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3章

作者:卧龙生

当江湖醉客和水小华正待起身离开之际,突听前面的啸声连起。

刹那间——只见一二条人影急驰而来,瞬即到了面前。

江湖醉客定睛一看,见为首一人,白须翲胸,身材伟岸,面色凝重,竟是胜家堡的老堡主胜平元。

站在他身旁的两个人,一个身材瘦长,颚下留看几根稀落的胡子,两片眼皮不停的眨呀眨的。

另外一个身材矮小,骨瘦如柴,看起来特别难看,可是双目如铃,寒光逼人,一望而知是内家高手。

江湖醉客见了不由暗吃一惊,忖道:“这两个怪物怎么又出来了中,”

原来这两个长相奇怪的人,是江湖上有名的怪杰,高的是瞽叟卞明,此人掌法出奇,功力深厚。

矮小的一个是地仙王旺,轻功盖世,神出鬼没,二人很少离开,总是一起在江湖上走动,因此一般人都称他们为武林二怪。

不知为了什么原故,二人已有十几年未在江湖露面,今天和胜家堡的老堡主一起由现,江湖醉客知道事情不太寻常。

于是江湖醉客打了个哈哈,道:“胜老堡主怎么把这两个怪物也带来了?”

胜者堡主刚一抱拳,地仙王旺便抢看说:“酒鬼怎么跑到这里和匪类混在一起了,”

江湖醉客正要答话,突听长白山主放声一阵大笑,和川西神儒步出茅屋来,高声道:“裁留是谁,原来是胜堡主和两位怪侠驾到,兄弟未能远迎,失礼二失礼!”

说罢,连连拱手,显得非常和气。

胜平元沉声道:“欧阳海,你用不看来虚套,老夫今天来是算算当年杀子的那笔血帐,我从四龙帮追你到此处,你还有何话说。”

长白山主仍然笑看说:“胜堡主还把十几年前的事记在心上么?令郎所为之事,江湖上人尽皆知,兄弟不过是替江湖除害而已,胜堡主自己不能明察a怎么倒恨起兄弟来了。”

胜平元厉喝道:“你不要血口喷人,小儿行为正大,决不是为非作歹之人,谁知你用什么诡计将他陷害,再说,你既知他是胜家堡的人,就该交到我手中发落,为何私自把他杀死”

长白山主嘿嘿一阵冷笑,道:“原来名震江湖的胜家堡堡主,是这等不可理喻的人,老朽倒走眼了,令郎见色起婬心,犯了江湖大忌,人人得而诛之,我欧阳海自问没有做错,胜兄要因此见怪,也只有听便了。”

胜平元已气得脸色铁青,喝道:“你说的倒是满嘴仁义,可惜你一手遮不住天,那夜你的所做所为,有人在暗地里看的清清楚楚,你还艳抵赖么?”

长白山主双目一转,冷笑道:“不用说,胜堡主所说之人就是这两位怪侠了?”

他用眼扫了卞明和王旺一眼,又道:“这两位兄台和兄弟有点过节,胜兄别受他人挑拨才好。”

地仙王旺突然厉声叫道:“欧阳海,你不必再掩饰,分明是你把人家女见糟蹋了,适逢小堡主路过撞见,你为了杀人灭口,才做下伤天害理之事,把两个尸体剥光放在一起,你说是与不是?”

此时卜突听一声暴喝:“姦贼子,敢在此胡说八道二”

声音未落,一条人影暴射而出,直向王旺扑去。

原来长白山主自出现之后,一直噤若寒蝉的玉面郎君田其英,听王旺辱骂义父,一时忍耐不住,才抢先出手。

胜平元二人见突有人袭到,掌力甚是强猛,三人不约而同一起拍出一掌,借势各自分开。

三人具是江湖一流高手,玉面郎君功力再高,也挡不住二人合力一声,只觉前冲之势,被一股强大的劲风阻住,悬空的身子,硬生生被逼落地面,向后倒退了两三步才拿住了桩。

玉面郎君没想到自己会吃这种暗亏,幸而对方都是成名之人,不愿用的种群打的行为伤人,出手都末用全力,否则,他不当场毙命,也非受重伤不可的。

长白山主真是极端阴险的人,他明知玉面郎君会吃亏,可是他并没有手相救,因为他要做给江湖醉客和水小华看,让自己的宽大忍让获得他们的同情。

倒是玉河仙子忍不住了,忙纵身到玉面郎君身旁,把他扶住。

长白山主沉声喝道:“你们两个还不退到一边去,不准再在这里胡闸”

奇怪的是,当年横行江湖的玉河仙子,竟如奉到圣旨一般,悄悄的和玉面郎君退了下去。

除水小华之外,江湖醉客等都是中原武林道上成名多年的人物,谁都知道玉河仙子的泼辣,现在变得像一只绵羊似的,怎不便这些老江湖们惊心动魄,因此都面面相觑,想不通长白山主用什么手段,把这位女觉头治得如此服贴。

长白山主扫视在场的人一眼,道:“适才王兄之言,是你亲眼所见,还是道听途说?”

两道炯烔目光,直逼向地仙王旺的身上。

地伯王旺虽被他目光逼视得有点心寒,但他乃成名人物,暗提一口真气,精神一振,道:“不但是小可亲眼所见,而且还不是我一个人,这位卞兄也在场。”

长白山主嘿嘿冷笑数声,道:“二位都是当年老夫手下败将,是故意捏造谣言来陷害我。”

说罢,“啊”了一声,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重大之事,又接道:“如此说来我倒明白了,说老夫偷袭天心派之事,一定也是二位所造的谣言了?”

始终没有开口的瞽叟卞明,此时翻动一下眼皮,慢慢地道:“欧阳老儿,你用不看拿话骗人,天心派是谁下的毒手,愚兄弟没见过,不敢乱说,但你杀死胜少堡主的卑鄙行为,在下瑯是亲目所睹。”

说得好像挺真实的。

川西神懦福尔道:“卞兄王兄皆是中原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怎能颠倒是非,再说,当年老山主手下留倩,饶过二位一条活命,这种……”

王旺听了气得大喝一声,道:“住口!你这臭酸丁。欧阳老儿做事,几时留过活口,当年要不是匹龙帮帮主适时赶到,他会放过我们兄弟么?读让圣贤书,□助纣为虐,自己还不觉得丢脸,竟还出头说话呢!”

福尔受了一顿抢白,不觉老脸通红,手中拂尘一甩,冷笑道:“出言无状,真是不可理喻,在下倒要见诚一下,二位又学了些什么本领,竟敢如此卖狂。”

说罢,移步向场中走去。

他摇摆看四方步,活像一个老学究。

长白山主忙上前几步,道:“福尔兄暂且息怒,何必跟他们一般见诚“我自有一番的安排。”

又转头对胜平元道:“胜堡主误听姦人之言,使我们彼此失和,实是不幸,等我把这两个狂徒打发了,再向胜兄解释。”

胜平元道:“你既然承认小儿是你杀死的,就不必再解释了,如子莫若父,我知道那孩子是冤枉死的。”

长白山主道:“这样说来,胜堡主一定要替子报仇了?”

胜平元道:“老夫不但要替小见报仇,而且也是替武林除害。”

说罢,纵身而由,右手一招“力劈华山”,猛向长白山主击去。

真不槐是武林名家,跃身,出手干净俐落,快速无比,力道强硬,如排山倒海之势,猛劈而出。

长白山主斜跨五涉之远,轻轻躲过对方一掌,可是并未还手。

胜平元痛失爱子,怒火攻心,不理对方是否还手,又连□全力政出两掌。

这两掌虽然力道奇猛,瑯都被长白山主轻易闪过,而且身法美妙,似无事人一艘。

胜平元见连政二招,对方仍未还手,不由怒喝道:“欧阳海,你一味的闪躲,算那门子英雄?”

长白山主脸色一沉,正色地道:“本人此次履足中原,不愿妄开杀戒,再说,令郎虽死有馀辜,但在下念你夔于之痛,故而让你三招,兄弟仁至义尽,若胜兄仍执迷不悟,别怪在下无情了。”

胜平元怒喝道:“欧阳海,你不必假仁假义,老夫纵死九泉,也忘不了你的阴险。”

站在一旁冷眼旁观的江湖醉客,见胜平元已怒不可恶,知道若再一交手,一定是个死亡之局,他虽然没有和长白山主交过手,但由玉面郎君和玉河仙子来判断,知道胜平元经对不是对方的敌手。

因此,胜平元的话刚说完,忙抢前几步叫道:“胜堡主,且慢动手,听我酒鬼一片句话,令郎之死,也许令有隐情,等将来探明白了,再做计较也还不迟,何必急在一时。”

江湖醉客这番话,完全是替胜平元看想,也就等于点明他,等将来多约几个中原武林高手,再找对方算帐,看今天之局,决难讨得了好去。

不想他这一番话,引起了武林二怪的多心,以为江湖醉客在说他们所见,乃是捏造谣言,有意挑拨,叫胜平元不要轻信。

地伯王旺为人刻薄,冷冷地道:“想不到酒鬼也和匪类一鼻子出气了,像你这种软骨头,真是替中原武林丢人,其实胜堡主报不报仇是他自己的事,与我兄弟无关,我们只不过把所见的事实告诉他,即使他不来,我们也要找欧阳老儿算算旧帐。你酒鬼凭什么出来讲话,难道是仗看欧阳老儿的势么?真……”

他的话还没说完,水小华已忍不住,大喝一声,道:“那里来的狂徒,如此出言无状,在下倒要见识一下,你们究竟有多大能耐,敢如此出言伤人。”

说罢,身子凌空跃起,藉势抽出背上青光剑,直向王旺扑去。

原来胜平元等一现身。水小华对他们气势□□,口头刻薄的风度就看看不顺眼,像胜平元因心痛爱子,态度失常还情有可原,但卞明、王旺,只因技不如人,怀恨在心,未免有失武林中人的风度。

再加水小华吃过了两次冤枉亏,险些丧命,对这些传言之事,总是采取怀疑的态度,而长白山主又表现得落落大方,一直委曲求全,再三忍让,水小华对他已生田同情之心,几次想发作,总找不到适当的藉口。

因此地仙王旺冷讽热嘲的辱骂江湖醉客,被他逮到了机会,他那里还忍耐得住。

水小华跃出之后,猛提丹田真气,身子又升高两丈有馀,青光剑一挥,划起朵朵的剑花,如同一片彩云,笼罩住王旺的头顶。

他乃含愤出手,无意中竟施出大悲禅师当年震惊武林的绝学,威势何等了得。

王旺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年轻人竟有如此奇奥之学,待发觉不好时,已被一片剑光罩住,连还手的机会也没有了。

王旺不由暗叫一声苦,不想自己苦练了十几年,竟会丧生在一个连姓名都不知道的后生小子手里。

正在千钧一发之际,水小华约满天剑势,突然敛起,身子也突然像泄了气的皮球,直落而下。

王旺乃机智绝伦的人,一见情况骤然剧变,急忙右掌一翻,施出大擒拿手中的绝招,一跃身扣住水小华右肘腕要穴。

只听他日里大喝道:“rǔ臭未矻的小子,敢在老夫面前卖弄,还不给我撤剑。”

这种瞬息万变之局,在场的人全都给水小华的剑招吸引住了,及至王旺一喝,水小华已落在别人手中,青光剑也被王旺拿去,抢救已来不及。

江湖醉客最关心水小华,见状大急,正想不顾一切,出手抢救。

王旺邞冷冷地道:“谁要向前一步,我立即把这个小子击毙。”

江湖醉客见水小华脸色苍白,满头大汗,像是受伤甚重的样子,不由急急道:“我告诉你,土地爷,你要是伤了他一根汗毛,我叫你到地狱去做小鬼。”

长白山主一直在望看水小华出神,但他并不是关心他的安危,而是在暗地盘算:这小子的剑测招确是奇奥无比,威力惊人,难道焦一闵得到了那本秘笈?果真如此,自己此次中原之行,就不容易顺利达成愿望了。

继而又一想:不对,焦一闵如练成那部秘笈之学,子午断魂芒楚长风决伤不了他。再说这小子剑招一出手时,确是惊人,但为什么会突然受制于人呢?难道十几年来,王旺已练就什么绝学不成?

长白山主恩来想去,觉得最后的想法比较合理,以为水小华小小年纪决不会有什么稀世绝技,幸亏他没有看清真相,否则,水小华和江湖醉客今天都难逃过长白山主的毒手。

原来水小华无意中施施出飞龙四式的“光华普照”,正在紧要开头,不想蛇头叟暗施在他身上的窒气毒粉发作,突然内力不继,心中一慌,功力尽失,因此才被王旺轻易制住。

长白山主想罢,突然哈哈一阵狂笑,道:“怪不得王兄由言狂傲,原来十几年不见,王兄的功力已精进了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