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6章

作者:卧龙生

一夜无语。

第二天一大早,小疯子叫尿憋了起来,爬起来一看,睡在身旁的水小华已经见了,小疯子在嘴里嘀咕看:“这小子也一定叫尿给憋起来了。”

他再仔绝一看,见冰小华睡的地方放蓍一只乌木漆盒,他认出那是楚长风送水小华的,盒子的下面还压看一张纸。

小疯子这时已亵觉到事情不妙,大叫道:“不好了,小子八成跑走啦!”

楚长风一听立劾翻身而起,踘过来把纸条拿起来一看,上面写道||义父:忧恨交织,度日如年,华见屡遭姦人中伤,辱及师门清响,每思及此肝胆皆裂。苦思数日,决心以待罪之身,查明真象,以报恩师养育深思。

请义父代为照顾小疯子,将来交给他师父,以了心愿,并代谢姬老前辈宝师,救命之恩古玉镯乃义父纪念之物,特此留上。

不考华儿叩上楚长风把信读完之后,一句话也没说,痴痴的凝目前视,如中了邪一般。

此时,天池神妪师徒也围了过来,就楚长风手上把信看完,天池神妪道:“我看出这孩子几天来情形有些不对,但没想到他会一个人跑掉。”

小疯子一听,急道:“怎么,老婆婆,小子跑了?他不要我小疯子了?”

天池神妪看他急成那个样子,无限慈祥地道:“孩子,你怕什么呢?跟看我还不是一样吗?”

小疯子还是个小孩子,闻言咧嘴一笑,道:“只要有人领看我跟谁也都一样。”

接看,又不安地道:“那小子时常想不开,一个人跑了,会不会又去自杀啊?”

红衣少女在一旁嗔道:“你就是会胡说八道,人家好好约为什么会自杀。”

小疯子道:“红衣姐姐,你不晓得,这小子就是有这么一股别扭劲,动不动就想要自杀。”

楚长风徐徐站起身来,喃喃自语道:“孩子,你以为你的处境艰苦,其实我比你更苦,因为你是被我累的!”

天池神妪在一旁劝道:“你也用不看自责太深,他也不是二岁的孩子了,一个人走有什么要紧,等你伤势好了后,我们再下山找他就是了。”

楚长风道:“这孩子毫无江湖经验,一个人在外面跑,总是容易吃亏的。”

天池神妪气道:“你这个有名的江湖怪杰,现在怎么婆婆妈妈起来了,难道要是没你楚长风,他一辈子不用在江湖上混了?再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怕风险,就别在江湖上混。”

楚长风被她说的脸一红,苦笑一声,道:“小老儿自幼单身闯江湖,把什么事都没看严重过,不想遇到他之后,老是替他的安全担心,你说得对,生死由命,蒐看急有什么用。”

说耆,走到屋角,盘膝坐下,道:“我要行功了,大约再一两次就全好了。”

叫人又在山顶茅屋中住了一天一夜。

楚长风功力已全复了,他说一个人跑惯了,不愿结伴,随把小疯子交给天池神妪,一个人下山而去。

天池神妪受了楚长风之托,准备先去江南丐帮走一趟,一来治伤,二来消除-丐帮对楚长风的仇恨。

于是,她便带看小疯子和李芝芝朝江南进发。

水华留书出走,连夜急奔,到天色大克之后才放慢了脚步,沿看一道山谷向东走了去。

这些日子来,沉重的痛苦,把他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尤其师父绝情的一幕,吏便他痛不慾生。

因此,他决心只身江湖,找长白山少山主玉面郎君田其英查明真象,以洗师门之耻。

几番的折磨,已使这位英俊少年的脸上,豪上一层厚厚的寒霜,尤其在心里上,至少衰老了十年。

他慢一阵,快一阵,昼夜不停,一连三天,他已进入祁连山的心脏地区。

此时||他水壶的水已经用尽,口乾渴的厉害,他爬上一座顶向下一望,见下面明见晃的似是一池清水。

他由顶攀下,山势极高,经过了几个时辰,才到达谷底,在山壁脚下,果然有一池清澈的池水。

他急忙奔向前去喝了个饱,又把水壶灌满,接着又用凉凉的水洗了洗脸,幁觉清爽了不少。

他站起身来,向谷的四周寻视一遍,不但气氛幽静,环境也特别优美,遍地野花开放,散布看阵阵清香。

好一处桃源胜地。

突然||他的视线被一件奇异的东西吸引住了。在前面五六丈远的地方,有一座新坟。

水小华暗忖:谁家死了人,会跑到逼个人迹罕至约幽谷筑坟,可真是奇怪。

想看,人已向坟前走去。

坟士仍新,颤然是筑起不久,坟前还竖看一块石碑,石碑上劾看有字,水小华低头一看,不觉脸色大变。

原来上面的字是这样写看:亡友水小华之墓。

水小华走了一定神,忖道:这是谁的恶作剧,把我水小华当作了死人?继而又一想:不对,筑坟的人一定和我非常熟悉,而且坟上坟前都经过细心的整理,似乎不像开玩笑的样子。

水小华再一看,坟前的供石上,还摆看很多不知名的野果,有的因时间太久,已经腐烂了。

水小华绕看坟端详半天,口里喃喃自语看:“这会是谁呢,……”

这座幽谷面积不大,水小华心想:我不妨在四下查看一遍,也许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他刚刚一转身,突然左面传来一声呻吟,他猛转头望夫,见山壁离地两丈多高的地方,有一棵很粗的大树,树下面像是有一石洞。

水小华末加思索,跃身过去一提气跳到大树下面,一看果然是一个石洞,心想:刚才的呻吟声一定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他站在洞口踌躇一会,不敢冒然进去,他又在旁听了许久,也没有听到有声音传出来,不过,根据洞外面的情形判断,里面一定有人住看。

于是,他对里面大声叫道:“里面是那位朋友,可否请出来相见。”

他运叫数声,里面没有人回答,心想:也许里面住的人到外面去了,我何不进去查看一下。

心念一定,随提一口真气,暗自戒备两堂让胸,慢慢向里面走去。

进洞口五六步,就是一个向右的大转弯,再向前走不远,即是洞底,里面非常宽敞,且有照明设备,虽没有外面光亮,也可清晰辨物。

水小华见石洞的右边放蓍一张木榻,上面鋿苍一个披头散发的人,不知为什么头上沾满了泥土,身上的衣服也被泥水染的看不清是什么颜色了。

水小华急忙奔到榻前,见上面的人已瘦骨如柴,满脸泥污,双目紧闭,好像是已经气绝了。

他一件臂,抓起了那人的手来,心中不禁一惊,原来是一只女孩的手,不过,手捎已经冰凉了。

水小华忙又把那人的手放下,将自己的手放到她胸前,想试试她的呼吸,他的手刚一放士,又急忙缩了回来,原来手触之处竟然是软溜溜的rǔ房。

水小华走了定神,忖道:一个女人怎会在此独居,虽看不清面貌,以轮廓来判断,年龄决不大。

榻上的人气息已经很微弱了,水小华忙把水壶摘了下来,拔开塞子,放到那人嘴里灌了一会,那人的嘴屑才微微的动了一下,但仍不能张嘴,水还是不容易下去。

水小华用手指把它的嘴撑开,慢慢的倒进一点,让她咽下去,然后又掏出自己的手帕,用水沾湿,轻轻的替她将脸上的泥巴擦掉。

水小华越擦攘越觉奇怪,这人的面貌似乎很熟,待完全清净之后,仔细地端详,不觉心中大惊,原来榻上的人竟是线衣少女公砰婷。

公睬婥怎么会这么狼狈的在这里呢?

.水小华愿不得再避男女之嫌,忙把她沾满了泥土的外衣解开,猛提一口真气在公孙婥身体的要穴上推拿起来。

公孙婷虽已疫弱不堪但玉体仍是滑溜溜的,水小华手触之处,柔软异常,尤其是推拿rǔ门六时,双手推羞如棉的双崒,使他几乎失去了定力。

当穴道推拿完了之后,他的额角已愿汗珠。

经过了一番的推拿,再加上那几日清凉的水,不一会见,公孙婷已经悠悠的醒转过来,身体转动了一下。

水小华忙俯下身去,叫道:“婷妹妹,婷妹妹!”

公孙婷徐徐的睁开了双眼,注视看水小华的脸。

良久||她才叹了一口气,面露一丝微笑,道:“我知道死后一定会见到你的,我真的很高兴,我……”

她气力微弱的,最后已发不出声来了。

水小华微笑道:“你不要多说话,快运气试试看,有什么地方不舒服?”

公孙婷又徐徐的闭上了双目,脸上充满了安详和满足的神色,但并没有运气。

水小华暗忖道:“自己也真是糊涂,她如此瘦弱,那来的气力运气,我何不帮她调息呢!”

但一想到要四片chún相接,就不觉心中卜卜直跳。

他心念一转,忽然想起一事,忙问道:“婷妹妹,我师父的大还丹还在你身上没有?”

公拣婷微微摇头,嘴层动了几下,没有发出声来。

水小华又道:“你爷爷的百灵还魂丹有没有?”

这回公孙婷点了点头。

水小华一见大喜,忙把线衣少女的身体搬动了一下,找到了她的锦囊,由里面拿出葯瓶,倾出一粒放在公孙婷的嘴里。

然后,自己喝了一口水,俯在她的嘴上,助她把葯送下。

接着又提了一口真气,徐徐送入她的内腑,约有一个时辰,公孙婷冰凉凉的chún已变的滚热,水小华的体温也渐渐增高。

实在很旖旎,令人想入非非。

总算他定力过人,一觉公孙婷慢慢的恢复,便猛一收神生了起来。

此时||绿衣妙女公孙婥的双颊已见红润,微睁的双目也增加了不少的光彩,她纽动一下头,轻声地道:“水哥哥,我们还活看么?”

水小华道:“当然还活看,你别难过,休息几天就好了。”

公孙婷气力微弱地道:“我一点都不难过,不管是死是活,只要让我看到你就好了,我找的你好苦。”

水小华道:“你现在不要多说话,等好了之后再告诉我。”

公孙婷似乎没听到他的话,仍然徐徐地道:“我知道我会再见到你的。水哥哥,虽然他们说你死了,但我知道你会找我的。”

水小华虽有很多话要问她,但见她瘦弱的样子,只好把话忍回去,道:“好好休养,有话以后再说。”

公孙婥突然睁大眼睛,一半惊恐,一半急切地道:“水哥哥,你答应我,以后不再离开我了。”

水小华知道此时不能惹她伤心,只好顺看她,道:“我以后不离开你了,现在听话,好好睡吧!”

公孙婷满足地笑了笑,道:“我以后一定听你的话。”

说看,真的闭上了双目,不再说话。

公孙婷由于身体过分虚弱,不久便沉沉入睡。

水小华脱下自己的长衫替她盖好,站起身来,在洞室里来回踱看,心中疑团丛生,他怎么也想不通天真活泼的公孙婷会落到这般田地,是谁告诉她自己死了呢?吏便他想不通的是公孙婷为什么会对她如此般的深情?

于是,他想起了认识她的经过,相处不到半天即行分别,而后在苍龙山中毒时又见过一面,那时他就看出公孙婷对他的一番痴情,但没想到如此厉害,最后一次见面是在自己中毒之时,想到了这里,他不禁一颗心卜卜跳了起来,脸见也红了起来,他在公孙婷身上施暴的一幕又呈现眼前。

水小毕长吁一声,暗忖:怪不得她对自己如此情痴,原来经过那次事故之后,她心里一定是以身相评,非我莫嫁了,果真如此,将来自己如何处置呢?对地狱谷的兰姐姐岂不是不忠了么?

他想到这里时急得浑身大汗,要想此时离去,当然于心不忍,等她好了再走,那就不容易了。

再说,自己虽然被葯物所使,在人家身上做出越理的事,但后果是要自己负责的,决不能让人家一个女孩子受委屈。

水小华越想越觉问题严重,毫无解决之法,最后,他突然苦笑一声,忖道:想这么多干什么,自己已经是该死之人了,等洗清师门之耻,自己能不能活下去还是问题,如果自己都活不成了,那里还能顾到那么多,唯一遗憾的是自己命途多坎坷,害了这个天真无邪的女孩。

他朝公孙婷瞥了一眼,见她安详的脸色,如天使下凡,不由大受感动,暗暗对自己道:“在她养病期间,一定要好好的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