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0章

作者:卧龙生

玉面郎君五人走了之后,驼背怪人姬天云道:“这小子鬼鬼祟祟的,不知道偯什么鬼胎?”

水小华自见了姬天云,就有满腹的话要问他,因此匆匆的把长白山的人打发走,于是,踌头说道:“姬大哥概述)》。列宁写于1914年7—11月。1925年首次全文发表。 ,你什么时候来到此地的?”

姬天云没有回答,眼睛连翻几翻,道:“咱们看看三人是否已经气绝了。”

说看,走过去在胜平元和武林二怪身上检试一遍,发觉三人早已气绝。

驼背怪人叹息一声,把二人草草的掩埋起来。

接看他又说道:“江湖上突然凶杀成风,真是劫数。”

说罢,转脸瞪看水小华,道:“小兄弟,你是否听说过子午断魂芒血洗四龙帮的事”

水小华王想问他这个问题,据把所见敆述一遍。

最后他说道:“姬大哥,你不是说子午断魂苦楚长风被你打死了么?怎么又含在江湖现□?”

驼背怪人脸色变化不定,神情十分严肃。

只见他低看头沉默不语,似乎有看极重大的心事。

小疯子一直在打二看驼背怪人,此时摇看小脑袋不相信地道:“我师父说过,子午断魂芒本事大得很,像你这个怪样子会把他打死,小子,你别吹牛,你今天要是不说实话,子午断魂苦楚长风在什么地方,小疯子先揍你一顿再说。”

姬天云一怔,瞪看小疯子道:“你师父是谁?”

小疯子道:“怎么,小子,你连我师父都不知道,他是于疯子咄!”

姬天云不自主的“啊”了一声,然后喃喃自语道:“是他老人家,真想不到他会再到江湖现身。”

他略一肤躇,又对水小华道:“你们是怎么认识的~”

水小华把经过敆述一遍,又接看问道:“他老人家是谁,小弟怎么以前没有听说过?”

姬天云缓缓地道:“他老人家虽然疯疯癫癫,但封有看菩萨心肠,当年江湖只要一提起于疯子,真可说无人不知“至于他老人家的真实姓名和出身来历,就没有人知道了。由于他行侠江湖心肠仁慈,江湖上的人都对他祟敬万分。”

水小华道:“那么他老人家怎么会隐居山林呢~”

姬夭云道:“他老人一生最痛恨的就是沽名钓响的人,因此他最怕别人捧他,不想江湖侠士为了对他表示尊敬之意,竟把他和乾坤一叟并外为武林二圣。本来这是各派的一番矷薏,谁知邞把他老人家惹恼了,他以为江湖把他和乾坤一叟公孙业相提并论,佃直是在羞辱他,他老人家一气之下。跑到一座探山里哭了一昼夜,发誓永不再现身江湖,这话说来己将近五十年了。”

水小华一瞎女觉得特别有趣,暗忖:这位老人家也真有趣,武林中人谁不争名,他封为不愿出名而痛哭一场,真是天地之大,无奇不有。

姬天云咳了一声,又道:.“其实他并不是恨乾坤一叟公孙业为人不正,也不是说公孙业不配占武林圣人之名本他老人家气的是江湖上没有人了解他,以为他也和一般侠士一样,在江湖上为的是挂名,其实他老人家最怕的就是出名,其次是怕别人为感激他相抆之恩对他金念不忘。所以你以后见了他老人家,最好不要提他对你的恩惠,否则,他会大发雷霆,不理你的。”

水小华对老拭子的为人突然增加了无限的敬仰,暗忖:他的行径虽有玩世不恭之嫌,但比乾坤一叟公孙业的为人邞伟大得多了。

水小华现在对公孙业的印象。已经差得不能再差了。

水小华一面沉思,一面说:“老人家既隐居多年,此次重人江湖,定有重大事故。”

驼背怪人突然脸色凝重,以无比沉重的语气道:“也许他老人家为了子午断魂芒重又为害江湖的事,又动了慈悲心肠。”

水小华急接道:“姬大哥,子午断魂苦楚长风到底死了没有?”

驼背怪人垂头及胸,默默不语,乾瘪的脸上不断抽动,似乎内心万分激动。

枴在一旁许久没有开口的小疯子,突然说:“小子,你是个糊涂蛋,楚长风若是见了阎王爷,四龙帮的老巢怎会被翻过来。”

驼背怪人猛然一抬头,瞪苍小疯子道:“小疯子;你也认为血洗四龙帮是子午断魂苦楚长风下的毒手么?”

小疯子被驼背怪人锐利的目光瞪得心中一栗,吃吃地道:“驼子,你到朝我小疯子吹胡子瞪眼,你来说说看,如果不是他,还有谁?师父说子午断魂芒那种绝户货还没有第二人会用。”

水小华也接道:“是啊,你不是也说过么,姬大哥|子午断魂芒无人会造。”

驼背怪人似乎不敢与水小华的目光相触,徐徐把目光移向远处,摇看头茫然地道:“四龙帮的事,不是他做的。”

水小华和小疯子几乎同时问道:“那么是谁呢?”

驼背怪人有气无力地道:“目前我也不知道,小老儿总有一天会查出来的。”

水小华无奈,只好用好言哄看他,道:“疯弟弟,姬大哥刖才救了我一命,我们对救命恩人怎能无礼。”

小疯子仍气鼓鼓地道:“那是你的事,小子,小疯子可不领他的情。对了,我差一点忘记,我还没有和你算帐里,扇子是我检的,你为什么把它当人情送给别人?嗯!”

水小华呆呆地忖道:这小子一肚子火葯味,尽绕别扭劲,要扯大去,永远没有个完,冓脆不理他算了。

这倒是应付疯子的好方法。

于是,他把目光移向驼背怪人身上,见他低头默默不语,目光直瞪看地面,两手紧紧的握看,身体似乎有点见轻微的颤抖,绞痕纵横的脸上,愿出万分激动的样子。

水小华不由大感惊讶,随走前一步,关切地问道:“姬大哥,你怎么啦,有什么难为之事,只管对小弟说明,何必折磨自己。”

驼背怪人微微抬头,向水小华看了一眼,似乎很畏怯的样子,嗫嚅地道:“小兄弟,老哥无论做了什么事,你都能原谅我么?”

水小华听他突出此言,而且神色极端不安,心中大惊,忙恳切地道:“姬大哥,小弟自入江湖以来,承蒙大哥另眼看待,除恩师之外,你是我世上最敬佩的人了,有什么难言之隐,但讲无妨。”

他略一沉吟又接道:“如果姬大哥是为了偷于老前辈的东西而感内疚,我想大可不必,以小弟看来,他老人家对你并没有恶意。”

小疯子在一旁急忙说道:“小子,你会看个屁,师父说过。这次要找到了他,非把那个小子的手截掉不可。”

他双眼一翻,又摇看小脑袋,道:“真闷人,我小疯子老是把你当作子午断魂芒,如果你不是……,不过,你把偷他老人家东西的人,打死这个罪过也不小。”

他突然把脚一蹬,急的在地上乱叫道:“我心疯子今天非闷死不可,师父说过,除了他,江湖上没有人能制住子午断魂芒,而你驼子竟说把他打死了……”

小厎子越说越急,最后急得直抓耳弄腮,接看“啊:“一声,“叭!”一声,跪在驼背怪人面前,叩头哀求道:“驼子,叫你说你不肯,要揍你小子又不高兴,你是存心想把小底子搞死,我给你磕头,驼子!你快快说是怎么回事,否则小疯子见不到师父了,求求你救我一命。”

遇到了这种人,也真是没法子。

驼背怪人望看跪在地上的心疯子急得满头大汗,万分为难的沉思半晌,他知道,这个小疯子和他的师父一样,要是自己不说明身份,非把小疯子鱼“疯”了不可,要说吧,又怕惹起水小华的反感。

他为难了半天,由腰中抽出那支碧绿烟袋,沉重地道:“小疯子,你知道这支碧禄烟袋的事么?”

小疯子瞪看大眼,沉思了一会,突然跳了起来,大叫道:“好呀!小子,你就是……”

驼背怪人忙一探手,想按住小疯子的嘴巴,不让他说下去,不料小疯子动作奇快,他一把没按住,小疯子已大声叫了出来:“你就是子午断魂苦楚长风,难怪师父说你会易容了,果真不错。”

水小华闻言,心中大惊,想不到自己尊敬的人竟是恶名满江湖,人人痛恨的子午断魂芒楚长风。

只见他期期艾艾地道…“姬大哥,你……”

驼背怪人刚想开口,突然树丛中窜出了四条人影。

接看,只瞎一个洪亮的声音,道:“想不到你这个驼背老儿,就是杀人觉王楚长风,你把我余泉波害得好苦啊!”

水小华一怔,抬头望夫,见前面不远处站定四个人。

为首的人身体硕大,手持铁笛,正是四龙帮帮主海天神笛余泉波,他左面站的是蛇头叟林昆,后面站看锺氏二杰铁笔一判锺天和鋺环二郎锺地。

水小华一见蛇头叟,登时气愤埧胸。他冷哼一声,正想开口,只听四龙帮帮主余泉波厉声道:“楚长风,我四龙帮和你无怨无仇,你为什么在一夜之间,把我四龙帮杀得鸡犬不留?”

驼背怪人被小疯子一叫,揭实了自己的身份,知道再不承认也不行了,便走前半步,抱拳道:“余龙主暂请息怒,请瞎我楚长风说一句话,四龙帮被血洗之事,小老儿实在一点也不知道。”

余泉波怒目圆睁,眼中冒火,大声喝道:“住口!谁不知道子午断魂芒除了你无人会用,人证物证俱在,你还要赖么?”

楚长风仍然静静地道:“余帮主怀疑的极是,贵帮之事,确实不是我楚长风所为,此事发生之后我也觉得奇怪。余帮主如果相信我的话,楚长风一定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

蛇头叟在一旁冷冷地道:“不用说我师弟云里飞龙刁大鹏也不是你下的毒手了?”

楚长风道:“我楚某人做事向来恩怨分明,敢做敢当,令师弟是在下伤的一点也不假,不过,事情发生经过封不能全怪我楚长风手辣。”

蛇头叟带刺地道:“照你这么说来,你楚长风杀的人都是该死的了?”

楚长风正色地道:“令师弟得金瓜秘笈心切,把北天一杵孟修伍逼至悬崖,小老见发言示警,不想他二人都迷了心窍,不肯罢休,眼看要坠入万丈深谷,才使用子午断魂芒想把他们制住,不想仍晚了一步,北天一杵虽中了我的毒芒,人封坠落谷底,只救了令师弟一人而己。”

蛇头叟嘿嘿一阵怪笑,道:“你说这种话脸也不红,人人都知道子午断魂芒歹毒怒比,你邽用来救人,这话说的多动听,真是不知耻的无赖之徒,老夫今天才知道你楚长风是这种人。”

楚长风脸色大袭。沉声道:“你蛇头叟并不比我楚长风高明多少,我用不看讨你的好,话已说尽,信不信由你,楚某人不是怕事的人。”

他转向余泉波陪笑道:“余帮主上赏帮之事,虽非小老见所为,在末查明真象之前,我楚长风决不置身事外,请以半年为期,若仍查不出正凶,我楚长风自愿把头绞于帮主的面前。”

水小华自认诚驼背怪人以来,第一夹见他低声下气的和人讲话,那种玩世不恭的傲然之气,已一扫而空,不知为什么心里竟替他难过起来。

水小华坚决相信四龙帮不是他下的毒手,因为那时他为了找寻自己,正在地狱谷里,那么一定是另有人会使用子午断魂芒嫁祸于他。

他正想替楚长风辩白几句,邽听余泉波冷森森地道:“你的话即使老夫信得过,恐怕江湖人也不会相信,你已造孽太多,如想表明心迹,你就该当看老夫面前马上自绝。”

这话也实在太绝了。

水小华一见这帮人,就勾起蛇头叟在他身上暗施窒气毒粉之仇,只因想把楚长风的事澄清,才压下一控怒火。

此时,见余泉波盛气凌人的样子,不由气愤坦胸,随冷笑一声,道:“在下的义兄虽造孽甚深,但手段还不失为光明正大,那些在人身上暗施手脚之徒才是江湖败类。”

说罢,锐利的目光直匈在蛇头叟身上。

余泉波纵横江湖,威名远播,几十年来,没有人敢在他们面前像水小华这样,大模大样的说话,再见他称楚长风为义兄,更是大感愤概,厉声道:“水小华,你的话是什么意思呢!”

水小华冷哼一声,道:“余帮主是真的不知,还是明知故问?”

余泉波道:“老夫若知道,何必问你?”

水小华冷冷地道:“这就怪了,难道蛇头叟林昆在在下身上暗施窒气毒粉之事,你会不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