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3章

作者:卧龙生

西北荒原,人烟稀少。

水小华和小疯子赶了几十里,仍没看到有人住的地方。

此时——夕阳西沉,暮色苍茫,晚风频次,寒意深浓。

小疯子二边赶路一边埋怨道:“我小疯子跟苍你算倒大楣了,晚上不能睡觉,白天不.能蔡五肢庙,这样下去,小疯子恐怕要见不到师父了。”

水小华瞥了他一眼,见他满脸委屈的样子,心中老大不忍,但不知该用什么话来劝慰他。因此,只好闷看头向前赶。

其实,他抱看楚长风赶了这么远的路,已是遍体生汗,两臂发酸,可是他不能诉苦,自入江湖以来,苦难使他长大了,他僮得了逆来顺受的道理,他知道了何忍受压在身上的痛苦。

小疯子见他一言不发,带气地道:“小子,你怎么不说话,这样一味瞎跑,跑到什么时候才能找到有人家的地方?”

水小华暗忖:我还不是跟你一样,刚踏入江湖不久,路途不熟,怎会知道那里有村落?

不过,他嘴里封安慰他道:“疯弟弟,忍耐一点,我想就快到了。”

小疯子翻了几下眼皮。道:“好啊!小子,原来你也不知道,在低苍头瞎跑,你看到没有,前面是高山,难道我们又要在山里过夜?”

水小华闻言突然放慢了脚步,抬头一望,前面果然是一座耸立的高山,心里忖道:进入山区,更不容易找到住的地方了。

于是,他停住了脚,向四面探视一下,只见两旁苗岭起伏,二人光知道赶路,没有观察地形,不由走进这块似山谷的洼地。

照这样子看真要露宿荒野了。

他低头望了望呼吸微弱的楚长风,心中登时大急,忖道:若不找一个适当地方及时救治,恐怕他要真的不行了。

小疯子见水小华呆立在那里,满脸焦急之色,反而笑道:“小子,你傻眼了吧?没有拦系,让我来问问咱师父吧!”

说看,把小手伸进腰里在摸索。

水小华见小疯子神色怪异,又在胡说八道,不由暗暗叫苦,忖道:这孩子不知又要搞什么鬼,要是他的币纽劲发作了,自己不知该如何办才好。

小疯子摸索半天,从腰里掏出一枚古制钱来,高兴地道:“小子,这是咱们师父送给我的宝贝,他说有了疑难之事,问它就可以决定,现在前面是山,不能再向前走,只有左右两条去路。钱的正面代表右面,反面代表左面。”

说看,把古制钱向前一抛。

古制钱落地之后,是正面朗上,小疯子把钱拾起来装好,道:“走吧,小子,右面一定有人家居住。”

水小华见他然有介事的样子,不禁暗中好笑,但没有表示出来,心想:这样做也好,免得自己落个不是。

二人动身向右路赶去,不一会,天已暗了下来,前面的山也越来越高,但仍然没有发现有人家。

水小华正暗自发急,突听小疯子叫道:“小子,你看那是什么?我说嘛,师父的古制钱没有一次不灵的。”

水小华顺看小疯子的手望夫,见前面不远处,果然有一盏隐约的灯光,忖道:还真叫这孩子说看了。

二人一提精神,直向灯光赶去。

约有顿饭工夫,来到了跟前,原来这是一片树林,灯光就是从里面泄出来的。

水小华顝看小疯子穿过树林,里面是一片很大的空地,空地中间是一座古墓,对面是三间茅屋。

水小华心想:这周围的树木都是人工栽植的,看样子一定是富豪之家的墓地,屋子里住的大概就是守葟的人了。

二人来到空地中间,蓦然,由屋中钻出一条黑影,如箭一般的向水小华扑来,身法快得出奇。

水小华以为有人偷袭,低喝一声,道:“疯弟弟,注意!”

说看,人已向右边跃开。

窜出来的黑影一看扑空,刚一落地,又二次跃起,同水小华扑到,动作之快,令人滩以置信。

水小华不敢怠慢,一面躲避,一面定睛看去,见黑影双目红光闪闪,似喷火一般,非常骇人。

小疯子道:“小子,我看不像是个人,别是什么妖怪吧!”

水小华也在怀疑,但他抱苍楚长风,闪避已大感吃力,根本顾不得答话。

此时——屋中突然传出一个低沉的声音,道:“阿金!回来。”

黑影听到呼唤,狂叫了一声,一溜烟的铁回屋里。

此时,屋中那个低沉的声音又道:“外面是什么人?请屋里相见吧!”

小疯子道:“这小子好大的架子。”

水小华猛一拉他道:“不要乱说话,我们要住在这里,一定要向人家说好话。”

小疯子不服道:“他为什么要先放出个妖怪来吓我们一顿?”

水小华暗忖:不能再理他了,弄不好又惹出一扬麻烦。

此时,二人已来到茅屋跟前。

水小华向前一望,见门前面站耆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身穿一袭长衫,腰系一根黄色带子,头发和胡垃都已苍白了,但双目邞炯炯有神,威气逼人,似不是普通人物。

老者身旁蹲立看一只半人高的黑色大猩猩,王朝水小华二人翻瞪看眼睛。

小疯子一见,气道:“刚才一定就是这个黑东西在做怪,等一会我再收拾你。”

水小华躬身地道:“在下兄弟二人迷失路途,再加朋友病重,不得已打扰老丈,想在赏处借宿一宵,不知可否?”

老者对小疯子瞪了一眼,突然又朝水小华打量一番,微笑道:“如不嫌寒舍简陋,老汉欢迎之至。”

说善退后一步,向旁边一让,上身略微一俯,道:“二位小英雄请进。”

水小华见老者如此客气,急忙连连点头道谢,颌蓍小疯子走进屋里。

屋内充满了一种肃穆气氛,正中放蓍一张供桌,桌子两端点看两只白烛,当中放看一个很大的香炉,炉里烧耆香料。

烛光闪闪,烟气缭绕,给人一种神秘的感觉。

水小华正在四下巡视,突听老者说道:“贵友病重,请放在东间床上暂且休养。”

说苍,当先向右面走去。

水小华进屋之后,把楚长风放在靠窗的一张木榻上,接着又试试他的脉搏,发觉他已气息微弱,似乎已进入弥留状态,心中登时大慌起来。

这可怎么办才好呢?

急急的又伸手检查他身上的穴道,准备解开之后,先替他疗伤,可是试了半天,竟看不出小疯子当时用的是什么点穴手法,怎么也解不开。

此时,小疯子正在外间里逗看黑猩猩玩,并且嘴里还嘀咕看:“黑小子,你揹一揹我好不好?”

一面手脚做出怪动作来,惹得黑猩猩吱吱叫个不停。

水小华怕老人见怪,忙喝道:“疯弟弟,不要胡□,快过来把我义父约穴道解开,好替他老人家疗伤。”

小疯子转过身来把眼一瞪,道:“怎么,小子?你连穴道都不会解?”

水小华红看脸没有回答。

老人在一旁接道:“小英雄请站一旁,待老汉试试。”

说看,一卷右臂长袖,探手在楚长风身体的要六上推拿一遍,手法极为灵活,可是,并没有把穴道解开,老脸登时也红了起来。

小疯子此时已走了进来,见二人都解不开自己的点穴法,得意地道:“都给我闪开吧!

还得我小疯子动手。”

说看,小手在楚长风身上一阵乱抓,说也奇怪,穴道立即解开。

只听楚长风哼了一声,身体微微动了一下。

水小华忙俯下身去,连叫了几声“义父”。楚长风没有反应,似乎已进入昏迷状态。

此时老人抓起楚长风的左腕把试一阵,蹙耆眉头道:“此人内伤极为严重,非一般葯物可以奏效,看样子恐怕熬不过一个对时了。”

水小华一听,知道这位老者是一位隐居的高人,忙改口道:“老前辈既通医舀埋,定知解救之法,不知何种葯物可以救治?请老前辈示明。”

老人忙客气地道:“老朽只是痴长了几岁,多见几天世面,小侠不要未客气:按此人的伤势,已入心血枯竭之境,能活到现在已是奇迹,除非能及时找到东芝西莲和千年何首乌一类的灵奇之物,恐怕希望很小了。”

水小华道:“晚辈想以本身买方替他老人家疗伤,不知是否有用。”

老人微微摇头,道:“功效不大,充其量只馆延长一二天寿命,可是,你的身体封要大大的亏损了。”

水小华忙道:“别说身体受损,即是牺牲生命能把他老人家的伤势治好,晚辈也甘心倩愿。”

老人正色道:“小侠义薄云天,老朽钦佩得很,二位路途劳累,先用过茶饭再说吧!老朽马上去准备。”

说看,大踏步走了出去。

小疯子一听老人要去准备茶饭,高兴地叫道:“老小子,我来帮你。”

老人猛然停住脚,用锐利的目光转头瞪耆小疯子,脸色变得非常难看。

水小华知道是因小疯子的一声“老小子”叫出了毛病,忙走前朝老人拱手道:“老前辈不必介意,他对谁都是这般称呼,老是改不过来,请不要和他一般见诚。”

老人怒气不息地道:“他是谁的门下?”

水小华道:“他乃是于疯子于老前辈的徒弟,请看在他师父的份上,请老前辈息怒。”

老人“啊”了一声,脸色突然缓和下来,道:“这就难怪了,怎么此人还在世上吗?”

小疯子道:“你认为咱师父死了吗?你别以为他老,要打起架来,你还差得远。”

老人毫不生气地道:“当然,当然,老朽这点微末之学,怎敢和他老人家相比。”

水小华见小疯子越扯越不像话,真怕又把老人给触怒了,忙打圆场道:“童言无忌,老前辈千万不要在意。”

老人没再说话,笑看朝小疯子一招手,即向外面走去,步履异常稳健。

小疯子朝水小华扮了个鬼脸,即跟随老人身后追了出去,表情甚是滑稽。

水小华望看他出去之后,不由叹息一声,自言自语道:“能像这孩子一样,疯疯癫癫,无忧无虑,实在比正常人幸福多了。”

只可惜聪明难,糊涂更难。

水小华这时走到供桌前面,在烛光闪耀,下,他抬头向上望夫,见墙的正中挂看一幅三尺多长的人像。

上面画的是一位白发长须的长者,身看蓝衫,背插长剑,面部的表情在慈祥中仍不失其威严,刚才那位老者的面貌与画中人极其相似,看来二人一定有蓍极亲密的关系。

水小华把目光移到供桌上,看到香炉的左前方有一个用木头雕刻的人形,双膝朝画中人跪看,木人的身上竖耆无数根钢针,好像是有人故意插在上面的。

水小华被好奇心所动,走近过去,低头仔绝一看,这一看只吓得他倒退两步,浑身毛发直竖。

原来跪耆的木人背上刻看一行小字,写的是:老贼楚长风。

水小华一看,立即明白老人和楚长风有看血海深仇,也就是说自己已处身险境,想到这里,他不由吓出一身冷汗,心脏上上直跳。

水小华突然想到小疯子跟老人去了,他知道这孩子心直口快,万一告诉老人受伤之人就是楚长风,马上就会有天大的麻烦了。

于是,他冒然叫了一声:“疯弟弟。快来!”

他把话喊出口之后,立即万分后悔,忖道:自己这样大叫大喊,老人听到岂不要发生怀疑。

果然——老人立劾带羞小疯子急急赶了进来,老人左手拿看食物,右手提看一个酒□,用询问的目光盯在水小华脸上。

小疯子一面口里大嚼看,一面问道:“什么事?小子二你这样大叫大嚷的。”

水小华堆看笑脸,极方保持镇定地道:“你出去这么久不回来,我怕你又胡说八道,惹老前辈生气。”

老人闻言,笑羞把手里的东西放在左面的一张方桌上,道:“小侠太多虑了,老朽久居荒野,倍觉凄苦,能有个人□一□,正好解愁,那里会怪他。”

说看,拉好凳子让水小华人生,又爽朗的笑道:“相见总算有缘,老朽要和二位小侠好好乾一杯。”

说看,提起酒□给二人一一斟满。

水小华忙起身道:“深夜打扰老前辈,内心实觉不安,晚辈等不会喝酒,老前辈自饮吧!”

小疯子一瞪眼,道:“谁说我不会喝酒,咱师父都说小疯子是海量,不信今天晚上咱们比比看。”

老人敞声笑道:“疯小侠真是快人快语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