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5章

作者:卧龙生

由于过度的疲劳水,小华体内的剧毒更加猖獗,此时,他已进入了昏迷状态。

玉河仙子蹲在他的身旁叫了好半天,仍然没有清醒过来,而且呼圾已经显得非常的急促。

玉河仙子乘机把小包和信放进他的怀中,然后把他扶坐起来,把那粒黄色葯丸拿了出来玉河仙子拿看葯丸,不由暗想:川西神儒和长白山主不知在嘀咕什么,看样子这粒葯丸不像是完全解毒的。

她知道长白山主精通歧黄之术,可是他炼的丹葯从来没有告诉过任何人,即使是玉面右君也不知道他义父怀有多妙种丹葯。

因此:她不敢断定这粒黄色葯丸是毒葯还是解葯?

玉河仙子把葯丸徐徐的放到水小华的嘴中,暗忖道:看你自己的造化吧,万一是毒葯,你也不要怪我。

等葯丸溶解,流下水小华的喉头,玉河仙子又把他的身子放平,坐在他的身侧,呆呆的望苍他。

约有顿饭光景。

水小华徐徐的睁开了双目,心中栘问的感觉已完全消失,周身无比的通畅,暗一运气,血脉畅通,丹田之气格外的饱满。

心中一喜,猛然坐了起来。

玉河仙子见他生了起来,惊喜道:“小兄弟,你好了么?为什么不再多休息一会见?”

水小华见玉河仙子头发蓬乱,面色红润,像是很果的样子,心想:她一定去为我找葯,受了劳累。

水小华心存感激,说道:“姑娘救命之恩,在下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不知姑娘在何处讨来的解葯,”

玉河仙子满面正经地道:“我不敢望什么报答,只要你不再讨厌我,能叫我一声姐姐,我就心满意足了。”

停了一会,她又说道:“为了找解葯,差一点把我的命也送上,江湖上的人都自私得很,宝丹灵葯,从来不肯轻易让人。”

水小华心地纯厚,对她这篇鬼话深信不疑,不由暗生惭愧,忖道:我一直都瞧不起她,看她此时的神色和所做所为,竟也是个血性中人,为自己竟舍命取葯,此情实在可感,看起来,只凭外表,实在不能武断一个人的好坏。

想到这里,对玉河仙子的观感不由改变了许多,但要叫他改口叫姐姐,仍于心不甘,于是诚恳地说道:“水小华何德何能,竟得姑娘如此相助,实令人心中不安。”

玉河仙子见他仍不肯叫自己一声姐姐,暗忖:好倔强的孩子。

随苦笑一声,又道:“我自幼父母双亡,无人管教,因此有时候不免言语失态,也许以后你会明白,我不是想像中的那么坏。”

水小华感于她救命之恩,再加王河仙子此时媚态尽去,水小华对她已没有什么恶感,望看她茫茫然的神色,道:“在下蒙姑娘活命之恩,毕生难奖,怎么会轻视姑娘约为人,只是玉河仙子望了他一眼,道:“只是什么?”

水小华红看脸,道:“只是在下不明白,姑娘为什么对我这样好?”

玉河仙子道:“你以为我有什么企图么?难道我该看你伤势严重时而去下你不管么?”

水小华被玉河仙子问得哑口无言,暗忖:如果她是男的该多好,和她结为兄弟,行走江湖,也多了个臂膀,他想到这里,不禁长吁一声。茫然道:“在下师门规严,万一引起了什么风言风话的,那就……”

王河仙子接口道:“我知道你也是孤苦的人,感于我们身世相同,才生出同病相怜的心,把你当作亲弟弟看待,对你决没有什么歪心,为人不做亏心事,半夜叫门心不惊,你师父知道了又怎样。

何况此次去天池,想要得到万年雪蛹的一口匹手很多,我看你人单方范,才诚心诚意的想帮你这个忙,好早日把你师父的伤势给治好,不想引起了你这么多的疑心,真是好人不好做啊!”

说完,一抬身子,坐到远处的洞角,装作生气的样子。

它的话已使水小华大为感动,暗忖:也对,她虽然有时在言笑之间有些媚态,可是对自己邽没有半点亩矩的地方,人家对自己用心如此良苦,怎好拒人于千里之外,何况此去天油,如果找不看姬大哥,自己一人之力,是否能把万年雪蛹得到手中,实在没有多大的把握,态有她相助,实在也方便不少,叫她一声姐姐,又有何妨?

想到这里,水小华低声叫道:“姐姐……”

玉河仙子一生在江湖独来独往横行霸道。自投奔长白山之后,一面慑于长白山主的虎威,一面迷于玉面郎君的私情,因此才死心塌地的供人役使。

但她乃经多见广的人,知道自己在长白山中并没有被人家重视,因此,她一心一意抓住玉面郎君做为终身伴侣。

因为她心里早已明白,想要脱离长白山,只有死路一条。

她在一生中,除了那些荒婬无耻的话外,从来没有人正正经经的叫过她一声姐姐,因此,水小华这一声天真无那的“姐姐”,叫的声音虽小,邞使玉河仙子心中一颤,只觉呼地一声,由头顶麻到脚后跟。

玉河仙子望看水小华纯洁英俊的面孔,不禁颤声道:“小兄弟,难为你啦!”

不知为什么,她秀目中竟流下两行泪水,顺腮流到嘴角。

怎么突然哭了呢?

水小华一见,内心大吃一惊,忙揍到她的跟前,拉羞她的玉手道:“姐姐,你怎么哭啦?是不是小弟使你伤心了?”

玉河仙子一怔,见他满脸赤诚,动作出自纯情,不知那儿来的委屈,真想抱头痛哭一场。

但她终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知道自己一失常态,定有大祸临头,忙擦去脸上的泪痕,道:“能让你叫一声姐姐,真是如佛开金日,姐姐太高兴了,所以不觉流出泪来。”

水小华乃感情极丰富的人,纯倩一动,说话也动听多了,笑笑道:“如果姐姐高兴,我就不停的叫好了。”

玉河仙子一看,天色已不早了,乃收起了笑容道:“别贫嘴啦,你的伤势刚好,快躺至那边去好好睡一会见吧,明天好有精神赶路,姐姐也累了。”

水小华见她一下子摆出了大姐的派头来,心中觉得分外的舒服,于是乖乖到一边鋿了下去。

他一闭上眼,萧晓兰的影子忽然映上心头。他一生第一声姐姐叫的是她,而且已订了白首之盟。

在他心目中,萧晓叮和玉河仙子是不同的,对萧晓兰他付出的是男女之间圣洁爱情,对玉河仙子瑯是由感激而发的手足之情,没有丝毫邪念。

水小华想看想看,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

一觉醒来,已经是东方大白。

水小华急急起身,见玉河仙子呆站在洞口,茫然的望看外面,毫无妩媚之态,显得格外的俏丽。

水小华站起身来,悄悄走到她身边,低声道:“姐姐,你在看什么?”

玉河仙子似乎没有发觉水小华走近她身边,因此,被这意外的叫声吓了一跳,一回头,朝水小华瞟了一眼,思想才拉到现实,笑骂道:“起来怎么也不招呼一声,把我吓了一大跳。”

水小华道:“姐姐想什么想得出神了,连有人走近身边都没有察觉。”

玉河仙子道:“我本来想叫醒你上路,又恐你昨天太累了,因此站在洞口看外边的山员,谁在想心事来?”

水小华心无城府,对一个人没有了恶感,即以至诚相待,再加上心无邪念,说话也就无拘无束。

而玉河仙子言态之间关便备至,使他十几年孤苦呆板的生活中,平添了无限的温倩。

两个人拿出口粮,一边吃一边谈笑,又有谁会相信里面包藏看毒辣的阴谋。

就在这时候。

突听外面一声冷哼。

玉河仙子一翻身,双手护胸,如箭一般的穿出洞外。

水小华也紧跟看窜了出去。

二人的身影刚离洞口,迎面打来一把暗器,力道奇大,快速绝伦。

玉河仙子早料到对方会有此一看,右掌十挥,劈出一堆劈空堂方,把袭来的暗语给击落。

二人看地之后,向前面一打量,见前面站看两个妙龄少女。

一个是紫衣紫裙,一个是短打线装,二人身后站看一位白袍白须,手持白骨龙头拐杖的老人。

水小华一见,不由内心大喜,忙向前走了两步叫了一声“婷妹”,正想再参见乾坤一叟公孙业时,不想绿衣少女“呸”了一声,眼见圆瞪,满脸涨红。

水小华听江湖醉客说过,范坤一叟公孙业带看线衣妙女和玄空大师的徒弟萧紫倩替自己赴天油之事,因此,一见面,把过去的误会早已忘记,不想对方态度冷漠,满脸不屑之色,使他大出意外。

原来公拣业怀羞一颗赎罪的心倩,领□绿衣少女公孙婷和萧紫倩赴天池取万年雪蛹,不想前几天姬天云追上了他们,告诉他们水小华没有死的消息,并且说他已来天池,叫他们一路上留心水小华的行□。

三人闻言,心中大喜。

尤其是公孙婷更是喜不自胜,巴不得马上见到她的水哥哥,因此三人把脚程放慢,一路查访。

谁知二人经过此处时,听男女二人在洞里谈笑,公孙婷一听就听出男的是水小华,你想这份醋劲该有多大吧!

同时现在刚黎明,不用说两人是在洞中住了一夜,因此公孙婷气得已快疯了,那里还能理会水小华。

水小华讨了个没趣,回头望了望玉河仙子,不由登时明白过来,正想解释一下,突听玉河仙子笑容可掬地娇声道:“哟!我当是谁,原来是公孙老爷子,小女子失迎了。”

说看深深施一礼,姿势动人,百媚丛生。

本来经过几次考验,公孙业对水小华已生信心,相信他不会做出荒唐之事,可是现在一见他和声名狼藉于江湖的玉河仙子在一起,信心就不由动摇了。

再见水小华面色红润,玉河仙子娇艳动人,刚直的老牛脾气突然又发作起来,冷笑道:几年不见的玉河仙子,不想又在这荒山野谷相、,老夫以为你造够了孽,早向地狱报到了,想不到还在江湖现世。”

玉河仙子看出绿衣少女和水小华感情甚深,因此灵机一动,不让水小华有说话的机会,忙脸色一沉,抢看说道:“你活了这么大年纪,怎么一点口德也不修,你以为就凭你公孙业向那里一站,就能把我们吓住了,哼二真是老而不死是为贼,难怪你成了老绝户……”

她的话未说完,骤听娇喝一声:“泼妇,找死!”

线影一闪,直向玉河仙子扑去。

原来公繇婷见水小华和这种騒荡的女人在一起,早就芳心慾碎,现在又听她对爷爷出言不逊,那里还忍耐得住,因此,抽出背上宝剑,同玉河仙子刺去。

公孙业知道玉河仙子心狠手辣,武功高强,婷见绝不是她的敌手,见公孙婷一发动,一把拉住,喊道:“婷见入回来“”

水小华本想乘机解释亡下,不想公孙婷已闪电由手,因此也忙喊道:“婷妹不要动手,她是自己人。”

他和公孙业的喝声刚落,只听闷哼一声,公孙婷的身体已跟跄的向后退了好几步,踌坐在地上。

原来玉河仙子早已预料到,万一让水小华和对方有交谈的机会,一定会疑团尽释,那跟水小华一定会跟看他们去,自己见了长白山主就不好交差了。

这样一来,她巴不得对方有人快出手,造成翻脸之局,使大家下不了台,因此,她一见总衣少女出手,正中下怀,心想:一定得先把这个小妮子伤了,自己才能控制今天这个局面,使水小华不至于倒过去。

于是,红丝金素和右掌同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同时出手。

公孙婷怒火攻心,出手过分激动,再加上公孙业和水小华的喊声分了她的心神,因此一招之下,就中了玉河仙子一掌。

水小华见公孙婷倒在地上,内心大急,腰身一摔,直扑过去。

由于这一连串的动作发生的太快,使人人都没有思索的馀地,都凭同时的直觉,公孙业和萧紫倩见水小华一声不响的朝公鲧婷扑去,以为他怀有恶意,公孙业拐杖一支地,身子跃起,遥向水小华劈出一掌,并喝道:“狂徒你敢“”

萧紫倩也右手一扬,又打出一把菩提子,人也跟看公孙业纵了过来。

水小华救人心切,根本没有想到对方会向他突然袭击,及至感到不妙,招架已是不及,菩提子打在身上一阵酥麻。接看被公孙业的强猛掌风,卷出去丈馀跌坐在地上。

玉河仙子一见场内局势,心中暗喜,心想:此时不出手,等待何时,红丝金素一甩,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