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8章

作者:卧龙生

只见这人白发蓬松,如一团乱麻,两眼有如铜铃,脸上白一道黑一道的,好像一辈子没有洗过脸似的。

白胡子也像头发一样乱,身穿一件破旧的蓝袍子,上面的油渍隐隐发亮,赤看双足,看去真像一个老疯子。

荒紫倩和公孙婷虽有一身武艺,但在荒山顶上,见了这样打扮的一个老人,也不禁直抽冷气。

疯老人羞地之后,跺看双脚对二人叫道:“我老头子和你们无怨无仇,为什么要冤枉我?”

说看,只见他脚底下打了个踉跄,直向二女冲了过来。

二女被他一闸,弄的不知所措,要躲开,又怕他摔倒,要不躲吧,他那个样子实在是怕人。

该怎么办呢?

二女正犹疑之际,疯老人已经冲到跟前,只见他双臂挥舞,同二女袭到,口里还不断的念看:“你们非说清楚不行,究竟是谁救了那小子?”

二女见他乱舞乱挥,怕被他碰到,急忙向后跃退丈馀,急喊道:“老前声暂请息怒,有话好说啊!”

实老人突然站立不动,瞪看二女问道:“好,你们说是谁救了他?”

“这……”

二女怔在当地,不知如何回答是好,暗忖:听他所说经过,分明是他救的,但他又不承认,世上竟有这种怪人。

疯老人见二女不说话,用黑黝黝的手抓了抓乱糟糟的白发,翻动了几下白眼,道:“你们绝对想不到的,是仇恨救了他,否则,我老头子也没有力量使他活下去。”

疯老人说完之后,脚步踉跄的掉头走开了,口里又低吟起:“世人都说我是疯,我说世人比我疯;滚滚红么二千丈,那有一人是清醒。”

他低吟完了,人已到了几丈外了,公孙婷才想到还没有问清水小华的下落,又急急大喊道:“老前声,我水哥哥在什么地方?”

疯老人连头也没有回,只说了声:“到天池去了。”

说完加紧□步,转眼人巳不见。

公孙婷闻言心中大喜,忙对萧紫倩道:“倩姐姐,水哥哥去天池了,我们也赶快走吧!”

茄紫倩满脸沉思之色,没应一声。

岔孙婷见他田神的样子,忙走到她身边,低声叫道:“倩姐姐,你在想什么?”

萧紫倩道:“我在想这个老人是谁,目前江湖上的高人,师父都对我说过,但没有一个像他这样子的,看他行动,又不是无名之辈。”

公孙婷道:“江湖上的奇人很多,怎么能一个个记住,别再想了,我们还是赶路吧!”

萧紫倩知道她急于去天池见她的水哥哥,也不再多说,随即和她一起向池赶去里封被公孙婷对水小华之痴情,蒙上一层淡淡的阴影,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那个疯老人怎么会认识水小华呢?

那天水小华在万分羞愧的心情下,匆匆地离开了公孙婷之后,一口气奔出十馀里才停住脚步。

他车目四下一望,自己已快离开祁连山区:不由长叹一声,跣坐在一块大山石上,双眼布满红丝,呆呆的凝视看前方,悲愤之情油然而生。

他自入江湖以来也才不到几个月,但江湖的险恶,已使他不寒而栗。他想不通江湖上成名之士,为什么都是心狠手辣,狡黠险诈之徒。

于是,他想到了蛇头叟林昆,不由肝胆俱裂,他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此毒手,害他落到了这般地步。

虽然,公孙婷把他受毒之事归罪于玉河仙子,但他自己对她邽没有丝毫疑心,他相信玉河仙子决没有害他之心,否则,蛇头叟暗下毒手,在他身上留下的窒气毒粉发作时,她为什么还要找葯把他救活呢?再说,她为什么还要冒看生命的危险,陪他到清虚观找红果呢?

他想到这里不由暗自摇头,自言自语道:“不会的,她不会害我的。”

而且他相信玉河仙子决不是江湖上传说的婬娃,否则,自己毒发之际,不是正可以满足她的私慾么?但是,她没有那样做,这足证明她对自己的爱是纯洁的,决没有一点点的私念。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他不愿意再找玉河仙子,他想:自己体内的粉毒既然无法解除,只有一死了结,免得像刚才那样子,再危害他人,辱及师门的清誉,做出对不起自己所爱的人||萧晓兰的事来。

想起了萧晓兰,心里不禁又引起一阵酸痛,他喃喃地说道:“她一定天天在盼望羞我,如果知道我死了,她不知会有多么伤心。”

虽然两个人相处的时间不长,但他知道萧晓兰对他的爱是无微不至约。

山风啸啸吹过,寒意甚浓。

水小华不由打了个寒噤,发觉胸前已被泪水湿了一大片。

他用手抹去脸上的泪痕,木然站起身来,同蓍西方肃然跪倒,连叩了三个头,口里念看:“师父!华儿被好人陷害,不能再见你老人家了,十几年的养育之恩,点滴未报,恕华见不孝。”

说到这里已哽咽不能成声。

良久||他又想起一生未见过的父母惨死荒山,于是又喃喃地道:“华见无能,不能替二位老人家报仇雪恨,就算死了,也愧对二老生我一场。”

说罢,突然仰天叫道:“天哪!你待我水小华为什么那样的残酷?我要报仇呀!只要让我手又害我的仇人,死后让我下油锅、上刀山我都甘心情愿。”

山野空寂,他的悲愤只换来几声的回响,于是,他站了起来,反腕抽出背上的青光宝剑丢开。

此时,水小华体内虽有七巧绝命丹剧毒,但此毒不发作e对本身功力不但毫无影响,且馆使精力充沛,再加上他服过玄空大师的灵芝液,功力又增进不少,轻功一施展开,真如风驰电掣一般,刹时已奔出几里之遥。

这样,应该甩脱那两个人了吧!

水小华便回过头去看,不禁内心大骇,原来一老一少牵蓍手,仍紧跟在自己后面,步态悠闲,若无其事般。

水小华突然刹住脚步,怒目望看二人,喝道:“你们苦苦跟看在下,是何用心?”

老的笑眯眯地道:“因为小疯子看上你手中的宝剑,打算等你死后,我们捡个便宜。”

这是什么话嘛!

水小华道:“你们怎么知道我要死?”

老的打了个哈哈。道:“老头子对这种事是专门的,决不看走眼,你放心,你要自杀我们决不阻拦;阎王爷上门的生意,我老头子不好意思再抢他的。”

水小华看了看手中宝剑,叹息一声,顺手抛了过去,道:“好,你们拿去吧,反正我也活不了多久。”

老的一探手,中食指一并,轻轻把宝剑夹住,拿在手中。

水小华看得一怔。

要知青光剑乃切金断玉的宝刀,他抛出之时,虽未用全力,但能用两指把宝刀夹住,这份功力羞实惊人,怎不便水小华吃一惊。

老的拿看剑仔细看了一阵,由于他脸上的油污太厚,无法看清他的表情,但他铜铃般的双目中,邽暴射出一种异样的光芒,水小华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见他们仍没有离去之意,便又道:“宝剑已给了你们,为什么还不走开?”

头发蓬饥的小孩道:“你的剑鞘还没有给我们哩。”

水小华又把剑鞘从背上解下来,抛给他们,站在当地,凝视耆他们的举动。

老人把剑入鞘,交给小孩子拿看,顺口唱道:“世人都说我是疯,我说世人比我疯;滚滚红么三千丈,那有一人是清醒。”

老人唱完之后,双目瞪看水小华,眼珠一功不功,真像疯了一般。

水小华被他看得心中直透凉气,把头转向一边,故作铁定地道:“你们现在该走了吧!”

老人突然沉声道:“我们走不走,你管不看,要死你尽管死就是,我们也不会管你的闲事。”

小孩也说道:“对,小疯子没见过自杀的,今天要看看是什么样子,要是矷的话,我也自杀一次试试。”

水小华听了之后,不知为什么连一点火气也没有了,反而心平气和地道:“水小华已到穷途末路,二位何必与我这将死的人开玩笑?请二位赶路去吧?”

老人道:“小子,我知道你的心里在想什么,你认为世上那里有见死不放的人呢?你自杀时,想我们一定救你,哼!小子,你别想好事,你去死你的,我们要是动一功就是一只兔子。”

小孩接道:“不,师父,我要奱个大白鹄飞上天去。”

水小华听二人臧言疯语的戏笑自己,不由一阵懊恼,他虽存了一死百了之心,但对疯老人不通情理之言,实有点气愤。

他暗忖:像此等人毫无仁慈之心,在江湖上行走,定非侠义的人,在自己临死之前,倒不如先把二人除去,也算是替江湖除一大害。

他想到这儿,脸色一整,沉声喝道:“悲天悯人,救人急难,乃江湖侠士应有的心胸,像你这样疯言底语,出尔反尔,定非武林善类,在下虽是将死之人,也见不得你们狂妄之态。”

说罢,暗运功力,同二人逼过去。

老人连望他一眼都没有,笑看对小疯子道:“我说怎么样,小疯子,这小子死不起耍赖了了。你去揍他一顿,我老头子睡一会,千万别打死他,叫阎王爷把这笔人命债记在咱们头上,多冤枉。”

说看,就要向地上躺下。

水小华傲气大发,那容他对自弓如此轻视,右臂一毕,全力朝老人推出一掌,他此时精力充沛,功力浑厚,这一掌之力又是配合天罡气功劈出,势道看实惊人。

但见一股奇大无比的劲风,向老人直冲过去。

老人若无事人一般,就势往地上一躺,双手朝小孩一挥,道:“小疯子,好好接看,这小子不是草包,我老头子要睡了。”

说看仰天一躺,真的闭上眼睛睡起来了。

水小华强猛的掌风,暇看就要击中老人的身上,只见老人双手一挥,说也奇怪,掌力竟转向小孩击去。

水小华心地仁厚,见那蓬头垢面的小孩不过才十二三岁,心想:他怎艳接下自己一掌。因此,见自己掌力,不知被老人用什縻手法转到小孩身上,心中一惊,不由力道减小了几分。

但小疯子丝毫不愿得慌张,见师父用接力引方之法,把对方的堂方踌向自己,一咧嘴,寓出一口雪白小牙,道:“师父,你别睡嘛,看我像不像一只大白鹄?”

说看,藉水小华劈来的堂方,跃身而起,拔了有三丈多高,然后身子一拧,由半空中斜向水小华实去,身鼻如葥离弦,快速绝伦。

水小华做梦也没有想到这小孩会有这一手,忙横跨一步,右臂一圈,又向悬空的小孩拍去一掌。在他想:饶你身法再灵活,也逃不出我这一掌之势。

结果如他想的一样,小孩是没有逃出他那一掌,所不同的是小孩中堂之后,身子并没有掉下来,反而藉他的堂方上升一点。

水小华一怔,堂方随即消失,就在他一怔之际,小孩又如饿鹰扑羊般急剧而下,朝他身上扑来。

水小华内心大慌,稍一迟疑,小孩的脏手已摸到他的脸上,觉得湿泥泥的,一股很难闻的味道。

他忙翻右堂直劈,小孩左手一摸腮,见是小孩用手摸鼻子时,留下来的鼻屎,再加小孩手中的灰泥白成了乌黑一块。

水小华被这小孩一铁弄,恼羞成怒,暗忖:自己若是连这个小孩都制服不了,岂不是太丢人。此时,他把自杀的事早已忘得.一軶二净了,望看小孩双掌交替劈出,使小孩近不得身来。

小孩的身手一直悬在空中,随看他的掌势一起一落,他只要一停手,小孩就疾向身上扑来。

他简直没有办法停手嘛!

水小华想不出小孩练的是什么功,但他已看出小孩悬空之力,完全是藉他的力量,不过,使他大惑不解的是,小孩如鬼附身一样,你要躲都躲不开。

这样坚持了约有一盏热茶工夫,水小华心里已有点发毛,暗想:这样下去,自己就算累死了,也动不了他的一根汗毛。

他苦思良久,突然心中一动,暗想:他的身子悬在空中,我何不用师伯教给我的飞茏四式,在空中把他制服。

他心念一决,忙劈出一堆,身子藉势跃起,左手一探,直向小孩抓去。

小孩一见,叫道:“好小子,你要土来,我就下去啦!”

说羞,身子直坠而下,落在地上。

水小华出手,就是想把小孩逼落地上,现在看见他果然中计,猛吸丹田一口真气,身法剧变,施出飞龙第二式的“雷动山岳”,一片掌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