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5章

作者:卧龙生

当楚长风醒转之后,不由暗自怀疑,他自知伤势很重,不相信自己还活在世上,及至听到小疯子说话,才知道自己真的没有死。随暗中提气一试,功力已恢复了大半。

楚长风猛然睁开眼睛,见一个仪态大方的老妇人站在自己面前,忙翻身爬起,仔细一看才认出是天池神妪姬翠英,不由苦笑一声道:“我说么行了深入的批判。 ,除非是你老神婆子,谁会有这种能力把我从阎王爷手里拉回来。”

天油神妪一呆,问道:“你的名字我倒听说过,可没见过你,你怎么会认识我老婆子的?”

楚长风沉思道:“江湖上我小老见不认识的人很少,认识我的人封不多,因为我自惭形秽,见不得人。”

天池神妪顿了半晌,徐徐地道:“依你的为人,我老婆子本不该救你,不过……”

她末把话说完,楚长风已看到地铺上的水小华和小疯子,急声地道:“那两个孩子怎么啦?”

说看,已起身奔了过去。

天池神妪跟在后面,道:“他们中了蛇头叟的五毒燐火弹,我已经给他们服下了解毒的葯,外伤一两天也就会好的。”

水小华见楚长风已能起来走动,心中大喜,道:“义父,你的伤势全好了么?”

楚长风微微点头,邽伤感地道:“孩子,你不忍看我死,将来会害了你的。”

小疯子接道:“驼子,你现在怎么能死,咱师父正在找你哩!”

红衣少女李芝芝娇声道:“人家的背好好的,你为什么叫人家驼子?”

小疯子把眼一瞪,道:“我叫他什么你管不看,谁要你多问,我心疯子讨厌的就是那些爱哭鬼。”

李芝芝平白的讨了个没趣,只气得粉脸通红,一跺小脚,道:“我就偏要问。”

小疯子也气道:“我偏不告诉你,怎么,你能把我心疯子吃掉不成!”

李芝芝被小疯子抢自得一时答不上话来,气得一头扑在天池神妪的怀里,流着泪道:师父你看,他老是欺负我,你老人家也不管管呀!”

不知为什么,天池神妪的眼睛也湿了,用手抚看红衣少女的头发,略带沙哑的声音道:“孩子,别埋他,他是逗你玩的。”

稍为一顿,又凄然一笑,道:“平常你那张小叽不是凶巴巴的很厉害么?今天可遇到煞星了吧!”

楚长风本想斥喝小疯子几句,一听天池神妪毫无生气的意思,不由转脸望看她。

天池神妪微微笑道:“昔日横行江湖的杀人魔王楚长风,刚才对两个孩子也人性毕露,异道:“人家都说你老婆子护短,不好惹,今天怎么慈悲了,这真是江湖上一大奇闻。”

更是江湖奇迹吗?”

楚长风打了个哈哈,道:“小老儿历经一次死劫,受了于疯子的感召,已经大彻大悟了,这种奇迹是于疯子创造出来的,小老儿只是一块被感化的顽石而已。”

天池神妪已听出楚长风和于疯子认识的来龙去脉,暗忖:我何尝不是因为他的关系才对两个孩子另眼相看,不过。这段埋藏在她心中很久的感情,她不能对任何人倾吐。

她只好咽了几口口水,讷讷地道:“你的灵性不灭,实乃江湖一大福音,我老太婆钦佩得很哪!”

楚长风苦笑一声,茫然地道:“要做一个好人谈何容易,一次错误,也许费尽毕生心,也不一定能补救过来,要不是你老婆子多事,小老见藉此受伤之名便可以了此残生,不再为江湖恩怨操心了。”

天池神妪见他语气低沉,面色凄苦,知道他内心伤痛已极,不知为什么竟对他生出无限同情,诚挚地道:“你也不必自怨自艾了,入非圣贤孰能无过,只要你以后能专心向善,我老太婆也愿意帮你洗净一部份罪孽。”

楚长风一呆,用激动的目光望看天池神妪,继而又转头望了水小华一眼,长吁一声道:“我楚长风自入江湖以来,第一次听到有人对我说这种话,可惜太晚了,小老见若再活下去,会替这孩子惹来更多的麻烦,说不定会毁了他一生的前途。”

天池神妪乃绝顶聪明的人,因听由他和水小华有一段不平凡的感情,也不禁触景伤情,黯然地道:“你暂时不必想那么多,先把心安下来,我帮你把内伤治好再说,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完全复元。”

楚长风躬身道:“虽然小老见并无求生之念,不过,对你老婆子的这份感情还是感激得很。”

天池神妪道:“谁要你来感激,别再废话了,天色不早,你们该养养神,我老太婆还要去办点事。”

说罢,向红衣少女吩咐几句,便向屋外走去。

待天池神妪姬翠英回来时,天色已放曙光,只见她带了很多食物,并给水小华和小疯子每人带了一套衣服。

原来她是下山买东西去了。

她略事休息,就替水小华和小疯子敷上自己特制的外伤葯,接着又运聚内功,想以本身真力替楚长风疗治内伤。

楚长风急急阻止道:“老神婆子,你先别白费气力,小老见有几句话,想先和你谈一谈。”

天池神妪道:“有什么话以后再谈,目前先治伤要紧。”

楚长风瞥了水小华一眼,见他正在闭目养神,接看对天池神妪朝屋外施了个眼色,表示要和她到外面去谈。

天池神妪见他状极神秘,便起身向外走去,楚长风紧跟在她后面。

二人来到一处高阜上,天池神妪停住脚步,转身道:“你有什么话快说吧!”

楚长风望耆初升的朝阳,照耀看层出叠叠,异常鲜艳,不知他是被这迷人的景色迷住了,还是有心事太重,他呆呆的站在那里竟没有回答。

天池神妪自得悉于疯子的消息后,也是古井扬波,情感泛滥,此时,更被楚长风这种失神忧伤的表情所慇勤,不知那来的一股酸楚之情自心底涌起,只觉有满腹心酸无处倾诉,放是她目光也转向远方,在肃穆的晨光中陷于沉默了。

此时若冷眼旁观二人的表情,谁也不会相信一个是孤傲难惹的天池神妪姬翠英,一个是玩世不恭有名的杀人魔王楚长风。

二人似乎都坠入了往事的回忆里,脸色都万分肃穆,但目光中刲泛动看异样的光彩。

数只寒鸦呼叫耆划空而过,惊醒了这两位奇人的幻想,彼此交换了一下眼神。

天池神妪徐徐地道:“你有什么话尽管说吧,只要我老太婆办得到的都没有问题。”

楚长风叹了一声,坐在地上,自嘲地道:“想不到我这行将就木之人了,还被情字所累,于疯子说的不错,我不是超尘出世的材料。”

一提起“于疯子”二个字,天池神妪就有点心绪不定,楚长风的话不正击中了她的心坎么?她也跟看坐在地上,茫然地道:“他是个超人,超出得已接近冷酷,你和他相处了有多久?”

楚长风道:“差不多有十四年了,你说他冷酷,那是你的偏见,其实他内心的热力,可以溶化世界上的一切。”

他略停后,又道:“我们十四年的相处,他使我由魔鬼变成了天使,可惜是一个不受欢迎的天使。说起来真令人难以相信,他把我当作知已,有时候我们促膝谈心,一连几昼夜竟毫无倦意。”

天池神妪心中一激动,颤声道:“你们都谈些什么?”

楚长风望了她一眼,徐徐地道:“大都谈的是江湖掌故,武林遗事,他的脑子里像一部万能经典,近百年的江湖事迹,都如数家珍。”

他说羞又望了一眼天池神妪,迅即又把目光移向别处,低声道:“他老人家也对我提起你们之间的事。”

天池神妪幁觉心房加速跳动,脸上一阵騒热。半晌才恢复镇定,道:“他都说些什么呢?”

楚长风道:“他说了很多,除非我亲耳所听,谁也不会相信于疯子竟是一个被情所累的人。”

天池神妪道:“我和他之间的事情,江湖上几乎无一人知道,他能对你说出,可知你们的交情不凡,我老太婆并没有累他什么,被果的该是我。”

她虽然已达百岁高龄,但谈起这些爱情的旧帐,仍略显激动。

楚长风道:“你受的只是委屈,而他老人家邞忍受蓍双重痛苦。”

“你的意思,我不太明白。”

“他老人家在认识你神妪前,已经受过一个女人,而且这个女人为了救他,牺牲了宝贵的生命,他老人家所以……”

“请你不要再说下去,就算如此也不该避不见面!”

“他当时只想给你一个静静思考的机会,不想隐居之后,竟遇到了一次意外的重大事故,结果使他改变了初衷,没有再见你。”

“是什么重大事故?”

“这一点,我也不知道,他老人家只说那是关于武林兴亡的重大秘密,不到适当时机,不宜宣布,不过,他常为不见你而引为憾事,他说你一定在恨他,骂他无情。”

“起初是的,以后……”

说看,她把话顿住了,苦笑一声又道:“我知道他没有把我忘记,还是想念看我,心中甚是安慰,也算我几十年的苦没有自受,他还是老样子吧?”

楚长风振奋了一下精神,笑道:“我也有十五六年没见到他老人家了,不过,由他的徒弟小疯子看来,恐怕比以前更疯了。”

天池神妪深深的吁了一口气,道:“不瞒你说,我这次东来就是为了探听他的消息,你可知道他现在到什么地方去了,”

楚长风道:“听那两个孩子说,他去了地狱谷了。”

天池神妪反覆地念道:“地狱谷?好难听的名字,在什么地方?”

“在陕西苍龙山区,名副其实的鬼地方。”

“是谁住在里面,”

“神算子柳衣清。”

“他为什么住在那里面?”

楚长风突然哈哈一阵笑,道:“啊呀,老神婆子,我又不是神算子肚子里的蛔虫,我怎么会知道呢?”

天池神妪一想自己的问题,也不禁亚然失笑。

楚长风瑯面色凝重地说道:“于疯子对我楚长风恩比天高,小老儿无以为报,能在他生前替你解释一番,得到你的谅解,我也算对他老人家略效棉薄了。”

天池神妪一怔,瞪看他问道:“听你的口气,莫非有什么苦衷?你说出来给我老太婆听听,也许能替你分担一二。”

楚长风徐徐的摇头,黯然道:“你的好意,小老儿心领了,但大错已经铸成,非人力所能挽回,我若再贪生下去,非把那个孩子的前途毁了不可。”

天池神妪道:“你是说姓水的那个孩子?你们两个的关系好像很不平凡,他是谁的门下?”

楚长风道:“是天心派青衫客焦一闵的门下。”

天池神妪“啊”了一声,好像突然明白过来,望看楚长风道:“这就难怪了,他师祖古三阳不是死在你的手中么?那孩子知道了吗?”

楚长风点点头,万分痛苦地道:“问题就出在这儿,他虽然知道,邽不肯杀我替师门报仇,你想想看,江湖上讲的是尊师重道,他这样做岂不是被天下人责骂么?”

天池神妪沉思半晌,道:“这我老婆子就不明白了,他不但不杀你,反而认你为义父,又是怎么回事?”

“说来话长啊!”

接着他叹息一声,把他和水小华的关系详细的述说一遍。

天池神妪听了不禁摇头叹息,道:“江湖是非,很难以断清,不过,以情理而论,我老婆子是同情你的,那孩子恪遵亡母遗命,认你为义父,你若是就此死去,岂不更增加他心灵的贫担。”

楚长风道:“这个我也考虑到了,可是江湖上如果知道我是他的义父,他就无法在江湖土立足,我死后对他的痛苦是一时的,我若不死,郪毁了他的一生。”

天池神妪道:“他已经被逐出师门,而且江湖上知道你们关系的人已经不少,你即使死了,也不见得能洗刷他的罪恶。”

楚长风道:“这正是我把你请出来的原因,我死之后,有你老神婆和于疯子二人之力,定可帮他重返师门,小老见纵死九泉,也瞑目了。”

说罢,眼睛里已涌满泪水。

天池神躯道:“你也不必太难过,这件事你就是不死,我老太婆也办得到,何况还有个老疯子帮忙,现在的问题是,你不能尽向牛角尖钻,你表妹托孤于你,是想要你帮她的孩子替她查明真凶,报仇雪恨,现在不但大仇未报,而且她的孩子止处身在险恶中,你就这样撒手西去,对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