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4章

作者:卧龙生

江湖醉客舒亦觉和水小华离开之后,二人直向地狱谷口奔去。

在路上,水小华把自己脱险经过说了一遍。

江湖醉客厅后,嗟叹不已。

他们到达之后,看到大石上留的字迹,知道驼背怪人姬天云已赴天池。

江湖醉客把大石上的字迹,用手掌运功抹去,让水小华坐在上面,道:“我本想陪同你去天油,可是,不想长白山主突然现□,四龙帮又被子午断魂芒摧毁,我一定得先给你师父那个酸老头子送个信,让他们心里先留个底,天池之行,只好你自己去了。”

水小华道:“老前辈,当年天心派真的是长白山主下的毒手么?”

江湖醉客道:“这只是一种传说,谁也没有见过,可是,照他今天的所做所为,看样子传说是不可靠的。”

水小华道:“晚辈也认为不会是真的,否则他就不会对我们那么客气了。”

江湖醉客道:“不管是真是假,在还没有查明真相之前,你千万不可以和长白山的人接近。”

水小华道:“这是为什么。”

江湖醉客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你师父那个酸老头子,没有告诉你身世么?”

水小华道:“师父虽没告诉晚辈,但现在晚辈已经知道大概了。”

水小华随即把驼背怪人姬天云告诉他的话,当年子午断魂芒楚长风怎样在天心派把他救由的话,说了一遍。

江湖醉客厅后,面色凝重,解下背后的酒芦,拔开了塞子,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口酒。

然后,他才抹抹嘴见,道:“此段经过,真是出人意外,谁也想不到,你竟是子午断魂芒楚长风救出来的。”

水小华道:“因此,四龙帮是他下的毒手,更难令人相信。”

江湖醉客道:“这一点倒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此人生性高傲,个性怪异,善恶决于自己一念之间,可能四龙帮不知在什么地方把他惹恼了。”

水小华低头暗忖:难道姬大哥会对我装英雄,说大话么?再一想,他决不是那种好大喜功的人,那么子午断魂芒怎会又在江湖现迹,做出如此绝毒之事?

江湖醉客见他低头不语,知道是想起楚长风当年救他之情,随接口道:“四龙帮被血洗,一定引起江湖仗义之士愤怒找他算帐,你和你师父不参加,以报他救你之恩,其实,他杀了你师祖,又救了你,只赏功过相抵,并不久他什么倩。”

水小华想的并不是彼此的恩怨,而是子午断魂芒这个人究竟在不在的问题,于是,又问道:“老前辈,子午断魂芒除了他之外,别人就不会用吗?”

江湖醉客又喝了几日酒,道:“以前的我不知道,近百年来,没有第二人使用过,也没有人会制造。”

水小华闷在心里,忖道:现在不必多问,见了姬大哥自然会明白。

想罢,随站起身来,道:“老前辈要去东海替恩师报信,姬大哥所留之物,是否帑信他人家?”

江湖醉客道:“不必了,驼子说他死了之后,要我把包裹交给你,他现在还没死,你还是带看交给他吧,也许此中另有隐情。”

水小华闻言,随即拜别江湖醉客,向天池急箭而去。

他一路上心急似前,昼夜不停的向前赶,恨不得即刻到天油把万年雪蛹取到,把师父的病治好,然后好去找灵丹替师伯神算子柳衣清疗伤。

水小华道:“这是为什么?”

江湖醉客瞪了他一眼,道:“怎么?你师父那个酸老头子,没有告诉你身世么?”

水小华道:“师父虽没告诉晚辈,但现在晚辈已经知道大概了。”

水小华随即把驼背怪人姬天云告诉他的话,当年子午断魂苦楚长风怎样在天心派把他救由的话,说了一遍。

江湖醉客厅后,面色凝重,解下背后的酒葫芦,拔开了塞子,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口酒。

然后,他才抹抹嘴儿,道:“此段经过,真是田人意外,谁也想不到,你竟是子午断魂苦楚长风救出来的。”

水小华道:“因此,四龙帮是他下的毒手,更难令人相信。”

江湖醉客道:“这一点倒没有什么值得怀疑的,此人生性高傲,个性怪异,善恶泱于自己一念之间,可能四龙帮不知在什么地方把他惹恼了。”

水小华低头暗忖:难道姬大哥会对我装英雄,说大话么?再一想,他决不是那种好大喜功的人,那么子午断魂芒怎会又在江湖现迹,做出如此绝毒之事?

江湖醉客见他低头不语,知道是想起楚长风当年救他之倩,随接口道:“四龙帮被血洗,一定引起江湖仗义之士愤怒找他算帐,你和你师父不参加,以报他救你之恩,其实,他杀了你师祖,又救了你,只算功过相抵,并不欠他什么情。”

水小华想的并不是彼此的恩怨,而是子午断魂芒这个人究竟在不在的问题。于是,又问道:“老前辈,子午断魂芒除了他之外,别人就不会用吗?”

江湖醉客又喝了几日酒,道:“以前的我不知道,近百年来,没有第二人使用过,也没有人会制造。”

水小华闷在心里,忖道:亲在不必多间,见了姬大哥自然会明白。

想罢,随站起身来,道:“老前辈要去东海替恩师报信,姬大哥所留之物,是否带信他老人家?”

江湖醉客道:“不必了,驼子说他死了之后,要我把包裹交给你,他现在还没死,你还是幦看交给他吧,也许此中另有隐情。”

水小华闻言,随即拜别江湖醉客,向天杝急箭而去。

他一路上心急似箭,昼夜不停的向前赶,恨不得即刻到天池把万年雪蛹取到,把师父的病治好,然后好去找灵丹替师伯神算子柳衣清疗伤。

这一日,水小华进入甘肃和青海交界的祁连山脉,觉得身体困乏异常,心想:连日来,急于赶路,未曾好好休息,前面还有一大段山路,暂且坐下,好好调息一番再说。

想罢,便在一棵大树底下坐下,打开带的口粮,大嚼起来。

吃罢,开始打坐调息。

几天来,他忽感气血不平,内力不济,因此,他这次摒除一切的杂念,运气调息。

可是,他不知道蛇头叟在他身上留下窒气毒粉,已渐渐的发生了作用,费了顿饭功,真气仍然无法完全纳归丹田。

水小华想来想去,也想不出毛病出在什么地方,暗忖:是不是这些日子急于赶路,消耗精力太多之故?

他正在纳闷之际,突听前面响起一阵银铃般的娇笑声。

水小华大吃一惊,霍地由地上跃起,向前望夫,只见玉河仙子笑盈盈的站在前面的一块大石上,山风尺过,衣角飘动,真像是仙子下凡。

水小华一怔,暗忖:她怎么一个人来到此地?也许长白山其馀的人就在附近,这个女人动作轻浮,倒是少招惹她为妙。

想罢,正待转身离去。

玉河仙子已从大石上下来,一面朝他走来,一面说道:“小兄弟,你怎么一个人在此地,那个酒鬼呢?”

水小华知道它是长白山的人,不愿给她太难看,只好随便说:“舒老前辈另有要事,到别处去了。”

玉河仙子娇声道:“你刚才一个人坐在那里想什么,是不是想媳妇啦?”

水小华见她语态轻狂,已快走近自己的眼前,暗忖:荒山无人,孤男寡女在一起,万一有人来看到,成何体统,还是快离开此地为妙。

想罢,正色地道:“在下身有要事,不便多谈。”

说完,转身急向前驰去。

玉河仙子在后面娇声喊道:“小兄弟等等我,你不是去天池么?咱们一路做个伴儿。”

水小华不理她的叫臧,喑运全身功力,施展轻功,一味狂奔。

然而,由于他受窒气毒粉的影响,功力无法施展到巅□状态,再加玉河仙子乃江湖上有名的女魔头,轻功十分了得,不到顿饭的光景,她已和水小华赶了个并肩。

玉河仙子一面赶路,一面嗲声道:“小兄弟,忙什么,你这样赶下去,会累坏的。”

水小华见她已经赶了土来,知道自己此时的功力,绝对扔不下她,于是突然刹住脚步,站立当目不动。

玉河仙子冲出去丈馀,才站住了脚。然后走回来,娇笑道:“小兄弟,你怎么突然不走了,是不是累了?”

水小华见她如此纠缠不清,没好气地道:“男女授受不亲。请姑娘先走吧!”

玉河仙子娇笑连连,道:“这是谁告诉你的这些酸道理,江湖儿女,不拘俗礼,我们两个一块疋,又有什么关系?”

水牛华道:“话虽如此说,但我和姑娘素不往来,还请始娘先走一步,免得惹人闲言闲语的。”

玉川仙子娇瞋道:“不要怕,如果有人敢说我们的闲话,姐姐把他的头忸下来。”

说看,已走近过来,想拉水小华的手。

水小华忙跃躲一旁,厉声道:“请你放贫重点,你是谁的姐姐,在下没有这份福气。”

不知是玉河仙子听不出他的语中含意,还是她故意胡扯,娇声道:“小兄弟不要客气,姐姐一见你,说真的,就打从心眼里喜欢你,江湖上有很多的高手,想叫我一声姐姐,我还不肯答应呢!”

水小华一听,真是哭笑不得,见她嘻皮笑脸的样子,根本没有把自己生气当一回事,不觉更加气愤道:“你不要瞎扯,你打算今天怎么样?”

,河仙子娇笑一声,媚态横生,娇声娇气地道:“哟!看你凶巴巴的样子,多吓人,我只不过想和你一起赶路罢了,又不是把你吃掉,何必那么紧张。”

水小华仍然扳耆面孔,道:“要走你先走,要不就我先走,为什么非在一起不可?”

玉河仙子道:“有个伴儿在一起,免得寂寞,你别老是往坏处想,姐姐不会害你的。”

水小华一听,知道目前无法摆脱她,暗想:只好到前面再想办法找机会。

心念既定,不再理她,首先起步向前赶去。

水小华此时体内如没有窒气毒粉作祟,他用尽全方,是可以摆脱玉河仙子的,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给她纠缠耆。

可是,现在封不行了,他怎么提气,总觉得丹田虚乏,精力不充足,这样一来,他的功力大大损弱。

玉河仙子见他已经让步,也随后展开身法,紧靠看他身边并肩向前赶去。

由前面的一段谈话中,她已看出水小华是一个心地纯厚的人,要想用邪法引诱他,不但得不到他的好感,反而会招惹相反的效果。

因此,赶了一里,玉河仙子已收起放荡之态,装出一本正经的一面赶路,一面道:“小兄弟,此次中了子午断魂芒毒的不只你师父一人,你到天池之后,准有把握取到万年雪蛹么?万一被人抢先夺去,你怎么办?”

这个问题,正是水小华目前所担心的事,他知道自己几经挫折,已落在其他人后面,他只希望乾坤一叟公孙业等人能先别人取到万年雪蛹”以解师父之毒。

现在玉河仙子一提,不由焦急地问道:“难道天池神妪,只有一只万年雪蛹么?”

玉河仙子道:“虽然她不会只有一只,但此物乃世上奇品,要想叫她都拿出来入比她的命还难。”

水小华不相信地道:“所谓世上百珍,乃是能救人危难,起死回生,如藏而不用,岂不等于废物一样,想天池神妪定是修养有素的人,决不至于见死不救。”

玉河仙子娇笑道:“世上的人都像你小兄弟这般想法,天下早就太平了,可是,武功越高的人,怪毛病越大,据姐姐所知,天池神妪是一个老吝啬鬼,别说是稀世珍宝的万年雪蛹,就是冰珀紫莲散,也从不轻易给人。”

水小华自入江湖以来,.所遇的高手,确都是有怪癖,因此,他觉得玉河仙子所说的这段话很有道理,不过听她又以姐姐自居,心中颇感不悦。本想顶撞几句的,又一想,与这种女人一般见识,实在是划不来。

于是,他随口说:“一切届时看情形再说吧,反正只要在下有一口气在,定要取得万年雪蛹。”

玉河仙子道:“此去不但天池神妪那个老婆子难应付,就是其他的人也都是武林一流高手,你一人之力,恐怕万难得手,说不定小命也要送上呢!”

水小华本想告诉她还有其他人同来天池,但听她的口气中,有轻视自己之言,不由豪气大发,冷哼一声,道:“在下做事,只知做其所是,从来不把生死放在心上。”

玉河仙子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