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05回 阴阳双剑

作者:卧龙生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道:“年来咱们退了保,也未必能够平安过关了。”

林成方道:“既是已经惹火上了身,倒不如硬撑下去。”

万寿山道:“好!就这么决定,咱们把斩情女保到徐州。”

这几句话说得声音很大,似乎是有意让斩情女等全都听到。

篷车又向前行去。

行约四五里路,到了一座一岔路口。

一排四个人,站在路中,挡住了去路。

林成方距离四人三丈处,一勒马缓,健马停了下来。

章明也跟着下了马,缓缓迎了上去。

林成方举动很文静,缓缓取下马鞍上挂的长剑,迎了上去。

章明走得很慢,一直拿眼瞄着林成方,保持着适当的距离。

双方距离六七尺左右,停了下来。

章明一抱拳,道:“四位是……”

站在左首的一个,冷冷答道:“湘北四怪……”

章明道:“久仰久仰。”

左首大汉道:“不用客套,各位已经连闯了数道拦截,足见高明,但不知对咱们兄弟,如何开销……”

林成方缓步越过了章明,接道:“四位可是劫镖的?”

一面目光转动,打量了四人一眼。

四个人,都穿着墨色的衣服,但却用着不同的兵刃。

两个人佩刀,两个施用的软鞭。

四个人的年风,约在三十四五至四十之间。

林成方瞧出了这四人都是具有一身内外兼修的武功,但却无法知晓四人的身分。

也许章明知道,但他去忘记告诉了林成方。

为首黑衣人道:“不错,咱们如若不是想劫镖,怎会站在大道上吃灰、喝风?”

林成方点点头,道:“这就是了,敝局已经见识过了几道拦截的高人。”为首黑衣人道:“所以,我们没有轻视你,阁下准备动手呢?还是交出斩情女来?”

林成方心中暗道:“无论如何,应该先知道他们姓名才行,总不能糊糊涂涂地打一仗。”

心中念转,口中笑道:“宝通镖局,小店小号,人手不多,自然在江湖上,也没有什么名气了。”

左首黑衣人道:“很多人都低估了贵局,贵局这一点,不论能否闯过十道拦截,都将是名动江湖了。”

林成方道:“四位都是大有来历的人,又何苦和我们为难?”

为首黑衣人哈哈一笑道:“阁下,实在是很会说话,何不干脆了当地问我们姓名?转了这么大一个圈子,我相信,你不认识我们。”

林成方道:“兄弟眼拙,兄弟眼拙。”

为首黑衣人道:“襄阳四杰,剩下没有听说过吧?”

林成方确然没有听说过,但却不得不抱拳一礼,道:“久仰,久仰。”

为首黑衣人轻轻吁一口气,道:“我们四兄弟,练过一种全搏之术,叫做‘鞭中刀阵’,在江湖道,也算稍有名气,你可颅尽贵局的实力,和我们一点。”

林成方道:“敝局店小人少,能动手,也不过三两个,我姓林的是打旗的先上,接四位此阵就是。”

为首黑衣人点了点头,道:“好!”

一抬腕,佩刀出鞘。

四个黑衣人,依序亮出了兵刃。

老大、老三,施用长刀,老二、老四,各抖一条十三节亮银软鞭。

林成方看四人脸上一团正气,急急摇手,道:“慢来,慢来。”

为首的黑衣人,已然挥刀摆阵,闻言停下,道:“阁下,还有什么话说?”

林成方道:“不错,兄弟心中有些疑问,必得先问个明白,咱们才能动手。”

为首黑衣人道:“你请说。”

林成方道:“襄阳四杰,不是绿林道中人吧?”

黑衣人道:“宋鸿保四兄弟,还有一点清名。”

林成方道:“既是侠人中人,为什么出手劫镖,就不怕伤你们四兄弟的清誉吗?”

宋鸿保冷笑一声,道:“阁下是明知故问了,你们保的什么镖,用不着宋某人点破,那是人人得而诛之的女妖,我们四兄弟受人之邀,为民除害,有何不可?”

林成方点点头道:“这么说来,你们和斩情女,也是全无过节了?”

宋鸿保道:“没有,完全是除害之行。”

林成方道:“宋兄,不论斩情女在江湖上的声誉如何?我们已经接下了这趟镖,就不管如何也得保到徐州,斩情女在江湖时日很久,急也不在一时。”

宋鸿保摇摇头,道:“不行,我们应邀除害而来,并非只有我们兄弟四人,就算我们答应了,别人也不会答允。”

林成方道:“那是别人的事了。”

宋鸿保道:“我们兄弟如不出手,别人擒获了斩情女,岂不是对我们是一种讥讽。”

林成方道:“宋兄,敝周因行规所限,不能放手,宋兄……”

宋鸿保一扬手,制止住林成方再说下去,接道:“这已不是言语间,可以解说的事,贵局不放手,只有动手一途。”

林成方道:“好吧!宋兄一定要见个胜负,兄弟只好奉陪了。”

口中说话,人也缓步向前行去,宋鸿保右手轻挥,四个人迅快地布成了,一个碗形人阵,所谓“鞭中刀阵”,并非什么阵法上变幻之妙,而是四个人兵刃上的配合。

林成方艺高胆大,缓步行入了那碗口之中。

韩二心中大急,低声对章明道:“章兄,快记林镖头退出来,襄阳四杰的合搏之阵,凶厉非凡,不可轻敌大意。”

这时,万寿山也快步行了上来,越过章明、韩二,直趋阵前。

宋鸿保目光凝注在林成方的身上,冷冷说道:“阁下只有一个人吗?”

林成方笑道:“在下不行了,还有别人接手,四位不用客气,请出手吧?”

宋鸿保冷冷说道:“阁下如此狂傲,那就别怪咱们手下无情,说话声中,单刀一起,领先攻去。

刀光一闪间,两条亮银鞭,也同时出手,像两条银龙一般,卷袭而至。

另一把长刀,却在双鞭之后,闪电而至。

鞭网、刀光,组合成一片冷芒、光墙,合击而至。

这凌厉无匹的一击,有如排山倒海般压了下来。

林成方皱皱眉头,他未想到鞭刀合手一击,竟有如此威势。

心中惊震,手却未停,长剑一抬“法轮九转”,一把剑,幻成了一片剑光。

但闻一阵兵刃交击的响声,密如爆花,两鞭、两刀,尺为剑光封挡开去。

但林成方仍被拘原地,未能破围而出。

两鞭、双刀也被他一剑震开,保持了一个不分胜负的周面。

宋鸿保暗暗惊心,想道:十余年,从没有一个人用这等方法,接下他们丑、鞭合击之术。

这是硬碰硬,内力要强,剑光要密,如若有一件兵刃挡不开,不可能不受到伤害。

林成方心中也有些嘀咕,暗道:这四人的击搏配合,已极佳妙,再加上他们兵刃的软、硬有别,更增威势,我也不能太过逞强,以免遭殃。

心中念转,口中却朗朗一笑,道:“襄阳四杰的鞭中刀阵,在下总算见过了,四位小心,在下反击了。”

他已根本不再给对方出手的机会,说话时,长剑已递了出去。

话说完,已然攻出了七剑。

这七剑连环相接,剑招直指宋鸿保。

宋鸿保刀封人闪,免强把七剑接下,但却被逼退了五六尺。

这四人,久习合搏之术,心灵上默契纯熟,宋鸿保向后退,另外三人,也跟着退全阵跟着移动。

所以,林成方一收剑,两条亮银鞭,加上一片刀光,已疾袭而至。

林成方身形一侧,避开了袭来刀势,长剑上封,挡住了一条亮银鞭,另一条亮银鞭,却斜里击至,迫得不得不走险招,吸一口气,一个大转身,直向那执鞭者怀中欺去。

长鞭来势如风,疾落而下,林成方。已然很忆地避开这一击。

但亮银鞭,长过一丈,林成方以快速的身法,欺近了约五距离。

显然,林成方已准备拼受一击之苦,举手还击。

这鞭中刀阵,本有着很严密的组合,宋鸿保一把单刀,本可封击林成方的来势,但因宋鸿保被林成方一连七剑的攻势,迫得喘息未定,未及出手,留下这个空隙。

那人手中的亮银鞭,固可击中林成方,但鞭的威力,都在鞭梢之上,这等近身距离,鞭上威力大减,却正是林成方长剑可及之处。

事实上,林成方的长剑,已然随着向前行进的身子举了起来,剑芒直指前胸。

只听宋鸿保大声喝道:“二弟快走。”

单刀一挥,横里扫来。

执鞭人心中也明白,手中长鞭,纵然七中对方,也只能使对方受伤,但对方的长剑,却必然击中了自己的致命所在。

用不着宋鸿保招呼,他已疾忆地向后退去。

林成方行险发招,完全抢制了先机,快速的身法,真欺而堪堪避开单刀,左手一挥,抓住了软鞭,长剑一抬,指上了前胸。

说来容易,事实上,林成方已连冒奇险,完全凭藉着灵巧快速的身法,和估算的准确,一举问,制服了强敌。

宋鸿保放下手中单刀,轻轻叹息一声,道:“阁下下高明。”

林成方道:“承让,四位是撤走?还是要闹出流血惨局?”

那执鞭大汉怒道:“要杀便杀,襄阳四杰,不是贪生怕死的人。”

林成方冷笑一声,道:“阁下如是真想死,在下成全……”

宋鸿保高声说道:“镖师且慢……”

林成方的长剑已刺破了那执鞭人的衣服,剑尖女抵触肌肤,却突然停手,道:“宋兄有何吩咐?”

宋鸿保望望老三、老四,缓缓说道:“咱们兄弟的鞭中刀阵,既无法困住阁下,那就证明了咱们非阁下之敌。”

话已经说得很明显,林成方收了长剑,道:“宋兄能赏脸,给敝号一个面子,在下是感激不尽。”

宋鸿保道:“惭愧,惭愧……”

林成方道:“宋兄,畜重了。”

宋鸿保一面喝令三兄弟收起兵刃,现面还刀入鞘,道:“在下还有一个不情之求,不知镖师是否见允?”

林成方道:“但得力所能及,兄弟自当答允。”

宋鸿保道:“咱们久闻斩情女之名,似乎是江湖上一大妖女,因此,敝兄弟才受邀而来,准备除此妖女。”

林成方道:“哦!”

宋鸿保道:“但咱们兄弟学艺不精,只好愧对邀约好友,但空入宝山,就此而返,亦觉失望,所以,咱们想见斩情女一面,不知镖师意下如何?”

林成方道:“这个在下不便作主,必须征得斩情女姑娘同意。不过,兄弟可以奉告的是,我们确实保送斩情女直行徐州。”

只听一个银铃似的声音,传了过来,道:“林镖师不用为难,贱阅人多矣!还在乎被入瞧瞧吗?”

车篷启处,斩情女已然缓行了过来。

襄阳四杰,八只眼睛,一齐投注在斩情女的身上。

只见她杏眼,桃腮,果然是动人无比。

宋鸿保叹口气,道:“姑娘能倾倒众生,果非平常姿色。”

斩情女道:“我如有机会到襄阳,定会趋府拜访。”

宋鸿保道:“姑娘最好别,但如果一定要去,敝兄弟至少可以保证姑娘在襄的安全。”

斩情女一欠身,道:“小妹这里先行谢过。”

宋鸿保一挥手,道:“姑娘请上车,咱们兄弟告辞了。”

转身向前行去。

望着襄阳四杰的背影,林成方笑一笑,道:“姑娘,人人都要杀你,但真正见到你时,都似是已失去了非杀你不可信念。”

斩情女道:“众口灿金,江湖上把我斩情女,说成了斩情灭性,断义绝亲的凶恶之秆,事实上,江湖上人,不知有多少比我斩情女凶恶十倍。”

林成方道:“姑娘所以能名动江湖,照在下的看法,似乎不全是因为姑娘的手狠心辣……”

斩情女嫣然一笑,道:“这么说来,林镖头又发觉了我斩情女多了一项凶恶,还望不吝赐教,小妹这里洗耳恭听。”

林成方道:“姑娘容色照人,想来也是成名原因了。”

斩情女笑一笑,道:“多谢林镖头的夸奖。”

转身登上篷车。

章明快步行了过来,道:“林兄,高明啊……高明。”

林成方道:“为什么?”

章明道:“襄阳四杰,也是白道中人,在襄樊一带,甚具侠名,林少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回 阴阳双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