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25回 黑道巡使

作者:卧龙生

千手道:“王分局主,不用冷讽热刺,言有所指,如是贵局不愿接见,咱们兄弟回头就走。”

林成方轻轻咳了一声,接道:“两位朋友,贵门是一个专门杀人的组织,所以,在下觉得对两位有偏颇,唯庄子学说立论准确。为研究先秦思想史的重要资 ,我们不得不小心一些。”

千手道:“阁下的意思是……”

林成方接道:“我们的意思很简单,两位要说出一个要咱们相信的法子,相信你们身上未带伤人之物。”

干手道:“兵刃?”

林成方笑道:“明枪易躲,暗箭难防,我相信两位不至于带兵刃来,真要带了兵刃,那也就不怎么可怕了。”

千手道:“阁下说了半天,咱们还是不太了解。”

林成方道:“两位如是一定要在下说明,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千手冷冷说道:“你们究竟在怀疑什么?万兄,咱们不用去!”

林成方一字一句地说道:“毒葯。”

千手道:“毒葯?”

林成方道:“阁下既已被咱们看穿了,应该取出葯物才是,”

千手回顾了万刀一眼,哈哈一笑道:“看来这四海镖局中,果然是有几个能手。”

口中说着,右手却已从袋之中,取出了几名葯物,放在身后的木桌之上。

王荣看对方真的拿出了不少的葯物,放在木桌上,心中震动不已,暗道:不知林成方怎的会瞧出他带有葯狐。

心中念转,目光却盯在万刀的身上,道:“阁下也拿出来吧?”

万刀道:“什么?”

王荣心中一动,暗道:“他叫万刀,自然是以刀见长了。”

笑一笑,道:“刀。”

万刀哈哈一笑,道:“四海镖局的人,果然不错。”

右手一伸,提着一个布袋子,笑道:“好,这里面有三千六百口飞刀,你要好好地替我保管。”

一个人,身上能带三千六百口飞刀,而且就装在一个布袋之中,实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也引起了人的好奇之心。

林成方长敛微微一抬,拨开了布袋一个布盖子,瞧了一眼。

那是一种其薄如纸,两面是刃,长不过一寸,宽不过六分的小刀,其实,应该说是刀片,锋利的薄刀片。

林成方恍然大悟,忖道:“他叫万刀,姓名之中,实已寓意他的能耐,但千手,万刀之名,只怕都不是他们幻年父母所取。

王荣回顾了林成方一眼道:“不知道他们身上是否还有葯物、刀片。”

林成方道,纵然他还有葯物、刀片、但十去八九,余下的不足构成什么威胁了。”

王荣道:“好!两位请进吧!敝局的总镖头和周大侠,都在大厅中候驾。”

千手、万刀想视一笑,周千里、万寿山、包天成和斩情女,另外放了两张小桌子,两张木椅。王荣让两人落了坐位,却退到了大厅门外。

这是一个大反常情的安排,众人并不是围桌而坐,而是在每人面前摆了了一张小桌子,桌子后面,摆了一张木椅。

桌子上,早已摆好了香茗细点。

包天成、周千里、万寿山、斩情女,四张桌子,每一和桌子距离大约有三尺远近。

双方之间,却在五尺左右,布置成半圆的马蹄形状。

轻轻吁一口气,包天包道:“在下包天成,现为四海镖局的总镖头,两位有什么事,只管请说。”

千手道:“哪一位是周大侠?”

周千里哈哈一笑,道:“我!”

千手道:“那位姑娘是……”

斩情女接道:“斩情女,就是我们要杀的人。”

千手道:“看来,四位都是有点份量的人物了。”

包天成道:“就目下情形的范围而言方,咱们大都可以作主。”

千手点点头,道:“包总镖头有着很强大的后援,才敢和咱们决一死战了。”

周千里道:“谈不上什么后援,而是贵门中所作所为,无一不是逼人走了绝路的手段,所以,咱们也只好拼命保命了。”

千手笑一笑,道:“这话如出自他人之口,或是包总镖头说出,还有些近题,出自周大侠之口,那未免有些欺人之说了。”

周千里道:“这话怎么说?”

千手道:“周大侠和江大侠,对我们黑剑门一步也不肯放松,连终组织了江湖各大门派。而且,四路侦查,大有非查出我们黑剑门所有的内幕,不肯甘心。”

周千里道:“原来,你们早就知道了。”

千手道:“自然是早就知道了,只是你周大侠运气很好,咱们好多次,都没有拦阻到阁下。”

周千里道:“这么说来,贵门早已有杀我之心了。”

干手笑一笑,道:“但你周大侠现在还活得很好。”

周千里道:“这么看来,贵门的消息,实在是很灵通。”

千手道:“黑剑门如有什么可以夸耀的地方,那就是咱们随时都知道江湖上的大部分活动。”

斩情女道:“只怕未必尽然,周大侠抗拒你们的行动,已有很多年了,你们一直没有拦得住他。”

千手微微一笑,道:“咱们确有两三次堵击,没有拦住周大侠,那只是他的运气太好,突然变改了他的行程,时间,至于前几年,咱们是不肯下手……”

周千里道:“那又怎么呢?”

千手道:“咱们要看看你周大侠,究竟能说动多少门户,抗拒黑剑门,所以,你离去之后,咱们又在你说动的门户中,作了不少安排……”

仰天大笑一阵,接道:“周大侠,目下是不是有很多的门户尽起精锐,赶来助你……”

周千里面色冷肃,没有接口。

千手接道:“在下可以奉告你周大汾句,这些力量,很靠不住。”

周千里哦了一声,慾言又止。

斩情女却冷哼一声,道:“危言耸听。”

千手笑道:“姑娘,周千里和江大同,自然也不是很简单的人物,他们这些年的活动,也不是全无收获,每一个门户中,都有一些隐秘,就我们所知,有不少门户,隐藏了不少的实力,训练了一些新人,这些人,大部分都交给了周大侠,而且,已经带到了四海镖局。”

这儿句话,却有洞烛机先的灵动,使得周千里为之惊恐不已。

但他还是忍下了没说话。

斩情女也为之暗暗震动,但口中却不服输,冷笑一声,道:“单是一个四海镖局,就够你们对付了,你们派来了不少的杀手,但却没有一个能整头整脸的回去。”

千手道:“这就是我来此的原因,我想查明白一个小小的镖局,怎会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包天成道:“现在,你查明白了没有?”

于手道:“大致上已有头绪……”

目光盯注在万寿山的身上,道:“他!我们忽略了这个听蝉院的万院主。”

万寿山呆了一呆,道:“你们把老夫的底子,已经摸得很清楚了,幸好,老夫是独自一个人,想来,你们也没有什么能威胁老夫了。”

千手道:“第二个疏忽是,我们低估了你斩情女,你具有反抗潜力,竟然是如此的强大,强大到使我们连遭挫败,自然,我们也有些低估了四海镖局,包天成、金八,却也收罗了不少好手。”

斩情女抓住了机会,冷笑一声,道:“你听着,一个错估,就可能会造成覆亡,你们却一下子估错了如此之多。”

千手笑一笑,道:“姑娘,乍听起来,你这话似乎是颇有道理,不过,在下可以奉行姑娘,黑剑门实力的雄厚,远出你们预料之外,这一点损失,实在是九牛一毛,算不得什么!”

斩情女道:“事由你们杀我而起,所以,我倒想和你们谈个明白。”

千手道:“应该说的,在下绝不会叫姑娘失望。”

斩情女道:“你们自诧实力强大,凌驾各大门派之上,但你们干的却是谋杀行刺,见不得天日的勾当。”

千手笑一笑,道:“计价杀人,量财取命,也是一种行业,古往今来,这行业一直存在着,我们替弱者报仇……”

包天成冷冷接道:“弱者未必有钱,你们却非钱不可,而且收介奇昂。暗来暗往,充满着诡秘,没有一件事情,能见得天日。”

千手道:“包大成,你们开镖行的,还不是计酬卖合,为人作事,别人只是付了你们银子,不管对方是什么人,你们就替他卖命。”

望望斩情女道:“像斩情女这样的人,你们也一样为她保镖。”

包天成道:“至少,咱们是明来明去,比你们黑剑门见不得天日的作为,高明多了。”

千手道:“这是五十步百步的自我陶醉,我们收钱高一些,作的事也艰巨一些,咱们这些年来,替你们四海镖局留了不少的面子,料想不到贵局却竟找上了我们,这件事很出本门的意外。”

包天成道:“我们是保护人,黑剑门是杀人,双方冲突,只不过是早晚罢了。”

周千里一直保持着沉默,直到此刻,才忍不住接了口,冷冷说道:“千手,阁下今日到此,不是徒逞口舌之利而来吧?”

包天成道:“对!两位来此,真正的目的何在?似乎是可以说清楚了。”

千手道:“既是开门见山的谈,在下也不用转弯,抹角了。”

包天成道:“阁上请说,咱们洗耳恭听。”

千手道:“一来,思着看看你们的虚实,二来,想证实一下,本门中的研判是否正确,至于第三嘛,想和诸位谈谈条件。”

包天成道:“条件?”

千手道:“对!条件。”

周千里道:“好!你说说看,什么条件?”

千手道:“你们的组合很复杂,包括了侠、盗、保镖的,但不知你们哪一位可以作主?”

周千里道:“包总镖头,区区在下,都可以作主,你有什么话,只管请说。”

包天成接道:“四海镖的实力,没有黑剑门高明,但要对抗黑剑门的,却不是本局一局之事。”

千手道:“这个意思是,诸位联手,这两点,咱们明白了,问题在,你们这些人,总该有一个头目了。”

包天成道:“咱们每一个人都可以作主一部份,现在,都集齐于此,你提出来问题,如果和我们有关,我们都能答复。”

千手皱皱眉,沉吟不语。

他的口才很好,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地方竟然是很多人混杂一起,没有一个人,可以正式作主,说服一个人容易,要说服那么多人,实在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斩情女冷笑一声,道:“阁下如是没有什么话说了,小妹倒要说几句话了。”

千手道:“好!姑娘先说。”

斩情女道:“你来这里,是不是想说服我们……”

干手笑一笑,道:“姑娘好看法。”

斩情女道:“你们死在我们手里的有不少人了。”

千手道:“不错,黑剑门自成立以来,从来没过这样的损伤。”

斩情女道:“难道你们不想报仇?”

千手道:“本门一向对个人的仇恨,不太重视,只重视大局,敝门人才在诸位手中,折损了不少的人,那证明了一件事,诸位确实比敝门中人能干。”

斩情女道:“所以,贵门想把咱们拉拢过去,准备补充已经损失的人?”

千手道:“敝门中几位首脑,觉得诸位能连续抗拒攻势,实在是有些意久,也很欣赏诸位等的的勇气,所以,想请你们加入黑剑门!”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有一点我必须说明,那是敝门中人手强大,损失几个算不得什么?用不着补充。”

斩情女道:“唉!我很替贵门担心。”

千手哦一声,道:“担心,担什么心?”

斩情女道:“如是贵门真的成功了,江湖上,再没有反抗你们的敌手,再没有你们要杀的对象了,那将如何?”

千手道:“这个吗?姑娘可以放心,第一,世上有这么多人。

第二,一旦我们没有可杀的对象,江湖上,也就没有反抗我们的力量了。”

斩情女道:“那不是鸟尽弓藏了。”

千手道:“那时,我们应该变成一种极受敬重的势力,极受敬重的人,深入一点说,整个江湖上,我们不是可以为所慾为了吗?”

斩情女道:“原来如此,说了半天,人们还是全为自己打算,那些花钱的人,实在很冤枉。”

千手笑一笑,道:“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回 黑道巡使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