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2章

作者:卧龙生

当南天一百冷洪和宇宙神丐除非走到天池时,突闻神妪已离天池东去,师兄弟二人这才急急的赶了回来。

二人到达此地时,见群豪中有四龙帮帮圭在场,本不想现身,把身形隐藏在一片树蓑后面。

宇宙神丐除非见驼背怪人坐在自己不远处的地上,正弄不清是怎么回事。此时,突发现余泉波发动攻势。

宇宙神再对驼背怪人一直抱有一份亲密之感,而且印象不恶,因此才冒然田手相救。

水小华还没有来得又向前参见,刮听余泉波冷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冷帮主驾到,前次令师兄徐大侠和在下为难,可是冷帮主的旨意?”

除非望了掌门人一眼,打了个哈哈,道:“老帮主怎么翻起旧帐来了,老叫化不过一时兴起,想跟老帮主讨教几招绝学,你怎么还记在心上,难道你和驼子就是为了那天的过节么?”

余泉波道:“在下还不是那等量小的人,徐兄可知道这驼老儿是谁么?”

宇宙神丐被他一问,竟不知如何回答,因为驼背怪人的来历,连他也觉得实在是有点见神秘。

余泉波瞪了他一眼,冷冷地又道:“徐兄既不知他的来历,就冒然的出手相救,不显得太莽撞了吗?”

南天一百冷洪冷哼一声,道:“救人于危,乃侠义人份内事,何况敝师兄和他有数面之缘,难道能不问青红皂白的任凭阁下行凶吗?”

余泉波正色道:“冷兄之言才是不分青红皂白,你们可知道他就是子午断魂苦楚长风吗?”

二人一听,同时“啊!”了一声,道:“你说什么?”

余泉波道:“我说他是杀人魔王楚长风。”

此时,水小华已挨到楚长风身旁蹲了下去入右手按在楚长风的背心上,正想运气助他疗突然,南天一百冷洪喝道:“小娃儿,闪开!”

水小华想到楚长风完全为自己恩师才被强敌包围,拿定主意要助他一口真气,以免被仇人乘机杀戮,因此没有理会南天一百的呼喝。

两天一百冷洪虽是丐帮掌门之尊,为人卸狂傲无比,他见水小华根本没理他这个碴,不由怒火上冲,一面踏步向前走去,一面冷喝道:“你是何人门下,竟敢如此大胆妄为,既如他是老魔头楚长风,为何还帮他疗伤?”

宇宙神丐见掌门人记起子午断魂芒伤了爱徒之仇,已到怒不可遏的地步,知道他要出手伤人,忙跟上两步,陪笑道:“掌门人暂请息怒,这个小娃儿是青衫客焦一闵的徒弟,也许其中另有隐情。”

南天一百脚步末停,一边走一边道:“他既是焦一闵之徒,为何与仇人为友,待小弟先教训他一番。”

此时,余泉波帮主也向水小华、楚长风二人逼近,准备伺机出手报仇。

小疯子一见大急,同水小华身边一站,大声叫道:“小子们,都给我站住“你们看,我师父于疯子来了。”

“于疯子”三个字果然发生效方。

南天一百和四龙帮帮主都站住脚,向四下寻覤,可是没有见到于疯子的影子,只看到大谷主章之霄扶看二谷主章之而急驰而去。

原来笑面无常章之霄想偷袭焦一闵和水小华不成,反而被楚长风“金刚指”伤了章之而,自知大势已去,今天要想报仇已不可能,因此揹起受伤约二谷主一声不响的含愤离去。

他想:要想报仇雪恨,只有和长白山人联合了。

立空大师和乾坤一叟都各怀心事守护在青衫客焦一闵身旁,对此复杂的局面,都不知该如何处理,子午断魂芒楚长风按理是死有馀辜,可是他今天现身不但软了水小华,而且还为了青衫客身受重伤,尤其乾坤一叟想起他偷葯救了爱孙一命之倩,更不好向前说话。

四龙帮帮主落得家破人亡,断子绝孙,不管是否是楚长风所为,目前无人提出有力反证,认定楚长风是罪魁祸首,此仇当然非报不可。

至于南天一丐冷洪为人狂傲无比,对爱徒伤在楚长风手下之事,认为更是奇耻大辱,亲在无意中遇上,又怎馆轻易放过他。

而四宠帮帮主余泉波和两天一百听说于疯子驾到本能的停下脚,向四下探望,因为于疯子当年突然在江湖失骤,众人传说不已,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对他有一份怀念之情,现在听小疯子一叫,怎不便他们感到惊奇。

小疯子见自己一叫真的收到效果,于是一本正经的朝前面矮树后面喊道:“师父,你怎么藏起来,他们要欺负我小疯子,你也不管。”

众人都顺看小疯子的祝线向矮树望夫,矮树枝叶茂密,看不清楚后面是否藏苍有人。

小疯子又叫道:“师父,你就是爱跟小疯子开玩笑,瞧,你趴在那里多难过,快站起来由来吧!”

众人都是功力精湛的人,只听小疯子叫,邽看不到有人趴在那里,心中都不觉非常惊异,暗忖:难道自己绞十年的功力还不如个小孩子看的清楚。

此时,楚长风突然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小疯子道:“小疯子,谢谢你的缓兵之计,快躲到一旁去吧。”

他按着又对水小华道:“小兄弟,快带看小疯子离开此地,将来在你师父处,我请于疯子向他说情。”

水小华徐徐站起。

小疯子突然高兴的拍手大叫道:“老小子们,你们中了我小疯子的计了,哈哈……”

话未说完,竟笑的前仰后合,好像得意至极。

南天一百和余泉波知道上当,暴喝一声拳脚齐出,分袭小疧子和地上的楚长风。

小疯子和水小华急忙跃退,楚长风由地上一跃而起,避过余泉波和南天一百的堂势,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

原来笑面无常章之霄想偷袭焦一闵和水小华不成,反而被楚长风“金刚指”伤了章之而,自知大势已去,今天要想报仇已不可能,因此揹起受伤约二谷主一声不响约合愤离去。

他想:要想报仇雪恨,只有和长白山人联合了。

玄空大师和韩坤一叟都各怀心事守护在青衫客焦一闵身旁,对此复杂的局面,都不知该如何处理,子午断魂芒楚长风按理是死有馀辜,可是他今天现身不但救了水小华,而且还为了青衫客身受重伤,尤其菈坤一叟想起他偷葯救了爱孙一命之倩,更不好向前说话。

四龙帮帮主落得家破人亡,断子绝孙,不管是否是楚长风所为,目前无人提出有力反证,认定楚长风是罪魁祸首,此仇当然非报不可。

至于两天一丐冷洪为人狂傲无比入对爱徒伤在楚长风手下之事,认为更是奇耻大辱,现在无意中遇上,又怎能轻易放过他。

而四茏帮帮主余泉波和雨天一丐听说于疯子驾到本能的停下脚,向四下探望,因为于疯子当年突然在江湖失棕,众人传说不已,六十岁以上的人,都对他有一份偯念之倩,现在听小疯子一叫,怎不便他们感到惊奇。

小疯子见自己一叫真的收到效果,于是一本正经的朝前面矮树后面喊道:“师父,你怎么藏起来,他们要欺负我小疯子,你也不管。”

众人都顺看小疯子的视线向矮树望去,矮树枝叶茂密,看不清楚后面是否藏看有人。

小疯子又叫道:“师父,你就是爱跟小疯子开玩笑,瞧,你趴在那里多难过,快站起来出来吧“”

众人都是功力精湛的人,只听小疯子叫,邽看不到有人趴在那里,心中都不觉非常惊异,暗忖十难道自己绞十年的功力还不如个小孩子看的清楚。

此时,楚长风突然用传音入密的功夫对小疯子道:“小疯子,谢谢你的缓兵之计,快躲到一旁去吧。”

他接着又对水小华道:“小兄弟,快带看小疯子艳开此地,将来在你师父么,我请于疽子向他说情。”

水小华徐徐站起。

小疯子突然高兴的拍手大叫道:“老小子们,你们中了我小疯子的计了,哈哈……”

话未说完,竟笑的前仰后合,好像得意至极。

南天一百和余泉波知道上当,暴喝一声拳脚齐由,分袭小疧子和地上的楚长风。

小疯子和水小华急忙跃退,楚长风由地上一跃而起,避过余泉波和南天一百的掌势,又恢复了那种玩世不恭的样子。

只见他打看哈哈对宇宙神丐徐非道:“老化子,你想不到小老见就是楚长风?你别担心,若在咱们过去的一段交情,小老见决不伤你们掌门人就是。”

南天一百冷洪乃傲气十足的人,听楚长风的话中之意,根本没有把自己放在眼里,这口气怎能忍得下,突然收住身势,大叫道:“余帮主暂请退下,冷某要单独会一会这个目中无人的狂徒。”

说罢,又转脸对楚长风沉声道:“江湖上被你搅得混乱不安,老夫今天不但要为爱徒报仇,而且要替江湖除害。”

楚长风仍然满脸和气地道:“掌门人要打架,小老见绝对奉陪,不过令徒受伤之事,刮不能完全责怪在下,金瓜秘笈乃江湖奇学,令徒……”

南天一百冷洪沉声喝道:“住口!你的子午断魂芒不知杀害多少武林豪杰,即使你不伤本门弟子,老夫也要替死去的英灵伸冤。”

楚长风哈哈一阵狂笑,道:“掌门人既有这份侠义心肠小老见复有何言,只有在掌门人手下讨教几招绝学了。”

南天一丐冷哼一声,猛提丹田真气,就要出手。

此时,突听余泉波道:“冷兄,且慢,对付此等丧心病狂之徒,我们用不看再讲什么江湖规矩,不如联合出手,将他除去,免得□延时间,让他有施展诡计的机会。”

两天一百虽傲气凌人,但对楚长风的子午断魂芒邞深具戒心,现在听余泉波一言提醛,正好藉机下台,道:“余兄所言极是。”

接看,又对宇宙神丐徐非道:“为了替江湖除害,请师兄也一齐出手。”

宇宙神丐虽面有难色,但掌门人之命不可违,只好躬身道:“愚兄遵命。”

楚长风面对三大高手仍无惧色,打看哈哈对宇宙神丐道:“老化子,你想不到吧?前玖小老见帮看你打别人,现在你要帮羞别人打我小老见了,别不好意思,老化子,江湖之上有几人是重感情讲道义?都是在为利害争夺不休,小老见今天若是不死,决不记你今天打我之仇,你出手吧,咱老哥俩今天得好好的打一打。”

南天一百没等楚长风说完,打狗棒一挥,已抢先出手,接看余泉波的铁笛也迅即点到。

宇宙神丐轻微的叹息一声,也把手中的长竿向楚长风横扫过去。

楚长风见三人连续出手,知道这一仗定是生死之局,凶险无比,那里敢大意,忙由膢中抽出碧绿烟袋,向右边一划,挡住了宇宙神丐的竹竿横扫之势,左手中食指一并,直点南天一百的右腕要穴,接看飞起左腿,踢向余泉波的小腹,这三招几乎是同时出手,不但快速绝伦,而且姿势美妙至极。

二大高手把楚长风围困在中间,各展绝学,恨不得立即将他击毙,楚长风以奇妙的身法和武功,游走在二人之间,出手都是武林罕见的绝学,使所有的人都感到惊奇不已。

要知楚长风当年失恋之初,年轻深感,性情暴躁,出手都是以子午断魂芒制敌,很少有人和他对面动过手,因此,虽然他的恶名传遍江湖,但见识过他武功的人,刲是少之又少的他今天独战武林三大高手,虽说宇宙神丐除非未尽全力,但仅以南北二帮的帮主而论,能与之单打独斗的人,目前江湖上就为数不多,难怪一辈子没有服过人的菈坤一叟,也在一旁暗暗点头。

玄空大师慈眉紧皱,自言自语的道:“此人果是一代奇才,江湖煞星,不但身怀绝毒之物,而且武功也高不可测,今天如不能将他制服,真是后果堪虑。”

乾坤一叟公孙业道:“老和尚,这个老东西的所做所为,已不像以前那样任性,也许被上上老人挫败后,已改邪归正了,他似乎对焦一闵师徒深具好感,不知道里头有什么特殊的原因?”

玄空大师低宣一声佛号,道:“贫僧也有此怀疑,因此迟迟不肯出手,不过,此人确是血性中人,敢爱敢悢,这也正是他的可怕处,他为恨能觉翻天下,为爱也会不愿一切,使武林不安。贫僧思虑多时,仍末参悟出一个解决办法来。”

鼇坤一叟频频点头,喑忖:老和尚确有过人之诚,当初自己误把水仙华劈落绝壁,就差一点被他逼死,这个怪老儿似乎对水小华之变,比自己生命看得还重。

乾坤一叟沉思半天,徐徐说道:“他和水小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2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