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7章

作者:卧龙生

玉河仙子抱苍水小华的身体走出清虚观,同山下急她而去,直到太阳西沉,才来到一座幽静的山谷。

这时,她已香汗淋漓,气喘不已。

她把水小华放在草地上,用手试试他的呼圾,气息已相当微弱,来不及休息,忙把他身扭放平,自己伏在上面,用舌拨开他的牙拦,吸了一口真气,慢慢的吐了过去。

水小华一受到赏力推动,血液登时循环起来,内脏也开始慢慢运行起来,不一会,已悠悠醒来。

玉河仙子见水小华已醒踌过来,内心一喜,忙坐起身子,道:“小兄弟,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水小华别想回答,突觉血气上涌,一张口,吐出几日鲜血,人又昏迷过去。

这一来,玉河仙子可吓埂了,忙摇动苍水小华的身体,双目垂泪急叫道:“小兄弟,小兄弟……”

水小华吐出的乃心中的淤血,经玉河仙子一动,觉得舒适了不少,又微微睁开丰目,道:“姐姐不要害怕,我不要紧。”

玉河仙子在惊惶中,突听他能说话,真是喜已望外,腮上挂看泪,嘛角封挂起笑,道:“小兄弟,你把我吓坏了,你现在的感觉怎么样?”

水小华见她满面泪痕,一脸焦急之色,微弱地道:“我大概不要紧,又累姐姐受苦了,小弟实感不安。”

玉河仙子望看水小华苍白的脸色,但仍掩不住他那天真纯朴之情,不由被感动得真情流露,徐徐地道:“小兄弟,你怎么和姐姐见外起来了,只要你身体平安无事,姐姐就是粉身碎骨,也心甘情愿。”

这时,玉河仙子所说的话,全都是肺腑之言。

水小华道:“小弟天生命苦,真不值得姐姐如此厚爱。”

玉河仙子鹏然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对你发生这种人类至情,不存半点儿的邪念”

停了一会,又道:“就像刚才我用真气助你恢复时,心内丝毫不动,没有半点邪念,像是充满了一种奇异的感情,我吻看你的嘴,就像母亲吻羞婴儿的小嘴一般,这种情感超过了世间所有的爱,我的身体几乎包容不了它。”

水小华封说道:“姐姐,你生过孩子縻?”

玉河仙子羞得满脸通红,笑骂道:“小鬼,伤还没有好,就拿姐姐开玩笑,看我要再理你才怪。”

说看,真的则过脸去,装做生气的样子,不理他了。

水小华一急,起身去垃她,不想刚一动,内脏绞痛如裂,“哎哟”一声,又吐出一口鲜血,人又昏了过去。

玉河仙子一见,内心大急,忙用白罗袖擦去水小华嘴上的血渍,推叫许久,仍不见他醒踌过来,不得已又伏下身去,拚上消耗自己的买力,帮他疗伤。

一盏热茶光景。

只见玉河仙子遍体湿透,才见水小华身体微动,而玉河仙子此时内力已不继,突然滚在一旁,脸色雪白,气喘不已。

水小华藉她真方之助,人又清醒了过来,见玉河仙子倒卧一旁,知道它是为救自己,耗去买力太大,不由感激得双目垂泪。

玉河仙子的一只手正放在他的脸下面,热泪刚好落在上面,使她内心一怔,微弱的转身坐起,见水小华泪流满面,吃惊地问道:“小兄弟,你怎么突然难过起来了呢?”

水小华道:“小弟恐怕不行了,姐姐不要再以找为念,你……”

玉河仙子忙止住他,道:“不要胡思乱想,快运功试试看,这次是否好一点于”

水小华摇摇头,道:“我试过了,元气大伤,百脉不□,恐怕熬不多久了。”

玉河仙子流泪道:“那是姐姐害了你,这叫我怎么办呢?我……”

最后,她已泣不成声。

此时,水小华反而显得出奇的平挣,道:“姐姐不要难过,人生总免不了一死,可惜……”

玉河仙子像突然想起什么重大事故,截住他的话,道:“你身上不是有你师父的大还丹么?快拿日来,服下一粒试试看。”

水小华用目示意,葯在自己的胸前。

玉河仙子急忙摸了出来,替他服下一粒。

大还丹乃青衫客焦一闵炼制的疗伤珍品,但水小华所受内伤太重,服下之后,只觉身体舒畅许多,可是仍无法行动。

玉河仙子一见绝望了,不由想起长白山主,她想:也许他们就在附近,找到他们探采口气,说不定会救过他目前的危难:即使藏有剧毒,也可延缓时日。

玉河仙子找了个山洞,把水小华放在里面,道:“小兄弟,你在这里等我,不要乱动,我出去一趟,很快就回来。”

玉河仙子出去之后,搬了一块石头把洞口堵住。

此时,天色已泛曙光,寒意甚边,再加上她买方消耗过多,不由打了个寒噤,强打精神,向前奔去。

玉河仙子离去不多久,由大石后面转出两条人影,一个是绿衣少女公孙婷,一个是紫衣少女萧紫倩。

原来公孙婷见乾坤一叟公荪业伤心已极,不忍再执拗,随答应跟他回家,可是她心里邞始终在惦念看水小华。

男女之间,大都离不开一个“缘”字。

小妮子自见到水小华之后,竟死心塌地的爱上了他,这次见水小华和另外一个女人混在一起,心里简直就像刀割一样难过。

因此,一见面就和玉河仙子交上手,使误会越□越深。

及至事后,她自己越想越后悔,深怪自己不该莽撞出手,使水哥哥下不了台,至少自己该和他先谈一谈。

公孙婷对水小华的爱已到了痴迷的程度。在她认为:只要水哥哥能对自己好,他即使和其他女人在一起,自己也不该对他发脾气,那样岂不是伤了水哥哥的心。

小妮子心无城府,什么事都不愿意存放在心里,在路上时,她便悄悄的把这些话告诉了萧紫倩。

萧紫倩一听,当时心中大为不平,道:“婷妹妹,我看你也太痴心了,他和那种女人在一起,你还想他做什么?”

公孙婷平静地道:“水哥哥不是坏人,我知道,如果那女人坏,水哥哥不会理会她约土她倒是挺了解水小华的。

萧紫倩道:“你爷爷不是说过么,那个女人专做下流事,和男人……”

说到这里,她的脸已羞得通红,再也接不下去。

公孙婷封毫不在意地道:“我就是听了那个女人太坏,才觉得事情更不对头,我知道水哥哥不会做坏事。”

萧紫倩道:“男人的心都是善变的,何况那个女人有很多的邪法,他就是不想坏也不成。”

公孙嬛蹇疵技5溃骸腹媸侨绱耍腋ω每炜烊ゾ人裨颍歉雠嘶把他害死的。”

嘛紫倩狠狠地道:“死了正好,免得活看现世,也是他自做自受。”

公孙婷邞认真地道:“不!倩姐姐,他即使做了坏事,也不是出于自愿,我们怎么能怪他。”

萧紫倩叹了一口气,道:“婷妹妹,你太痴心了,他已自甘沉沦,你还替他辩白什么,这不是自讨苦吃么!”

公孙婷道:“果真如此,我也要他亲口告诉我,我才甘心。”

萧紫倩道:“你这是何苦,就当他死了不就成了。”

公孙嬀舜尾ㄕ郏艘殉辆捕嗔耍涣乘嗄轮溃骸覆唬绻懒耍我也不想活了。”

萧紫倩一见她说的十分认真,一时竟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不由叹了一声!

乾坤一叟公孙业回头一看,见两个孩子距他已有几文之远,随大声叫道:“你们两个在谈什么,还不快赶路?”

他的话声别落,突听一个洪亮的声音,道:“阿弥陀佛,那边不是公孙老施主么?”

公孙业一怔,循声望去,只见两条人影紧靠在一起,转眼到自己跟前。

一个是身体硕大,满面红光,身穿黄色僧袍的老和尚,他右手扶看一个身穿青衣的清赎老人。

公孙业脸色稍减。打了个哈哈,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东海的玄空大师,和青衫客焦大侠。”

焦一闵忙向前躬身一礼,道:“前次,在岫山顶上蒙老前辈仗义援手,在下万分的感激。”

公孙业听了脸一红,截住他的话头,道:“你用不看当面损我,我老头子在紧要关头撒手不管,实有不得已的苦衷。”

说罢,暗叹一声,又接道:“结果,我老头子还是为你们师徒二人的事,弄的焦头赎额,差一点连婷丫头的命也自白送上。”

焦一闵苦笑一声,正想说话,萧紫倩已扑到老和尚玄空上人跟前,跪在地上,颤声叫了一声师父,不知为什么双目已经滚下了两颗豆大的泪珠。

绿衣少女公孙婷见了青衫客焦一闵,更是悲从中来,一下子扑在他的脚下,抱看他的腿,只叫了一声:“焦伯伯!”下面已泣不成声了。

焦一闵弯下腰,满脸慈祥地说道:“公孙姑娘,噢,对了,我该叫你小婷,快起来吧,你水哥哥没有死。”

公孙婷徐徐站起来,点点头,抽搐得更甚了。

焦一闵问道:“怎么,你见过他了?”

公孙婷又点点头。

这一来,焦一闵不由大吃一惊,暗忖:他们既然见过面,她为什么哭呢?难道华见又发生了什么不幸事故。

他想到这里,登时内心大急,由于过度担心爱徒的安危,使这位遇事铁定的老人,也失去了控制。

只见他急急地问道:“他现在那见去了?”

公孙嬕豢chún挂汇山辜钡难樱搅丝诒叩幕坝盅柿嘶厝ィ南耄喝绻帐邓盗,水哥哥一定要受到师父的严厉责罚,说不定因此丧命。

于是,她抹去脸上的泪痕,平静地道:“水哥哥去天池了,焦伯伯,你的毒伤好了么?

焦一闵摇摇头,黯然道:“没有,幸亏玄空大师精通歧黄之学,体内剧毒虽解,但武功邽不能完全恢复,现在只有一二成功力,与常人没有多大差异,一路之上,都是玄空大师拐带看我赶路。”

此时,萧紫倩已站起身来了。

玄空大师对乾坤一叟道:“在此地遇上公孙老施主再好不过,贫僧一人之方带看焦施主赶这么远的路,实在吃力得很,有公孙老施主帮助,去天油就省力多了。”

乾坤一叟道:“他的功力既不能恢复,你带他出来做什么?”

玄空上人道:“焦施主念徒心切,再加天池往返,费时太久,因此才决定亲赴天池,以便疗毒。”

他停了一会,又接道:“我们在半路上遇到江湖醉客舒施主,才得悉一切情形,听挩长白山主已率众入关,子午断魂芒又施辣手,一夜之间,把四龙帮瓦解,看来江湖从此要多事了,劫运来临,贫僧也不能袖手旁观,只好竭尽棉薄,来全力化解,但愿使此次浩劫匿于无形,则武林幸甚。”

乾坤一叟本想拒绝同赴天油,但听了玄空大师一席话,不由豪气大增,朗声道:“你老和尚既然这么说,老朽倒要见识见诚这几个兴风作浪的怪物了.。”

说罢,一指棣衣少女道:“为了这个苦命孩子,老夫这些年来,都长畏首畏尾,亲在我已想开了,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越怕事,反而事情越多,倒不如拚上这把老骨头,听天由命好。”

嗯!这话听来才像是武林圣人说的。

玄空上人道:“老施主如此通达,实乃武林之福。”

乾坤一叟道:“你用不看捧我。事实上,管闲事,生闲事,别人不一定会同情。”

焦一闵道:“老前辈不必多心,劣徒若有莽撞之处,在下一定严加管训就是。”

乾坤一叟本想把玉河仙子和水小华的事说出来,一看公孙婷直向他边眼色,不让他说,只好叹口气,道:“以后大家自然明白,我们亲在不必多说,开始赶路吧|”

大家正准备起身,公孙婷突然说道:“爷爷,婷儿不去天池了,我要回家看看大黑狗,好不?”

此言一出,在场的人都大感惊讶,尤其是乾坤一叟公孙业更没料到她会突然有此一决定。

原来,他要随玄空大师保让焦一闵去天油,一部份原因也就是为了她,因为他看出这孩子对水小华情苗已深,心想一味阻挠也不是办法,这才决定再赴天池,当看水小华师徒的面前把此事早做了断,没想到她竟改变了主意。

公孙婷见所有的人都用奇异的眼光瞪看她,自己没有愿出丝毫不安之色,平静地道:“婷见这些日子来,已经在外面玩厌烦了,想回家好好休息几天,再说婷见怕冷,天池顶上气候酷寒,我怕得很。”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