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07回 神秘公子

作者:卧龙生

王荣沉吟了一阵,道:“这样吧!由我王某人,亲自率领四位镖师保护贵东主,至于由总镖局请高手到此,似乎不用了。”

田昆道:“局主,珠宝名贵,有价可计,贵局誉满天下,咱们不怕赔不起空间运动物质的存在形式。表示物质存在的广延性的哲 ,就算是真的丢了亦有挽救之道,重要的是我们少东上的安全,他如受到伤害,在下就无法交代了。”

王荣哈哈一笑,道:“管家但请放心,你们少主人,如是因病而死,那是没有法子而至者,有不行而至者”。著作现存《中说》,又称《文中 ,如是他被外来敌人所伤,他断一个手抬头,我王某就赔他一条胳膊,少了一条腿,我就赔他两条腿,这条件你管家该满意了吧?”

田昆道:“可要写在咱们约书之上?”

王荣点点头,道:“当然,要写得明白。”

田昆点点头,道:“好吧!局主有把握,我也不便再说什么了。”

王荣心中一动,道:“管家,你们少主人可有仇人?”

田昆道:“这个,我不太清楚,不过,在下可奉告一点,匪徒不找上我们便罢,一旦找上了我们,必是一等高手。”

王荣哦了一声,道:“贵少主人上姓?”

田昆道:“车。”

王荣道:“大名能否见告?”

田昆道:“单名一个清字。”

王荣低声诵道:“车清,车清,车清……”

他连诵数声,显然是想不出这么一个人物。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局主,不瞒你说,兄弟我也练过几天的武。”

王荣道:“这个,我看得出来。”

田昆道:“两个赶车,搬箱的车夫、长式,以及伺候我们小主人的伺茶童子,也都会几手。”

王荣道:“哦!”

田昆道:“所以,局主不是谨慎一些的好。”

王荣道:“我们敢接下来,就有十分把握,多谢管家指教,我自会安排。”

田昆道:“那很好,现在咱们谈谈酬银若干了。”

王荣道:“这个,管家说得如此认真,王某,也不便开得太少,我看每日五百银子如何?”

田昆道:“少了一些,咱们每日付酬一千两,另外酒钱,宿食,全都由我们开销。”

王荣笑道:“管家很大方,但不知管家是否已有计划?”

田昆道:“我们包下了凝翠数整座的后院,贵局把人手调集那里如何?”

王荣道:“凝翠楼是徐州最大的客栈,房屋够坚牢,整座的后院,也够大,看来管家,也是个有心人,就这么说定了,但不知哪天开始?”

田昆道:“贵局如是真的肯接这趟镖,咱们由今天算起。”

王荣抬头看看天色,道:“这时刻已近午时,今天算起,你们太吃亏,我看由明天算起如何?”

田昆道:“多化千把两银子,敝东主不会在乎,我们希望立刻办个约书。”

一面说话,一面从身上摸出两张银票。

那是两张立可取现的巨额银票,每张五千两,合计一万两银子。

王荣略一沉吟,招来了帐房,签了约书,七天坐地镖,每天银子一千两,言明要保护人、货安全。

约书办好,王荣要帐房找回三千银子。

田昆表现得很大方,笑一笑,道:“三千银子,先存贵局,七天后,我们再取,说不定敝少东主高兴,会赏给贵局主手下作酒钱。”

王荣道:“这怎么敢当呢?这么吧!银子先存在敝局中,代为保管,我要帐房再给你们出三千银子的收据。”

田昆道:“不用了,我说过,敝东主,不是一个看重银子的人。”

客人太大方,主人也表现出热情来,立刻传谕,招集了四大镖师,借等人的空档,王荣回顾了田昆一眼道:“管家,贵公子现在……”

田昆接道:“就在贵局外面。”

王荣道:“怎么不接他进来?”

田昆道:“不用了,他仍坐在马车中,局主如是已经准备好了,咱们这就上路。”

王荣已召集了四大镖师。

田昆暗中打量四个镖师,发觉竟有两个人太阳穴隆起很高。

未等四个人坐热屁股,王荣已抢先说道:“四位,本局中接下了一趟坐地镖,一个人和一批珠宝,他们要在徐州凝翠楼的后院中住上七天,咱们每日收入纹银一千两。”

日收千金,大概是收钱大多,四个镖师,都听得一怔,但却没有开口。

王荣道:“车公子现在镖局门外,这位管家赔咱们立刻动身,赶往凝翠楼去。”

斩情女一直坐在篷车中没有下来,但她却掀开了车前的垂帘,和王荣等见了一面。

清秀的车公子,果然带了一脸病容。

车中除了一个小厮之外,还有两只不太大的皮箱。

王荣看到了两只箱子,四个镖师也看到了那两只箱子。

田昆轻轻咳了一声,道:“诸位,车中坐的是敝少东主,和他伺书童子,那两只小箱子,就是我们带的珠宝,诸位要保护的,就是身梁微恙的少东主,和那两只小箱子。”

王荣道:“我们都看到了,现在,贵东主是否决定立刻到凝翠楼去。”

田昆道:“是!局主如能同往……”

王荣微微一笑道:“咱们已订了约书,由此望起,咱们要开始保护你们公子和两个箱子的安全。”

田昆道:“那好极了,大镖局,果然有着大气派,咱们立刻到凝翠楼去。”

扮作车夫的阴阳双剑,立刻驰动篷车,直奔凝翠楼。

郭相心中觉得十分好笑,古信今来,那有强盗雇保镖的事。

车抵凝翠搂,自有田昆和王荣作了一番安排。

一骑快马,驰到了宝通镖局门外,马上人是一位年约四旬的中年大汉。

中年大汉马鞍上放着一个灰布包裹。

在镖局门前下马,指名要见总镖头。

万寿山伤势已然全好,来人指名要见,就只好亲自招待。

请厅中,小童献上香茗。

那大汉一直提着灰布名裹,放在膝上,望望厅中的伺事小童。道:“总镖头,请摒退左右,我有要事奉告。”

万寿山挥挥手,厅中人,全都退下,笑笑道:“阁下贵姓?”

那大汉道:“我姓取,取人性命的取……”

万寿山哦了一声,接道:“姓取的似是不多,区区是第一次听到。”

取先生微微一笑,道:“这本来是假姓,总镖头又何必认真呢?”

万寿山点点头,却未接言。

取先生道:“我送来了十颗明珠,十块宝玉,和一张五千两黄金的存票。”

万寿山道:“出次如此之高,想来,要买的东西很名贵。”

取先生道:“斩情女的项上人头……”

万寿山接道:“取兄,你可知道,是我们把她保入徐州的。”

取先生笑一笑道:“我受高明人指点而来,贵局也不用再隐秘身分了。”

万寿山道:“哦……”

取先生道:“一回生,两回熟,咱们还会做第二次的生意。”

万寿山说不出话来,只好默然不语。

取先生淡淡一笑,又道:“如是斩情女被中原武林杀于开封至徐州的途中,那就不会这么吃价了贵局接了这趟人头镖,保入徐州既可于数日间扬名立万,又保了斩情女不损价钱,高啊!高啊!”

万寿山听得心中那份难过,简直不用提了,脸色一变,冷冷说道:“阁下说够了吗”

取先生忽然见万寿山沉下脸来,倒是有些意外,道:“总镖头……”

万寿山忽然警觉到,这宝通镖局,事实上,就是帮黑剑门接洽的媒介,也是周铁笑,费尽了心机的安排。

心中念转,脸色渐渐缓和,道:“咱们在讨论大事情讨论大事,就不该瘪皮笑脸。”

取先生点点头,道:“总镖头说的是……”

万寿山道:“阁下受何人委托而来?”

取先生道:“照规矩,你们是计价取命,问事不问人。”

万寿山点点头,道:“看来,你真是受人指点而来。”

取先生道:“贵局声誉雀起,在下如非受高人指点,怎敢冒冒失失地跑来。”

万寿山道:“你既受高人指点而来,当知这一行的规矩,我们接不接还不一定,你先去吧!三天后来讨回信。”

取先生道:“三日后来讨回信,时间是不是长了一些?”

万寿山道:“这是一件大事,我们作不了主,你请便吧!”

取先生道:“价钱咱们可以再商量……”

万寿山端茶送客,一面说道:“价钱事,你再去准备一下,三天后,我自会告诉你。”

取先生见不会再留,只好站起身子而去。

送走了取先生,万寿山立刻请来了林成方,道:“咱们又接了生意。”

林成方道:“什么生意?”

万寿山说出了事情经过。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咱们如何去找黑剑门中人呢?”

万寿山道:“办法倒有,不过,一向都是草上飞苏百魁出面!……”

林成方接道:“苏百魁呢?”

万寿山道:“我对我个人,一直有些怀疑,所以,藉口把他办入了石牢之中。”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苏百魁是怎么一个来路呢?”

万寿山道:“听说这个人也是在道上混的,不知如何和黑剑门搭上了关系,周铁笑指点我跟他接近的。”

林成方道:“周、江两前辈,久无消息,不知是否还在徐州?”

万寿山一扬双眉,道:“周铁笔和臭叫化子,可恶透了,把我拖了出来,和人家拼命、打架,他们自己倒是躲起来纳福,火急了,我就关了这宝通镖局,回我听蝉院去。”

林成方微微一笑道:“万前辈,两位老人家,把你给拖出来,那是因为你老人家最适合这个工作,你一身武功,登峰造极,却又不为江湖人知,事实上,调前辈为此事奔走极力,陪我爹喝酒下棋,说破了嘴皮子,才把我给挖出来,听说,他还在动我们老三的脑筋。”

万寿山道:“周铁笑这样卖力,倒也罢了,臭叫化子呢?把我诓出听蝉院,他出的点最可恶,如今,他倒清闲去了。”

林成方道:“不会的,江前辈告诉我,他也瞧到了一个好帮手,只不过,要大费手脚,才能把他挖入江湖,他们两位虽未出面和黑剑门正面为敌,那是因为他们知道名气太大,一旦出面,黑剑门自然不会上钩,对于前辈,两位老人家,绝不会忘记,他们在大涯奔走,到处替你罗致帮手,高手不难寻,”难在他们要默默无闻,江湖没有人认识他们才行。”

万寿山道:“成方,你可听到老叫化子说过,他找的什么人?”

林成方道:“什么人?江前辈他告诉我,他一点也没有把握,但他不会就此放手,他会尽最大的心力,把他挖出来。”

万寿山笑一笑,道:“这么说来倒是我错怪他们了唉!事实上,我也不过说说罢了……”

话声微微一顿,接道:“目下苦的是,我们的人手太少外事不便。”

林成方道:“韩易名毁容,可以信任,不过无法寄以大任罢了。”

万寿山道:“目下,咱们要和黑剑门接头,我就不知派哪个去了。”

林成方道:‘做出苏百魁,我和他一起去。”

万寿山沉吟了一阵道:“这么吧!我也去,我一直还未和黑剑门中人会过面。”

林成方道:“好,咱们都去,也好见识一下黑剑门中人。”

两个人计议停当,万寿山亲自到石牢中放了苏百魁。

苏百魁虽被囚了起来,但生活却过得很好,每日大鱼大肉,吃得满面红光。

万寿山把苏百魁请入内厅,道:“苏百魁,我把你囚入石牢,你可知道为了什么?”

苏百魁摇摇头道:“不知道。”

万寿山道:“因为,你不小心,被人追踪而来,所以,我把你暂时关了起来。”

苏百魁道:“以后呢?”

万寿山道:“引起了一番不大不小的纷争,白雇主找上门来。”

苏百魁急急说道:“钱付清楚没有?”

万寿山摇摇头,道:“没有。”

苏百魁急急说道:“这个怎么行,不付钱,怎么叫他们走。”

万寿山微微一笑道:“不管他们的钱,是否付清了,但你的一份,总是少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回 神秘公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