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27回 狗肉郎中

作者:卧龙生

大朱道:“你这么一说,我也感觉到了,他们该有一点消息了,这些时光,别说只杀一两个人,就算杀十个、八个,也应该回来了。”

小丁道:“对!可是他们没有回来。”

大朱道:“这倒是怪了,如是他们收拾不了对方,也应该有点声音啊!怎么会无声无息的呢?”

小丁道:“大朱,你迎接他们进来,那两个是什么号的人物?”

大朱道:“特级的杀手。”

小丁道,照说,他们应该有个结果了,但现在却没有,那已经说明了一件事。”

大朱道:“什么事?”

小丁道:“听说那位高公子,武功过人,已到至高的境界,那两个小子,八成已经被人杀了。”

大朱道:“事情有些不妙,咱们走吧!”

小丁道:“如是事情真的不妙了,咱们只怕走不成了。”

只听一阵哈哈大笑道:“不错,走不成了。”

随着大笑之声,缓步行出来王荣。

王荣也确定了一件事,就是埋伏在高空雁房中的林成方和狗肉郎中,已经得了手,说不定还是高空雁自己出手。

小丁抬头望了王荣一眼,道:“分局主。”

王荣道:“唉!真是有眼不泰山,没有想到两位竟是黑剑门中的高手。”

小丁道:“分局主,你都看到了。”

王荣道:“不错”

小了道:“唉!咱们也是没法子。”

王荣道:“哦!”

小了道:“我和大朱的父母、儿女,都被他们扣着了……”

王荣冷冷接道:“小了,但你那一身武功,不是三五年能够练成的。”

小丁道:“这么说来,你看到不少的事了?”

王荣道:“我看到你杀人了。”

小丁苦笑一下道:“这么说来,我就算如何表白,也难使你们相信了。”

王荣道:“小丁师父,实在是个很会装作的人。”

小丁突然一步,左手一挥一掌劈向前胸。

出手迅快如电。

如果玉荣没有什么准备,这一击,就很可能会把王荣重伤在掌下。

幸好王荣早已运气戒备。

虽然在戒备之中,但仍然被小丁那一掌,逼得向后退了两步,才把一掌避开。

小丁双拳连绵击出,连攻了一十八拳。

王荣已完全没有还手的枘地,被逼得退到了庭院门口。

一个厨师,竟然是有着如此高明的武功。

王荣心中暗暗震动。

他很后恨自己这是轻估了敌人。

小丁一十八拳的攻势过后,拳招一缓。

王荣借势反击,抢攻七拳,把小丁逼退三步。

两个人拳势紧密,展开了一场激烈搏杀。

王荣身上佩的有刀,但他没有机会把刀取出来拒敌。

小丁一面和王荣争抢先机,一面叫道:“大朱,你这个楞头青,还不快些出手,等候办丧事啊!……”

大朱怔了一怔,接道:“小丁,你是说要我也出手,咱们两个打一个?”

小丁道:“不是两人打一个,是人家一个打两人,你他娘的,就不会用点脑子,想一想,现在是什么时光,快些动手,合咱们两人之力,把这小子给生擒了,然后,再想法子,用他来讨价、还价、保住咱们两条命。”

大朱道:“对啊!你怎么不早说呢?”

小丁道:“早说?你不会想啊,你脖子上那个大脑袋,可是用来装豆腐渣的?”

大朱应了一声,直向小丁冲来。

果然,他已准备好了,看个空隙,欺身而上。

大朱一出手,威势十足。

大拳头,挟一股疾风直撞向王荣。

对付一个小丁,王荣就感觉十分吃力,此刻,加上了一个大朱,王荣有些招架不住。

突然间,一声娇叱传来,道:“都给我住手。”

是斩情女,缓缓由高空雁的卧室中行了出来。

王荣低声道:“姑娘,这两个人相当的棘手。”

斩情女道:“我对付小的,你对付那个大个子。”

口中说话,人已冲了上来,接下了小丁的攻势。

王荣吁一口气,攻势转向了大朱。

分去了小丁的诡异攻势,王荣算是腾开了手脚,拳脚齐施,攻向大朱。

大朱的拳风,也许很强大,但却不够小丁的拳脚刁钻。

减去了小丁威胁,王荣如释重负,拳掌也活动了许多。

小丁的拳掌很刁钻、灵活,但斩情女也不简单。

两个人的武功路数差不多,出手都很刁钻。

这大概是棋逢敌手,斩情女和小丁的武功路数完全相同。

两人动手,过了五六十招,仍然是一个胜败不分的局面。

斩情女笑一笑,道:“朋友,你老兄这等身手,委屈在厨房中,不觉得太过辱没自己吗?”

小丁道:“咱们是没法子,被人家逼来这里,还望你姑娘手下留情,放咱们一条生路。”

斩情女哦了一声,道:“你老兄说得实在客气卧底卧到厨房中去,实在有些可怕,你老兄这股能屈能伸的精神,也实在叫人佩服。”

两人口中称呼得十分客气。

但两人的拳掌,却是招招追魂,着着逼命。

彼此的手段都很毒辣。

大朱和王荣的搏杀,和两人却是完全不同。

这两个人的打法是大开大,拳风,掌劲,呼呼如啸。

百余招内,仍然不分胜负,但大朱和小丁,却是越打越惊心,越打越害怕。

两个人急慾想脱身,但却一直没有脱身的机会。

这时,四个人的搏杀,已经惊动了很多的人。

四周高燃着十余支火把,照得一片通明。

包天成、吴恒、并肩而立,脸上是一片冷肃之色。

斩情女奇招突出,忽然间,连出七奇招。

小丁大叫一声,人已倒摔在地上。

斩情女拍拍手,笑道:“这人的武功实在很不错。”

眼看斩情女一指点倒了小丁,大朱也有些手足失措。

王荣找了一个空隙,一拳,击中了大朱的右肩。

大朱向后退了两步,身不由己地一屁股坐在地上。

王荣跟上去,一脚踢出,点中了大朱穴道。

王荣拍拍手,召过来四个趟子手,道:“把两个人给我捆起来。

四个趟子手,应声奔了过来,捆好了大朱小丁。

王荣吁了一口气,道:“小丁用什么方法能够使他们醒过来?

小丁倒是很干脆,道:“用冷水一激,葯性自退。”

王荣点点头,道:“小丁,这些年来,我待人如何?”

小丁道:“很好。”

王荣道:“想不到,你们竟然会背叛我?”

小丁道:“谈不上背叛,咱们原来是来卧底的,只能说,咱们没有完成交付的任务,有些愧对敌主。”

王荣道:“故主?谁是故主?

小了笑一笑,道,我不会告诉你,该说的,能说的,你只要一问,我就会告诉你,那是因为咱们这些年相处得不错,不该说的我不会说,你也不用再问第二次。”

王荣道:“小丁,你真的叫小丁吗?”

小下道:“如假包换。”

斩情女突然插了口道:“道:“很奇怪,你们两个人怎么会烧得一手好菜,难道为了来此卧底,还下厨房,学了一些对日不成?”

大朱哈哈一笑,道:“这你就不知道了,我和小丁这厨下手艺有个十年、八年,绝办不到……”

斩情女接道:“难道你们是厨子出身?”

大朱又是一阵大笑道:“不错,咱们本来就是厨子,受故主之命而来……”

小丁冷冷接道:“朱大个子,能不能闭上你的嘴巴?”

大朱道:“能。”

小丁道:“好,那你就闭上,由此刻起,一切都由我来回答。”

大朱道:“好,好!我闭上嘴巴就是。”

斩情女道:“很奇怪呀!你好象有些怕小丁。”

大朱道:“不是怕,而我一向没有脑筋,主人吩咐过,一切都要我听他的。”

斩情女道:“哦。”

大朱道:“所以由现在起,我什么也不说了,你们最好也别问我。”

斩情女道:“大朱,其实你是个君子……”

小丁接道:“易姑娘,对一个胸无城府的老实人,施用甜言密语,不觉得过太过卑下吗?”

斩情女道:“王局主,你瞧出苗头没有?

玉荣道:“什么苗头?”

斩情女道:“杀了小丁,对咱们益处很大。”

王荣若有所悟哦了一声,出指如飞,一下子点了小丁的死穴。

斩情女吁一口气,道:“大朱,你们在徐州分局这么久,似乎是还没有什么特别显著的恶迹,所以,我们让你死得安逸。”

大朱道:“你们杀了小丁了?”

王荣道:“你们死有余辜,我杀了他留下你,你应该心中明白。”

大朱道:“你想逼我口供。”

王荣道:“不错。”

大朱道:“你把我大朱看成什么人了?”

王荣道:“大朱,我比小丁老实得多,所以,我们保留下我的性命。”

大朱道:“哼!咱大朱虽然是老实一些,但也是铁铮铮的汉子,要命一条,要话没有。”

王荣道:“大朱,我知道,你不怕死,但有很多的事,比死亡更可怕。”

大朱道:“哦!”

王荣道:“现在,你要好好地想一想,一旦逼我动上刑,那就叫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大朱道:“话在我肚子里,有办法你就挖挖看,能不能挖得出来。”

王荣怒道:“我就不信,你真是铁打金刚、罗汉。

正待动手,斩情女一下子拦住,道:“王兄且慢。”

王荣停下手,道:“什么事?”

斩情女道:“可否让小妹先问问他?”

王荣道:“好吧!”

斩情女缓步行到了大朱的身侧,低声道:“大朱。”

大朱冷哼一声,道:“你也不行,谁也别想从咱大朱口中,挖去什么内情。”

斩情女笑一笑,道:“大朱,我不问你卧底的事,和你谈一点别的成吗?”

大朱道:“谈什么?”

斩情女道:“你在四海分局这么多年,了解的事情也不少,你看看,王荣这个人如何?”

大朱道:“王分局主,这个人,还不算太坏。”

斩情女道:“那就是了。”

大朱道:“不过,各为其主,就算王局主的为人很好,我出不能告诉他什么。”

斩情女道:“小妹还想请教一件事,你对黑剑门这个组织的看法如何?”

大朱道:“唉!他们不象话,计酬杀人,无所不为。”

斩情女道:“这样一个组织,应不应该维护他?”

大朱道:“自然是不应该。”

斩情女道:“既然是不应该,你为什么还保护他们?”

大朱道:“因为我也是黑剑门中人。”

斩情女道:“你替他们效死、卖命,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大朱道:“什么也不为,只为了我是黑剑门中人。”

斩情女道:“大朱,你已经积了不少的罪恶,为什么不想办法赎罪呢?”

大朱道:“赎罪,用什么办法赎罪?”

斩情女道:“那很简单,只要不替他们保守隐秘,那就等于赎罪。”

大朱哦了一声道:“说了半天,你还是要我说明内情。”

斩情女道:“对!”

大朱摇摇头,道:“办不到,就算他们是坏人,我还是不能告诉际什么。”

王荣冷冷接道:“大朱,你想死吗?”

大朱道:“死就死吧!有什么好怕的?”

言罢,闭上双目,不再说话。

王荣冷笑一声,道:“大朱,你可认为我不会杀你吗?”

扬起右掌,准备劈出。

斩情女伸手拦住了王荣,低声道:“王局主,先把他关起来吧。”

王荣心中气怒,狠狠地打了大朱两个耳光,才叫人押了下去。

包天成缓步行了过来,道:“易姑娘,高公子怎么样子?”

斩情女道:“他很好,只不过看上去有些疲倦。”

包天成道:“在下的意思是,高公子是否受到了伤害?”

斩情女道:“没有!伤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包天成低声道:“我们可不可以去看看他?”

斩情女道:“最好还是别去打扰他。”

包天成道:“好,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回 狗肉郎中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