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7章

作者:卧龙生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走完了山路,就买了两匹健马,骑苍向前进发,虽然已离开山区,但这一带仍然是人烟絺少,一片荒野。

二人正并肩前驰,突听左面传来一声马嘶,按着响起一阵马蹄声。

水小华勒住马头,循声望夫,见前面百丈开外,一匹白马上上驮着一个人,拼命的向前急奔。

后面不远处跟看二匹马,好像在追赶前面的人。

公孙婷道:“水哥哥,后面马上的三个人一定不是好人,我们去看看好不好?”

小妮子倒是挺有侠义之心的。

水小华正在犹疑,不想他坐下的马看到,面有同类奔驰,仰头嘶了一声,那急驰的白马闻声,拨头向二人飞奔过来。

刹时,已冲到距二人十几丈远近了。

公荪婷咦了一声,急急地道:“水哥哥,你看,前面马上坐的不是仙子姐姐吗,”

小妮子没等水小华回答,一勒马缰,已向白马迎去。

此时,由于白马转弯的关系,后面约二匹骏马已距白马很近,只见为首一人,右手一扬,一件明晃晃的东西直向白马上骑的人袭去。

白马上骑的人身体一歪,险些掉下马来,似乎受伤不轻,但仍然拼命向水小华二人奔来。

水小华已看清白马上骑的确是玉河仙子,本来他不愿意再过问她的事情,但又怕冲过去的公孙婷遇险,忙一提马缰跟了过去。

玉河仙子一见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苍白的脸上绽出一丝笑容,急声道:“小兄弟,快快挡住他们,我有要紧的话对你们说。”

公孙婷已翻身下马,把玉河仙子白马上接了下来,急道:“仙子姐姐,你受伤了,我先来替你包一句。”

水小华见公孙婷已插手,要不管也不行,再见玉河仙子背上已中了一把飞刀,鲜血湿透了白衫,心中也大为不忍,便一带马头,迎住已追到近前约三个人。

他抬头一看,马上的二个人竟是长白山中的二位寨主。

为首的是身材短小的飞剑郑顺。

左面的是脸色干黄的银弹桑月明。

右面的是满脸腮须的光头屠佛江浩。

水小华心中大感疑惑,暗忖:长白山的人为什么要追杀玉河仙子?

飞剑郑顺冷哼一声,说道:“我当是谁,原来是水小侠,我等奉老山主之命,追杀本山叛徒,小侠最好不要多事。”

水小华见二人都手执兵刃,面带杀机,知道今天是个难了之局,暗忖:自己的马未硜训练,在马上要挡住二人,恐怕不易。

想罢,便翻身下马。

这时,他拔出背上的长剑,站立当地,随手将马遣走,道:“在下无意过问贵山私事,不过,既然巧遇,水某人倒是有心想在三位寨主面前领教。”

飞剑郑顺姦笑道:“领教二字不敢,水小侠有什么事尽管说吧上!”

水小华面色一寒,道:“玉河仙子是贵山的人么?”

他是明知故问的,虽然玉河仙子和水小华相处过一段时间,但玉河仙子渐渐对水小华发生感情,不过她还是不能对水小华说出是奉山主之命对他施以阴谋,如今他总算知道玉河仙子果真是长白山的人了。

玉河仙子未能完成山主之命,她便被长白山的人四处追杀,竟在这时候遇上了水小华和绿衣姑娘公孙婷。

飞剑郑顺又是一声姦笑,道:“她长长白山叛徒。”

水小华重重的看了玉河仙子一眼,又同郑顺问道:“再请问,贵山门徒,四处破坏本人声响,害得本人到处受人误会,如今已被师门逐出门墙,江湖人人唾弃,已至于生不如死,三位,你们为什么如此陷害我?”

郑顺看了身边的桑月明一眼,故表吃惊地道:“会有这种事?”

桑月明也立刻摇头道:“不可能,会是谁这么耍阴险,”

屠柫江浩亦嘿嘿笑道:“我们怎么不知道?一定是误会。”

哼!装起傻来了。

水小华见他们不认帐,沉声喝道:“什么误会?”

他逼近了一步,又道:“四龙帮约二人死得不明不白的,究竟是何人所为?”

飞剑郑顺笑道:“小侠怎么明知故问,我们以前不是说过了,是武林二怪和胜堡主平元所为么?”

水小华冷哼卜声,道:“长白山保护四龙帮受伤的人,为什么当场没把凶手杀了,要让他们跑出这么远去,是什么原因?”

三人互看了一眼,一时语塞。

最后,飞剑郑顺冷笑了一声,道:“小侠怀疑是我们长白山所为的么?可是,你忘记了,我们长白山的两个头目也死在那里。”

水小华道:“在下目前还不能断定是谁下的毒手,但是,总有一天我会查个水落石田的。”

飞剑郑顺冷冷她笑道:“小侠豪气不小,难道天下事你都想过问?插上一手?”

水小华道:“在下平生不愿多事,不过,有人怀疑是我水某人所干下的事,我当然要查个明白。”

他顿了顿,又道:“第二件事,我要请教的是,天魔谷二女是谁姦杀的?”

飞剑郑顺一呆,惶惑地道:“这种事我们怎么知道,小侠为什么问起此事0。”

水小华一想到此事,直气得脸色铁青,咬牙狠声道:“因为有人诬陷我水某人,我不知道他是何用心,特在三位面前领教。”

屠佛江浩厉声道:“有人要诬陷你,这与我等何干,你这不是多此一问么?”

水小华瞟了屠佛江浩一眼,道:“诬害我的人不是别人,是你们的少山主田其英,那天各位和他在一起,难道说一点也不知道此中情形么?”

飞剑郑顺一脸紧张之色,道:“少山主从不诬陷好人,小侠最好找他问个明白,我等无可奉告。”

水小华沉声道:“各位既不愿多嘴,在下也不勉强,我现在在此代为保护玉河仙子,你们回去转告你家少山主,就说我水某人在此候教。”

始终没有开口的银弹桑月明,突然嘿嘿一阵怪笑,道:“说来说去,老夫倒明白了,水小侠是想找搭救本山叛徒玉河仙子的藉口。”

水小华冷冷地道:“桑寨主硬要这么说,在下也不愿强辩。”

飞剑郑顺道:“小侠可知道,过问他派私事,是触犯了江湖大忌吗?”

水小华冷冷地道:“只要你们的坐山主出面,对在下解释个明白,我决不管贵山的闲伥”

屠佛江浩见水小华在强词夺理,早已忍耐不住,大喝一声,道:“小子,凭你也配!”

说看,戒刀一毕,纵身而上,直向水小华劈去。

别看他的身体肥大,动作邞奇快无比,声到人也到,戒刀一出手,威力更是人得惊人呢。

水小华早已全神戒备,见屠佛江活已到了身旁,双脚一台,展开四象连环步法,侧身绞近,青光剑一挥,直向屠佛的戒刀削去。

屠柫江浩乃江湖成名之士,不但武功深厚,戒刀招数尤为精奇,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年纪轻轻的水小华会不避不让,冒险欺进。

他心中一惊,知道水小华要仗菁手中宝刃,毁去自己的戒刀,他猛一吸气,右腕一沉,戒刀由砍变削,横腰向水小华斩去。

只此一招,即足见屠佛江浩功力不凡,他不但避过水小华的剑势,而且能在中途袭招,仍采取政敌之势。

可是,他没想到水小华比他更刁,就在他变招之际,水小华左掌一翻,平胸疾推而出,用的竟是天罡掌绝招“长虹贯日”。

屠佛江浩一见不妙,总算他功力深厚,经验丰富,但为了安全,也顾不得面子问题,足尖一点,用出全身买力,暴退丈馀。

就算他退的快,落地之后,仍被水小华强劲的掌风冲击的鎤了几下,才站稳了揤步。

这一进一退,只是刹那间的事,水小华动作之快,出手之奇奥,连长白山其他二位寨主都看得惊心动魄,水小华一招逼退屠佛江浩,英气勃勃的朗声道:“在下和三位无怨无仇,犯不看彼此反目,还是叫你们少山主来吧我们做个公平了断。”

飞剑郑顺脸色一沉,转头对银弹桑月明道:“今天不是比武争胜,用不看按什么江湖规矩,请桑寨主过去抢人,兄弟和江寨主迎敌。”

说罢,长剑一划,和屠柫江浩联手向水小华攻去。

水小华一见自己无法分身挡住银弹桑月明,一面挥剑迎敌,一面高声喊道:“婷妹妹当心!”

公孙婷刚替玉河仙子服下一粒百灵还魂丹,正想替她拔出背上飞剑,突听水小华一叫,忙转身过去,藉势抽出长剑,和急袭而至约银弹桑月明斗在一起。

水小华仗看四象连环剑法的奇异招数,独战长白山两大高手,从容不迫,怪招送出,一开始竟把飞剑郑顺和屠佛江浩逼得节节后退,占尽了优势。

果然不是盖的!

直到二十招过后,二人才稳住了阵角,各展平生绝学,把生龙活虎般的水小华围住。

而那边的情势封大不相同了。

银弹桑月明看似病人一般,但武功之高,并不在其他二人之下,一支长剑舞得满天花雨,逼得公孙婷没有还手之力。

水小华一见,心中大急,暗忖:长此下去,她非伤在对方的剑下不可。

他正在思考退散之法,找机会施展飞龙四式,突听银弹桑月明暴喝一声,道:“小丫头,老夫送你一粒银弹玩玩吧!”

他处进一招,身势泰退,银弹已脱手而由。

当银弹桑月明虽已占上风,但他看出这个绿衣少女剑招精奇,只是对散经验不够,才被迫得手慌脚乱,要想短时间内取胜,并非易事,因此,才施出他的成名绝技“银弹”,想一学把公孙婷制服。

公孙婷一惊,见一缕白线已向自己胸前要穴袭来,想躲那里还来得及,只吓得粉面失色,差点惊叫出声。

水小华见状大急,心神一分,差一点伤在屠佛江浩的戒刀之下,他明知已抢救不及,但由于一种本能的激发,他仍然摆脱二人包围,跃身向公孙婥跟前冲去。

就在这时候。

陡听一个苍老的声音,道:“小子,别光顾看你媳妇,小心后面的飞剑。”

水小华猛沉丹田真气,凌空的身势急坠而下。他刚在地上站稳,只觉头顶一凉,一柄短剑到空而过,差一点把他的头巾创去,暗叫一声:“好险!”

原来飞剑见他抢救公孙婷心切,突生杀机,就在水小华枞身之际,暗自摸日一柄短剑,向水小华偷袭,要不是有人提醒,他非央命在飞剑下不可。

公孙婷正在慌乱之际,突见斜刺里飞来一点黑点,正好声中银弹,只听“叭”一声,把银弹声落在地上。

只听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叫道:“好啦!现在没有什么事了,你们再打给我老疯子看个够。”

众人循声望夫,见一个满头散发,满面污泥,衣衫褴褛的老人,坐在右面一丈开外的一棵指头粗的心树上。

那棵小树被他压得左右摇着,但并没有倒下来。

经多见广的长白山二位寨主,竟也看不出这个嘛老人用的是什么功夫,能在那么细小的树枝上坐看。

水小华已经认出他是江湖异人于疯子,不由大喜过望,抢前两步,恭恭敬散的施了一社,道:“晚辈水小华,参见老前辈。”

于疯子大声喊道:“小子,你别跟我拉关系,等人家收了家伙,我老疯子还要跟你鼻怅哩!”

说完,由小树上飘身而下,真的轻如鹅毛,落地无声。

于疯子一面向水小华走过来,一面口里唱看:“世人都说我是疯,我说世人比我疯;滚滚杠么三千丈,那有一人是清醒。”

又唱他那一千零一首歌了。

此时|公孙婷也记起这个疯老人自己在祁连山见过,于是轻移莲步,迎看于疯子道:“老伯伯,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于疯子把眼一瞪,道:“年纪轻轻的大姑娘,怎么好血口喷人,老疧子为什么要散你呢?”

公孙婷讨了个没趣,一下子呆在当地,窘得粉脸通红,差点哭了出来。

于疯子走到玉河仙子躺看的地方,眉头一蹙,转脸对水小华道:“小子,你吃了亏也不知学好,怎么又和她混在一起了?”

说完,没等水小华说话,突仲右手,在玉河仙子身上连拍数堂,口里嘀咕看:“你死了,老疯子也要打你几巴掌。”

公孙婥一见老么子打她濒死的仙子姐姐,心中一急,纵身向他扑去,口里还骂道:“老疧子,你真坏,我跟你拚了。”

水小华比较了解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