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白剑》

第09回 警柬镖局

作者:卧龙生

苏百魁道:“难道咱们就这样算了不成?”

林成方道:“自然也不能算了,咱们既然找到这一点可疑,就应该追一个结果出来。”

苏百魁道:“兄弟的意思是……”

林成方道:“咱们再进去。”

苏百魁道:“还有别的办法吗?”

林成方道:“有!那就是咱们偷偷地摸进去,如何能使对方不发觉,那就要大费一番手脚了。”

苏百魁道:“想不到,妓女院中,竟然也变成了江湖中争斗的地方。”

林成方道:“这些地方很复杂,也是最容易探听消息的地方。所以,控制了这样一个地方,作为耳目,是一个很明智的决定。”

苏百魁低声说道:“林兄弟,你看出点苗头没有,他们是干什么的?”

林成方道:“这个嘛,我还没有弄清楚……”

苏百魁接道:“可不可能是黑剑门?”

林成方目光转注到苏百魁的脸上,双止中神光炯炯,逼注不放。

自两人相识之后,林成方一直表现得很软弱,也从没有用这样的目光,看过苏百魁。

在林成方双目逼视之下,苏百魁有些心慌,轻轻咳了一声,道:“兄弟,你怎么这样看我?”

林成方道,“苏兄,个弟识请教一件事。”

苏百魁道:“你请说,我知道的,绝不会欺骗你。”

林成方轻轻吁一口气,道:“你和黑剑门之间,究竟是一个什么关系?”

苏百魁叹口气,道:“兄弟,事到如今,我也不想骗你,我只不过是受了黑剑门中人委托,传递一下双方之间的消息,黑剑门中人,把我当作了宝通镖局的人,宝通镖局却把我当作了黑剑门中人,其实呢?我只是双方之间夹缝中的人。”

林成方哦了一声,道:“这些话,你没有告诉我们总镖头?”

苏百魁摇摇头,道:“没有。”

林成方道:“为什么?”

苏百魁道:“还不是为了多赚一点银子,我身份不明,居于中间,可以向贵局多抽一点银子啊!”

林成方道:“这些话,你为什么不告诉黑剑门呢?”

苏百魁叹息一声道:“兄弟,你没有和黑剑门中人见过面,他们举止的诡异、神秘,真叫人无时不心存惊怯,我不敢告诉他们,也没有说明的机会。”

林成方道:“你就这样混下去,也不是个办法啊!”

苏百魁道:“在没有想出更好的办法之前,在下就只好这样混下去了,老实说,我两头不落实,这日子过得并不平安,但世上,也没有一种行业,如此赚钱。”

林成方道:“总镖头囚了你一个多月,究竟是为了什么?”

苏百魁道:“这件事,到现在为止,我心中也不明白。”

林成方道:“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到现在,我们还未找到黑剑门中人,如何向总镖头交代呢?”

苏百魁道:“兄弟,这是件什么案子,我还不太清楚。”

林成方道:“怎么,总镖头没有告诉你?”

苏百魁道:“说得不太清楚,听说要对付一个人。”

林成方沉吟了一阵,道:“详细情形,我也不大明白,她像是要对付斩情女……”

苏百魁呆了一呆,迸,“斩情女,她到了徐州?”

林成方道:“不错,苏兄认识她?”

苏百魁苦笑一下道:“我认识她,但她不认识我。”

林成方道:“难道认识斩情女,还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吗?”

苏百魁道:“是一件很难的事,像咱们在江湖上的这个身份,叫她娘,她也不会见咱们。”

林成方道:“见了她有什么好?”

苏百魁道:“听说她声如黄莺,貌胜天仙,尤其是,她有一股娇媚劲,能叫男人情甘效死,永作石榴裙下之臣。”

林成方道:“哦。”

苏百魁道:“什么人要杀斩情女?”

林成方道:“听总镖头说,凡是来谈生意的人,彼此之间,不许互通姓名。”

苏百魁道:“都是用的假名,不过谈的事情要真实。”

轻轻吁一口气,道:“现在,我倒真的不希望找到黑剑门中人了”

林成方奇道:“为什么?”

苏百魁道:“久闻斩情女之美,凡是见过她的男人,就耿耿难忘,我如找到了黑剑门,岂不是变成了杀死斩情女的凶手了?”

林成方笑一笑,道:“苏兄,连斩情女见都未曾见过,怎的如此多情。”

苏百魁道:“娇媚名满江湖,那还会错得了吗。”

林成方道:“苏兄,这个不行,咱们还得用心去找黑剑门中人,生意岂可不作!”

苏百魁苦笑一下道:“咱们又没有打保票,生意不成仁义在,他们总不能赖在咱们的身上,对吗?”

林成方道:“话是不错,但咱们既然下了水,难道还怕雨淋不成?”

苏百魁道:“咳!林兄,晓得他们在什么地方吗?”

林成方正想开口忽见一人,迎面奔了过来。

那人一身青衣,却戴了一个毡笠几,看上去,有些不伦不类。

苏百魁心中一动,道:“地下水从天上来。”

青衣人放缓了脚步,道:“水流千江归大海。”

苏百魁道:“月上柳梢头何在?”

青衣人道:“客由天堂地狱来。”

苏百魁道:“我们找得好苦。”

青衣人道:“北门口,公平当铺内。”

青衣人借头上毡笠,掩遮了半个面孔,但却一直未能如愿。虽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却要大费心机。

直等青衣人身形消失不见,苏百魁才轻吁一口气,道:“兄弟,咱们找到了。”

林成方道:“我也听到了,北门口公平当铺之内。”

苏百魁道:“对,咱们现在要不要去一下?”

林成方略一沉吟,道:“总镖头没有告诉咱们什么条件?咱们去了又如何一个说法?”

苏百魁道:“咱们去问问他们的条件如何?再回总镖头的话,也是一样。”

林成方道:“咱们已知晓他们在北门口公平当铺之内,晚去一半天,有什么关系?”

苏百魁道:“你错了,如若咱们晚去一半天,公平当铺之内,可能就不会再有黑剑门中人,他们可能已把商店盘给了真正的作生意人,已经人去楼空。”

林成方道:“你是说,他们会离开徐州?”

苏百魁道:“不错,他们会离开徐州。”

林成方道:“离开之后,他们如若想在徐州再建立一个这样的地方,只怕是不太容易。”

苏百魁道:“你对他们知道的太少了,他们可能已经在这里建立两处、三处,总之是,他们在江湖上似是遍觅不得,事实上,他门却无所不在。”

林成方道:“即是如此,咱们先去看看就是。”

苏百魁地势很熟,三转两转,就转到了北门口处。

红字大招牌,高挂在巷口处,公平当铺,开在巷子之中。

那很像一个住家的宅院,如若不是门口那个“公平当铺”的招牌,很难看出这是处作生意的地方。

苏百魁当先而入,但一进门,就遇上一个高大的木拒。

厚重高大的木柜,把客人和店里的伙计,分隔成两个世界。

透过一个窗口,一个店伙计缓缓说道:“客官,是取赎,还是押当?”

苏百魁道:“都不是,咱们找人?”

“找什么人?”

苏百魁道:“天堂、地狱客。”

店伙计打开了一扇木门,道:“请进来吧。”

苏百魁、林成方被引入一客房之中,那是一座两明三暗的大厅,中间有一座高出木台,竹帘低垂,看不清楚竹帘内的景物,形态。

一个低沉的却清晰的声音,缓缓由竹帘中传了出来,道:“苏百魁……”

他的声音之中,充满着一种冷厉的杀机,使得苏百魁为之一怔,霍然站起身子,道:“在下听候吩咐。”

帘内人道:“你请坐。”

苏百魁哦了一声,人又侍了下去。

帘内人道:“说,你要谈什么生意?”

苏百魁道:“宝通镖局,又接下了一票生意,要杀一个留在徐州的人……”

帘内人接道:“是不是斩情女?”

苏百魁道:“是!宝通镖局,开不出价钱,所以……”

帘内人道:“斩情女吃价很高,而且,我们也接到了她的委托。”

林成方大吃了一惊,道:“也接到了斩情女的委托,不知她要杀什么人?”

帘内人道:“行有行规,对客人的委托,咱们不能下设法保密,不过,我可以告诉两位的是,咱们还没有完全接下这票生意。”

苏百魁道:“对!行有行规,在下是受托之人,自然优先。”

帘内人道:“徐州府,近日中,可能会高手云集,咱们的生意,可能会忙了一些,价码不高的生意,那就只好放一放了。”

苏百魁道:“既然有询价过来,咱们自然要有个答复。”

帘内人沉吟了一阵,道:“照斩情女的身价,她能值万两银子,不过,生意有仁义,咱们不能破坏规矩。我们要实收四十万银子,明日午时之前,要送到此地。”

苏百魁道:“银票收不收?”

帘内人道:“不收,不过,黄金珠宝可以折价,记着你们加价不能超过两成,否则,就取消以后的交易。”

苏百魁道:“这个,你们放心,我姓苏的给你们办事,一向是干手净脚。”

帘内人道:“如果没有别的事,你们可以去了。”

苏百魁道:“还有一事请教。”帘内人道:“什么事?”

苏百魁道:“送来了四十万四银子之后,咱们几时能杀了斩情女?”

帘内人道:“三天,收到银子,三日之后,我们会把斩情女的人头奉上,要他指定在何处收取。”

苏百魁道:“好!我们告辞了。”

站起身子,向外行去。

只听帘内人呵呵一笑道:“林镖头,这一次,贵局很出风头啊。”

林成方已站起身子,向前进了七八步,闻言停了下来,躬身说道:“敝局能在江湖上争点名气,咱们之间的生意,也就好谈多了。”

帘内人道:“这话不错,林镖头见着万总镖头,请代我致意一声。”

林成方外表一片恭谨他说道:“多谢关注,在下一定把话带到。”

借着说话的机会,暗中运足了目力着去。

那一片竹帘,不仅是编制得特别细密,整个穷问的设计,都化了相当的心思,竹帘外面相当亮,竹帘之内,却是相当的暗。

林成方运足了目力,也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人影。

帘内人却已发觉了林成方的用心,笑一笑道:“林镖师,不用看了,我该给你们见面的时候,自然会见面。”

林成方道:“闻其音,不见其人,在下心中实难免生一点好奇之心。”

帘内人冷笑一声道:“林镖师,好奇之心,也该有一点限制,如若是大好奇,只怕会把事情办砸了。”

林成方确有过人的忍耐之力,笑一笑,道:“多谢指点,在下记下了,从此之后,决不再犯。”

帘内人冷然一笑道:“林镖师,我们已知道,你和万总镖头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但我们来往时最好有点分寸。”

林成方道:“不敢,不敢。”

帘内人未再接言,林成方和苏百魁,联袂退了出来。

苏百魁道:“兄弟,见到了吧!这就是黑剑门,你说,见到了和不见到,不何不同?”

林成方道:“不论是否见到他们,但事情总得有个结果,现在,咱们就找到了这个结果。”

苏百魁道:“兄弟的意思是……”

林成方道:“现在咱们忆回镖局去,如何安排这件事,推给总镖头就是。”

苏百魁道:“兄弟说的是!”

两人赶回宝通镖局,万寿山正自等得焦急,站起身子,道:“你们找到了黑剑门的中人没有?”

苏百魁道:“找不到咱们如何敢回来……”

万寿山接道:“怎么样,黑剑门敢不敢接下这票生意?”

苏百魁道:“接下来了,不过,他们说斩情女很吃价……”

万寿山道:“总该有个价钱开出来吧!”

苏百魁道:“五十万银子,不收银票,黄金、珠宝,都可以估值,折价。”

他一面说话,一面回顾林成方一眼。

林成方心中暗道:这小子,心真够狠,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回 警柬镖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黑白剑》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