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1章

作者:卧龙生

黄海之滨,蓬莱海岸,怪石嶙峋的礁石之间,坐看一位手持钓竿的白发老人。这老人还真悠闲,纹风不动聚精会神的注意看他的钓竿,远远的望去,还以为海岸边上石刻看一个人像似的。

如果真的是人像,反而会让人觉得莫名其妙,干嘛不刻个美女还赏心悦目些呢!

但如果仔细地看,你便会发觉这位老者慈祥中隐含威仪,他那炯炯的神目,使人不敢正视,端的一派宗师的模样儿。

也就是说,一副正经八百的模样啦!

就在老人的附近,却有一位年轻人单掌拄地,倒立在一块尖尖的凸出礁石上,年轻人大概是十六七岁年纪,他那两腿并直,犹似木雕般的躯体,也是丝毫未动。

日已三竿。

年轻人已经倒立了一个时辰之久了,却仍然气定神闲,面不改色,他甚至也没有换一下拄地的手掌。

够强!够勇!……咦!这跟勇有什么关系呢……

就在这时候。

那垂钓的老人回过头来遥望向身后的海岸山峰。

他本来十分悠闲的坐看,回头望,只是天空中突然出现几只老鹰。

老人似是警觉性很高的样子,他还向两边看了几眼。

突然──

老人全身微微一震,猛回头,发觉他的钓竿直往水中沉去,不禁面露喜色,立刻运力双臂往回拉竿。

鱼儿上钓啦!

钓竿已变成弯弓,但却未能把鱼儿拉出水面。

奇怪!……,这是什么鱼,如此够力啊?

老人喜孜孜地道:“小华,快看,大鱼上钓了。”

倒立的年轻人使了个云里翻,轻飘飘的便落在老人的身边,他伸出了双手帮忙拉。

老人急对年轻人道:“准备手网,别让鱼儿跑了。”

年轻人立刻回身取过一只小网,双目直视海面,看样子等看接那条上钓的大鱼儿囉。

老人提拉一阵,不由双臂贯力,暗运内力,双足稳稳在礁石上,开口嘿然一声,便见钓竿几乎齐中折断,一团青影划空而落在岸上,发出“咚”一声响。

什么鱼?好大啊!

看了半天,年轻人突然大叫:“师父!是个人哪!”

老人抛竿奔到青衣尸体边,忙看低头伸手拨开那尸体面上沾看的头发,又在那人脖子上摸了一下,沉重地道:“这人刚死不久。”

老人抬头看向山崖上,几只苍鹰仍然在飞翔。

他看看年轻人,又道:“是从断崖上摔下来的。”

年轻人也机警的看向山崖上,他还往两边看,他更露出了满面惊讶状。

奇怪!他惊讶个什么呢?

忽然老人拉住尸体右手,双目楞然地道:“小华,你看看这人的双手。”

年轻人道:“师父,这人右掌握拳,左手松掌,难道他的右手……”

嗯!观察的还蛮仔细的嘛!

老人点点头,道:“他的右手捏看东西。”

说着,只见他双手用力地拨开死者的右掌,于是一只金光闪闪的瓜形物出现了,在阳光的照射下。金瓜发出了夺目的光芒。

老人立刻一把抓在手中。

这是件么东西呀?

金瓜不过小核桃般大,还附看一个开启的小门,看上去像是一个好玩的东西。

只不过,不知道怎么玩啊!

但可惜的是,这件东西并不好玩,从老人家脸上那种复杂的表情就可看出来──他的脸色在变,有惊惶与紧张,也有痛苦与喜悦,他已有些儿失措的样子。

这奇啦!难道这金瓜有什么问题吗?

匆忙的把金瓜塞入怀中,老人又在搬动尸体,他准备将尸体抛入海中,他甚至示意年轻人快搬一块石头,准备把尸体压入海底。

老人为何如此举动?

当年轻人慌张的搬来一块石头时,老人立刻掀起尸体上的青衫,要把石头塞入衣衫内,突然,老人的右掌自死者身上迅速地抽了回来,且露出满面痛苦的表情。

年轻人见状急急问道:“师父,你怎么啦?”

老人已对年轻人道:“快,赶快把我背回山洞。”

年轻人又问了几声,却发觅老年人已不能言语,只断续的说出两个字:“毒……葯…”

年轻人双臂贯力,忙背起老人就往附近断崖边跑去,匆忙的回到小山洞中,年轻人取出一个紫玉小瓶,顷出瓶中红色的葯丸,跑回石榻边把葯丸塞进老人的嘴里。

老人的脸色缓缓地在变化看,而年轻人的脸色也在变,他紧张又慌乱,双手不停的搓看。

万一老人要是好不起来,留下他一个人可怎么办才好哦!

半个时辰之后,老人才慢慢的睁开眼来。

年轻人匆忙上前,流看泪道:“师父,你好了吗?吓坏小华了。”

真是真情流露啊!

老人痛苦地望看年轻人道:“华见,师父中的不是普通的毒,四肢已难动弹,幸亏师父发现的快,用真气护住心脉,还加上……”

他喘息了一阵,又道:“我又服了大还丹,近期内尚没有性命之忧,只是……”

年轻人急问道:“大还丹能起死回生,难道师父……”

轻叹一口气,老人说道:“大还丹稀世珍葯,但也只能护住我的心脉,因为这种毒太霸道了。”

年轻人双目见泪,道:“师父知道这是什么毒?”

老人吃力地道:“子午断魂芒,江湖人闻之丧胆的毒物,你看为师的右手。”

年轻人立刻拉过老人的右手,只见针尖似的小红点出现在老人的中指与食指尖上,掌已僵冷,宛如冰石一般。

老人又吃力的,显得迷惘地道:“这人身上中了不少毒芒,我一时不察伸手进入他的衣内,哦……”

只能怪自己太不小心了。

他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便立刻对年轻人道:“华儿,快,把一切必需东西收拾包好,然后把这山洞封起来。”

年轻人惊惶的不知如何是好。

干嘛忽然间要对洞呢?

老人已沉声喝道:“呆在那儿干什么?快呀,再迟就来不及了。”

真不知这老人在急什么,赶看去投胎吗?

年轻人只好立刻把葯物与必需东西包好,走到石榻边,道:“师父,都收拾好了。”

老人道:“快把为师的背出去,我们绕到后山,那地方有个极隐密的山洞。”

年轻人见老人那么着急,也发觉事态严重,匆忙的照看老人的吩咐,把一切都办妥,便背起老人匆匆的穿石越林,绕向后出。

差不多奔行了一个多时辰,穿进一片山林,林深处果然又有一个石洞。

年轻人伸头看向洞中,便把老人缓缓的且小心的背进去。

洞中有个有床,烧柴灰烬仍在地上可以看到。

年轻人把老人放在有床上,正想问老人什么,突然,幽暗的洞中向起苍老的声音道:“我老头子刚找到这么一个清静的地方,想小睡一会儿,是谁在那儿蟋蟋嗦嗦的。”

老人和年轻人闻声,吓了一大跳,齐向发话的地方望去。

只见一位白发、白须、白衣的老人,手持白骨龙头杖。由暗影里慢慢的走了过来。

年轻人急步移向榻前,护住老人,正想向来人喝问之际,那躺在床上的老人急忙阻止道:“华儿不得无礼,快向前见过公孙老前辈。”

老人接看又向白衣老人说道:“焦一闵身染奇毒,不能起身参见,望老前辈多多见谅见谅。”

年轻人一听,师父都称来人老前辈,知道此人来头一定不小,眨了眨大眼,趋前两步,就要跪下拜见。

这是江湖的礼数嘛!

但只见白衣老人左手轻轻向前一拂,一面说道:“我老头子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怕的就是这个,免了啦!”

年轻人被白衣老人左手轻轻一拂,前面竟像堵了一道铁墙,身体怎么也跪不下去,也是他少年气盛,偏就好胜得很,立即展出师门绝学“天罡气功”,一式“童子拜佛”硬生生的跪了下去。

而且口中还大声地说道:“晚辈水小华,给老人家叩头。”

白衣老人呵呵大笑一声,道:“青衫客的门下的确不凡,小小年纪,竟有这等功力,今天我老头子吃瘪了。”

在榻上的老人焦一闵忙说道:“顽童无知,请老前辈万勿见怪。”

白衣老人一面移近榻边,一面对跪在地下的水小华道:“小娃娃,还不快起来,是等我过去打小屁股呢?还是向我老头子讨点礼物啊?”

水小华看了看白衣老人的装束,和师父对他的称呼,暗想此人一定是师父常提起过的武林二圣中的乾坤一叟公孙业。

据说此人身怀百灵还魂丹,专解百毒,于是他跪在地下,灵机一动,眼珠子一转,忙又朝白衣老人叩个响头,说道:“老前辈是不是武林二圣中,乾坤一叟公孙老前辈?”

白衣老人朝水小华翻了翻白眼,说道:“怎么?我老头子有欠你的钱吗?不然你问这干什么?”

水小华一听,来人果然是乾坤一叟公孙业,心里一高兴,根本没在意他那种古怪的问话,急忙叩了几个响头,哀求道:“晚辈恩师身染剧毒,听说老前辈的百灵还魂丹,专解奇毒,恳乞老前辈赐下一粒,晚辈永生不忘老前辈的大恩大德。”

话落,眼里流下了两行泪水。

看来还真是可怜得很。

乾坤一叟笑了笑,道:“想不到我老头子这么一点家当,你倒是很清楚,不过,我看你这种磕头虫、流泪鬼的窝囊样子,该给,我也不给。”

水小华一听,因救师心切,一挺胸自地上跳了起来,眼里仍旧挂看泪水,但却咧着嘴儿笑看道:“老前辈,我不哭了,您看,晚辈不是笑了吗?”

话落,他还真的干笑了几声。

这几声干笑,使躺在榻上的青衫客焦一闵万分的感动,爱徒救自己的这份心意,完全流露无遗。

也真是难为这水小华啦!

乾坤一叟看到水小华这份真情挚爱的孺子之心,不感动都不行,走前两步,把水小华拉到身边,用手抚摸看他的头,慈祥地说道:“这才是个好孩子,不用担心,我老头子一定把你师父的毒治好就是。”

水小华自二岁跟随焦一闵隐居深山学艺以来,很少与外人接触,平时焦一闵对他虽然爱护备至,但也是很严厉的,他从来没有被人这样爱抚过,此时,他觉得一股温暖之情弥漫周身,不由得向白衣老人怀里更贴近一些。

躺在榻上的焦一闵,望看这一老一小亲切的表情,不由内心暗喜,如果这孩子能得到这位奇人的垂青,将来一定是有出息的。

此时,三人都各怀心事,洞中刹时沉寂下来,几乎可以听出每个人的呼吸声。

最后,焦一闵叹息了一声,打破了眼前的沉寂,道:“老前辈虽然身怀灵丹,恐怕也治不好在下的剧毒。”

乾坤一叟公孙业翻了翻白眼,不相信地问道:“你中的是什么毒?连我老头子的灵丹都治不好?”

这真是太瞧不起人啦!

焦一闵凄然答道:“是江湖上最歹毒的子午断魂芒。”

“什么?”

乾坤一叟听了,脸色立即大变*急忙地说道:“你是说三十年前,血洗武林的子午断魂芒?”

焦一闵神色黯然地点点头。

乾坤一叟神色肃然,道:“此物在江湖上,已绝迹近三十年了,据说,当年老魔头被上上老人用六合掌连物带入,在华山顶上,劈落万丈深渊,现在怎么会又突然出现了呢?如果你真的受了那种奇毒,你还会活到现在吗?”

焦一闵道:“三十年前,当子午断魂芒血洗江湖时,在下正适逢其会,当时自称武林盟主的铁臂金刚萧百鸣,就是在毒芒下身亡的,在下和他的症状完全一样,四肢麻痹,伤处有米粒般的红点,幸在下发觉得早,再加毒芒是经侵入经脉进入身上,又服下用芝液合制的大还丹,才护住心脏要害,使毒物在短时间内无法入侵内腑。”

乾坤一叟仍然面色凝重道:“你的伤势在那里?”

焦一闵道:“在右手中指。”

乾坤一叟走近前,端起焦一闵的右手,察看了一下伤处,说道:“你是怎么受伤的呢?见到使用此物的人没有?”

焦一闵在榻上躺看,微微摇头道:“没有看到,今天下午和华儿在外面钓鱼时,忽然钓起一重物,使足了力拉了上来,一看……竟是具尸体,再仔细一看,竟然是在下的朋友北天一杵孟修伍,当我发觉是他之后,伤心地在他身上翻找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