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6章

作者:卧龙生

水小华和玉河仙子各想蓍自己的心事,一路沉默的向前急奔。

一连赶了十天,已进入了祁连山主脉。

祁连山乃西北有名的大山,丛山叠嶂,山势奇险。

二人正赶之际。

水小华突然心血怦动,绮念顿生,一股亢响之情,突使血管暴涨,他急忙刹住脚步,运功行气摒除杂念。

玉河仙子见他突然停住不走,也猛收住身势,回头望夫,见他面色通红,浑身颤抖,不禁失声叫道:“小兄弟,你怎么啦!”

水小华突睁双目,眼中如喷火的盯在玉河仙子身上,他此时已心如火焚,慾念高增,运气行功,反而助长绮念滋长。

他的灵智已完全丧失,已分不清前面站的是玉河仙子,只觉一个躶女在向他挑逗,而他一心所想的,只是要抓住她发泄一番。

玉河仙子见状,已明白是怎么回事,知道自己猜得没有错,一定是长白山主的那粒黄色葯丸作的怪,不由芳心大急。

只见水小华像一头野兽似的直向她扑去,她急忙闪身躲过,一面大叫道:“小兄弟,快运功抵御。”

水小华被强烈的*火烧得完全失去控制,闻声叉二次向她扑到,动作快速绝伦,如飞鹰扑食。

玉河仙子无法出手,忙跃身躲过,暗忖:如不先把他制服,后果一定不堪设想。

如果在以前,玉河仙子也许能屈身相救,和他消魂一般,他的死活根本不会放在心上的,但现在不同了。

因为,她已把水小华看作是亲弟弟一般,她不忍促使他灭亡,再者她不能对玉面郎君不贞,毁灭自己的将来。

真是难为她了。

这时的水小华像疯狗一般,朝看她直扑而上,她不得已掏出自己的迷魂帕,迎风一抖,一股芳香之气,直钻进水小华心田。

水小华打了几个喷嚏,身体摇摇摆摆的倒了下去。

玉河仙子走近一看,他倒在地上浑身肌肉还在抽动,不禁倒抽一口冷气,暗忖:好厉害的邪葯啊!

她泪眼汪汪的望看水小华被*火焚身的痛苦之状,悲痛慾绝,不禁脱口叫道:“怎么办?叫我怎么办?”

她不忍看水小华让*火折磨而死,可是她又不敢背叛长白山,她已领受过长白山主那种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的毒辣手段,这位横行江湖多年的女魔头,竟为人间的至爱与死亡之间踌躇了。

最后,她终于喊出了哀鸣:“我要救他!我要救他!”

声音低沉,语气哀怨,像是在对天发响,也像在诉说心愿。

接苍,她长叹一声,又自言自语道:“我一生造孽无数,想不到连这么一个真情对我的假弟弟也担不起,是我连累了他,不能,我不能让他死,我要用我这造孽之身,换取他的性命,即使忍受下地狱之苦,我也甘心。”

她心念既决,抱起水小华的身子,只觉浑身火热,如火烧似的。匆匆向前面一座大山赶去。

玉河仙子猜得不错,水小华正是受了长白山主那粒黄色葯丸的害。

此葯长长白山主的秘密法宝,取名“七巧绝命丹”,外面包看一层享厚的□葯,官解百毒,里面包有一粒小小葯丸,系采用最毒的七种婬葯而成。

如中毒的人,朋下此丹之后,外面的解毒之菜,能先把你身上的剧毒消除,然后,每隔十天,里面的银色葯丸毒发一次,一次比一次厉害,七七四十九天,七种毒葯,一起并发,纵是罗汉之躯,也会被火焚烧而死,此种用心真可以说是歹毒无比。

玉河仙子向长白山主报告水小华身中蛇头叟的望气毒粉之后,他才勾起下此毒手的动机,想使水小华和玉河仙子成姦,让天下的人都唾骂,使他在临死时落了个“死有馀辜”之名。

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婬饥成性的玉河仙子的一反常态,对水小华发生了超出邪念的人间最圣洁的至爱。

玉河仙子抱看水小华,走了约有一盏茶的工夫,已累得香汗淋漓。

这时突觉水小华身上的热度已退了,心中一喜,赶忙轻轻地将他放在地上,略为休息一会见。

她抬头一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池清水,心暗忖:用山中泉水洗洗他的脸,不但能解除自己的迷魂葯力,也许铑使他清醒过来。

玉河仙子又把水小华抱起,不多久来到水油旁边,把他放下依在一块大石上,然后掏出自己手帕,走近水边。

祁连山麓雨水缺乏,山中泉水不易多见,此处是深山幽谷,这周围一丈的水池,完全是山石渗出来的,再加经年不见日光,水势奇寒。

玉河仙子的手看水之后,只觉冷气刺骨,她把手中浸了浸,蒙在水小华的脸上。

她怕水小华醛来之后,慾念仍旧不除,忙返到一丈开外,手持迷魂帕站定,以防万一,及时应变。

其实“七巧绝命丹”最初几次发作,只有一个时辰的光景,能设法熬过这段时光,葯力即自行消去。

如果不发生性的关系,且能使精力更加的充裕,不过中了此毒的人,没有一人能忍受*火焚身之苦,而不寻求发泄。

冷水湿面之后,水小华悠悠醒来,一见玉河仙子站在一丈关外,面色十分严肃,不由挺身而起。

玉河仙子一惊,连忙又后退了几步。

水小华暗运功力,觉得身体并无异样,不由想起刚才绮念之景,心中突然凉了半截,是不是自己迷失本性,做出不可告人之事。

想到此处,登时吓出一身冷汗,不禁急急地道:“我怎么来到了这深谷之中,是怎么回事?快告诉我。”

玉河仙子听他一开口,就知道他已清醒,忙把迷魂帕收起,走了过来,道:“你受蛇头叟窒气毒粉时日太久,馀毒未能尽除,发生之后,本性尽失,幸亏我有迷魂葯物,将你迷倒,使你发作不出来。”

这一套话是玉河仙子早就想好的,她不能说出长长白山主的毒计,因为这样一来,水小华不但马上和长白山主结仇,而且他也不会原谅她。

水小华心无城府,且玉河仙子满脸的庄严之色,使他不能不信,不禁感激地道:“幸亏姐姐经验富,否则,不知要阔出什么事了。但不知馀毒是否还会发作?”

玉河仙子道:“如无解葯,你非被它折磨死不可。”

水小华心中大惊,叫道:“这如何是好?”

玉河仙子道:“小兄弟,不必耆急,姐姐已想到找解葯的地方,只不知你身上的毒,何时才会再发作。”

地想了想,又道:“小兄弟,你在毒发之前,有何异样的感觉?”

水小华想了想,道:“突然心血怦动,慾念丛生……”

话没说完,他已羞得脸色通红,又喃喃补了一句:“想不到我水小华竟是这种下流的人。”

玉河仙子亲切地道:“这怎能怪你,即使佛身金刚,中了此毒,也会失去把持,现在不谈这些,还是想法解毒要紧,等你一发觉毒发的预兆时,立即告诉我,我好事先防止,好,我们现在走吧!”

水小华道:“我们去什么地方?”

玉河仙子道:“左面那座山上,有一座道观,在正殿后面的院落里长有一棵珍木,叫千年红果,此果不但能耳解百毒,修行人吃了,且能尘念皆除,早成正果。因此道观里的道士把此果视镇山之宝,姐姐当年曾来过,因此知道此中详情。”

水小华道:“观里的道士一定武功高强,怎么没听人提起过?”

玉河仙子道:“观里的道士从来不舆江湖上的人结交,且门规极严,门下很少有人出过祁连山,因此江湖上很少传诵他们的事迹。”

玉河仙子说罢,即同水小毕直扑左面的山而去。

晴空万里无云,山□看上去并不太远,但实际上二人整整走了五天,才到达山底下,山势高峻,形势奇险。

玉河仙子停住脚了望一阵,道:“我们找路爬上去,不过要特别留神,观里的道士二定派有查巡,能不被他们发觉最好,万一被他们发现了,我们不可恋战,设法迅速闯过。”

水小华知道这一上去,定有一番战斗,他心念师父,不愿再节外生枝,因此,才犹疑地说道:“已经有五天了,而小弟身上的毒也末见发作,也许已经没有冬大关系了,我们是否玉河仙子忙道:“你中的是定期慢性毒物,也许还未到发作的时间,决不会这样安然无事的,我们还是快快闯上去吧,如能在这次毒发之前得到红果,就万事平安了。”

玉河仙子深知长白山主的为人,她知道他决不会这样轻易的就放过水小华的,因此,没等水小华开口,已先跃身而起,向山上赶去。

水小华璵在后面,留神看四周的形势。

这时心内突然有一股怨恨之气,冲涌而上,喑忖:要不是蛇头叟用卑鄙的手段,我怎么会遇上这些麻烦。

想到这里,不禁暗咬钢牙,自言自语道:“总有一天,我要把你劈死剑下,然后斩成碎肉,方消心头之恨。”

二人施展开上乘轻功,赶了约有一盏茶时间已到了半山膢,并没有遇到阻挡。

玉河仙子道:“小兄弟,咱们到前面的小松林内,先休息一会见,把精神养足了再上顶。”

二人进入林内,盘膝坐下。

水小华道:“不知距□顶还有多远,怎么一个人也没有发觉?”

玉河仙子道:“我也觉得奇怪,这座山被他们划为禁区,怎么今天没有设桩,其中定有缘故。”

她沉思了一会见,又道:“小兄弟,你现在有什么异样感觉没有?”

水小华道:“没有,只觉得精力特别充沛。”

玉河仙子蹙看眉,道:“我担心你万一毒发,事情就辣手了,剩我一人之力,还要照愿你,恐怕很难闯进观去。”

水小华一听也没了主意,他自己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毒会发作。

玉河仙子沉思一会,道:“你服过解葯十天之后,第一次发作,也许这次还要十天,现在已经六天了,还有一天的时间。”

说罢,突然站起身来,道:“不要休息了,我们要在这一天之内,把千年红果取到手才好。”

二人刚窜出松林,突然,上面三条人影急驰而下。

转眼,已到了二人前面。

水小华抬头望夫,见二人都是道装打扮,双目含威,都面带杀气,各人手持宝剑,看样子像是专为动武而来。

为首的人,在水小华和玉河仙子身上转了一眼,道:“二位年纪不大,瞎子倒不小,竟敢到清虚观寻事,本观主传下法谕,请二位进观内一会,如果再想逃走,别怪贫道礼貌不周了。”

二人听了一怔。

玉河仙子久走江湖,听对方口气,知道对方找错了对象,暗忖:不如将错就错,先混进观去再说。

于是,玉河仙子笑笑道:“我们正跑迷了路,有二位大师带路,也就方便得多了,也省了些气方。”

为首的道士又瞪了他们一眼,即砖头向前带路,向山上奔去。

一行人赶了很久,才来到观前。

为首的道士道:“请二位施主在此稍等,待贫道进去通禀。”

说罢,转身艳去。

其馀的二人,遥站在一旁监视他们。

玉河仙子没有想到会这么顺利的到达了情虚观,随改变了主意,低声对水小华道:“乘其不备,我们赶快下手,等老道士们出来,事情就难办了。”

水小华道:“我们是否可以用和平的方式向他们讨一枚~免得伤了和气。”

玉河仙子瞋道:“这是什么时候,还在做梦,快拔出剑来跟我去。”

说罢,娇躯跃起,一把迷魂沙分袭两个道士。

变起仓促,两个中年道士未来得及出手,已倒在地上。

水小华跟看玉河仙子堭上大殿,直奔后院,突觉一股强猛无比的罡气,迎面劈来,随听一声沉喝,道:“二位小施主也太目中无人了,还不给我下去。”

此时,水小华正接近毒发,内力最充沛之际,一听对方最后一句话欺人太甚了,猛提一口真气,迎看来势挥出一掌。

虽然他没有看清对方是怎样的人,但听对方的声音,就知对方武功极高,因此,水小华这一堂已施出七成功方。

只听“蓬!”一声巨响,两股掌风,激荡起一团狂飕。

水小华的身体只□了两□,对方封蹬蹬倒退了两步,这一掌不但出了对方的意外,就是玉河仙子也没有想到水小华有这般神力。

水小华毕目向对方望夫,只见前面一丈之外,站定一位清瘽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