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04回 惊过四关

作者:卧龙生

林成方点点头道:“话要转回头了,对那位斩情女和田昆,咱们应该如何应付?”

韩晋低声道:“单是一个斩情女,我和罗老大就对付不了……”

林成方接道:“那么两位如何敢来呢?”

韩晋笑道:“因为,斩情女受了很重的伤,不能和人动手,所以,我们才也来找她?”

林成方道:“我刚见过她一次,看不出一点受伤的样子,这话靠得住吗?”

韩晋道:“绝不会错,她受伤不过两周,躲在开封府城内疗养,目下险境已过,但还不能和人动手。”

林成方道:“既然能在开封躲了十几天,为什么不再等躲几日呢?”

韩晋道:“她躲不住,这一次,中原黑、白道上,都派了高手搜杀她,就兄弟所知,至少有三四十人之多。”

林成方道:“哦!那她也该代一个有名气的镖局,保护她的安全才对,如何会找到我们宝通镖,这么一个小字号。”

韩晋道:“这就是斩情女的厉害之处了,开封府云集了很多黑、白两道中人,老实说,没有把贵局放在心上,但斩情女却看了出来。”

林成方道:“她也许只是想混出开封。”

韩晋道:“林兄,别太低估斩情女,她是武林中第一流的高手,作恶多端,杀孽极重,不知勾引多少名门正派弟子,使他们身败名裂,为她所用……”

林成方接道:“那些人呢?我们看到的只有一个田昆。”

韩晋道:“问题就在这里,那些人是不是被她杀了?”

林成方心中一动,慾言又止。

韩晋接道:“所以,有很多人要杀她,有的是替同门报仇,有的是替师门雪冤,总之,斩情女这个人,集满了一身公仇私恨。”

林成方道:“那些人,是不是全都来了?”

韩晋道:“一定,你们虽然已消灭了两派人马,但至少还有十派以上的人会拦阻你们,而且,其中不乏高手!”

林成方道:“这么说来,斩情女在开封府中的行踪,一直在你们的监视之下。”

韩晋道:“那倒不是,找出她的行踪,只是两天的事,她在一夕之间,更换了两三个往处,对付她,实在是一件很不容易的事,但云集在开封的人,越来越多,她自知无法再藏得住,只好逃出来了。”

林成方道:“韩兄……”

韩晋接道:“现在开始,我是宝通镖局的趟子手,人贵自知,看过你的身手,我韩老二也只有当趟子手的料,更名不改姓,你以后,叫我韩二就是。”

林成方皱皱眉头,笑道:“这个以后再说,目下重要的是,咱们如何对付斩情女?”

韩二道:“不管如何?我现在是韩二了,至于如何对付斩情女,在下只能提供一已之见。”

林成方道:“还要请教?”

韩二道:“坐山观虎头,斩情虽然负伤在身,不能和人动手,但能和斩情女走在一起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是我料断得不错,那位田昆,也必是大有来历的人物。”

林成方道:“此事重大,我得去和总镖头商量一下。”

韩二道:“好!你们也许别有高明办法。”

林成方笑一笑,路下了篷车。

片刻之后,去而复返,韩二已套上了一个人皮面具,换了一身趟子手的衣服。

林成方打量了韩二一眼,道:“韩兄,总镖头很欢迎韩兄的报效,但他坚持韩兄为宝通镖局的镖师至于易容更名,他没有意见。”

韩二沉吟了一阵,道:“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现在已经是趟子手了,总不能再换次衣服……”

这时,坐在车前赶车的趟子手,忽然接道:“韩爷,我这衣服,你穿上,也不太合身,还是换上你自己的衣服吧!趟子手就是趟子手,如若你韩爷硬要抢生意,我们这一级的人头,就很难混饭吃了。”

韩二道:“至少,也等我到了徐州再说。”

目光一顾林成方道:“对付斩情女的事,总镖头如何吩咐?”

林成方道:“采取韩兄的高见,决定是不出手。”

韩二道:“这是一次江湖很少见的截杀,斩情女仇人、冤家,遍及黑白两道,如若咱们真要保护这个妖女,那可是一场很大的麻烦了。”

林成方正待接口,耳际问已闻得喝叱之声。篷车突然停了下来。

韩二道:“又一派截杀的人马,不知是那一道上的?”

林成方道:“咱们瞧瞧去吧。”

两人行下篷车,抬头看去,只见官道上一排横列四个人。”

两个劲装大汉,一个白髯垂胸的老者,还有一位佩剑的中年道人。

林成方低声道:“韩兄,你认识这几个人吗?”

韩二低声道:“认识,那老者是曹州府雷家的雷老英雄雷冲,两个劲装大汉是他门下的弟子,那佩剑道人是武当派的剑士,青叶道长,是武当三叶剑士之一。”

林成方还未来得及再问,章明已和对方答上了话,一拱手,道:“这位老英雄,为何拦道?”

雷冲冷冷说道:“贵局虽然盛名不彰,但却是札实得很。”

章明道:“夸奖,夸奖了。”

雷冲道:“老夫雷冲……”

章明接道:“霹雳掌,雷老英雄,久仰了。”

雷冲道:“那很好,你既知老夫之名,想必也知我为人如何了?”

章明也早已得到了万寿山的指点,笑一笑,道:“雷老英雄,大名满江湖,小可久仰了。”

雷冲道:“不敢当,不过,老夫,从来没有劫过镖车。”

章明道:“雷老英雄这一次……”

雷冲道:“这一次,希望贵局能给一个面子,留下人头镖。”

章明道:“俺们保的是一对孤儿寡母。”

雷冲道:“也是名满江湖的妖女斩情女。”

章明道:“这个,不会吧?”

雷冲道:“截杀她的人,不下十起,我们争执不下,抽笺决定先后,但公议捉到那妖女后,予以公处,前两派,生未见人,死不见尸,足证明了贵局的高明,老和这位青叶道长,抽中了第三批截击,将以江湖规矩,明里拦道,先说内情,江湖上,不尚虚套,斩情女是何许人,诸位也许不识,但老夫相信诸位必已听过这女人的恶毒,在黑、白两道上,全都不讲交情,黑夜点灯,打钟听声,老夫话已说明了,但不知贵局的决定如何?”

章明道:“这个,在下得请示一下总镖头

万寿山快步行了过来,一抱拳,道:“兄弟万寿山,名不见经传,但久闻雷老英雄之名。”

雷冲道:“不敢,万总镖头可肯赏兄弟一个面子吗?——

万寿山道:“在下不识斩情女……”

雷冲接道:“老夫认识,请她下车一见,如不是斩情女,老配当按江湖规矩,向贵局交代,如若她是斩情女,还望总镖头,立刻退保。”

万寿山没有立刻回答雷冲之言,却转向章明说道:“去?请那位夫人下来。”

章明应了一声,回头对旁侧的赶车人田昆,说道:“田兄,你都听到了?”

田昆道:“听到了。”

章明道:“本局也是被情势所迫,那就劳请田兄,代请夫人了。”

田昆用手在车门帝侧的横木上敲了两下,道:“喂!请出来吧!”

但见车帘启动,一个布衣荆钗,年过四旬的中年夫人,手中牵着一个小孩,缓步行了下来。

好高明的化妆术,如非万寿山等早已见过她的真面目,完全无法瞧出破绽,最高明的是,她手中的孩子,也似乎是长大了几岁。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大嫂,看来,由误会引起了一些麻烦,你过去见见万总镖头!”

中年妇人点点头,缓步行到了万寿山的身前,一欠身,道:“未亡人王氏,见过总镖头。”

万寿山急忙一抱拳,道:“不敢,不敢。”

王氏道:“总镖头把未亡人找了出来,有什么吩咐?”

万寿山道:“这位是雷冲雷爷,有事要见见你。”

王氏一回身,又对雷冲福了一福,道:“这位雷爷,未亡人王氏见福。”

雷冲哈哈一笑,道:“夫人,断情夫人,斩情女,都是极为精湛化妆术的人,不过,天下最好的易容术,也无法瞒过老夫,你取下人皮面具吧!”

中年妇人怔了一怔,茫然说道:“你在说些什么?”

惟妙惟肖的装作,连万寿山也看得暗暗赞佩不已。

雷冲冷冷说道:“斩情女,咱们对你很了解,也把你记得很清楚,用不着再装作了,你如再和老夫装迷糊,不肯自行取下人皮面具,那就别怪老夫自己动手了。”

王氏慨然一叹,说道:“总镖头,请替小妇人作主。”

万寿山轻轻咳了一声,道:“雷爷,这位妇人,是斩情女吗?”

雷冲道:“在下也正要请教总镖头,托保的这位妇人,可是本来面目?”

万寿山道:“这个,老实说,兄弟未看清楚,一则,她是位妇道人家,再者,她一直坐在车中,敝局中人,总不好意思,掀开他的车帘瞧瞧吧。”

雷冲道:“万兄,贵局保镖,难道不看对方的身份吗?”

万寿山道:“顺车顺路的人头镖,敝局确未问得很清楚……”

语声一顿,接道:“不过,三个人一个不少,她们母女二人投了保,那位赶车的兄台,却未投托敝局保护。”

雷冲道:“哦!”

突然伸手一把,抓向了王氏的穴脉。

如若是斩情女,对方定会闪避他这一击。

但对方却没有闪避。

雷冲一把扣住了那中年妇人的脉穴。

王氏脸色大变,低声道:“雷爷,你这是干什么?”

雷冲淡淡一笑道:“斩情女,你好沉着的装作啊,你不该这样的,任人拿住腕脉。”

王氏脸色泛现出痛苦之色,但却咬着牙未再多言。

雷冲似是也有些怀疑了,回顾了青叶道人一眼,低声道:“道兄,这位妇人——”

青叶道人缓缓说道:“不会错,他是斩情女,百密一疏,她化妆得虽好,装作得也像,但她仍然是留下了破绽。”

雷冲一面暗运功力,一面低声说道:“道兄,有把握吗?”

青衣道人道:“有!斩情女左耳的耳环上,有一颗小红痣,她忘记掩遮了去。”

这时,那站王氏身侧的小孩子,突然一抬手,道:“放开我娘。”

雷冲冷哼一声,脸大变,飞起一脚,踢向了那孩子。

孩子一跟斗,翻出了八九飞远。

雷冲已然握不紧王区右手手指,松开右手。

中年妇人突然向后退了三步,道:“住手。”

这时两个大汉已然开始行动,扑向那小孩子,闻言一怔,停下了脚步。

中年妇人伸手一抹,取下了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张千娇百媚的面目,道:“不错,我是斩情女,不过,雷冲,你已经中了我的子午断魂针,子不见午,必死无疑,除了我的独门解葯之外,就算化陀重生,也一样无求了。”

雷冲脸色冷肃,缓缓说道:“小妖女,就算老夫拼到一死,也要把你生擒活捉。”

斩情女道:“那倒未必,你雷老儿已不能和人动手,一个青叶道人,和你门下两个弟子,加起来,也没有生擒我斩情女的能力。”

雷冲道:“斩情女,我们没有轻估你,我知道你受伤不轻,至少,在七**十九日内不能和人动手?”

斩情妇淡淡一笑,道:“你们确然化了不少心机,看来,对我这个人,似乎是很用心了。”

雷冲道:“你毁我的儿子,老夫恨不能生吃你肉……”

斩情女哦了一声,接道:“你的儿子,他叫什么名字?”

雷冲道:“雷小虎。”

斩情女沉吟了一阵,道:“雷小虎,不错,有这么一个人……”

雷冲接道:“你杀了他?”

斩情女道:“没有,我没有杀他,不过,你自己的儿子,你应该明白他,是不是有该死的地方,我斩情女从来不杀人,只是能够存慧剑斩情罢了。”

雷冲道:“你也配谈到情字吧?你知道什么叫情字?”

斩情格格一笑,道:“雷老英雄,你不用和我谈这些事,老实说,这道理我可以说出一箩筐来,正反两面,我都可以说得让你哑口无言,不过你的儿子,我确然认识,也曾经一度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下,所以,你找我拼命,还有些道理……”

雷冲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回 惊过四关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