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28回 坟岗茅院

作者:卧龙生

那少年手里拿着一柄折扇,神情相当的潇洒。

指一指地上的死人,蓝衣少年缓缓说道:“这些人是谁杀的?”

林成方道:“你猜猜看?”

蓝衣少年道:“我很忙,没有时间和你们打哑迷。”

斩情女道:“我们为什么要告诉你?”

蓝衣少年道:“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这些人是什么人吗?”

斩情女道:“不知道啊!我们也不用知道。”

蓝衣少年道:“他们都是我辛辛苦苦训练的刀手。”斩情女道:“他们学的全是杀人的招术,连一点大家刀法的气度也没有。”

蓝衣少年哈哈一笑道:“想不到,你竟然也能看出那杀人刀招。”

斩情女道:“所以,他们该死。”

蓝衣人道:“我这个作师父的呢?”

斩情女道:“那自然更是该死了。”

蓝衣人笑竿道:“在下实在想不出,谁能杀了我。”

斩情女道:“你好狂。”

蓝衣人道:“事实上,我说的都是实施,你不信,可以试试。”

忽然一长身,人已从滑竿上飞了下来,手中折扇也同时插入了后面的衣领之上,手中却多了一口面铁软刀。

只看这几下干净俐落的动作,就不难想象,这个人,是怎样一个难缠的人物。

斩情女、休成方,同时亮出了长剑。

包天成也亮出铁剑。

周千里未亮双笔,但两道目光,却凝注在那蓝衣人的身上。

斩情女冷冷说道:“下轿、拨刀,阁下的身法不错。”

蓝衣人道:“你人很美,但口齿太轻薄。”

斩情女道:“怎么样道?”

蓝衣人道:“祸从口同。”

斩情女冷冷说道:“本姑娘走南闯北,见过的事情多了,你这一点道行,吓不着我,我见过的厉害人……”

蓝衣人口念了两下,道:“看来,你真的是想死了。”

突然一扬腕,刀尖如电,直奔前心。

斩情女举剑封架,但却有来不及的感觉,人又疾快地向后退。

连退带封,仍然被对方一刀挑破了前胸的衣服。

斩情女心头跳了一下忖道:“好快的一刀。”

不只斩情女,就是所有的人,都看得心中震动了一下。

林成方向前踏了一步,道:“阁下的刀招实在很快。

蓝衣人道:“那位姑娘的运气不错,不过,一个人,不能常靠运气。”

林成方道:“你的运气又如何呢?”突然一上步,攻出三剑。

这三剑为林成方功力所聚,也是林家剑法中,精招奇举。

三剑连攻,攻势极为厉害。

那蓝衫人右腕疾振,寒光闪动中,当当两声,竟成林成方的剑势,封挡开去。

紧接着刀光如电,反击过来。

反击的刀势,招势却连指向要害。林成方挥剑接架,接了三招,被逼退了三步。

林成方会过了不少的高人,但对方刀势如此壮凌厉的,倒是少见。

蓝衫人的第四刀,凶厉不减,但却被包天成的铁剑接下。

蓝衫人收住刀势,淡淡一笑道:“我看诸位何不联手同上。”

周千里两道目光一直注视着那蓝衫人,此刻突然开了口道:“追魂刀胡八是你的什么人?”

蓝衫有原来带着一脸的笑容,突然间,收敛了,回顾了周千里一眼,道:“你是会什么人?”

周千里道:“我老周千里。”

蓝衫人已经恢复了平静,道:“胡八是我什么人?与你没有什么关系吧?”

周千里道;道:“有!而且关系很大!”

那蓝衣人虽然没有正面回答,但人人都得看出来,那蓝衫人和胡八之间,必有着很深厚的关系。

突然,仰脸发出一声长啸,蓝衫人缓缓说道:“在下倒是想听听,你和胡八之间,有些什么关系。”

周千里道:“到目前为止,你还未回答我,你和胡八是否有关?”

蓝衫人道:“你如认识胡八,必见过追魂刀法,在下和追魂刀有关。”

周千里道:“你是胡八的传人。”

蓝衫人冷冷说道:“你问得大多了。”

周千里道:“在下一定要问个明白,才可以有所措施。”

蓝衫人道:“有所措施,你有些什么措施?”

周千里道:“你还未答复我,和胡八之间有何关系?”

蓝衫人道:“在下的刀法和他的刀法是一路的,但他不是我的师长了。

周千里道:“也没有关系。”

蓝衫人道:“刀法同源,自然是有一些关连了。”

周千里道:“胡八现在何处?”

蓝衫人神情陡然转得十分严肃,冷冷说道:“你这人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认识胡八?”

周千里道:“何止认识,在下和他是多年老友,但近十余年来,却未再见他。”

蓝衫人冷笑二声,道:“原来你是胡八的朋友,可惜,可惜他已经死去多时了。”

周千里道:“死了?”

蓝衫人道:“三十余年的时光,在一个江湖中人而言,是相当的漫长了,江山代有人才出,自有新人替旧人,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周千里道:“追魂刀招,天下无敌,老夫和他交往之时,也从未听过有什么传入出……”

蓝衫人厉声说道:“十五年,一个人在十五年的时间,有多大的转变,小孩子可能长大,老人可能死去。”

周千里点点头,道:“我总算是明白了!”

蓝衫入道:“你明白什么了?”

周千里道:“胡八是你杀的,他传了你迫魂刀招之后,你把他给杀了。”

蓝衫人冷冷说道:“你只说对了一半!”

周千里道:“哦!”

蓝衫人道:“他传了我追魂刀法,池也被人杀了,唯一不同的是,杀他的人不是我。”

周千里道:“不是你,是谁?”

蓝衫人道:“这个,阁下是多问了,我怎么会告诉你呢?”

周千里道:“授艺之恩,情同师长,你为什么不替他报仇?”

蓝衫人哈哈一笑道:“你这个人不但迂腐得很,而且,脑袋也不太灵光。”

周千里一笑接道:“事情似乎是越来越明显了。”

蓝衫人道:“这话怎么说?”

周千里道:“你也是参与谋杀他的人。

蓝衫人笑一笑,没有回答。

就是这一阵工夫,十余个黑衣人,突然由来路方向,拥现而出。

很快的布成了一个圆阵,把周千里等圈入了圆阵之中。

幸好,周千里等随行之人,都先走步。

被在场中的,只有包天成、周千里、斩情女、林成方等人。

这四人,不但都有着一身不凡的技艺而且也都有对付黑剑门中杀手的经验。

但看到环围四周的黑衣年轻人,最大的不过二十三四,个个面目冷肃,手中执着短刀,想到他们不要命的刀法,也不禁为之头疼。

领教过了这些黑衣人的凌厉刀法,包天成和林成方等,都已提高了内心的警觉,立时暗作戒备。

包天成右手铁剑出鞘,左手同时握了一颗雷火弹。

斩情女、林成方也都亮出了兵刃。

蓝衫人哈哈一笑道:“你们杀了他们向个同伙,这些人会替他们报仇。”

包天成道:“区区几几年轻杀手,真能要了我们的命,那还能成什么名堂,咱们几十年的江湖,岂不是白跑了。”

蓝衫人冷冷说道:“没有人能同时对付四个杀手,最高明的武功,也只能和他们打一个同归于尽。”

包天成道:“那倒未未,他们的刀法,虽然可怕,但并非全无克制办法,咱们几十年的江湖经验,岂不是白白糟蹋了。”

蓝衫人道:“我不信,你们真会有抗拒他们的群攻的能力,我已经仔细研究过了,他们四个人合手的攻势,不论武功如何高强的人,也无法抗拒。”

包天成道:“他们合手攻势有很多种,不一定全靠武功。”

蓝衫人道:“诸位说的如此肯定,在下倒要求证一下。”

包天成道:“年轻人,咱们在江湖走动,不论黑、白两道,至少,都应该讲信义一字。”

蓝衫人道:“哦!”

包天成道:“阁下行事,却是完全以自己好恶行之。”

蓝衫人道:“没有人和在下讲信义二字,在下也不愿听这一套。

包天成道:“年轻人,你如此的蛮横霸道,那就别怪我们也要施用一些非常的手段了。”

蓝衫人道:“请便,我想不出诸位还会有什么惊人的举动。”

包天成道:“立刻给你见识一下。”

左手一扬,雷火弹飞了出去。

只见一个人举手一挥,用手中短刀,直向弹子拍去。

林成方、斩情女都知道厉害,立刻伏身卧倒。

包天成一拉周千里,也向地上倒了下去。

黑衣人短刀拍中了火弹。

但见火光闪动,响起一声蓬然大震。

烟硝飞腾,十向个黑衣少年,至少有一半倒了下去。

包天成双手连挥,又有两颗雷火弹出手。

爆响大震之中,黑衣少年,全数躺了下去。

倒是那蓝衫人身子一闪,退出了一丈多远。

烟硝和尘土,飞得包天成和斩情女全身都是。

望着血肉横飞的属下,蓝衫人有此痴呆。

包天成站起身子,拍拍手,道:“有些事,用武功不一定稳操胜算,他们太嫩了,没有一点江湖经验。”

蓝衫人道:“你用什么方法一举之间全杀了他们?”

包天成道:“雷火弹,他们的刀法太毒,留在人间,也会害人,倒不如早些送他们上西天还好。”

蓝衫人道:“好狠的雷火弹。”

包天成道:“很遗憾,被你逃出了这一劫。”

蓝衫人道:“我,我……”

包天成冷冷说道:“你非死不可,你训练这么多的杀手,罪恶比他们深重千倍。”

斩悄女道:“罪魁祸首,不能放过。”

长剑一挥,绕到一侧,挡住了蓝衫人的去路,接道:“你不是自觉刀法高明吗?要我们合手而上,现在,咱们不用雷火弹,就以武功,和你一决生死。”

包天成接道:“你小子还有好多的属下,一起叫他们出来吧。”

蓝衫人有些黯然地说道:“我带来的人,都被你们杀了。”

包天成道:“那是说,你还有没有带来的了?”

蓝衫人道:“嗯!”

斩情女道:“你训练了多少个这样的杀手?”

蓝衫人神智已完全清醒,恢复过来,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斩情女道:“不管你训练多少杀手,我们也不会放在心上,我们先了结了你这个训练杀手的师父再说。”

右腕一抖,长剑直刺了过去。

蓝衫人左手一挥,寒光飞闪,当的一声,逼开了剑势。

紧接着连劈三刀,逼得斩情女一连退了五步。

他的刀势和黑衣杀手,有着同样的凶厉,但却比他们更高明,更诡异。

蓝衫人一连劈出了十几刀,同时分攻了林成方、斩情女和包天成。

他的刀势,竟然把三个人全都逼退了。

这一来,自然会惹起了林成方、斩情女、包天成的合击。

周千里没有出手,反而向后退了一步。

如若以包天成、斩情女、林成方三个人联手攻势,还无法对付这蓝衫人时,周千里就算出了手,也一样不会有很大的效果。

所以,他退在一侧,冷眼旁观。

但见那蓝衫人刀势纵横,独斗三人,仍然是攻多防少。

追魂刀招,本以攻势为主。

一个人,独斗江湖上三大高手,可见这蓝衫人刀法的凌厉和内力的深厚,也算得绝无仅有的了。

双方对拆了五六十招。

蓝衫人又发觉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三个人,已逐渐了解了他刀法的变化。

三把剑,彼来此往,封他凌厉的刀法,越来越有着轻松之感。

这蓝衫人年纪轻轻口气大,但事实上,他并不傻,眼看着情势不对,立萌退志,疾攻三刀,迫得三人向后退了一步,刀光护身,疾奔而去。

顾不得两个抬轿夫。

斩疙回道:“唉!刚动手时,咱们真被他吓住了,要不要追下去?”

包天成道:“两位,不管如何,他的刀浚很阴狠,杀了他也不为过,二位如是肯出全力,咱们有很多的机会阻拦住他,但两位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回 坟岗茅院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