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2章

作者:卧龙生

公孙婷手中宝剑一扬,一招“蛟龙腾海”,直刺黑衣蒙面人的胸前,动作之快,犹如电光石火。

但黑衣蒙面人也不简单,未见做势,人已横跨出三尺,并大喝一声“找死!”右掌已向公孙婷下落的身影击去。

公孙婷不愧是名家之后,一看长剑刺空,对方掌势已到,右脚一点左脚面,使出乾坤一叟平生绝学“飞燕剪翼”,娇躯一转,斜刺里冲出好几尺,手中长剑改刺为削,向黑衣蒙面人拦腰劈去。

这几个动作,几乎同时变出,黑衣蒙面人也仿佛心里一惊,急急收掌回来,撤身,跃退丈许。

公孙婷一看,两招都被来人轻轻闪过,不禁芳心大怒,双脚刚看地面,二次纵身再向黑衣人扑去。

黑衣蒙面人见公孙婷二次扑到,来势凶猛,迅即向左横跨一步,躲过长剑正锋,伸手向公孙婷胸前拍去。

公孙婷虽然是个小女孩儿,不解风情,但对方袭击她女人身上的禁区,她那有不明白对方存有轻薄之意,不由得怒火高张,银牙暗咬,落地之后,刷!刷!刷!一连向对方要害处攻了三招。

她也不客气了。

黑衣蒙面人一看绿衣少女已被他激怒了,躲过了三招之后,未再还手,立即转身向峰下驰去。

站在后面的公孙业看出对方用的是诱敌之计,急忙喝道:“婷儿,不要追!”

自小没有受过半点委屈的公孙婷,那里容得下别人这样的捉弄,对爷爷的叫唤,根本没放在心上,当然更想不到这敌人的诡计了,不顾一切的纵身随后追去。

乾坤一叟公孙业一看婷儿中了人家的诱敌之计,恐出差错,叹了口气道:“这个孩子,就是不听话。”

随后又转身对青衫客焦一闵师徒道:“你们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去看看。”

话落,龙头杖一点,人已凌空而去。

转眼间,白影一闪,已经消逝在丛林之间。

身法快极了!

大黑看老主人已走,也随后追去了。

水小华长了这么大,还是第一次看到别人动武,虽然他的武功已得焦一闵真传,天罡掌已练到七八成火候,但对公孙婷出手的凌厉无比,快速绝伦的剑招,仍不禁暗暗羡慕,尤其公孙业临行时,所用的轻妙身法,更不禁暗赞不已。

心想:怪不得师父常说,武功一道,学无止境;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等把师父的病治好后,自己非要跟师父好好再下几年苦功不可。

焦一闵看看公孙业的身形消失之后,低头一看,爱徒痴立在当地,一动不动,急忙道:“华儿,把我放下来,公孙前辈和小婷都中了别人的诱敌之计,说不定马上有人来袭。”

水小华听师父说话的语气,知道目前情势非常紧张,一面解背带,一面怀疑地问:“师父,他们都来找你老人家的吗?为什么呢?”

焦一闵厉声道:“现在不是多说话之时,把我放在地上,把我口袋里的金瓜摸出来,放到你贴身衣袋里去。”

水小华驻轻的把师父由背上放到草地上,他由乾坤一叟和绿衣少女及师父的口中,知道金瓜关系重大,现在师父要交给他拿,使他大惑不解,不禁说道:“师父为什么要把金瓜叫我带着呢?放在师父身上不是很好吗?”

焦一闵此时好像变得特别急躁,对水小华沉声斥道:“我叫你怎么做,你就怎么做,不要多问。”

这么凶啊!

水小华不敢多嘴,不胜委屈的由师父身上摸出那只金瓜,放进自己贴身内衣口袋里,心里暗忖:这么小的一个东西,会使江湖英雄不惜生命的争夺?真是不可思议!

焦一闵看着爱徒把金瓜收好,随又说道:“此瓜关系看整个江湖的劫运,要好好保存,千万不能对别人泄露一字,至于它的来历,现在已来不及详述,等你找个绝对隐密之所打开,看了自然就明白。”

水小华听出师父的口气有点不对,急问道:“师父,你老人家不是跟华儿在一起的吗?”

焦一闵黯然地道:“为师四肢麻痹,强敌环伺,恐难一同走了,你不要再管我,乘敌人未来之际,你走吧!把我身上的大还丹也带着,至于你的身世,为师已来不及详述,将来遇到江湖醉客舒亦觉时,他自然会告诉你,快走吧!”

水小华听师父之言,登时泪如泉涌,“叭!”一声,双膝跪在地上,声泪俱下地道:“师父对华儿的教养之恩,点滴未报,现在师父身染剧毒,华儿怎能把师父抛下不管呢?”

水小华可不是这种忘恩负义的人。

焦一闵眼含泪水,暗咬钢牙,狠声地道:“不听师言就是不孝,我真错爱了你,若是你认为我是你师父,你现在马上就走,如公孙前辈和小婷没遇意外,我们还有相见之日。”

水小华急得星目直淌泪儿,哀声地道:“不管师父怎么说,华儿决不雅开师父。”

焦一闵看爱徒如此坚决,知道用强不行,随把声音缓和下来,道:“华儿,不是为师绝情,实因此瓜关系重大,内藏武林绝技秘笈,江湖中人,不惜生命争夺它,如你能逃出,将来把里面的绝技学成,扬名天下,为师纵死九泉,也瞑目了。”

水小华沉思半晌,忽然说道:“师父,来找师父之人就是为了这金瓜?”

焦一闵看到爱徒的脸色已有转机,暗自高兴地点点头,道:“正是为了此物,你现在想通了吧?乘此机会,离开此地吧!”

水小华面现坚定之色,徐徐站起身来,他本想把自己的意思告诉师父,但知道师父绝不会答应的,只好闷在心里。

他在想什么呢?

焦一闵看到水小华呆呆的站在那里,没有动身之意,以为他为师徒之情,依依不舍。在焦一闵自己来说,眼看自己一手抚养长大的爱徒即将远离,说不定一别就成永诀,心里也是难舍的。

但目前的情势所迫,使他不得不硬起心肠,连自己要把金瓜的来历及水小华悲惨的身世都来不及讲述,那里还容他站看不动,耽误时间。

时间不多了啊!

焦一闵脸色一沉,喝道:“你还不走,再晚就来不及了。”

身边突然响起一个清脆的声音,道:“现在就来不及了,还是把东西乖乖的拿出来吧!”

这突如其来的喝声,丝毫没使水小华惊讶,他慢慢的抬起头来,顺看声音望过去,脸上满含不屑之色。

来人一共是三个,和先前那个人打扮一样,黑衣蒙面,站在前面当中的一个身材显得非常高大,虽然他的背有点儿驼,但仍比其他两人高。

他们站的位置,距他们师徒只有丈许,什么时候来的,师徒二人竟然没有发觉,可见来人武功之高。

水小华不屑的瞪了他们一会,肃然地道:“各位是想要金瓜吗?”

答话的不是中间那个高大的人,是左边最矮小的一个,声音清脆得像女人,道:“正是这个意思。”

水小华道:“拿什么条件交换?”

对方三人听了一怔。

左边的人望望中间身躯高大的人,似乎在等候他的吩咐。

中间高大的人向四周巡视了一圈,突然以苍老嘶哑的声音说道:“不要拖延时间,快把金瓜交出来,老夫放你师徒一条生路,否则……”

水小华没等他再说下去,急急插口道:“你说的话可算数?”

站在中间的人道:“老夫从不打诳语,只要交出金瓜,绝对不加害你师徒二人。”

水小华说了一个“好”字,手已经从怀里把金瓜掏出,又说一声“接住!”便把金瓜朝中间那人丢去。

突闻焦一闵大喝一声:“华儿,你疯了!”

水小华把金瓜抛出之后,连看都没看一眼,转身走回师父身边,蹲下身子,柔声地道:“师父,我们不要那种不祥之物,让华儿来背你老人家走吧!去天池找葯把师父的病治好,再不会有人找我们的麻烦了。”

焦一闵这时方才明白过来,水小华根本没有携带金瓜之意,他是想用金瓜唤回自己的性命,虽然把这种无价之宝轻易让人的行为极不可恕,但其情可悯,内心里又难过又感动,一时竟不知该说什么才好。

焦一闵把目光由爱徒身上移开,茫然向前望去,这一望,不由使他大吃一惊,急忙喊道:“华儿,后面有人。”

水小华闻言,急急回头一看,黑衣蒙面人刺来的长剑,距自己不到三寸,变起仓促,危在间不容发,幸而他临危不乱,反应敏捷,身子一侧,斜地纵出三丈有馀,饶是他应变迅速,背后的衣服仍被剑尖划了一道裂口。

水小华跃出之后,一看师父已被笼罩在暗龚自己那人的剑势之下,不由内心大急,人未落地,就势在空中一拧身子,两脚一点,头下脚上直扑回来。

黑衣蒙面人一看长剑刺空,剑尖却指向躺在地下不能动的焦一闵,心念一转,暗想先把这个杀死再说。长剑未收,顺势向前刺去。

不料,焦一闵此时已被这些人的无耻行为气得肺肝俱裂,他在江湖上那里受过这种污辱,猛然把舌尖咬破,暗提丹田一口真气,陡然一口血雨朝黑衣蒙面人喷去。

要知焦一闵的天罡气功,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内家真力,虽然他四肢麻痹,无法全力施为,但这口血雨的力道也是很不得了的。

黑衣蒙面人一看来物红澄澄的,力道奇猛,以为是什么暗器,急忙收剑,正想跃身纵起,突觉一股强硬无比的掌力,击中自己的身体,刚刚跃起的身子被击出四五丈远。

原来在焦一闵鲜血出口之后,水小华回扑的掌势也已发出,他这一来一往的动作只是刹那间的事,而且身法奇妙,把另外两个黑衣蒙面人都看得怔住在一边,忘记了出手抢救他们的同伴。

真是两个大笨蛋。

黑衣蒙面人的身体被水小华的掌力击中之后,另外两个人才猛然醒过来,那身材高大的一个喝道:“崔炎!去看看你的师弟。”同时向水小华走过来。

水小华站定身子,望着逼过来的黑衣蒙面人,大声责骂道:“背信的贼子,小爷为了恩师病重,不愿跟人争斗,才把武林奇宝金瓜拱手让人,想不到你们竟是如此卑鄙、无耻,不守信义。”

那身材高大的黑衣蒙面人,本想金瓜到手之后,再杀他师徒灭口,没想到这少年竟如此扎手,暗袭未成,反而被他击伤自己一个人,不由恼羞成怒,发出一阵怪笑,站在水小华面前道:“好小子,看不出你还有点能耐,焦一闵老儿躲了十多年,竟教出这么一个好徒弟,让老夫来试试你的斤两。”

话声刚落,猛向水小华劈出一掌,只见一股强猛无匹的力量随手而出,排山倒海似的向水小华当头罩下。

水小华看不清此人面目,但听他的口气,知道是江湖成名人物,那里还敢大意,忙运聚天罡气功,一招“长虹贯日”硬接对方一掌。

两股掌力相接之后,“砰”一声巨响,形成一团强硬风力,丈馀内沙石齐飞,水小华被震退三匹步,才站稳脚步,虽有天罡气功护体,但仍觉内心气血浮动。

黑衣蒙面人也被震退一步,双肩晃了两晃,既使如此,已使他大感惊讶。

水小华站稳身子,急急调息真气,忽听到躺在地上的师父在一旁说道:“华儿,不要再和他硬拚,赶快藉机逃走,此人是丧门神君章之雨,心毒手辣。”

水小华还没有来得及回答他师父的话,黑衣蒙面人已二次攻到,一面大喝道:“好小子,再接我一掌试试。”

水小华已觉出对方这次的掌力,似乎是全力施出,力道比第一次强猛凌厉得多,暗想要硬接这一掌,势必受重伤不可,要躲过吧,又怕对方掌力伤及师父,顿时把心一横,连足全身功力。身子暴射而起,使出天罡掌中绝命三招之一的“飞虎扑龙”,疾向黑衣蒙面人当头扑下,双掌同时击出。

水小华此招一出,大大出了黑衣蒙面人的意料之外,他没想到这个年轻人竟有这等功力。

要知凌空龚敌,不但消耗真力,而且是万分的危险,稍一大意,就要身受重伤。

黑衣蒙面人急忙收回劈出的掌势,向后跃退三尺,避过水小华的冲力。

他可不想和水小华两败俱伤啊!

此时,水小华已存了两败俱伤的打法,见一招得手,那还容许对方还手,腰身一挺,人已欺近蒙面人身前,出手又是一招“赤手搏龙”,直袭蒙面人的命门要穴。

黑衣蒙面人似乎被水小华的凌厉攻势惊骇住了,急忙横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