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03回 斩情媚女

作者:卧龙生

万寿山微微一笑,接着低声道:“你看他是那一方面的人?”

林成方道:“现在,还不太清楚……”

语声一顿,接道:“总座,兄弟忽然间想起了一件事情,颇感难侧。”

万寿山道:“什么事?”

林成方道:“咱们把人头,是交给买主呢?还是交给卖主?”

万寿山道:“以常情而言,自然是应该交给买主。”

林成方道:“王夫人是代表了买方,那位钱如翼,是卖方不会错了。”

万寿山道:“大概不错。”

林成方道:“总座,咱们是身居介绍双方买卖的身份,但人家彼此却互相清楚得很,只有咱们在瞎摸索。”

万寿山道:“是,看起来,双方似是都在利用咱们。”

林成方轻轻吁一口气,道:“宝通镖局,本来也不是大镖局,咱们的人手少,耳目也不够灵敏。”

万寿山哈哈一笑,低声道:“林兄,咱们要不要追踪那人?”

林成方道:“我看不用了,对方耳目遍布,监视着咱们中间人,我看,咱们还是早些回到徐州的好?”

万寿山似是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事,低声道:“林兄,咱们把人头送来开封,万一那位顾主,来收取时,咱们无物奉上,如何是好?”

林成方道:“表面上看去,这是一个死结,看情形双方都在利用咱们,不会让咱们解开。”

万寿山道:“咱们大无用了,又坐牢,又受气,受尽了屈辱,别人自然也不会把咱们放在眼中了。”

林成方道:“对!咱们太窝囊了,双方都不把咱们放在心上。”

万寿山道:“咱们忍辱负重,等的就是这样一个结果。”

林成方道:“那是说咱们完成了心愿。”

万寿山还未来得及答话,忽见一人迎了过来,直到了万寿山的身前,停了下来,道:“阁下是徐州宝通镖局的万总镖头吗?”

事实上,万寿山早已把他打量清楚,但闻声停步,抬起头来,故意打量了那人一阵,道:“你朋友……”

那人大约三十左右,穿着青布裤褂,腰里横柬着一条白色丝绸带子。

表衣人嗯了一声,接道:“你是不是万总镖头?”

万寿山道:“不错,区区正是万某,朋友怎么称呼?”

青衣人道:“在下田昆,贵镖头可是要动身回徐州吗?”

万寿山道:“不错,俺们立刻就要动身。”

田昆道:“那很好,俺们有一趟人头镖,想委托贵局,保回徐州不知总镖头意下如何?”

万寿山怔一怔道:“人头镖……”

田昆笑一笑,道:“不错,一趟人头镖,母子两人,和一箱细软,价钱请贵局开过来,只要不离谱,我们都可以答应。”

章明突然接口说道:“你朋友去不去?”

田昆道:“去是要去,不过,兄弟这个身份,却无法投保。”

万寿山道:“田兄,可否把事情说清楚一些?”

田昆道:“受保的是我们夫人,公子,兄弟只是一位管事。”

万寿山心中暗道:开封府并非没有镖局子,怎么找上了我们宝通镖局,这中间分明是别有蹊跷,看来,又是一桩麻烦事,说不定和黑剑门中有关。

心中念转,口中却说道:“行!反正咱们是回头路,但不知诸位准备几时起程。”

田昆道:“明日中午,兄弟带人到贵局落脚的客栈等候,不过,价钱能不能先开出来?”

万寿山道:“回头生意,顺事顺道,价钱自然会公道一些。”

田昆道:“咱们自己有一辆篷车,兄弟自己赶车。”

万寿山道:“田兄不算,还有两位,进了徐州城,咱们就算交差,一千银子如何?”

田昆道:“高了一些,他们孤儿寡母,就算有点银钱,也是留到下半辈子生活能不能减一点。”

万寿山道:“田兄自己开个价吧!希望能减好多?”

田昆道:“打个对折如何?反正是顺车顺路,没有这趟镖,贵局也要回去,如是我们不是想贪点便宜,也不会找上你万总镖头了。”

万寿山微微一笑,道:“田兄,你和那孤儿寡母之间,是些什么关系?”

田昆道:“怎么?保镖的还要问这个?”

万寿山道:“本来咱们可以不问的,不过,敝局这一次,就因为事前没有查镖,到开封府,吃了一场官司,所以,咱们宁可不赚这一票银子,也不能马虎从事。”

田昆道:“说的也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进绳,贵局既然有些遭遇,咱们也不能强人所难,这样吧!我把人带来,给你们看,至于在下和他们之间,全是为了一个义字,他那亡夫是在下的金兰义兄。”

万寿山道:“田兄很义气。”

田昆道:“义气不敢当,不过,为人之道,也只有如此了。”

万寿山道:“如是万某人老眼不花,田兄也该是一个练过武功的人。”

田昆道:“不错,兄弟也练过几年把式,只不过,那是用来强身延年,说到用于对敌,那就不成样子了?”

万寿山道:“在下还有一点不解,他们孤儿,寡母,为什么一定要顾人保护呢?”

田昆叹口气道:“我那位义兄,善于经营积了一点钱财,如今,丧命在外,留下妻儿,在下自知无力保护他们,只有找镖局了宁可多化点银子,也不能冒险。”

林成方突然接口道:“你那位义兄是怎么样死的?”田昆道:“死于谋杀!”

林成方道:“仇人是谁?”

田昆道:“不知道,他在外面饮酒归来,一睡不起。”

林成方道:“田兄,你怎知他是受人谋害呢?”

田昆道:“他指甲发黑,很显明的中毒之征。”

林成方道:“她丈夫已死为何南下到徐州府呢?”

田昆道:“我那亡兄,独门一户,上无双亲,下无兄弟,所以,她准备回娘家去,也好教子成人。”

万寿山道:“这么说来,那位嫂夫人,是一位很可敬的人了。”

田昆道:“如非可敬,在下又何必多管这档麻烦事呢?”

万寿山道:“好……就这么一言为定,明晨请田兄带她们来吧!兄弟在客栈恭候。”

田昆一抱拳,道:“午时之前,兄弟准到,告辞了。”

转身离去。目睹田昆去后,林成方低声道:“这人话中有很多的破绽。”

万寿山道:“咱们苦心守候,就是要等着淌进混水,既然下水了,那就越深越好。”

一面谈话,一面行回客栈之中。

第二天,日升三竿,田昆到了客栈,找到了万寿山的房间,道:“兄弟来得早了一些,惊扰诸位了。”

万寿山道:“那位夫人到了吗?”

田昆道:“来了,寡母、孤儿,共乘一车,现在,候命在客栈外面。”

万寿山道:“要她们下车休息一下呢,还是立刻上路?”

田昆道:“如是诸位方便,最好是立刻上路。”

万寿山道:“好!咱们这就上路吧!”

林成方,章明,再加一个趟子手,和一辆徐州来时的篷车,离开了开封府。

出昆赶的一辆马车,四面用青篷围着,车帘低垂,无法看到车中的景物。

万寿山未要求打开车帘瞧瞧,也未多问一句话。

直到篷车行出开封二十余里,到了一片茶棚处,万寿山才一勒马缓,停了下来,道:“田兄,咱们要不要停下来,喝口水。”

田昆道:“在下不渴,诸位请便吧!”

万寿山道:“田兄,咱们有一个约定,田兄是否忘了?”

田昆道:“什么约定?”

万寿山道:“咱们还未见过田兄那位寡嫂、孤儿。”

田昆道:“哦!”

万寿山道:“田兄,不知是否可以替咱们引见一下?”

田昆道:“一定要见吗?”

万寿山笑一笑道:“田兄,如果俺们不能见到投保的人,俺们就不做这趟生意了!”

田昆哦了一声,道:“好!在下和他们商量一下。”

万寿山一挥手,和林成方、章明,退出一丈多远。

章明低声道:“总座,你是否觉得这个人说话有些前后矛盾,我记得,他第一次告诉咱们是要保夫人、公子,后来,又说是他一位亡兄的夫人。”

万寿山道:“所以,咱们非得瞧瞧那位夫人不可,究竟是一位什么样子的人物?”

林成方道:“总座也想到了?”

谈话之间,只见车帘启动,一位衣着朴素,胸带白花的少妇,牵着一个五六岁的童子,缓步行了过来。

风吹裙飘,可见一对小莲足。

素衣淡妆,却无法掩住生具的姿色。

这是个令人怜爱的女人。

看年纪也不过二十四五。

行近万寿山身前五尺处,停下了脚步。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万总镖头,这就是在下的寡嫂母子,你想问些什么?”

万寿山一抱拳,道:“不敢当,在下只是想认识一下夫人,途中也好照顾,夫人请上车去吧!”

那不妇未说一句话,柳腰一扭,转身而去。

田昆紧随身后,扶那夫人登上篷车。

林成方低声道:“总座,有什么可疑吗?”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道:“你的看法呢?”

林成方道:“他虽然衣着朴素,但却姿色可人,是属于那种动人情怀的女人。”

章明低声道:“林少兄的看法不错,这女人是属于内媚型,有着强烈的诱惑力量……”

万寿山轻咳了一声,接道:“人家是雇客,咱们不能论长道短,胡乱批评。上路吧!”

章明望望万寿山,慾言又止。

第二日,中午时分,篷车已离开开封府百里以上。

行到了一座土岭前面。道旁一株高大的老榆树上,忽然间枝叶分开,落下来两个身着劲装,佩刀的大汉,横拦住去路。

田昆一收缰绳,向前行走的篷车,立刻停了下来。

章明一提缓绳,迎了上去。

林成方低声道:“总座护车,我去瞧瞧。”

飞身离鞍,一纵身停在佩刀大汉面前。

这时章也早跃下马鞍,和来人照了面。

双方相距有四五步左右。

林成方急行两步,站在了章明身侧。

镖师章明,经验丰富,阅历过人,口齿上的的伶俐,那是没有话说,但手底下,却不似口头那么伶俐。

回顾了林成方一眼,胆子一壮,一拱手道:“朋友,你藏身在大树之上,在江湖劫镖这一行中,也算是罕闻,罕见了。”

对方两人,都穿着一身黑色的劲装背上插着雁翎刀。

一个年约四旬,虬髯绕颊,一个年约二十六八岁,白面无须。那虬髯绕颊的大汉,冷笑一声,道:“可是宝通镖局吗?”

章明道:“不错,朋友怎么称呼?”

虬髯大汉道:“在下罗胜。”

章明呆了一呆,道:“太行双怪。”

罗胜冷冷笑一声,道:“不错,咱们兄弟的声誉不太好。”

林成方淡淡一笑,接道:“咱们宝通镖局,小门面,这一趟接的生意,更是不大,怎会劳动了两位大驾?”

罗胜道:“所以才只有俺们兄弟赶来,没有劳师动众。”

看到了林成方的镇静,从容,章明的胆子,也忽然间大了很多,冷笑一声,道:“两位对俺们的底子,似是摸得很清楚?”

罗胜道:“贵镖局的实力,有如缸底游鱼,一眼之下,就可以看个清清楚楚,实也用不着下什么工夫去摸底了。”

章明道:“既是如此,两位当可瞧出来,俺们没有保什么可劫之镖了!”

罗胜道:“咱们只要留下三个人!”

章明道:“留下三个人?”

罗胜道:“不错,两个母子,和一个赶车的!”

话已说得很明显,对方要留下的人,正是田昆,和他那位寡嫂孤儿!

章明沉吟了一阵道:“只要他们母子两人?”

罗胜道:“还有那位赶车的,咱们只要人,不要东西,至于贵镶局,也谈不上什么名气,毛趟镖,也算不得什么大事,细软财物,悉由贵局收下,咱们只带走三个人,恶名由咱们兄弟顶下,贵同落个实惠,这是很难遇上的好事,贵局意下如何?”

章明道:“照说,以太行二怪你罗老大的身分,开了口,咱们理当答允,不过,镖行有镖行的规戒,如勾结黑道,陷害雇客,是第一大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回 斩情媚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