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1章

作者:卧龙生

小径的旁边,是一片桃树林。

此时,已是阳春三月,花朵奔放,芬芳扑鼻,群蝶乱舞语言游戏理论奥地利哲学家维特根斯坦所提出的理论。 ,使人如置身于世外桃源。

萧晓兰和水小华二人默默地走看,心里都充满了无限心事,对这大自然的美景,似乎都无心欣赏。

烦都烦死了,那还有这闲情逸致。

砖过几道弯之后。水小华看到前面有一个宽大的石洞,是用人工依山壁的形势所凿成的。

萧晓兰颌看水小华走入石洞,里面摆放看炊饭用具,右边有一个固形石门,门上挂看一盏嬁,照得洞中如同白昼。

萧晓兰进洞之后,转身对水小华道:“里面的一间是我住的地方,师弟请到里面坐看息,待我煮点东西给你吃。”

水小华一听里面是小姐的闺房,他乃自幼受焦一闵礼教管束之人,对男女之间的界限守的极严,怎肯到里面去坐。

只见他红看脸说道:“怎敢劳动师姐动手,小弟跟随恩师之时,都是自己烧饭,师姐请到里面休息,还是小弟自己来做吧。”

荒晓兰贝他一开口,窘的满脸通红,神态紧张,不由暗笑这位师弟怎么这样的老实憨厚呢?

茄晓兰一面系看围裙,一面说道:“你来是客,怎好让你动手。”

说罢,又以师姐的口吻接道:“我听师父说,行走江湖之人,应该落落大方,不应有世俗儿女之态,何况我们是出自同一师门,更不必过份拘泥。”

水小华道:“师姐所言极是,不过小弟想起无意中害了师伯一生,内心即愧责不安,因此,对师姐总觉得心中万分赧颜。”

一提起师父的伤势,萧晓兰顿觉心疼如绞,但她明白如果自己现出难过的样子,会使水小华感到更不安。

所以,她只好强忍看哀伤,苦笑一声,道:“你也不要自责太甚,师父不是说过么,一切都是天意安排,仔细想想,也确有道理,他老人家在这次闭关之前,就慎重再三,迟迟不能决定,最后还是雪娘劝他,叫他老人家放心去做,别说地狱谷无路可进,即使有什么风吹草动,她一个人也挡得住。师父精通玄机,胸罗万象,明知地狱谷进不来人,但他料到这最重要的关期,恐怕无法顺利度过,因此,他老人家参悟了很久,才下定决心,果然不出他老人家所料。”

水小华也明白此事不能完全怪自己,只是一种巧合,但站在他的立场,怎么也不能完全释煞于怀。尤其是那个白发女人进屋的时候,瞪视他的锐利目光就好像是两把刀插在他的心里。

水小华叹息一声,叹道:“小弟自幼命苦,想不到出世不久,连遭凶险,并累及师父和师伯,上天有眼,为什么不降罪于我呢?”

萧晓兰听他之言,也勾起自己悲惨身世,再见他昂首茫然的望看外边,满脸凄苦之色,芳心大为感动,同病相怜之情,油煞而生。

萧晓兰不由放下了炊具,走到水小华身边,柔荑拉看水小华的手,低声地道:“华弟弟,你为什么这样想不开,你该珍重自己的身体,光悲痛有什么用呢?”

水小华乃至情至性之人,对自己所敬爱之人,恨不能把他们的痛苦加到自己身上,因此,一想起师父和师伯的情形,登时五内俱焚,人于自怨自责之境。

他在极踹伤痛之际,突觉一只软绵绵的手握住自己,并且在耳旁响起一个从来没有听到过的亲切和甜蜜的声音。

水小华侧目一看,见萧晓兰紧挨看自己站立看,自己的手正被握在她的玉手里,他的脸登时騒热起来。

他本来是想挣脱的,但心里泛起一种无限舒适的感觉,阻止了他的行动,像一个久别家园的孩子,在外面受尽风霜之苦,突然投进慈母的怀抱一样,使水小华陶然如醉,一时竟不知如何开口才好。

萧晓兰贝他脸色涨红,两眼痴迷的瞪看前面,豆般大的晶莹泪珠,挂在眼眶中。以为他伤痛过度,伤及内腑,忙摇看他手臂,万分焦急地道:“华弟弟,你这样是何苦呢,快运气调息一下呀,否则,你会受伤的。”

水小华转回头来,两颗泪珠正好滴在萧晓兰的手臂上,二人的目光相遇在一起,登时激起他的万种柔情。

只见他不由自主的,反握住萧晓兰软绵绵的玉手。

但他自幼父母双亡,在焦一闵严厉的管教下长大,对一切越礼之事,都有一种极强烈的反应。

就在他一握之际,突然心头一震,忙不:的把手放开,正色地道:“谢谢师姐担心,小弟没有关系。”

萧晓兰贝他已恢复了过来,舒了口气道:“你吓了我一跳”接看又伤感地说道:“其实,我们两个的身世相同,我把你当做自己弟弟一样,何况师父的伤势,根本不能怪你。”

水小华有生以来,这还是第一次接受女人的温情,以前虽和公孙婷有过肌肤相接的亲密关系,但那是为了治病,并不是发之于情。

再说,那时的线衣少女公孙婷□是毫无知觉的,同时她除了活泼真之外,并没有体贴温柔的表现。

而水小华自幼失母爱,心灵中缺少的就是这份慈母般的恩情,因此,他和萧晓兰虽只是短短的双手一握,但心灵中瑯得到了从来没有过的甜蜜和安慰。

他望看萧晓兰感激的说:“师姐对我太好了,我以后就叫你兰姐姐好么?”

萧晓兰深债地点点头,道:“我们都是孤苦之人,理应彼此照顾,何况我们还是师姐弟呢,还不是和亲手足一样吗?”

水小华激动地道:“能有你这样一位好姐姐,看起来,上天待我还不算太薄。”

这水小华的嘴也开始油起来了。

萧晓兰小嘴一嘟,笑骂道:“你少贫嘴,说不定,将来你会把我这个姐姐完全忘在脑后的。”

说罢,又转身去开始烧饭。

水小华此时才发觉,这位师姐真的美到极点。

一袭青衣,使它的皮肤显得更白了,苗条的身材,绰约的丰姿,真似云中仙子,使他不由看得出神。

萧晓兰见他半天没有说话,转头望了他一眼,贝他两眼正注视看自己,不由芳心上上的跳了起来,一种少女的娇羞涌上双颊。

突然,她对水小华说:“你站在那里楞楞的看什么嘛!”

水小华正看得入神,被她一间,脸色窘得像火一般,吱吱唔唔地说:“我……我在看姐姐做饭。”

接看,忙又把话题转开,问道:“兰姐姐,刚才那个白发老太太是不是雪娘?她是姐姐的什么人?”

萧晓兰道:“它是师父的女仆,我是由她抚养长大的。”

水小华不相信地道:“师伯自幼习武,怎么会雇个女仆人,而且看她刚才身法之快,分明身怀极高武功,根本不像一个仆人。”

萧晓兰道:“你不知道师父为什么被逐出师门的事么?”

水小华摇摇头道:“不知道,师父没有告诉我师伯的身世,怎么,难道师伯触犯门规,是为了那位白发老太太么?”

萧晓兰白了他一眼,道:“你别瞎猜,师父还不到七十岁的人,雪娘已将近百岁了,她是师父当年情人的老妈子,小姐临死时,叫雪娘代她侍候师父的,详细情形我也不太清楚,只听雪娘说,她小姐的父亲和师祖古三阳因比武造成深仇,因此才使师父抱恨终生。”

蓦然──

一只大白鹤自空而降,落在石洞口外面。

萧晓兰向它招呼一声,它□歪看头像是很神气的样子。

水小华一见,想起它救自己性命之事,对萧晓兰道:“兰姐姐,刚才就是它把我救了,它呷什么来的?”

萧墝兰道:“它叫灵玉,要是没有它,我们这辈子别想离开此地了。”

水小华不解地问:“为什么?”

萧晓兰道:“你先吃饭吧,等会我领你由去看看就晓得了。”

水小华几天都没有好好吃一餐饭,于是,不再客气,一个人大嚼起来。

这一顿饮水小华吃得特别香甜,也许是饿了关系,菜饭都被他吃了个精光。

最后,他站了起来,抹抹嘴儿道:“姐姐不但人漂亮,菜挠得更美,这一餐吃完,可以饱三天。”

萧晓兰含笑道:“谁要你来奉承,只要你喜欢吃,姐姐替你烧一辈子。”

她说完之后,才发觉有语病,要改口已来不及了,只好红看脸,弯着腰,假装收拾饭具水小华心地纯正,根本没有想到其他的地方去,反而认真地说:“这可是姐姐自己说的,你将来可不能耍赖。”

萧晓兰不理他,道:“走吧“我领你到外面去看看。”

二人相继走出了石洞。

萧晓兰道:“你要不要乘大白鹤?”

水小华道:“没有什么要紧的事,何必劳动它。”

萧晓兰道:“你真好心,怪不得师父对你大为赞赏,不过,载入飞行,对灵王来说,根本算不了一回事,再说谷底也没什么好看的,我们乘看灵王绕谷转一圈,先看看谷的形势好了。”

水小华惊诧道:“怎么,它可以载动两个人呀?”

萧晓兰道:“别说两个,三个它也可以载,来,我们上去吧“”说罢,首先跳到鹤背上。

水小华也跟看跳了上去。

大白鹤双翅一展,剩空而起。

水小华第一次乘骑,觉得非常新奇。

大白鹤升到半空,即开始贴看山壁向前飞行。

水小华和荒晓兰同时坐在鹤背上,抬头遥望,顶白雾缭绕,少说也有几千丈高,再看看谷底,也是一团雾气,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样子。

真是妙透了。

水小华不由赞叹一声,道:“大自然真是奇奥,当年这座深谷不知是怎么形成的。”

萧晓兰道:“谷的口周山壁,都是这个样子,如刀削一般,要不是有这只大白鹤,武功再高也进不来。”

水小华道:“难道没有个出口么?那么当年师伯是怎么进来的呢?”

萧晓兰道:“师父不但精通玄机,而且熟悉各种阵图,当年大悲禅师在地狱谷凿了个地道,做为后人进来之用,但地道是一座八卦阵,阵内还加了一道暗门,进来之人,不但要机智过人,而且要博学多才,就算持有秘笈图,一般平庸之辈也摸不进来的。”

水小华道:“现在地道还在么?”

萧晓兰道:“师父不是说过么,他已经把地道改成了死道,现在已经不通啦!”

大白鹤在空中徐徐飞行。

水小华看看身边的兰姐姐,春风尺动看她长长的秀发,桃花般的脸上,挂看轻微的笑容,粉腮上隐约地显出两个滴圆的酒窝,美丽极了。

萧晓兰也不时的用秋波馀光,瞟向水小华,贝他昂然而立,星目闪闪,像是会说话一般,芳心中,对这位秀拔不群、英俊潇洒的师弟,已暗暗的生了倾慕之意。

不知是风大,抑是大白鹤飞行不稳,她轻□了几下,藉势身体□向水小华那边靠了过去水小华以为她真的是有些坐不稳,忙抱看它的纤腰,温存地道:“姐姐,你是不是累了?我们还是下去吧!”

萧晓兰依看水小华,梦呓般地说道:“不,我不累,只是有点瞻怯,怕掉下去。”

阵阵幽香,铁进水小华鼻孔里,这是少女身上特有的气息,一种自然的反应,使拘谨的水小华心湖里也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他不由自主地把萧晓兰抱得更紧些。

对水小华而言,这不是纯男女之倩,而是爱的升华,里面有纯洁的友爱,也有赤子之倩,在他那自幼乾枯的心田上,正渴望看这种搵柔和爱的雨露。

他不自禁的低下头,吻看她的秀发,喃喃地说道:“要不是有很多大事待办,我真不想走了,情愿和姐姐这样厮守一辈子。”

水小华的轻物,仿佛一股电流,透过萧晓兰的发丝,流遍她的全身,使她不由自主的浑身颤栗起来。

她比水小毕长几岁,男女之间的情爱,她比水小华敏感得多,虽然这次的爱情来的很突然,但没有丝毫陌生之感。

她依在水小华凄中,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安全之感,她有看很多话要说,可是就是懒得开口。

水小华感觉到她的娇躯有点儿在颤抖,又无限关切地道:“姐姐,你冷么?你的身体在打抖呢!”

萧晓兰的声音像呻吟看道:“不……我只是有点儿累了,让我这样休息一会儿就会好的大白鹤继赎在空中飞翔,在它背上的人见如仙童玉女,陶醉在这片劾的温存中,两颗纯洁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