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4章

作者:卧龙生

天将傍黑的时候。

水小华和小疯子二人来到了深山的一座幽谷。

此时,二人身体已疲惫不堪。

小疯子道:“小子,咱们休息一会见吃点干粮再走吧,奇怪,地上为什么要长这么多高山?好像专和咱们为难似的。”

又是一番疯话。

水小华虽听从小疯子问上行路的办法,但他明白这是于疯子和徒弟逗趣的玩意见,前途是否能遇看救星,根本靠不住,他这样漫无目的的瞎跑,只是求得良心上的安慰而已。

他听小疯子一叫,也感到有点累了,于是停住了脚向四下望了望,想找一处适当的休息地方。

突然,他发觉由左面的山坡上落下两条人影,距自己只有十几丈远。

二人落地之后,在当地停留一会,好像彼此交谈了几句,接看就直奔他们站的方向而来,身法奇快,一望即知是怀有极高武功的人。

水小华没有看清对方是什么人,忙一拉小疯子,隐入一块大石后面。

小疯子不知就里,扬看声问道:“什么事?小子。”

水小华低喝道:“不要出声,前面有人来了。”

小疯子不高兴地忖道:有人来还用这么紧张,我们又没偷人家的东西,躲什么劲嘛!

不过,他这次把话闷住了,没有出声。

此时,另外约二人已来到他们停身的地方,突然停住脚,其中一个拉看怪子道:“林兄,我刚才好像看到这里有个黑影闪动,你留意没有?”

另一人用低沉的声音道:“在下没有留意,也许是山猪之类的动物吧!”

小疯子在嘴里嘀咕羞,骂道:“我说你是狗熊呢!好好的怎么骂起人来了!”

水小华听后面人说话的声音好熟,悄悄由大石的一边探望过去,这一望,时凉了半截。

来人之中一个竟然是蛇头叟林昆,另一个身材矮小,左腋下挟看一根铁拐,只有右脚立地,左腿膝盖以下已经断了,看样子总在七句以上。

水小华把头缩回,示意小疯子不要乱动。

然而对方鄱是武林高手,眼睛何等厉害,在水小华为好奇心驱使探头之际,已被独脚老人发觉,只听他拉羞怪嗓子喝道:“什么人在大石后面鬼鬼票祟的,还不出来相见?”

水小华一惊,知道已被入浅觉,只好硬看头皮由大石后面绕了出来。

蛇头叟一见是水小华和小疯子,突然一阵嘿嘿冷笑,道:“原来是你们两个小子,真是天赐良机。”

接着又咦了一声,自言自语道:“奇怪,他揹看的不是子午断魂苦楚长风吗?”

独脚老人对蛇头叟问道:“林兄,这两个娃娃是谁?”

蛇头叟对独脚老人似乎非常客气,忙陪笑道:“他们就是在下对赵兄提到过的小子,他背上揹的就是楚长风,不知谁能把这老魔头伤了。”

独脚老人嘿嘿一阵怪笑,道:“这样倒省了老夫不少的路程。”

说看,一瞪水小华喝道:“快把楚长风那个老东西放下来交给我,你们两个娃娃自行了结,免得老夫多费手脚。”

这个独脚老人就是当年横行祁连山区的独脚虎赵坤,他有一名兄弟叫镇山虎赵震,据说是死在楚长风的子午断魂芒下,自那时以后,不知为什么赵坤竟隐居起来,祁连二虎之名也就被江湖人渐渐遗忘。

这次蛇头叟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水小华两掌声伤,含愤离去,在路上他想起独脚老人赵坤与楚长风有一段过节,于是专程前往,把他请了出来。

别看独脚老人个子不大,功力封相当深厚,一只脚比起两只脚的还要灵活,一支铁拐重逾百斤,江湖上的高手能在他的铁拐之下走十招以上的人客客可数,难怪他不把水小华两个孩子放在心上了。

水小华一听他出言如此狂妄,根本没把自己放在眼里,不由傲气勃发,冷哼一声,道:“在下虽是江湖上的朱学后进,但还不至于被几句大言吓倒,二位要人不难,得先拿出点本事看看。”

蛇头叟在一旁乘机进言道:“这小子目无尊长,何兄何必与他多费口舌,干脆把他打发算了。”

独脚老人双目一瞪,凶光暴射,缓缓地道:“好狂的娃见,看样子不见真章你是绝不甘心,也罢,你先把背上的人解下来,老夫和你们这些娃见动手已觉脸上无光,不能再占你的便宜。”

水小华一面解背带叫小疯子接住楚长风,一面对他低声吩咐道:“那个小头的老家伙,身上的毒玩艺不少,你要当心他偷袭,离他远一点。”

小疯子道:“不要紧,那个老小子手里没有拿家伙,他要是用掌打我,正对了我小疯子的劲,非好好揍他一顿不可。”

水小华就在放下楚长风时,藉机提了几日真气,很快的运行全身,祛除了一部份路途的劳累,然后翻腕抽出背上的青光宝剑,凝神而立。

独脚老人道:“你准备好了么?出手吧,老夫让你占个先。”

水小华见他处处大言欺人,也不再多话,脚下一台,出手就是楚长风教他的四象连环剑法。

这一点就是水小华学乖的地方,他一见独脚老人的铁拐,就知对方臂力惊人,自己跑了一天的山路,功力打了折扣,要硬拚一定吃亏,所以一出手就用出变幻莫测的四象连环剑法来,准备以奇取胜。

四象连环剑法确是奇奥之学,招中合招,式中有式,云时交织成一团剑幕,把独脚老人罩住。

独脚老人没有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孩子有如此奇异的招式,一开始被水小华弄了个手忙脚乱。

不过,他乃功力深厚的人,几招下来,已把阵式稳住,接看暴喝一声,铁拐一袭施出他成名绝学“飞云八十一式”,铁拐带起呼呼的风声,如怒海鹏蛟,威力大得善实惊人。

水小华的青光宝剑本是削铁如泥的宝物,但由于独脚老人的铁拐凌厉无匹,使他不敢轻易尝试,万一有点差错,宝剑非被铁拐震飞不可。

转瞬,二人已交手了三十馀招,水小华暗忖:怪吥得这个老家伙出言如此狂大,他的功力之深。拐法之精,确是世上罕见,自己要想以飞龙四式取胜,始终找不到可乘之机,这样久战下去,今天恐怕难讨好处。

其实独脚老人虽仗看浑厚的功力,精奇的拐招,使水小华处于被动的地位,但他心中邽是万分吃惊。

要知当年祈连二虎之名,江湖上谁人不知,那个不晓,自他隐居之后,又日夜苦练,这次重人江湖,一来是找楚长风报杀弟之仇,主要的还是想创立威名,来个一鸣惊人,使天下人敬仰。

那知一出手就与小小年纪的水小华打上了兴头,大战二十馀招而未分胜负,独脚老人一面战一面想:自己今天若是连这个后生都打不过,还有什么脸再到江湖上创名?

他想到这里,心头一急,拐势一紧,正想变招,突听蛇头叟道:“赵兄何必与这等小辈客气,请退一步,待兄弟把他打发算了。”

说罢,没等独脚老人退下,他已纵身而上,跟看右手一仰,白澄澄的一吻,直向水小华打去。

事由突然,水小华要躲,已是不及,但他知道此物一定.厉害。正在此危急之际,突听小疯子叫道:“老小子,这是什么玩艺,我拿走啦!”

话末落,他已凌空把毒物抓了过去。

当时蛇头叟见赵坤久战水小华不下,两天色已将暗下来,他怕夜长梦多,因此才假装城了一声,向水小华突然施出辣手。

他打出之物乃是武林闻名丧脍的“五毒燐火弹”,此理遇物即裂,变成一团烈火,毒气藉火攻心,中毒的人,在一个时辰内即不治身亡。

蛇头叟在向外摸的时候,不想被小疯子发现,小疯子心想:小子说过,这老小子的毒玩意见不少,看样子他要使坏,于是向水小华身边靠过去,想提醒他防备。

没想到蛇头叟已先他出手,小疯子不知此弹的厉害,心中一急,就地一蹦,凌空把“五毒燐火弹”接了过去。

他接此物的时候,本来还存看一部份好玩的心里,谁知接到手中,身子还未落地,即发觉不妙,把手一放,一把绿色的火焰自手中烧起,疼得小疯子大叫一声,躺在地上艳滚起来厉叫之声,响遍了山谷。

水小华见状大惊,不顾一切,纵身扑了过去。

突听蛇头叟道:“小娃儿不用抢,再给你一个。”

说罢,“五毒燐火弹”又应手而出。

水小华救小疯子心切,根本没有听到蛇头叟的叫戒,“五毒燐火弹”打在他身上都烧了起来,他还像无事人一般,仍在替小疯子扑灭身上的火焰。

蛇头叟嘿嘿一阵怪笑,对独脚老人道:“瞧,赵兄,这样多韩脆,楚长风艳在地上,你过去报仇吧!”

独脚老人看看绿色的火焰在水小华的背上烧看,他竟不觉痛苦,只顾替小疯子扑灭身上的火势,似乎很受感动入满脸不悦地道:“用这种手段取胜,未免太残忍了,老夫不屑为之。”蛇头叟见自己的目的已达,两掌之仇已报,得意地道:“想不到赵兄还有一颗菩萨心肠,兄弟倒失敬了,令弟之仇,韩脆也由在下代劳吧!”

说看,向楚长风□的地方走过去。

蓦然||响起了一声娇喝:“站住!”

独脚老人和蛇头叟一呆,皆循声望夫,见左面的一块大石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站定一个白发老妇人和一个红衣少女。

老妇人的衣看相当华丽,青缎子小袄滚看线边,下边穿羞一条黄耦长裤,手持看紫竹杖,背上披看一件灰白的斗篷,神态在高贵中带看无比的威严。

少女穿羞一身大红,连披的斗篷都是红的,背插长剑,看样子不过十六七岁,也许是由于身上的红衣关系,她的脸蛋白里透看红,显得特别的娇艳。

白发妇人砖头对红衣少女道:“芝儿,先去把那两个人身上的人给熄减掉。”

说罢,紫竹杖一点,已由大石上飘身而下,看地声息俱无。

独脚老人一见白发妇人手中的紫竹杖,再看看她的打扮,已认出此人是谁:忙抱拳笑道:“我当是谁,原来是天池神妪姬女侠驾到,老夫失迎了。”

蛇头叟林昆一听,来的白发妇人是天池神姻姬翠英,不由倒抽一口冷气,他一向横行西北,闻说这个女人不好惹,劫始终没见过面。

白发妇人望了独脚老人赵坤一眼,缓缓地道:“几年没听到你的消息,我还以为你死了呢!”

接看一指蛇头叟道:“他是什么人?”

狂傲的独脚虎赵坤似乎不愿意和天池神妪翻脸,对她的笑荐之言,只淡淡地一笑,道:“这位是江湖上闻名的蛇头叟林昆大侠。”

接看转头对蛇头叟道:“林儿,我来替你们介绍。”

天油神妪不屑地道:“免了,他的名字我听说过。”

接着又对蛇头叟道:“你刚才不是用“五毒燐火弹”把那两个孩子伤了么?”

要知蛇头叟也是江湖知名之士,而且心狠手辣,仗看一身毒物,根本没把江湖上的人看在眼里,现在见天池神妪如此轻视自己,只气得蛇眼凸出,小脑袋上的青筋暴跳,大声道:“是又怎样?”二天池神妪的脸色起了一阵剧烈袭化,半晌才道:“我老婆子不和你这种人一般见识,把解葯留下,你走你的路吧!”

蛇头叟气道:“我要是不把解葯留下呢?”

天池神妪道:“那是你跟自己过不去。”

话未出口,人已先发动,未见她做势,已欺身到蛇头叟跟前,紫竹一见,向蛇头叟胸前点去。

抢步、抡杖、袭敌,这几个动作美妙轻逸,而且快到极点。

蛇头叟也不是弱手,见紫竹杖迅速点到,上身一偏,刚想跃退,突听天油神妪道:“别躲了,躺下吧!”

蛇头叟一惊,突觉井肩穴一麻,半边身子登时重逾千斤,嘴一裂乖乖的鋿了下去。

天池神妪一心要给他一个下马威,紫竹杖一出手,左手跟蓍施出她成名绝技“隔空打穴”法,难怪像蛇头叟这种老江湖,末走一招就躺了下去。

独脚老人赵坤在一旁急的直透冷气,心忖:难怪江湖上传说,这老太婆武功莫测,最是难惹,就凭刚才这一招看来,自己也未必能顺利接下来。

天池神妪走前一步,用紫竹杖一拨,解了蛇头叟的穴道,道:“起来吧,快把解葯拿出来,以后别在我老婆子面前逞英雄。”

蛇头叟万分羞愧的站起来,一声不响由革囊中摸出两包葯来,丢在地上,狠声道:“只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