低声道:“这两位都是出身武当门下,他们之间,自己有着很好的调整,五个武当门下,集中一处。”

万寿山道:“六个人,有五个是武当弟子,另一个什么门下呢?”

周千里道:“好像是鹰爪中,我记不太清楚了。”

这时,双方已展开激烈的恶斗。

两个施刀的大汉,刀法大开大盒,果然是昨日遇上的一路人物。

这些人,狼藉无名,但武功之高,刀法之强,实叫人吃惊。

两个仗剑迎敌的武当的弟子,在动手十招之后,已然有些被近落下风的感觉。

不知是什么人创出了这套刀法,雄浑诡奇,兼而有之。

石一峰眉头一皱,望望搏杀场中四人,显然,亦对那两个施刀大汉的凌厉攻势,为之惊骇不已。

斩情女低声道:“那些长刀杀手,刀法正中有奇,我和林公子都几乎伤在他们的手下,这些年轻人好强之习太重,只怕不肯请人助战,咱们要不要出手?”

周千里道:“再看一会儿吧!他们师兄弟集中在一起,照说应该有个照应才是。”

果然,两个武当门下,疾快的闪身而出,分助两个师兄。

黄袍大汉一挥手,另外两上执刀大汉,也疾步而了。

另一个年轻人仗剑而上,五个武当弟子,全数出动。

搏杀场中,形成以五对四之局。

两个黄袍人,没有再请令增加人手,大概感觉到以四对五亦足可取对方之命。

但事实上,情况却大出人意料之外。

五个武当弟了合手之后,立时布成了一个阵势。

但见五个交互换位,五剑相互支援,顿然四个长刀杀手的攻势被封住。

周千里点点头,低声道:“万兄,这就是武当派中有名的五行剑阵,看来,他们已是十分纯熟。”

四个长刀杀手,不但未能把对方的剑阵突破,而且,反而被对方剑阵收缩的压力,迫得向一起集中。

显然的,四海镖局已占了优势。

这时,两个黄袍人也发觉了情势不对,左首一人,低声道:“老二,你瞧出来没有?”

右首黄袍人道:“好像是武当派中的五行剑阵。”

左首黄袍人道:“奇怪呀!武当派中的人,怎么会跑到了四海镖局中来。”

右首黄袍道:“莫非武当派已和四海镖局勾结一起。”

左首黄袍人道:“大概是不会错了,单凭一个四海镖局,凭什么和咱们作对?”

右首黄袍人冷笑一声,突然提高了声音道:“石一峰,我说呢?一个小小的四海镖局,怎么敢和黑剑门作对,原来,你们早已经和武当门下有了勾结。”

石一峰冷冷说道:“黑剑门纵横江湖,到处为非作歹,如果你们是我石某的朋友,我石某人很惭愧有这种朋友……”

左首黄袍人冷笑一声,右手一挥,四个佩剑从人,突然飞身而出,攻了上来。

阴阳双剑正待出手,却见五行剑阵,忽然扩大,把四个用剑的杀手,也圈入了阵中。

这时,是以五抵八。

四剑、四刀。

八个杀手,全被圈入了五行剑阵。

斩情女看得很仔细,她知道这些杀手的厉害,觉得这五人武当门下弟子,绝无法和这八人抗拒。

但事实上,却大出了斩情妇的意料之外,武当派的五行剑阵,竟然是有无穷的妙用,八个人,被圈入阵之后,仍然保持个不胜不败之局。

这是一件很奇怪、微妙的事,一个对一个,武当门中弟子,就不是这些杀手的敌手,但五个武当弟了加在一起,却可以抗拒八个武功绝高的杀手。

斩情女看到了这些正大门户精奇武功的成就。

不禁暗暗一叹,忖道:“他们所以能够屹立江湖,数百年声誉不坠,确实有他们的高明之处,名无幸至,并非偶然。

两个黄袍大汉,脸上都蒙着面纱,无法看清楚他们的神色表情,但斩情女却感觉到他们的惊疑之心。

石一峰高声说道:“两位带来的属下,都已出手了,现在,我看两位也该出手了。”

左首黄袍人,突然踏上半步,冷冷说道:“石一峰,你要试试吗?”

阴阳双剑,突然迎了上去,接道:“用不着石老亲自出手,咱们兄弟接下你朋友就是。”

左首黄袍突然抽出了一把缅铁软刀,冷冷说道:“看你们这副模样,大概是阴阳双剑了?”

阳剑马候冷笑一声,道:“咱们兄弟闯荡江湖大半生,见过的高人很多确有不少人,只针耍嘴皮子罢了,阁下手底下,有多少工夫,不妨尽量施展。”

左首黄袍人突然行近一步,右手一抬,软铁缅刀,唰的一声,挥斩过来。

阴剑郭相举剑一封,挡开缅刀。

阳剑马候趁机一剑劈了过去。

黄袍人冷冷说道:“怎么?你闪要两上打一个呢?”

马候道:“阴阳双剑,一向是两个齐上,你们一个人,咱们是两个,你们十个人,咱们也是两上。”

黄袍人冷笑一声,道:“两位一齐上了也好,免得我多费手脚。”

缅刀突然加快,连绵攻了一十二刀。

这十二刀,分劈郭相、马候,每人六刀。

一阵连绵的金铁交呜声,十二刀尽被封开。

但阴阳双剑立刻还以颜色。

每个人还攻了三剑。

黄袍人手中的软刀,不但速度奇快,而且,变化万端。

只见刀光连转如轮,片刻间化作了一片刀芒。

幸好,阴旭双剑,都是久经大敌的人,双剑全壁,还可以勉强接下来。

右首黄袍人冷笑一声,道:“石一峰,咱们也该活动一下了。”

话出口,人也同时动,寒芒一闪,已然攻近前胸,好快的一刀。

石一峰大喝一声,连续劈出了两拳。

拳风呼呼避开了刀势。

他虽然称破山手,拳掌工夫了得,但也不敢赤手空拳,硬接对方的锋利缅刀。

全力劈了了两拳之后,右手一探,摘下了背上的大刀,挥刀双方,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搏杀。

这是一声凶厉无匹的会战,刀光、剑影,弥漫了数丈方圆。

大礼上说起来,这些人,都算是武林中一流高人,每个人都学有专长,都有他们独特的造诣。

所以,搏杀虽然激烈,双方却还维持了一个半斤八两的均衡之势。

周千里点点头,道:“黑剑门的打手,虽然很高明咱们的实力,也不错,看这一战,使在下觉得黑剑门也并非十分可怕,只是武林同道过去,太过纵容他们。”

斩情女道:“周大侠,咱们要不要出手?”

周千里道:“多看看他们的刀法路数,也许能够找了一点蛛丝马迹。”

斩情女道:“周大侠,可是已以看出了一些什么?”

周千里道:“有些像,但也有些不像?”

斩情女道:“像什么?”

周千里道:“像我一位朋友的刀法?”

斩情妇道:“你一们朋友的刀法?难道他进入黑剑门。”

周千里道:“三十所没有听过他的消息,他是否进了黑剑门,我也不太清楚。”

斩情女道:“三十年不相往来,你们之间的友情,是相当的冷淡了。”

周千里道:“姑娘,三十年不相往来,是因为我找不着他,我化了两年的工夫,天涯海角地去找他,但却一直没有消息,就像他突然间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一样,不知行踪何处……”

斩情女道:“他会不会死了呢?”

周千里道:“不会。”

斩情女道:“为什么?”

周千里道:“他死该见尸,以他在刀法上的成就,杀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斩情女沉吟不语。

周千里笑一笑,道:“姑娘,像他那样身份的人,死亡也该是一件很轰动的事。”

斩情女道:“贱妾晚生十年,不知是否听过你那位朋友的大名?”

周千里道:“刀怪张丹,易姑娘是否听过这个名子?”

斩情女道:“听过,江湖上传说他的事情很多,近几年来,从未听人提起。”

周千里道:“黑剑门的事件,大过震动人心,很多江湖上的大事,都被掩遮了过去。

斩情女轻轻吁一口气,道:“老前辈,你认识那两个黄袍人吗?”

周千里凝目望去,只见石一峰已被对方缅刀逼得险象环生。

倒是阴阳双剑,和另一个黄袍人,倒还能保持不胜不败的局面。

对方八个杀手,也仍被困在五生剑阵之中,这个名动天下的剑阵,果然是非同小可。

周千里道:“不能让石兄受到了伤害,咱们可以出手了。”

万寿山道:“那小子在缅刀上成就不错,我已经瞧出了一点门路,我去对付他。”

周千里笑一笑,道:“这一次,不劳万兄出手,我要露面,我已大概猜出他们是谁了?”

万寿山道:“她吧!不过,周铁笔,要不要你的大侠性格,仁德宽厚,放他们两个人离开。”

周千里道:“这个我明白。”

举步行了出去。

石一峰正感不支,周千里却突了一笔,封住了黄袍人的缅刀。道:“石兄,请退下休息,这个人让给我了。”

石一峰点点头,退了下去。

周千里淡淡一笑,道:“阁下既认识石一峰,想必也认识我了。”

黄袍人打量了周千里一眼,道:“铁笔金针周千里。”

周千里道:“好!在下正是周铁笔,既然彼此叫明了,阁下也应该亮出字号了。”

黄袍人身躯微微震动了一下,显然,他内心之中,还有着很大的惊惧。

周千里在江湖上的名声太响亮了,响亮到和他为敌的人,心中有一份自动的不安。

只听黄袍人叹息一声,道:“周大侠,这一点,很难从命。”

周千里道:“为什么?”

黄袍人道:“因为,人不能和鬼通名报姓。”

周千里怔了一怔,道:“人和鬼?这话怎么说,谁是人,谁义是鬼?”

黄袍人道:“你是人,我是鬼。”

周千里哈哈一笑,道:“你是心中有鬼,男子汉,大丈夫,生死何足畏,为什么不揭下你脸上的蒙面黑纱,堂堂正正的作人,取下你的面纱吧!”

黄袍人摇摇头,道:“不行,我不能取下来。”

周千里道:“为什么?”

黄袍人道:“在戴上这副面纱时,我们已以立下重誓,脱离了人间,进入鬼城。”

周千里脸色一寒,道:“胡说,你真的认为我瞧不出你的身份吗?”

黄袍人道:“就算你周大侠认出了我是谁,我也不会承认。”

周千里道:“那不要紧,我揭下你的面纱时,别人自会看出你们两兄弟的身份了。”

黄袍人黯然一叹,道:“周大侠,你认为你能揭下我戴的面纱吗?”

周千里道:“难道不能?”

黄袍人道:“不能——”

周千里道:“哦!在下倒不信。”

大跨一步,举起了手中铁笔。

黄袍人道:“周大侠可以杀了我们,但却没有法子取下面纱,当我第一天戴上这面纱时,它已和脸上的肌肉,合为一处。”

周千里呆了一呆,接道:“有这等事?”

黄袍人道:“周大侠不相信,何不求证一下?”

周千里道:“好!那你就出手吧!”

这时,林成方也赶了过来,正和斩情女站在一处。

斩情女低声道:“林兄,瞧到了没有?人的名儿,树的影儿,周前辈,还未出手,对方已经有些畏惧了。”

林成方道:“周前辈是家父的好友,但他武功真的如何,在下却是一点也不知道,姑娘,在江湖上走动的时间久,想必有些知晓了。”

斩情女道:“周大侠的名气很大,但我却从未听说他和人动手。”

两人谈话之间,黄袍人已然挥刀击出。

周千里铁笔一架,展开还击。

七八个照面已过,双方立刻分出了强弱之势。

但见周千里铁笔纵横,片刻之间,已把黄袍人圈入了一片笔影之中。

黄袍人勉强支持了二下个回合,握刀的右腕,被铁笔击中,手中的缅铁软刀跌落下来。

周千里铁笔一抬,唰的一笔,挑落了黄袍人一片面纱。

黄袍人尖叫一声,向后退了两步。

周千里手中铁笔寒芒,如影随形一般,指在了黄袍人的咽喉之上。凝目望去,果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回 荷花池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