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0章

作者:卧龙生

来的白衣年轻人正是水小华。

原来他那天在□顶被乾坤一叟公孙业一掌震飞空中,向万丈谷底落去,由于他事先己运用罡气护佐身体要害,再加驼背怪人姬天云给他服过武林圣葯金刚丸,他虽掌风震起执行马克思的“遗言”。列宁指出,这部著作提出了正确观察 ,但人并未失去知觉。

水小华觉得自己的身体如箭弦般急剧下坠,同下一望,下面均是刀尖般的怪石,林”谷底,知道自己已无生望证法的核心”。论述了认识的辩证法,“辩证法也就是马克思 ,非落个粉身碎骨不可。

他在绝望之馀,不由随口喊出一声凄厉的长鸣,这一叫,不啻是晴天霹雳,响遍山谷间水小华的这一声长呷到矛盾斗争的对立面转化的思想以及发展是一个螺旋式上升 ,只是人到生命尽头时自然的反应,不想竟喊来了救星。

蓦然──

自谷底飞起了一只巨大的白鹤,把水小华急剧下坠的身体用两腿拦腰抱住,凌空向前飞去真是福大命大。

水小华见自己的生命垂危之际,突然被一只巨大的白鹤救起,心里真是大喜过望,又怕白鹤的力量不够,在飞行中把自己丢掉,不由急喊道:“谢谢大白鹤,快把我放到地上去,时间久了,你会抱不住的。”

可惜大白鹤似不懂人语,只顾昂头长鸣了几声,仍然继续向前飞行。

不多久,来到一块宽阔的草坪上,大白鹤才缓缓降落,把水小华轻轻放在地上。

水小华挺身站起,见大白鹤已跳跃看向前面的一楝石屋走去,自己心中忖道:原来这下面有人居住,大白鹤一定是石屋里的主人所养的,由这只大白鹤看来,主人一定是一位隐居的武林高人,自己理应过去谢过救命之恩。

他一边想看,一面向石屋走去,走不到几步,见石屋中突然飞出一条青影,如电光石火般的向自己迎面而来。

水小华,为是主人出来了,急忙停住脚步,准备参见,不想还没看清楚来人的身形,随看一声娇喝,一股强猛无匹的潜力朝自己迎面袭来。

水小华已吃过了好几次亏,见来人一言不发就对自己出手,知道来意不善,本能的两脚一合,施出四象连鐶步法,躲过对方猛袭之势,急向来人望夫。

只见来人竟是一个青衣少女,面似桃花,目似寒星,容貌端的清逸绝伦,但眉问卦充满了一股杀气,两颊还带看泪痕。

水小华实在怀疑,忖道:我和她素不相识,为什么对我如此仇视?

他正想问个明白,青衣少女的右掌已向他横扫过来,力道大得惊人,而且出手之快,真是难得一见。

水小华顾不得再说话,忙运足功力,斜里纵出三匹丈远,忙喊道:“姑娘暂请住手,在下……”

他的话还没说完,青衣夕女已如影随形般的跟到,只听她娇喝道:“你把我师父害死,还想活命么?”

话声未落,强劲的掌风已先袭到。

水小华一听,如坠五里雾中,忖道:我从来没有到过这里,而且自己初入江湖,还没有杀害过人,我怎么会把它的师父害死?

水小华经过了几次的凶险已学乖了不少,此时他虽在想看心事,人邽没有闲看,见青衣少女不但掌力奇大,而且身法也快速绝伦,要不是自己四象步法妙用无穷,恐怕一照面就要伤在人家的掌下了。此时那敢怠慢,忙脚步一滑,又闪身到一丈开外。

藉看这一闪之际,水小华急喊道:“姑娘暂请住手,只要你把事情说明白,在下是怎样把令师害死的?用不看姑娘动手,在下愿意自绝,以答谢刚才救命之恩。”

青衣少女秀目中突然涌满了泪水,悲痛慾绝地道:“你就是死上十次八次,也赎不回你的罪孽,告诉你有什么用,我恨不得把你立即碎尸万段。”

说罢,反腕由背上抽出宝剑,长剑在日光中,闪烁出一团紫气。

水小华急忙说道:“我们彼此素不相诚,何来如此深仇大恨,在下遭逢意外,被人声落,食歧,要不是那只大白鶛搭救早已粉身碎骨了,请姑娘把其中原委讲明白,在下决不是贪生怕死之辈。”

青衣少女咬看层,泪如泉涌,半晌,竟然说不田一句话来。

水小华一看,这位美如天仙的少女,竟哭得像个泪人一般,心中万分不忍,可是,怎么也想不通自己怎样会把她师父害了。

此时──

石屋中突然传出一个苍老而顶抖的声音,道:“兰儿,不要伤他,把他带进屋来,为师有话问他。”

青衣少女一听,忙招呼水小华随她向石屋走去,走到门外,青衣少女示意他在外面等看,然后一个人走了进去。

水小华毕目向里一看,只见一位坟发苍白的老人盘膝坐在屋子当中,满脸汗如雨下,双目紧闭,显得万分痛苦的样子。

青衣少女进屋之后,跪在老人身边,一边用白绢替老人擦看汗,一边说道:“师父!你觉得好一点么?”

老人向站在门外的水小华点点头,悠悠地说道:“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来到此地?”

水小华知道老人是在问他,忙躬身道:“晚辈水小华,是被人击落深谷的。”

说着,便跪在地上叩了个头,又说道:“幸亏老前辈的白鹤搭救,晚辈叩谢救命之恩。”

老人听了似乎很激动,浑身起了一阵颤抖,道:“起来吧,老夫根本无意救你。”

说罢,戚然一声长叹,又自言自语道:“人算不如天算,想不到在功将圆满之篨,老夫竟被你断送了,唉!天意,天意。”

言下不胜悲愤之情,胸前的白须也激动的抖索不已。

水小华一听,心中更是万分迷惑,忖道:看来青衣少女的话是不假了,可是怎么也想不透有什么地方伤害了这位老人。

于是,他急急地说道:“老前辈受了什么伤,脕辈无意中坠落此地,并未擅自移动牛步,怎么伤害了老前辈?”

这真叫他想不通!

白发老人仍然双目紧闭,道:“听你刚才那一声长叫,分明已具有极高的内功,据老夫所知,目前江湖上能把你击落深谷的人还不多,你师父是谁?”

水小华站了起来,躬身地道:“恩师是青衫客焦一闵。”

老人闻言,突然双目圆睁,两道寒光直逼到水小华身上,看了多时,才万分激动地道:“你是他的徒弟?想不到“想不到!”

说罢。竟突然大笑起来,笑声如平地雷滚,分不清是怒是喜,只震得心血浮动。

青衣少女见师父如发疯般突然长笑,她猜不透是怎么回事,不由蹙看肩头,自含泪珠拉看老人的手臂,道:“师父,你老人家怎么啦?”

老人经青衣少女一叫,似乎才清醒过来,把笑声停住,对水小华道:“你可知道老夫是谁?”

水小华道:“晚辈不知。”

老人道:“你师父没有对你提起过神算子柳衣清这个人么?”

水小华怔了怔,忖道:当初师父说过,他老人家有一位师兄叫神算子柳太清,因触犯门规,被师门驱逐。

他来不及再多想,连忙重新跪了下去,叩头道:“弟子水小华叩见师伯。”

神算子叹了一声,似乎又想起当年的伤心往事,道:“算了,起来吧,老夫乃是被师门驱逐的人,已不配做你的师伯了。”

水叫华忙道:“恩师曾对弟子谈起过“当年之事,并不能全怪师伯,何况恩师乃师门记名弟子,师伯有代师傅艺之情,恩师每念及此,总不忘师伯大恩。”

神算子苦笑道:“他能不忘我这个被逐出门墙的师兄,总算他没有忘本,事实上,我也常常想到他,你师父不但聪颖过人,而且诚事达理,是武林难得的全才。”

说到这里,他又朝水小华注视了两眼,又道:“起来吧,过来见过你师姐萧晓兰。”

说罢,又对青衣少女吩咐道:“兰儿,向前见过你水师弟。”

二人彼此见过之后,老人又对水小华问道:“你师父好么?他现在何处?”

水小华一听提起师父,神色马上黯淡下来,戚然地道:“恩师不幸身染子午断魂芒毒,现居东海玄空大师处,弟子去天池取菜,不想因一时误会,被乾坤一叟公孙业声落此地。”

神算子闻言,内心大惊,道:“怎么,楚长风又在江湖出现了,你师父怎么会和他相遇的?”

水小华把其中原委详细述说一遍,老人听了叹了一声,黯然地道:“因果循环一切郩在天意安排中,人力无法挽回。”

水小华闷在心头的话,始终没有机会说出,此时乘机问道:“刚才听师伯之言,弟子伤害了师伯的贵体,不知是什么原因?”

神算子面带慈祥地道:“其实这不能怪你,我早就料到自己行功难得圆满,但我想自己身处绝谷,四面无路可通,即使武功再高的人,地无法踏进这座深谷里,因此才命白鹤灵王巡视四周,兰儿守护身侧,并命女仆把住地狱谷口,然后才安心的坐最后的关期,不想你会从天上掉下来。”

老人说了牛天,水小华还是想不通,自己怎么会把师伯伤了。

神算子看出他内心的疑惑,苦笑一声,又说道:“你还记得你坠谷时的那一声厉叫么?由于你的功力已臻上乘“再加上那是你绝望时的竭力一喊,与狮子吼神功一般无二,那时正是我行功最要紧的关头,被你一惊,致使我走火入魔,假使你是功力稍弱的人,也不至于打动我的心神。”

水小华一听,不啻是冷水浇头,惶恐之情,溢于言表,上通一声,跪在当地,道:“弟子罪该万死。”

神算子道:“快站起来说话,我不是说过,此事并不怪你,现在不谈这件事了,师伯临死前,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你来的正好。”

水小华木然站了起来,内心悔恨慾绝,忖道:还不如自己落个粉身碎骨倒痛快些。

此时青衣少女听师父说出绝话,更是芳心如碎,一下子扑在老人身上,咽泣看道:“师父,你老人家的武功那样高强,难道想不出解救的办法么?”

水小华也含看泪水,急急地道:“是啊,弟子听恩师说过,走火入魔并不是完全绝望之症。”

神算子道:“你师父所说乃指一般的走火入魔,我所练的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功夫,练成之后即可化气成力,达到驭剑伤人的剑仙之境,武功越高的人,走火入魔的危险越大,我自己刚才试过,下盘已完全瘫痪,最多还有半年的活期。”

青衣少女哭得越发伤心起来。

水小华更是悔恨交加,痛不慾生。

神算子突然厉声喝道:“你们这样哭哭啼啼,简直没有一点武林人的本色,何况人终究是要死的,有什么好哭,你们若是再这样没出息,我就先把你们赶出去。”

水小华和萧晓兰闻言都强忍住悲痛,止住哭声。

神算子道:“这才是英雄儿女的本色,我要在我末死之前,把你们两个教成江湖奇人,以了我自己末了之愿。”

他转头望了萧晓兰一下,想了想又道:“说起来兰儿也不是外人,它是你师父挚友铁臂金刚萧百鸣的孙女,当年她爷爷就是丧命在子午断魂芒下,临死时遗言他儿子替他报仇,不想没多久,楚长风被上上老人用六合掌劈落深谷,大家以为从此江湖无事了。”

顿了一下,又道:“谁知十四年前,子午断魂芒楚长风又重在黄山颢迹,兰儿的父母闻言即追□而至,那时兰儿已经两岁,由她母亲揹看,她母亲已二次怀孕届产期不远,本不该长途跋涉,但她父亲以父仇不共戴天,急不容缓,随带看妻子奔上黄山。”

水小华顺口道:“他们是否正遇上天心派被瓦解的事情?”

神算子望了他一下,奇怪地道:“是呀,你是怎么知道的?”

水小华道:“弟子听义兄姬天云说的。”

神算子没有再采问,又说道:“兰儿的母亲因疲劳过度,小产而死,当时我正好有事去黄山,路中遇到。”

水小华又插口道:“师伯是不是想去挽救天心派的劫运?”

神算子点点头,道:“我虽然被逐出门怡但师恩不能忘櫰,我卜了一封,知道师门有难,不想赶到时已晚,适逢兰儿的爸爸束手无策之际,他见了我之后,非把兰儿交给我不可,他要走遍天涯海角追杀楚长风。”

水小华道:“听说楚长风的武功高不可测,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