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29回 初入虎穴

作者:卧龙生

另一个黑衣人道:“对!我们先赞成余头儿的意见。”

余老大目光转到了高空雁的身上,道、老夫既然败在了你的手中,决定遵守约定,交出狗肉郎中这个人。”

高空雁道:“好!诸位如何交给我?”

余老大道:“目前,我们去给你找。”

高空雁道:“哦!”

余老大道:“不过,我们需要时间。”

高空雁道:“要多少时间。”

余老大道:“三天,一定能够交出来吗?”

余老大道:“三天之后,阁下再来此地,我交给你狗肉郎中。”

高空雁道:“不行。”

余老大怔了一怔,道:“为什么?”

高空雁道:“我不放心你们,如若你们骗了我,那该如何?”

余老大道:“老夫既然决定了这件事,那就一定办到。”

高空雁摇摇头,道:“你叫余老大……”

余老大接道:“不错,他们一向这样称呼老夫。”

高空雁道:“世上姓余的很多,余老大,究竟是谁呢?你们都蒙着脸,连形貌咱们也未瞧过,我如何能相信。”

余老大道:“那你要如何才肯相信?”

高空雁道:“两个办法,第一,你带我们去见苟大夫……”

余老大道:“这个,只怕不大方便。”

高空雁道:“那就想法子把他带来此地,你们留下人质。”

余老大和几个蒙面人交换了一个眼色,道:“你要留下人质?”

高空雁道:“对!你余老大去带人,用苟大夫,来换你这六个属下。”

余老大道:“年轻人,这作法太过份了。”

高空雁冷笑一声,道:“我等你十二个时辰,如若你还无法带人来,我就只好杀了他们六个人。”

余老大怔了怔,道:“杀了他们?”

高空雁道:“不错,杀了他们之后,我就要大开杀戒,开始追杀黑剑门中入,直到你们把我杀了为止。”

他长的潇洒、英俊,是属于那种叫女人动心的男人。

但说这几句话时,道:“年轻人,老夫走了几十年的江湖,不曾叫人吓住。”

高空雁道:“我本来也不是吓你们的,我说得很真实。”

只听一个蒙面人喝道:“余老大,咱们拼了,这个毛头小伙子……”

高空雁突然回身一扬手,那大喝小叫的蒙面人忽然住口,一头栽了下去。

没有人看清楚,他用什么方法,取了那蒙面人的性命。

高空雁轻轻吁了一口气,道:“余老大,我不想讨价还价,他们不肯答应,就叫他们出手试试吧。”

这一招,镇住了全场。

不但余老大等一批蒙面人,为之心悸不已,就是斩情女也看得心头震动。

王荣低声说道:“高兄刚才那一招,是什么招法?”

林成方摇摇头道:“瞧不出来。”

这时,室外,突然传进来一片蝇蝇之声。

余老大脸色一变,道:“什么人放了毒蜂?”

高空雁道:“毒蜂,什么毒蜂?”

林成方道:“那外面用黑布罩着的,都是毒蜂吗?”

余老大道,“是,那外面黑布罩着的都是毒蜂。”

高空雁道:“这些毒蜂,都会伤人吗?”

余老大道:“这些毒蜂,不是平常的毒蜂,而是,产自苗疆的异种毒蜂,如是被它螫中了一下,那就可能会造成悲剧。”

高空雁道:“什么悲剧?”

余老大道:“死!那异种毒蜂,毒性十分强烈,中人必死。”

高空雁道:“哼!原来你们在这里早已准备了毒蜂来对付我们了?”

余老大道:“那毒蜂不识人,出笼后,会螫你,也会螫我们。”

高空雁道:“照你这么说来,你们安排这些毒蜂,岂不是自己也坑进去了。”

余老大冷哼一声,高声说道:“什么人放了毒蜂?”

只听院中传来一声冷笑,道:“我……”

余老大道:“你是谁?”

院中人道:“江飞。”

余老大道:“咱们福寿堂中人,还未离开,你怎么放了毒蜂,难道准备把我们也全坑进去吗?”

江飞道:“饶不过,那又怎么样,七箱毒蜂,不下数千只,我不相信,你们还能生离此地。”

余老大气得全身抖动,但他的语气,却是十分平静,道:“江飞,这些毒蜂,未必就真能伤了我们,但你小子这种阴损的作法,却是逼我们和敌手妥协了。”

江飞道,“我听得很清楚,就算不放毒蜂,你们也一样和敌和妥协了。”

这时,毒蜂之声,更加强烈。

余老大高声说道:“快些,闭上所有的门窗。”

几个蒙面人,大概知道厉害,先行动上手,闭上了门窗。

余老大哧的一声,扯下身上的黑袍,头套,道:“咱们替黑剑门卖了几十年的命,竟然会落到这佯一个下场。”

几个蒙面人也都纷纷撕下了黑袍,头套。

这时,林成方才算看清楚了整个人的面貌。

余老大留着花白长髯,看上去,已有六十左右的年轻。

另外五个黑衣人,大约也都在五十左右。

脱了黑袍,取下黑帽,却露出了一身黑色的劲装。

余老大佩带着一对长约两尺,宽大薄刃的单刀,和十二口柳叶飞刀。

另外五个黑衣人都佩着宽成薄刃刀。

不同的是这五个人,每人只有一把。

这些黑衣人,原对高空雁有着很深的恨意,但因那室外人忽然放了院中的毒蜂,而抵消了对高空雁的仇视。

林成方,王荣等,还不知道这些毒蜂的厉害,内心之中,还没有什么,但余老大和五个黑衣人,却是忿怒无比。

但见他们到处奔跑,凡是有空隙的地方,全都设法堵了起来。

斩情女皱皱眉头,低声道:“余老大,你们对这毒蜂,似乎是很害怕。”

余老大叹息一声,道:“本来就很可怕,不论是何等武功人物,只要被毒蜂螫中一下,也无法承受这种强烈的毒性。”

斩情女道:“余老,诸位对毒蜂了解得如此之深,想来,应该知道对付这毒蜂的办法了。”

余老大道:“没有办法,一个是别让它接近你,一个是由那位役施毒蜂的人,把毒蜂招回去。”

斩情女道:“除了两个办法之外,再无它途可循了吗?”

余老大道:“没有。”

斩情女道:“我有些不明白,这些毒蜂,难道就没有克制之法了。”

余老大道:“毒蜂不认人,它们螫你们,也螫我们,如若我们有克制之法,怎法,不告诉诸位。”

室外传来江飞声音,道:“余老大,你们听着,一刻工夫之后,我们就下令毒蜂攻入室中了,自救之法。只有一个办法?”

余老大道:“什么办法?”

江飞道:“你们有九个人,对方只不过四个无名小卒,你们为什么不放手一拼呢?”

余老大道:“江飞,你这是威胁老夫了?”

江飞道:“在下不是威胁,而说得很认真。”

余老大冷冷说道:“哼!江飞,别说这些毒蜂,未必能伤了我们,就算真能伤了我们,日后也没有你的好日子过。”

江飞笑一笑道:“余老大,你们福寿堂中人,一向自大,哪里会把我们这等人放在心上,老实说,在下如若没有今谕,也不会自找麻烦,对付你们福寿堂中的人。”

余老大道:“你们奉什么人的令谕?”

江飞哈哈一笑,道:“这一点,恕不奉告,反正是可以管你们福寿堂的。”

高空雁突然举步而行,伸手就要拉门。

但却被斩女一把给抓住了。

高空雁冷冷说道:“姑娘,放开我,我就不相信,那一群毒蜂真的能伤了我。”

斩情女低声说道:“人家比我们更了解这里形势,此时此情,咱们只有听余老大的处置。”

这时,群蜂已然飞绕室外,毒蜂之声,十分强大。

透过窗纸,可见蜂群的密集。

余老大叹息一声,道:“看样子,咱们无法不和这些蜂群对抗了,诸位也准备一下吧!”

林成方道:“还要准备什么?”

余老大低声道:“这等奇种毒蜂,悍不畏死,除了听从役蜂的人之外,只怕火,诸位可以把我们这些黑袍,撕成布条,整作一束,至少比兵刃对付他们实用一些。

幸好,几个人脱下的黑袍很多,各自动手,撕成了一束布条,以作为对付毒蜂之用。

高空雁作了两束。

余老大也作了两束。

几个决心对抗毒蜂了,反而沉着了下来。

倒是门外的江飞,反而有些沉不住气了,高声说道:“余老大,你们在作什么?”

余老大道:“正在想法子对付你的毒蜂。”

江飞道:“余老大,难道真要背叛黑剑门吗?”

余老大道:“咱们并不背叛之心,这是你们逼的。”

江飞道:“言重了,言重了,余老,我不过是一个奉命行事的小卒,你老最好不要记恨到我的头上。”

余老大道:“江飞,你小子,如若自知身份不够,那就换个人和老夫说话。”

江飞道:“余老真不愧是老江湖了,没有瞧,就知道我身边还有身份较高的人,不过,除了他老人家愿意自己开口之外,我可不敢轻易地请他说话。”

余老大道:“那个人是谁,是聋了还是哑了?”

江飞道:“他老人家不聋不哑,就是不和你说话。”

语声一顿,高声接道:“你们听着,一刻工夫,我就要毒蜂攻向室内,你们必须在一刻工夫之内,打开门窗,要我们看到你们和对方的火拼,如若真是不敌,我就想法子,帮助你们,但如你们不全力施为,那就别怪我们一齐处死。”

余老大气得全身发抖道:“江飞,你小子给我听着,老大今日只要能生离此地,绝不会放过你小子。”

江飞道:“余老道:“说狠话没有用,你们福寿堂的长老,哪一个都是对本门有着很大的贡献的人,我们怎敢开罪,但背叛大罪,本门绝不容忍,余老大不用只管发狠,现在是表现你对本门忠贞的时间。

余老大还要发作,斩情女低声说道:“余老,省省气力吧!他们王八吃秤锤,铁了心啦,与其大呼小叫,不如商量对付毒蜂办法,只能凭各人的机智武功应付了。”

言下之意,对那毒蜂,流露出无限的畏惧。

斩情女道:“至少,咱们应该布成一个拒敌的阵势,使对付毒蜂的力量集中。”

余老大道:“那就请姑娘安排一下吧!”

斩情女道:“好,当仁不让,小妹可以提出一个办法,如是不行,我们再修改。

当下排出一个阵法来。

阵法有两种变化,先在门口处,击毙一些毒蜂,如若毒蜂冲入室中过多,那就想法,利用一面墙壁分三面拒挡毒蜂。

最重要的是,双方人手交错,谁也不能暗算对方。

这布置,使对方都很满意。

其实,余老大等六人,几乎已经正式背叛了黑剑门。

形势变化,历历在目,绝不象是在装作。

至少,他们对毒蜂表现的畏惧,比斩情女等一般人还要深刻。

忽然间,一股破空的劲风,飞了过来。

蓬然一声,击在了窗扇子上。

那是一块巨大、坚硬的舌头。

巨石把窗子击了一个大洞,直飞入室内。

紧接着一片嗡嗡之声一群黑肚子巨蜂,穿洞而入。

这扇窗子,是分给余老大和斩情女守护。

余老大首先发动,右手,布带飞出。

他力道拿捏得很好,布带出手是一束,中途忽然分散。

那些分散的市带上,根根都贯注了内劲,有如铁条一般,立刻有数十只巨蜂被击毙。

斩情女紧随出手布带飞舞,又有数十只巨蜂死亡。

但仍有数十只巨蜂冲入了室中。

第二批援手是林成方和另一个老者,两个是双手备执着一束布带。

挥动飞舞,堵截漏入的巨蜂。

劲风呼啸,数址只漏网巨蜂,也被击毙。

余老大挥动手中的布带,封住了那窗上的破洞。

因为,正有很多的巨蜂,不断涌入。

斩情女,再加上两个老者,布带的飞旋,完全把那个洞口封死了,数尺内,布带组成了一个封锁严密的带网。

不过片刻工夫,被击毙的巨蜂,已不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回 初入虎穴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