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1章

作者:卧龙生

这真是一场武林罕见的险恶决斗。

水小华和丧门神君章之而各以平生功力,招招指向对方的要害,狠毒无比,迅速绝伦,霎时2卷“论情感”,论述其人性观,认为“自私是和人性不可分 ,二人已拆了三十馀招。

站在一旁观战的笑面无常章之霄,见水小华招式精奇,功力浑厚,身法灵巧异常,喑忖:十几年不见了危机,必须恢复天主教的道德规范,用“以神为中心的人 ,焦一闵老见果然费尽苦心,他的徒弟郩如此厉害,他本人的武功更是高不可测了。

他抬头向场中望夫,见水小华越战越勇,章之雨虽未实败象,但已没有先前那样凶猛,大声叫道:“老夫替女见复仇心切命”、“立命”、“俟命”、“造命”,不甘于必然性的支配与命运 ,顾不得江湖规矩了,看掌!”

说看右臂一抬,遥向水小华劈出一掌。

这一掌是他精研多年的腐骨蚀心堂,一股软绵绵的力道,向水小华袭击过去。

水小华正在打得起劲,突见强敌加入,左掌一招“长虹贯日”把章之而逼退,接看右掌一挥,横向章之霄的掌势迎去。

章之霄见水小华不避自己的掌势,心想:这是你自己我死。随即暗中加劲,同水小华迎击过去。

水小华几遇几番挫折,对敌经验已增进不少,见章之霄掌势怪异,即知不妙,忙提丹田真气,贯穿右臂,只听“轰”一声,两股掌力激荡起一股强大的劲风,卷得沙石飞扬。

此时,章之而又欺身攻到,水小华双脚一合,施展开四象连环步法,避过了他的掌势,身子一拧,又劈出一掌。

章之霄见自己苦研多年的毒掌,竟末把对方伤了,内心惊骇异常,楞在当地,忘记出手其实连水小华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对方的毒掌伤不了自己,他怎么也想不到这是于疯子对他的一番爱护之力。

原来于疯子性情古怪,虽然救人无数,但没有一个他衷心喜欢的人,唯有对楚长风邞气味相投,自他把他救了之后,二人邞成了莫逆之交。

这次他带看小疯子出山,一来是查明子午断魂芒为害江湖之事,他不相信楚长风会妄开杀戒;二来他思念楚长风成病态,急于和他见面一谈。

人类的感情就是这样怪,论年龄他比楚长风大了一甲子还多,可是他瑯把他当做生死之交,爱护之情胜于父兄。

当于疯子见了水小华,知道楚长风把自己送给他武林最珍贵的金刚丸和青光剑都转送给水小华,心里就明白他二人的关系不比寻常,随动了爱屋及乌之心,想道:小子,你对他好,我老疯子也不能落你的后,干脆我也来成全成全他。

于是,在水小华服下红果之后,接看用般若禅功运行水小华周身大穴,使他的功力大进,只要丹田气聚,即可运起天罡气功护体百毒不侵。

想不到这两个怪人一呕气,把一个水小华造成了个武林奇葩,套上一句俗话,这一切都是“缘”。

此时水小华对章之雨反击一掌,卸见章之霄呆立当地不动,急右臂一翻,抽出背上青光剑,接看宝剑一挥,酒起三朵剑花,直向章之霄袭去。

他此时士气旺盛,精力充沛,剑势出手,端的凌厉无匹。

大谷主章之霄惊醛过来,急忙挥掌迎敌,二人如穿梭般的打斗在一起。

天觉谷在江湖上能自成一家,功方自是不凡,而章氏兄弟又是江湖成名之士,大觉掌施展开来,怪嘛连起,声声动人肺腑,憾人不绝。

水小华一面要抵御两大高手,一面还要运气定神,免被怪音乱心,五十招过后,他已渐渐感到吃力起来。

年轻人打胜打不得败,一看情势不利,水小华的心中就开始惶恐起来,他心里暗忖:自己仗看四象连环剑法的奇异招数,才把二人镇住,时间久了,累也会把自己累死了。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突然||他想起了小疯子,心中不由奇怪,打了这半天,怎么没见他出声。

他用双目馀光一扫,见小疯子仍躺在三丈开外的地方抱头大睡,好像根本不知道有打斗这回事?

水小华见状,心中生气忖道:这孩子诚心要我的好看,这种生死格斗的局面,他怎么忍心在一旁装睡,真是人孩子气了。

他别想到这里,突听小疯子梦呓般地道:“小子,你就是会欺负我小疯子,你会汞的那一招还不用,要等到什么时候才用,你小子不用和我呕气,人家揍死你我也不管。”

他说话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在场约二个人都听的清清楚楚。

天魔谷二位谷主来势忷忷,根本没有注意到,以为那里是躺了个死人,现在听他会说话,不由同时一怔,转头循声望去,见是一个衣服褴褛,满脸污秽的小孩子躺在那里。

就在此时,水小华已听懂小疯子的暗示,忙吸一口丹田真气,宝剑一圈,抱元守一,双足一点,身子凌空而起。

他刚一纵身,陡听一个洪亮的声音喝道:“住手!”

水小华跃起的身势,又降落地上。

章氏兄弟也闻声住手,大家一起循声望夫,见四龙帮帮主余泉波和锺氏二杰怒目圆睁的站在邡四具尸体中间,蛇头叟邞没有跟来。

此时,小绞子也爬了起来,走到水小华身边埋怨道:“小子,有武艺留看不用,这下子好了,等他们联合一起对付我们,我心疯子也要跟看你去见阎王,多倒楣。”

四龙帮帮主余泉波为何去而复返?

原来他追了楚长风一程,没有追上,一面又担心蛇头叟的伤势,因此停住了脚步,不再等锺氏二杰和蛇头叟赶上之后,蛇头叟已朋了自己的丹葯,伤势好转,但以自己在江湖上的名望,竟被一个年轻的孩子两掌劈伤,老脸实在挂不住,因此羞愧。

接看,铲氏二杰说出水小华的传话,余泉波在悲痛慾绝之中,内心大感诧异,胜家堡和武林二怪与四龙帮虽无深交,但也无大怨,他们怎会把自己受伤的两个人杀死?于是,他又赶了回来,想向水小华间个明白。

余泉波向在场的人扫视一眼,指看地上的尸体问道:“这是谁下的毒手?”

水小华道:“是胜平元和武林二怪。”

余泉波厉喝道:“你怎么知道?是你亲眼所见么?”

水小华道:“不是晚辈亲眼所见,长长白山少主玉面郎君告诉我的。”

余泉波胡须飘动,显然心中万分激动,道:“胜平元现在何处?”

水小华道:“他和武林二怪都丧命在长白山人手中,晚辈已把他们埋好了。”

余泉波用锐利的眼光盯蓍水小华,怀疑说道:“四龙帮和胜家堡素无怨嫌,他不会对我的孩子下此毒手,再说这里面有两个长白山的人,这更令人贸解了。”

小疯子一翻眼,道:“你不相信算啦,反正人都死了,再问只有找阎王爷去间了。”

余泉波双目一瞪,两道凶光直逼视看小疯子,厉声喝道:“你是何人门下?敢在此胡说八道。”

小疯子一抹鼻子,不朋气地道:“老小子,你少跟我次胡子瞪眼,小疯子就看不惯你们这种狗打架式的威风,你再凶,还馆把我一口吞下去不成?”

水小华忙喝止道:“疯弟弟,不要胡说,这……”

小疯子币狃劲又土来了,把眼一蹬,抢看说道:“小子,不用你管,你怕事,我小疯子可不在乎,你刚才打够了,我小疯子刚刚睡醒,还没有活动筋骨哩“”

余泉波气在心头,准备发作,阴险的章之而乘机进言道:“余帮主,愚兄弟来此之时,这个姓水的小子就站在此地,他把兄弟约两个侄女姦杀,这种江湖败类,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余泉波本来怒火攻心,悲愤异常,章之而的话不啻火上加油,他嘿嘿冷笑数声,道:“想不到焦一闵老见会教出这种徒弟来,姦婬凶杀,现在老夫倒明白了,你把蛇头叟暗算你的仇佷,迁怒于四龙帮头上,对两个中毒的人,远下毒手,又怕天下人责笃,故而把罪推在死人身上,来个死无对谊,是与不是?”

说看,怒目固睁,向前逼进两步。

水小华一听,直急得星目喷火浑身颤抖,结结巴巴地道:“你们这些江湖望重之士,怎能凭推测之词,血口喷人?我水小华自入江湖以来,自问未做半点槐心之事,诸位这样疑心在下,是何居心?”

说看,一指身边的小疯子道:“这位小兄弟几天来,和在下寸步不艳,你们可以问问他看。”

大谷主章之霄接道:“他一个小孩子对这种重大之事,怎敢作证,长白山的少山主和四位寨主不比他这个孩子强的多,你现在还有何话说?”

水小华一怔。不相信地问道:“怎么?他们说令媛是我杀的?”

小疯子在一旁埋怨道:“怎么样,小子,你把我拾的扇子送人当人情,现在反而叫人家倒咬一口,叫我小疯子也跟看你受气,你这种糊涂虫,我恨不得揍你一顿。”

水小华思潮起伏,沉思了好半晌,恍然大悟,不禁咬牙切齿喃喃自语道:“好卑鄙的手段。”

余泉波见水小华被天魔谷一指证,脸色骤变,面如白纸,以为他俯首认罪了,随也沉声道:“老夫被子午断魂芒楚长风害的家破人亡,断子绝孙,而你邞是他的同獗,不用说这匹人也是你们所为,老夫虽找不出证人,根据来龙去脉,前因后果,这种判断决不会错,刖才老夫白和你赏了一番口舌。”

水小华猛一抬头,朝在场的人扫税一眼,正色道:“水小华被姦人所害,这些事我确实未做。各位如信得过在下,我一定把此事查个水落石出,把凶手送到各位面前。”

二谷主童之而冷笑道:“你小子想的倒不错,想一走了之,没有那么容易,告诉你,天就是你恶实满盈之日。

大谷主章之霄冷啍一声,暗忖:这小子的口气可真还不小呢!

这时,余泉波已逼到水小华跟前,准备要出手了。

水小华见状,忙喝道:“且慢,在下有一事,不知老帮主是否答应?”

余泉波道:“有汁么事?水说说看。”

才水小华道:“在下若是丧命在老帮主手下,当然无话可说,若是在下万一侥幸沆了老帮主。希望你能答应我查明此事的真象,下要再空口菟枉在下。”

余泉波冷笑道:“老夫若败在你的手下,澴有何面目为人,今天是生死之局,你用不□想想那么多了。”

水小华听出余泉波之言,有轻视自己之意,也不再说话,纵身跃到场中。

小疯子喊道:“小子,拿出精神来,好好把这几个胡说八道的老小子揍一顿。”

锺氏二杰早就瞧不惯小疯子的狂态,见他又是胤叫乱骂的,那里容得t正想出手,二谷主章之而邽抢先了一步。

他距小疯子比较近,小疯子刚骂完,他已欺身而上,骂道:“那里来的野种,在此撒野。”

说看,右手已猛力推出一掌。

在他认为这掌一定可把小疯子击伤,不想小疯子把嘴一例,笑道:“你看你那张吊死鬼脸,我小疯子又不欠你钱,你找我做什么?”

说看,身子已随对方掌势凌空而起,真像传说中的小妖精一样。

章之雨一怔,掌力忽收,小疯子又落在原地,道:“老小子,你觉得奇怪是不是?我乃天神下凡,你老小子肉眼凡胎,还不快跪下给我磕三个响头。”

章之雨也算是江湖上成名的人物了,邽没有见过这种奇异的武功,没理小疯子的叫骂,转头对大谷主道:“大哥,你看这小子练的是什么功夫?”

章之霄也带看惊奇的表情,摇摇头道:“江湖上最难惹的就是这种奇形怪状的人物,目前不宜再生事,不理他算了。”

小疯子得理不让人,叫道:“老小子,你别没种了,别怕,小疯子不会真的要你磕头的,我看到你那张脸我就恶心的慌。”

章之而心中虽然气恼万分,也只好忍在心里,不再理他。

此时,水小华和四龙帮帮主已打斗在一起,难分难解,青光剑如电光闪烁,铁笛如长蛇飞舞,已无法分清二人的身影。

一个是剑招诡异,一个是功力浑厚,这一交上手,端的惊险绝伦,激烈无比,在场之人各个都凝神闭气,注视场中的变化。

顷刻间,二人已打了百招以上。

余泉波不由暗暗惊讶,他乃当代武林有数的高手,笛招自成一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