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2章

作者:卧龙生

水小华把师父的大还丹给江湖醉客舒亦觉朋下之后,转身对前面的玉面郎君和玉河仙子打量了一眼。

只见男的身穿白羊毛皮袄,头戴一顶白羊皮帽,心里不觉喑暗称奇,忖道:此时已近初夏,他仍然穿看这种冬装配,而非将雌配雌,将雄配雄);对立面又相互转化(如生和 ,难道此人武功,已达寒暑不侵之境?看他年纪比自己大不了好多,怎会练就这一身功力呢?

再见女的一身白罗衣,艳如桃李,正满脸媚笑,目中含俏的盯看自己。

水小华脸色一沉,正想喝问。

只见玉河仙子已笑盈盈的移前两步,嗲声嗲气地说:“这位小兄弟,年纪轻轻的,不在家里搂看娃娃睡觉,深更半夜跑到这荒山来,不怕叫老虎咬掉鼻子么?”

听,这女人说的是什么话嘛!

水小华已看出这女人不是正路货,也就不理她的话,转头对玉面郎君道:“看阁下这身打扮,定非江湖无名小卒,为什么连江湖规矩也不懂呢?竟乘人不备,暗下毒手。”

玉面郎君见来的这位少年人,英俊豪放,目中含威,再看他来时身法之快,知道此人身手不凡。

但玉面郎君乃自视甚高之人,根本没有水小华放在眼中,微一仰头,道:“江湖道上讲的是强存弱亡,他自己的功力不行,怪不得田某人下手重,阁下既然显身,是不是想抱不平”水小华道:“阁下的高论,倒是相当的新鲜,所谓强存弱亡,指的是单打独斗,不是以多胜少,方才分明是你二人打一个,这种卑鄙行为,岂不被天下人耻笑,在下既然遇上,少不得要间个明白。”

玉面郎君听了突然仰脸一阵狂笑,如石破天惊,只震得山谷齐鸣,历久而不绝于耳。

这一阵的笑声实是骇人。

水小华看透了他的用心,想把正在运功调息的江湖醉客震伤,忙一提真气,暴吼一声,喝道:“阁下这种居心,不显得太幼稚了么?”

他日里虽然这样说,心里封在暗暗吃惊,忖道:听他的笑声,武功之高,已不下于自己所见的江湖一流高手,不知此人是何人门下,要是姬大哥在这里,一定会认识他玉面郎君见自己的用心被水小华识破,随止住笑声,道:“阁下年纪不大,口气倒也不小,恐怕在你没有问明白之前,已经到阎王爷儿报到去了。不必浪费层舌,我们还是手底下见个真章吧!”

说罢,玉面郎君自腰间掏出一把乌金摺扇,“唰”一声亮了开来,准备出手了。

玉河仙子在一旁插嘴道:“相公,先别忙,间清他的底细再说。”

说罢,又转头对水小华送了个媚眼,娇笑一声,道:“小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你的师父是谁?如果我们之间没有仇恨,我今天晚上替你讲个人情,把你放了,好不好?”

还没等水小华开口,江湖醉客突然从地上一跃而起,站在水小华身边,抢看说道:“二位若有雅兴,我酒鬼还可以陪你们玩玩,用不□再拉上这位小侠。”

说罢,又低声对水小华道:“我挡住他们,你赶快离开此地,驼子在地狱谷里,快去找他。”

原来江湖醉客服下大还丹之后,经过调息,已恢复功力,正坐在地上思索脱身之策,突听玉河仙子问水小华名字,他怕他冒失说出,那样恐怕麻烦就会更大了,因此,才急忙起身把话接了过去。

水小华一听姬天云是进了地狱谷,忙问道:“姬大哥到地狱谷去找我么?他去了有多久?”

江湖醉客低声道:“小小年纪,怎么这样啰嗉,叫你快走就快走,有话不能以后再间么?”

水小华道:“晚辈走了,那老前辈一个人……”

江湖醉客道:“你别管我了,只要你能安全离开此地就行了,他们长长白山来的,你师父知道……”

此时,玉面郎君冷笑一声,道:“二位不必谦虚,今天谁也别想走。”

说罢,人已慢慢向前逼近。

水小华经过了几次的凶险,人已老练了许多,他已听出江湖醉客的言外之意,知道前面的一男一女和他师徒有关,而且很难应付,但江湖醉客吃过人家的亏,现在又是伤势初愈,他怎能抛下他一人不管呢!

再加上江湖醉客的话也大大伤了水小华的自尊心,使他傲气勃发,非要试试这一男一女究竟有什么绝学不可。

不过,水小华是个守礼之人,而且知道江湖醉客和师父乃生死之交,心里虽对他的话不朋气,但□不敢出言相驳。

此时,听了玉面郎君的狂言,那里还能再忍耐得住,望看对方逼近的脚步,满脸不屑之色,道:“阁下好大的口气,在下倒要看看你要怎样把我留住。”

说罢,又对江湖醉客说:“老前辈请站一边休息,晚辈来向他们讨教几招。”

话落,手握青光剑,蓄势待发。

江湖醉客闻言,内心大急,恨得咬看牙,低声喝道:“好小子,我的话等于放了个屁,你自问你那两下子能比我强到那里去,叫你走偏不听话,你是在我面前装英雄好汉么?”

江湖醉客和焦一闵的交情甚笃,在他认为水小华和对方交手,等于是鸡蛋碰石头啊,因此,才催看水小华走开,免得两人都脱不了身。

由于刚才的一掌,他已试出了对方的功力,比自己高得大多了,就是苦练十五年的焦一闵来了,也不一定能打得过人家,何况年纪轻轻的水小华?

此时,玉面郎君距他们只有五六步远,只见他手中的乌金摺扇向胸前一抱,得意洋洋地道:“舒大侠的武学,在下已经颌教过了,现在请站开一边,就凭这位小侠的豪气,我得向他讨教几招,看看中原的后起之秀,是不是能青出于蓝。”

水小华经江湖醉客一叱斥,正在进退两难之际,突听对方向他叫阵,正合他意,立即对江湖醉客道:“老前辈不必担心,届时晚辈自有脱身之法。”

说罢,不管江湖醉客的反应如何,转脸便对玉面郎君道:“二位还是一齐上吧!免得最后再暗施手脚。”

玉面郎君一听,气得脸色铁青,眼中凶光暴射,大喝一声:“好狂徒二”只见乌金摺扇一划,直向水小华胸前切去。

他早就暗聚功力,蓄势待发,这一招出手,如电掣石火,快速绝伦,凌厉无比,摺扇划起一道劲风,袭向水小华胸前玄机要穴。

水小华见对方出手如此快速,且力道奇大,也不由暗吃一惊,暗忖:怪不得舒老前辈神色紧张,这小子果是不凡。

他心里想看,人也没问看,青光剑一划,酒出几朵蓝色剑花,底下两脚一台,展开四象连环步法,闪身到了玉面郎君的右侧,长剑一挥,一招“长蛇吐信”,疾向玉面郎君刺了过去。

玉面郎君本想一招把对方制服,因此出手已用了八成功方,心想:就是伤不了他,也必定把他击退。

不料,水小华应变机敏,动作迅速,没有和他硬拚,反而闪身一例,同他攻到。

玉面郎君虽未涉足中原,但在长白山邽早已名重群豪,而且除了老山主欧阳海和几个有数的高手之外,任何人他都没放在眼里。

他虽知道眼前这位少年人身手不凡,□没想到水小华能有如此奇异的招数。

玉面郎君政山时用力过猛,收招不易,而水小华的宝剑,来看闪闪寒光已由侧面袭到,要想挡架已是不及。

总算玉面郎君的武功非泛泛可比,出手之招未收,藉前冲之势,两足一点地,窜出丈馀,他乃心地狡黠之人,怕水小华乘势追袭,身体悬空一转,面对水小华,又采取攻击姿态。

水小华虽用奇异的身法,一招占了上风,但看到对方年纪比自己大不了许多,竟有如此深厚的功力,且能在临危撤身,而仍不忘防敌之急智,心中不由喑暗吃惊。

江湖酩客本来担心水小华不是玉面郎君的敌手,现在见他出手一招,竟把对方迫得手忙脚乱,随把吊看的一颗心才放了下来,哈哈大笑数声,道:“好小子。真有你的,我酒鬼白替你担了半天心。”

玉面郎君落地之后,虽然心生寒意,但脸上□若无其事一般,干笑两声,道:“怪不得阁下敢发狂言,手底下还真有两下子,在下初进中原,识人不多,阁下的尊姓大名,师承何人?是否能见告,让在下长长见识?”

水小华王想回答,江湖醉客在一旁抢看说:“彼此又不想交朋友,报个什么姓名,如果你知道厉害,现在就走还来得及。”

玉面郎君瞪了江湖醉客一眼,冷冷地道:“舒大侠嘴上的功夫比手上的强多了,如果你不服,我们再较量较量。”

江湖醉客乃成名多年的人物,适才无意中被人一掌击伤,老脸上就有点挂不住,现在被玉面郎君一激,那里还能忍耐得下。

不过,他生性好逗,顽世不恭,就是在生死关头也忘不了打趣,哈哈一笑,道:“少山主想玩,酒鬼倒不好扫你的兴头,只有冒看以大欺小之名,代欧阳老头子教训你一番了。”

说罢,摘下了酒葫芦喝了几口酒,用袖子抹抹嘴,又接道:“好─来吧,让你先动手吧水小华忙对江湖醉客道:“老前辈伤势初愈,不宜动手,还是让晚辈来和他分个胜负吧!”

江湖醉客望了一旁的玉河仙子一眼,对水小华道:“你没见到玉河仙子早急得手痒了,醉伯伯最怕和女人来往,还是你去逗她吧,我每次和女人动手非倒楣吃亏不可,不过你要小心她,她身上恐怕会有邪道。”

没等水小华回答,玉面郎君已抢先出手,向江湖醉客攻到。

原来玉面郎君和水小华过了一招,知道他比江湖醉客还辣手,登时心念一转,暗忖:如果能先把老练的酒鬼去掉,再对付这个年轻人就容易多了,因此,他才激怒江湖醉客和他动手。

其实,江湖醉客早看透了他的心意,故而在动手之前,特意又把玉河仙子拉上,在他想,以水小华刚才露的一手看来,定可以击败玉河仙子,他一败,只剩下玉面郎君一个,他和水小华就有脱身的机会了。

江湖醉客见玉面郎君来势甚猛,知道他存心想在几招之内把自己击伤,好去收拾水小华,忙运聚功力,全神贯注的施展开他生平绝学醉八仙拳,和玉面郎君游斗在一起。

玉河仙子生性婬荡,见了英俊潇洒的水小华早有点芳心荡漾,虽然玉面郎君就够美了,仰水小华的美邞有些不同,星目含威,剑眉微扬,一脸威武不屈的大丈夫气概,这和玉面郎琚拚中带苲阴险的面貌,实有天壤之别。

玉河仙子见玉面郎君和江湖醉客交上手,于是轻移莲步,笑盈盈的对水小华道:“小兄弟,你叫什度名字,能不能告诉我?”

水小华早已体会到江湖醉客的用意,不让自己报出姓名来,随正色道:“叫什么,你管小□。玉河仙子哈哈浪笑几声,道:“这么大的人,连个名字也不敢让人知道,那你跑到江湖上来干什么?”

水小华见她媚态百出,早已不耐烦,喝道:“你少啰嗦,有什么本事尽管使出来吧,在下没有功夫和你胡扯。”

玉河仙子娇声矫气地道:“哟!看你这么凶,干脆你把我吃掉算了。”

水小华见她说看说看,人已凑近过来,怕她有什么诡计,忙跃退五六步,厉声喝道:“你再这样不要脸,可别仅在下先出手了。”

玉河仙子仍然媚笑道:“小兄弟想打架,我陪你玩玩就是,何必粗声粗气的吓唬人。”

水小华根本没有意思和玉河仙子动手,因为他始终担心江湖醉客不是对方的敌手,如果自己在一旁观战,在必要时可以出手相助,因此他忍住气,口气较缓和地道:“既然你无动手之意,那縻请你站开一点。”

玉河仙子媚笑道:“怎么,敢情我身上有毒,怕沾到你不成?不然为什么要站开一点儿呢?”

水小华一听,知道她是在卖弄风情,无理取闸,不再搭理她,闪身跃出丈馀,准备在江湖醉客遇到危险时,立剌出手支援。

玉河仙子岂会轻易的放过水小华,虽然水小华心中已产生了厌恶感。

玉河仙子摆动看蛇腰逼近水小华,道:“小兄弟,你是在躲避我,是么?”

水小华冷啍一声,身子又退了几步;他已不屑于埋会玉河仙子了。

玉河仙子吃吃地巧笑,挺胸又逼近几步,她真的是在实弄风騒了。

水小华又是倒退了几步,他的双目封看看正在恶斗的江湖醉客与玉面郎君二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