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19章

作者:卧龙生

约有一盏热茶工夫。

水小华通身大汗不直冒热气,老人额角上也微见汗珠。

这时,老人把手掌拿开,坐看闭目养神。

此时,水小华灵台清明,周身如腾云驾雾般的舒畅,回头一望,见疯老人双目彻闭,知道他不惜消耗本身真力,帮助自己行功。

道不由心中大动,一阵感激的热流泛自心底,只觉眼睛涨疼,鼻子发酸,差一点流出泪来一翻身,刚想跪下,老人忽一抬手,看似随便一挥但邽力道奇大,把个水小华推出三四丈外。

水小华站起来,不知怎样回答,只好摇摇头。

老人又道:“咱们还是那句话,我虽给你吃了红果,但决不阻止你自杀,k是不愿意你带蓍有毒之身,去见阎王爷而坏了我的规矩,你现在想死还来得及。”

水小华知道老人是在讽刺自己,万分羞愧地道:“晚辈身负血海深仇,既蒙老前辈施救,除去身上剧毒,怎能再有自绝之念。”

他停了停,又接道:“老前辈既知解毒之法,必定知道是何人在晚辈身上下的毒手。”

老人道:“此毒乃由七种婬葯合制而成,据我老疯子所知,过去江湖上还没有发现过这种歹毒的东西,你小子是看了谁的道,老疯子也猜不出来。”

水小华低头沉思,暗忖:自玉河仙子给我朋了那粒黄色葯丸之后,解去找身上的窒气毒粉,不久就心生那念,难道真是她要害我么~又想:不会的,她的一行一动,并没有害我的意思。于是他忽然想起,那粒黄色葯丸是她向别人讨的,不由暗恨自己糊涂,为什么当时不问她葯丸的来历呢?

老人见水小华低头不语,道:“小子,别胡思乱想了,我间你,你真的不想自杀了?”

水小华道:“晚辈尚有很多大事未了,目前还不想死。”

老人道:“也好,老疯子也不勉强你,将来你想死的时候,别忘记通知老疯子一声,我检查一下身体,看看是否干净。”

老疯子想叫你做件事,你可愿意?”

水小华忙躬身道:“老前辈有事只管吩咐,晚辈一定尽力。”

“怎么样?”

老人又转头对小疯子道:“小疯子,你只管放心跟他去,若是这小子亏待你,你记在心。

水小华连忙应是。

小疯子两只大眼睛翻动了几下,竟滚落两颗豆大的泪珠。

老人摸君他的头,又道:“小疯子,你怎么啦?你忘记咱们打过赌的,谁要是哭谁就是小兔子。”

小疯子急忙用脏污的小手抹掉眼泪,朝老人咧嘴一笑,样子非常的滑稽。

老人从葯匣里拿出一粒葯丸,用纸包好,递给水小华,道:“这粒葯给你师父朋下,即水小华万分高兴的双手接过葯丸,感激地道:“老前辈的大恩大德,真是恩同再造,晚可解去子午断魂芒毒。”

辈代家师先行说过。”

说罢,朝老人深施一礼。

老人道:“真是什么师父便教出什么徒弟,你那来那么多的臭礼,你要是再折磨我,老疯子一脚把你踹死。”

说看右腿一抬,真的做出要踹的样子。

水小华只好顺看他的意思急忙直起身子,把葯丸贴身放好白向后退了一步,知道老人疯疯癫娘的,便只好算了。

老人把葯匣子揹好,道:“我老疯子走啦,你们也该启程了。”

他走了几步,又回头对水小华道:“见了你义兄姬天云时,就说我老疯子正要找他算帐,叫他小心点。”

说完之后,老人又望小底子一眼,即迈开大步摇摇摆摆的扬长而去,嘴里又念起他那四句歌。

别看他步履懒散,速度封是极快。不一会儿工夫,已失去□影,水小华望望小疯子。见他双目盯看老人失去的方向,神态很是难过,已没有一点疯的迹象。

水小华走近他身边,低声道:“小兄弟,咱们赶路吧?”

小疯子在他脸上看了半天,才点点头,道:“小子,你前头走,我在后面跟看你,你小子别使坏,把我丢下不管了。”

水小华从地上拾起宝剑,说道:“你把它揹起来吧,小兄弟。”

小疯子把眼一瞪,道:“怎么,小子?你马上就要欺负我,这玩意儿这么重,你小子为什么要叫我揹?”

水小华一怔,暗忖:这小孩喜怒无常,我当真要小心应付了。忙陪笑道:“小兄弟不是喜欢它么?”

小疯子道:“我喜欢是喜欢,但我不愿意揹它呀!”

水小华道:“那好,我来替你揹羞。”

他把宝剑揹好又道:“小兄弟,咱们走吧!”

小疯子突然笑道:“小子,你是我的徒弟了。”

这话是什么意思?

水小华怔了怔,不知他这话从何说起,不解的望看他。

小瘨子得意地道:“师父叫我揹葯箱时,我不揹,他说徒弟要替师父拿东西,你替我揹宝剑,不就是我徒弟吗?”

水小华摇摇头道:“不对,我来揹宝剑,是因为你年纪比我小,大的应该让小的,就像哥哥应该让弟弟一样。”

说看,伸出手来,拉看小疯子的手,又道:“走“我们一面赶路,一面谈。”

他们一面走看,小疯子一面说:“小子,你是说你是我哥哥了。是么?”

水小华笑道:“在江湖上跑的人,只要是朋友,都像亲兄弟一样,我叫水小华,以后你就叫我水哥哥好了。”

、疯子在嘴里嘀咕看“水哥哥小子”,半天才说道:“不行,这样太麻烦了,我还是叫你小子吧!”

水小华道:“小子是骂人的话,我们是好朋友,怎么能这样称呼嘛!”

小疯子摇头榥脑道:“咱们刚认识不久,怎么会是好朋友?你小子想骗我!”

小华被他问得不知如何回答,暗忖:何必为一种称呼而和他浪费肩舌,随便他叫。

水小华道:“没有别的名字么?那縻你姓什么?”

小疯子道:“师父叫我小疯子,其他的我也不清楚,怎么,心里觉得酸酸的,喑忖:这孩子也真够可怜了,连自己的性名郡不知道。

他不由转头望了小疯子一眼,见他一身脏兮兮的,两只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正望看自己。

水小华突然对他产生无限的亲切之感,道:“人都有姓,有个名,小底子只是你的浑号,不能算正式的名字。”

小疯子沉思道:“这一点师父倒没有对我说过,辕脆你替我取个名字好了。”

水小华摇头道:“这怎么行,名字是不能乱取的,等见了你师父,请他老人家给你取个吧,我临时就叫你疯弟弟好了。”

他说至此忽然想起,刚才一直没有机会请教疯老人的客姓大名,他老人家给我如许恩惠,竟连姓名都不知道,将来如何报答大恩呢?

随即向小疯子追问道:“令师尊姓大名?”

小疯子道:“我叫他师父嘛,他自称老疯子或老头子,别人都叫他于擅子。”

水小华暗忖:这倒巧了,师徒二人都没有名字。心想:也不必再间了,越间越糊涂,等见了姬大哥时,便知二人的来历了。

二人急赶了一程,已离开祁连山区,前面一片荒凉,人烟稀少,水小华便运足功力,施展开轻功,带看小疯子向前急奔。

他经过几孜的奇遇,服了几次武林难得一见的灵葯,尤其最后所吃的红果,更是练武人求的珍品,再加上疯老人不惜耗费本身真力,帮他运行周身,他此时的功力和冈出崂山时,已判若两人。

水小华仔细一看,两个女人竟是天魔二女章小霜和章小雪姐妹二人。

他顾不得避嫌,走近用手一摸,二人已气绝,不过,死的时间没有多久,身体还没有僵硬。

这时,水小华已看出二女是被姦杀的,但找不出伤痕.。

水小华心中狂跳,暗忖:二女功夫不弱,怎会看了别人的道儿?

小疯子突然叫道:“小子,你看这是什么?”

水小华抬头一看,见小疯子手中拿耆一把乌金摺扇,他急忙接了过来,仔绝的看了一遍,暗忖:这不是长白山少山主玉面郎君田其英的兵器么?难道二女是他下的毒手?

可是,他怎么会把随身的兵器丢下了呢?

水小华的脑子里转了几转,突然道:“疯弟弟,咱们快追,也许贼人走的不远。”

小绞子道:“向什么地方追,你知道他们朝那个方向跑么?”

水小华道:“这里没有别的路,一定向前面跑了。”

小疯子道:“小子,你是瞎聪明,做了坏事的人还敢顺看路跑,左右郡是高原难道不比路好?”

二人一怔,跃身纵向前去。

只见空地上站蓍五个人,一个俊秀年轻人,身穿白色羊皮袄,水小华一看就认出是长白的少山主玉面郎君田其英,另外四个伿是五旬开外的老人个个精神奕奕,一望就知都怀有极高深武功。

五个人的前面地上,躺蓍三个人,因为此时月色朦胧,看不出是什么人来。

水小华暗忖:难道天魔二女真是他下的毒手?这四个老人又是谁呢?

水小华正在暗自怀疑,突听玉面郎君道:“四位寨主请在此地稍等,我有点小事,去去就来。”

四人中年纪最长,身材瘦长的老者说:“在老山主没有赶来之前,少山主最好不要再惹是生非,我们赶快先把二人的尸体埋了,否则,传扬开去,长白山又要树立不少强敌。”

一个黄脸老者道:“武寨主说的极是,乘此荒野无人,我们来一个毁尸灭迹,免得节外生枝。”

玉面郎君道:“一切单凭四位寨主做主,我掉了一样东西,出去一会就来。”

说看,即准备起身。

不料,小疯子突然直起腰来,道:“喂!你是不是掉了扇子,”

水小华一惊,急忙阻止,但为时已晚,场内的人已经察觉。

真不晓得这小疯子想干什么?

先前说话的老者,对他们隐身之处喝道:“何方高人,为何不现身相见,”

事已至此,水小华只好站起身来,一面向场中走去,一面低声对小疯子道:“疯弟弟,叫你这一嚷,嚷出麻烦来了,等会动起手来,你最好不要出手。”

小子呆呆地问道:“怎么?我们好心好意把他去了的东西还给他,他还会打我们?”

水小华苦笑一声,知道小疯子不愤世事,就是告诉他也是白费chún舌的,因此没有再说什么。

此时,水小华的心情万分严肃,由刚才玊面郎君的谈话,他已确定,天魔二女是他下的毒手,其他四人一定是长白山的四位寨主。

据江湖醉客舒亦觉告诉他,这匹人个个武功高强,现在他和小疯子一现身,为了灭口,五人说不亡告曰一齐出手,凭二人之力怎是这五位高人的敌手,再加小疯子年幼无知,万一出点差错,将来如何向疯老人交待。

水小华越想越急,但事已临头,只好硬看头皮,走到五人面前。

他向地上一看,内心更是大感惊骇,原来地下躺约二具尸体,竟是胜家老堡主胜平元和武林二怪卞明和王旺。

水小华暗忖:三人俱是武林一流高手,都当场毙命,凭自己一人之方,又怎能逃过今天的劫运。

他心里头虽然是惶恐万分,但是,表面上封装得非常的镇定,走到当场,用锐利的目光扫了一眼。

玉面郎君一见来人是水小华和一个脏小孩,似乎放心了不少,满脸堆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水兄,想不到我们又在此地相遇。在下的乌金摺扇,可是水兄捡到了?”

水小华冷峻的目光瞪了田其英一眼:道:“田兄身后的四位,大概就是大名鼎鼎的长白山四位寨主了,让在下先见见几位高人吧!”

玉面郎君见水小华没有理他的话,只好暂时忍下心中怒火,把后面四入一一向水小华介绝一遍。

四人正是长白山四位寨主,身材瘦长的叫铁掌武天豪,黄脸的叫银弹桑月明,另外一位满脸腮胡子光头叫屠佛江浩,弟四位身材短小,精明强悍,名叫飞剑郑顺。

水小华把四人打量了一下,见个个精神奕奕,太阳穴凸出甚高,知道四人都具有一身绝世武功,客套几句后,水小华指看地上的胜者堡主和武林二怪的尸体,道:“这三位可是你们下的毒手?”

江浩把大眼一瞪,道:“江湖上讲的是强存弱亡,是我们做的又怎么样?”

水小华冷哼一声,还末来得及开口,玉面郎君抢看说道:“水兄先不必为别人的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