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30回 身陷绝境

作者:卧龙生

高空雁道:“我知道,我已经见识过他们的副堂主了,除非黑剑门的门主,亲身临此,我想不出,他们还有什么高手来对付我们。”

余化龙道:“云飞的武功,在黑剑门中,并不算很高。”

斩情女道:“如非他武功很高,如何能当副堂主。”

余化龙道:“就在下所知,黑剑门中,至少有四个人,比他高明。”

高空雁心头震动一下,道:“哪四个人?”

余化龙道:“黑剑门中的总护法,福寿堂的堂主,以上黑剑门中左、右使者。”

斩情女道:“哦!四位高过云飞的人,还没有包括黑剑门主在内。”

余化龙道:“门主武功如何,没有人知道,我们从来没有见过他出手。”

斩情女道:“未见过他出手,那未必证明他武功很高。”

余化龙道:“不管你怎样猜测,黑剑门主,总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斩情女道:“余老是这么一个看法?”

余化龙道:“黑剑门中是如此一个庞大、复杂的组织,但他能领导得四平八稳,单是这点才能,就非常人能及。”

斩情女道:“哦!这么说来,余老对他是佩服了?”

余化龙道:“情势如此,不佩服也不行了。”

斩情女道:“余老,你认识贵主?”

余化龙道:“见过几面。”

斩情女道:“余老,能不能告诉我们,他叫什么名字?”

余化龙道:“姑娘,很抱歉,在下不知道他的名字,不过,知道他的姓。

斩情女道:“姓什么?”

余化龙道:“复姓闻人,我们都叫他门主,不称名道姓。”

斩情女道:“余老,他的年纪呢?”

余化龙道:“看上去,并不太大,好象有五十左右,也许多一些。”

斩情女轻轻吁了一口气,道:“那么年轻吗?”

余化龙道:“在下无法知道他的实际年龄,只怕整个黑剑门的人,也对他知道的不多。”

斩情女道:“贵门主,什么人对门主最了解。”

余化龙道:“云飞,云飞能够出任副堂主,只怕也是因为他和门主有着相当的交情。”

斩情女点点头,道:“我明白了,多谢余老给我们的指点。”

这时,狗肉郎中已经调息完毕,霍然站起身子,道:“诸位,现在,咱们可以走了。”

斩情女道:“郎中,你现在能够走吗?”

狗肉郎中道:“能!现在,咱们要快些走。”

斩情女道:“朗中,咱们已经留下来啦,多一刻,也不要紧。”

狗肉郎中道:“多一刻,就可能多一份危险。”

斩情女道:“云飞已退走了,如若他们有什么布置,也早已布置好了。”

狗肉郎中突然叹息一声,道:“小姐,老夫身上的一些家当,也都被他们搜去了,再加上腿伤未愈,只怕很难对你们有什么帮助了。”

高空雁道:“大夫,生我者父亲,但使我能完美的生活在人间者,是你大夫,是一份令人终身难忘的情意。”

狗肉郎中道:“高老弟,别这么说,我狗肉郎中一身医术,对一个病人而言,我有一份替他医治好的责任。”

高空雁道:“老前辈,你的事,我听易姑娘谈过。”

狗肉郎中笑道:“我和小烟这个丫头,似乎有一种特别的缘份,老实说,我爱酒和狗肉,只不过是想增加一份生人的潇洒而已,我本来早该归隐大泽,藏于深山之内,但我没有,仍然流落江湖之上,这些,都是为了小烟,她虽然很精明,但她锋芒太露,得罪的人大多,仇人大多,正、邪两道中人,都对他有着不太好的讽评。”

高空雁道:“哦!”

狗肉郎中道:“正道中人,说她是坏人,黑道中人,说他不是真坏,就这样,正邪两道中人,似是都容不下她。”

高空雁道:“这真是人间苦事。”

狗肉郎中道:“所以,老夫只好跟着她在江湖上晃荡了。”

高空雁道:“原来如此。”

斩情女道:“郎中,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你又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她说的声音,虽然是仍然相当平静,但眼睛却已湿润,流下了两行泪水。

一向绝义斩情的斩情女,竟然会流下泪水。

斩情女举手拭了泪痕,道:“我应该早明白的,但却是一点也不明白,现在明白了……”

高空雁接道:“姑娘,现在明白了也不太迟。”

斩情女擦着不断流下的泪水,道:“不迟,不迟。”

高空雁笑一笑,道:“如若不是大夫受了伤,想来他是不会把内心这么多话说出来的。”

斩情女笑一笑,道:“我人来没有想到,世上会有人这么爱惜我,现在,我知道了。”

狗肉郎中哈哈一笑道:“我郎中也没有想到会把心中的事情给说出来。”

斩情女道:“郎中,我早该把心中的话给说出来的,藏在心中,叫别人如何知道。”

狗肉郎中道:“丫头,你是什么人物,你又肯去相信哪一个人,老郎中如若话说的不是地方,就算说出来,你也不会相信,对吗?”

斩情女道:“这个道:“这个……”

狗肉郎中笑一笑,接道:“丫头,不用这个那个了,你有点太任性,但江湖却对你太过浇薄,现在,说明时犹未晚,一切地为得及。”

斩情女笑一笑道:“是……还来得及,和黑剑门这一场冲突过后,我如是还活在人世,我将好好地孝敬你老人家一些时间。”

狗肉郎中道:“有你这几句话,我就很高兴了。”

斩情女道:“郎中,我心中有不明白的地方,可不可以问问你?”

狗肉郎中道:“你请问吧!

斩情女道:“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知道,你对我一直当作晚辈看待。”

此时此刻,她竟然谈起这等完全无用的事来。

但斩情女内心中,有她的用意,他们拖延时间,以观察狗肉郎中伤势有几痊俞愈。

只听狗肉郎中说道:“丫头,你一定这样问我,老郎中只能说是缘份了,也许我没儿没女的,看到你有点喜欢,把你当作了自己女儿看待。”

斩情女道:“哦!”

狗肉郎中笑道:“丫头,这解释你满不满意?”

斩情女道:“满意!”

狗肉郎中道:“那行了,咱们可以走吧!”

斩情女道:“到哪里?”

狗肉郎中道:“回徐州四海镖局啊,本来”我不想在江湖上出面,帮你的忙,也只在暗中出手,但是黑剑门这样对付我,已成为水火之势,说不得老郎中只好改变初衷了。”

斩情女道:“你,怎么会被他们擒去的?”

狗肉郎中道:“暗算,医好了高少兄的伤势,我本来准备走的,但却未料,会中了黑剑门的暗算,也没有想到,他们竟会这么对付我,幸好,我郎中这一身骨头还算硬朗,要是差上一点劲,就是不被他们折磨死,也要弄个残废。”

高空雁道:“大夫现在呢?”

狗肉郎中笑道:“这点伤,难不倒我,多则十日,少则七天就会让他完全复原。”

高空雁道:“这就叫人放心了?”

斩情女道:“郎中,你究竟姓什么啊?莫不成会真的姓狗。”

狗肉郎中沉吟了一阵,道:“我姓什么,并不重要。”

斩情女接道:“不行,很重要,我们应该知道你姓什么,以后才好称呼。”

狗肉郎中轻轻叹息一声,说道:“丫头,一定要知道吗?”

斩情女道:“是啊!你总不能说,连你姓什么?自己也不清楚啊?”

狗肉郎中道:“真说起来,咱们还是一家人。”

斩情女道:“一家子,难道你也姓易?”

狗肉郎中道:“姓易的人,天下有千千万万,但五百年前,总是一家人。”

斩情女心头震动了一下,未再多问下去。

幸好狗肉郎中笑一笑,也转了话题,目光转到林成方身上,道:“周千里还在不在四海镖局里?”

林成方道:“在!咱们这么久没有回去只怕他已派人出来接咱们了”

狗肉郎中道:“我郎中担心的就是这件事,咱们得快些回去。”

只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可惜,大晚了!”

余化龙脸色一变,道:“是堂主。”

邵文道:“是他。”

余化龙道:“对!黑剑门中,武功最强的高手之一。”

狗肉郎中道:“能不能告诉我,他叫什么名字?”

邵文道:“双掌翻天尤五奇。”

狗肉郎中道:“是他,这老儿不是生了一个怪疮,怎么还没有死?”

余化龙道:“听说,黑剑门主医好他生的怪疮,才把他罗致入黑剑门中。”

狗肉郎中脸一变,道,黑剑门主医好了他的怪疮。

余化龙道:“是!他感恩图报,才进入黑剑门。”

狗肉郎中道。黑剑门的医术,如此高明吗?”

余化龙道:“是啊!他的医道很高明,据说,只要他肯答应,那求医人只要还有一口气,就可以使病人不死。”

狗肉郎中道:“世上真的还有比老郎中还高明的医术吗。”

茅舍外又传人那冷冷的声音,道:“不错,狗肉郎中,你的医术,并非是天下第一。”

随着那呼喝之声,缓步进入一个鬓发皆白的老人。

那老人身侧,紧随两个青衣童子。

左首的青衣童子捧剑,右首青衣童子捧着一尺见方的木箱子。

箱盖紧合,瞧不出那木箱中装的什么?

余化龙、邵文,一见那老人之后,立刻躬身作礼,道:“见过堂主。”

神态的恭谨,比见到云飞时,更恭敬数十倍。

狗肉郎中笑一笑道:“尤老儿,你真的还活着。”

来人正是黑剑门中福寿堂双掌翻天尤五奇。

尤五奇冷笑一声,道:“你认为不替老夫看病,老夫就死定了。”

狗肉郎中叹口气,道:“那疮名叫作蛇口,无葯可医。”

尤五奇道:“住口,既是无葯可医的绝症,老夫为什么现在还好好地活着?”

狗肉郎中道:“所以,我郎中也觉得有些奇怪。”

尤五奇道:“有什么好奇怪的,不是你不肯为我医治,而是你没有那么高的高明医术。”

狗肉郎中肃然说道:“尤老儿,我郎中为人,你该很清楚,我答应替你医治了,就全力以赴,但你那怪疮,实在是无葯可治之病。”

尤五奇道:“老夫没有死,这就是最好的例子。”

狗肉郎中道:“所以,郎中也觉得非常奇怪,我想知道,他如何治好了人的怪疮。”

尤五奇道:“很容易,他替我动了手术,挖出一些烂肉,然后,敷些葯物,十天之内就收了口。”

狗肉郎中道:“就这么简单吗?”

尤五奇道;道:“这就是会者不难,老郎中,你应该明白,你医术不但不是天下第一,而且,你的医德,也不太好。”

狗肉郎中沉吟一阵,道:“尤老儿,我骂我没有医德,郎中倒是可以接受,我医病看人,这一点,老郎中的内心,早有愧疚,不过,我也有苦衷,但我的医术,自信十分高明,天下还有比我高的人,郎中的内心,实在不太服气。”

尤五奇道:“不服气也不行,老夫亲身经历,这应该是最好的证明。”

狗肉郎中道:“尤老儿,他真的医好蛇口疮,除非,那疮伤不是真豹。”

尤五奇道:“不是真的,这是什么思意?”

狗肉郎中道:“不论如何,我郎中觉得这中间有些毛病……”

尤五奇怒道:“郎中,你用不着多费心机了,更不须用什么心机说服我。念在咱们昔年相识份上,我放你一条生路,你可以走了。”

狗肉郎中微微一笑道:“尤老儿,闹了半天,你可认为我在向你求情?”

尤五奇道:“除此之外,老夫就瞧不出,你一直谈这些,陈年往事的用心何在了。”

狗肉郎中微微一笑道:“尤老儿,我一直不相信,我无法医治的病,别人能治好。”

尤五奇道:“此事千真万确,你不用藉词狡辩了,当年,若非是你无意为我诊治,就是医道不够精良。”

狗肉郎中道:“尤老儿,现在,咱们可以不谈这件事,但我仍希望能知道当时的情形,个中内情如何,我一定会给你答复。”

尤五奇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回 身陷绝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