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8章

作者:卧龙生

玉河仙子受“三阴手”之害甚深,又遭飞剑刺伤,流血过多。虽有于疯子的灵丹,但也回生乏术了。

而且她说话太多,把支持生命的一点真力也消耗殆尽。

就这样,这位狼藉江湖十几年的女人,已香消玉殒了。

水小华此时内心充满了仇恨,人已大变,对玉河仙子的死,丝毫末动容,只有公孙婷在为她筑坟时,伏地哭了一场。

水小华呆立在一旁,任公孙婷尽情的哭,并未加以劝止,甚至于在她掩埋玉河仙子的尸体时,也未曾流一滴眼泪或说一句感慨的话。

公孙婷哭罢,见水小华仍站立不动,缓缓的走到他身边,悄声地道:“水哥哥,仙子姐姐这样好的人竟死得这样惨,你不难过么,”

水小华茫然道:“人总是要死的,有什么好难过的?”

这时候,突然有一条人影,自树林边飞越而过,并回头朝线衣少女公孙婷和水小华望了一眼。

水小华一怔,见此人的装束极似长白山的人,于是一拉公孙婷直觉地道:“走!我们跟□他。”

二人便匆匆上马,紧跟羞前面那条人影追□而去。

二人追到天近傍晚,才进入一座小镇。

但,那个人刲已不知去向。

水小华和公孙婷来到一家客栈门前下马,店小二含笑看把马接过去。

水小华还没开口,掌柜的邽已迎了土来,笑嘻嘻地道:“二位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请到上房休息。”

水小华一呆,道:“谁叫你准备的?”

掌柜的打者哈哈道:“刚才有位大爷吩咐过,说两位马上就到,叫小店把房间准备好,怎么,你们不是同路么?”

水小华知道此中定有蹊跷,便没有再和店家多说什么。

他只随口问了一句:“他的人呢?”

掌柜的一面领看二位向里走,一面说道:“那位大爷说有点急事,随后就来,请二位先用饭休息好了。”

水小华不再多问,壆步向里走去,暗忖:看此人究竟耍什么把戏。

这客栈一共是二进,水小华和公孙婷的房间,是中间一进的正房靠右面约两间,还算不错。

水小华见店家已走,便悄声地对公孙婷道:“当心点,说不定今天晚上会有事,若有什么动静,你可不要乱动。”

公孙婷点点头,道:“我们并不认识他,他为什么要献殷勤,替我们准备好房间呢?真有点玄哪。”

水小华沉思一会,道:“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我们在树林中的一举一动,已被人监视了。”

公孙婷道:“会不会长白山的人?”

水小华低声地道:“现在还不能肯定,反正此人是有目的而来的,我们留心一点见就是。”

水小华一抬头,由门口里看到从外面进来一个跛子,身材不高,穿耆蓝布衫,年纪约在六十上下,左腋下拐看一根很粗的铁棍子,右肩搭看个钱袋子。

老跛子一踏进院子,目光迅速的向各房间扫视一遍,接着又很快的微微闭上眼,装做没精打采的样子。

就在那跛子眼睛很快的一张一闭之间,水小华已看出他是一个身怀绝技的武林人物。

此时||掌柜的颌看两个伙计匆忙的跑了进来,把老跛子挡住,喝道:“你这个人怎不会听话,告诉你,没有房间了,怎么还向里边乱闯。”

跛足老人打了个哈哈,沙哑看嗓子道:“这个小镇只有你们这一家客栈,你们不想想办法,难道叫我跛子睡到街上去?”

掌柜不悦地道:“话不是这么说,小店房间有限,客满之后,就无法再留客人,至于你睡到什么地方,我们可管不看。”

跛老人道:“给人方便。自己也方便,掌榧的这几句话,似乎不太像生意人说的,你别瞧不起我跛子,住店吃饭可少不了你一毛钱。”

于是伸手在钱餐子里摸出一锭明晃晃的银子,道:“你若信不过的话,可以先把银子拿去。”

掌柜的仍扳看脸,道:“小店自开张以来,还没遇到过赖帐的,实在是因为客人已满,我们无法方便,你还是到外边想办法吧|”

跛老人也没有生气,满脸堆耆英,道:“掌柜的不肯行方便,跛子只好问一间房客,看看是否有仁人君子,肯分一席之地给我跛子歇歇。”

于是他把头一扬,叫道:“那位君子肯行个方便,我跛子是个残废人,长途跋涉了一天,实在是疲乏不堪,谁愿意把房间让出,和我跛子同住啊!”

公孙婷伏在窗上,听跛子一叫,见他很可怜,心中很是不忍,转脸对水小华道:“水哥哥,我们叫他进来同住好么?”

在过去,对于这种扶助弱者的行为,水小华也许会欣然答应,可是今天的形势不同了,一方面是住店的事引起他很大的疑惑,再者跛足老人进院时那锐利的目光使他存有戒心。

他略略沉吟,道:“此人身份很可疑,我们不要多管闲事。”

此时,西边南旁的门,突然“哎呀”一声打开了,由里面走出一个身材矮胖的老人,水小华和公孙婷一见,都不禁眨了眨眼,因为他们从没有见过长得这么难看的人。

此人白发披肩,脸形酷似猫头鹰,双目如同铜铃,烔烔似电火闪烁,上下穿看一身白色衣裤,几撮山羊胡子和蓬松的白发,颤得特别不调合。

怪形老人站在台阶上,朝四下探视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跛足老人身上,注规良久,才慢慢吞的道:“店家,什么人在此撒野,快把他赶出去。”

一寸君临天下的神态,狂傲得很。

掌柜的一见这个怪形老人出来,似乎万分的害怕,忙转身陪看不是,道:“真对不起,吵了您老人家休息,我们马上把他赶出去就是。”

说看,即对跛足老人厉声喝道:“你还不快快出去,惹恼了这个主见,你这几根老骨头就零散了。”

跛足老人看了怪形老人一眼,又朝水小华二人的窗口望了望,好像真的被掌柜的话吓住了,转身就向外走去。

一边嘴里嘀咕看道:“真倒楣,残废的人要找个宿头,也有人找碴。”

跛足老人走后,怪形老人也隐入房中,院子里又恢复了宁静。

此时,店小二已为水小华二人端来菜钣。

水小华乘机对店小二问道:“西厢房那个披发的老人是干什么的?你们好像很害怕他似的?”

店小二畏惧地低声道:“他们是下午到的,听说是在这里等人,公子,你可别看他长的不像样子,本事邽大得很,下午进门时,二二口不和,他轻轻的一指头,差一点就要了我们老板的命。”

这就难怪掌柜的对他畏惧万分了。

水小华道:“他们一共有几个?”

店小二道:“一共五个人,有一个老太太,小轿里面好像还有个人,不过我们都没有看到是什么样子。”

顿了顿,他又认真地道:“我们老板也不是弱手,也练过几年的功夫,可是封抵不住老头子一指头,多厉害呀!”

水小华知道店小二没有见过世面,以为他老板会两手毛拳就是天神,现在有人不费吹灰之力,把他心目中的天神打败,难怪他要引为奇谈了。

水小华不忍扫他的兴头,也附和看道:“幸亏我没有看到,否则,今天晚上准被吓得睡不看觉。”

说完,立刻装出一副不胜惶恐的样子。

公孙婷在一旁看得忍不住吃吃的笑了起来。

水小华又对店小二道:“等那位替我们订了房间的人回来,说我要见见他,这里没有事了,你去吧!”

店小二满脸疑惑的走了出去。

水小华便悄声地对公孙婷道:“婷妹妹,你注意了没有,刚才那个跛足老人似乎特别注意我们这两个房间。”

公孙婷眨眨眼,道:“他注意我们做什么?我们又不认识他。”

水小华沉思看道:“也许他和给我们订房间的人是同路的也说不定。”

突然||公拣婷一拉水小华道:“听,隔壁有人说话。”

水小华傎耳一听,果然有个粗沉的声音道:“……主人已派人送信给老山主,怎么还不见他回来?”

另外一个声音接道:“听说老山主正在追□秘笈,分不开身,不过,已派人在半路辿接了。”

那个粗沉的声音又道:“老山主也真是的,他又不是不知道这个主见的脾气,你注意到没有,今天一天都板看脸,老总管一见又看了慌,刚才又派人出去送信了。”

顿了顿,又听那粗沉的声音道:“小姐也太任性了,就拿这次来说吧“她怎么会突然想起到中原来……”

声音突然停止了。

外面随响起了一个声音,道:“早点休息,明天一早起程。”

水小华听到脚步声远去,隔壁的人坦没再说话了。

水小华听不出二人的话中说的主见是谁?不过,断定他们是长白山的人无疑,使他想不通的是,长白山竟有比老山主欧阳海权势更高的人,而且,听二人刚才的口气,这个人还是个女子。

水小华心中一动,忽然想起玉河仙子临死时的话,不禁忖道:莫非她说长白山还有更厉害的人物,就是指此人么?

公孙婷见水小华低看头,半晌不语,以为他又想起了什么伤心事,偎到他身边,无限温柔地说道:“水哥哥,你在想什么?”

水小华回头望了她一眼,伸手拿起筷子,道:“没有什么,吃饭吧,吃完了好早一点休息。”

公孙婷微叹一口气,没有再说什么,便草草的吃了点东西。

在她回房休息的时候,水小华由皮囊里拿出那件蝮皮宝衣,交给她道:“你睡觉时把这件衣服穿上,不要再脱下来。”

由水小华严肃的表情中,公孙婷知道他们的处境越来越紧张,问道:“水哥哥,今天晚上会有人来找我们的麻烦么?”

水小华此时已有点心乱,不耐烦地道:“不要多间,叫你穿上就穿上吧日”

公孙婷见水小华的态度突然对她很不好,便不敢再说什么,但眼圈邞不禁一红,泪见邞流了下来。

水小华心念师父、师伯,而且刚才隔壁二人提到了秘笈的事,吏便他心中如焚,因此才出言无状。

现在公孙婷被自己申斥停在暗自流泪,心中实在感到懊恼,悄悄的走了过去,握看它的手,温柔地道:“愚兄心情烦乱,所以才对你这样凶,婷妹妹不要见怪。”

这些话更触动了公孙婷的心事,就势倒在水小华的怀里,哽咽道:“我不怪你,我知道我和你在一起是给你增添麻烦。”

虽然这些话是水小华心中的话,但他也不忍心承认,用手抚看她的长发,道:“你不要胡思乱想,我们在一起正好免去我旅途的寂寞,怎么会嫌你呢,快去睡吧,明天好赶路。”

水小华一面哄看,一面把她送进房间,然后悄悄的退了出来,和衣倒在床上,过了很久思墙才平静下来,昏昏沉沉的进入梦乡。

他人虽已入睡,但由于心中有事,睡的并不是很沉,据胧中,忽觉人影一闪。

水小华突然由床上跳了起来,见窗户已经大开,正想翻身追出去,忽然瞧见桌子上有一张字条。

他急急走过去,抬起一看,上面写道:前途多险,留心怀中之物和二老一少。

义父留示。

水小华看完字条不由探手人怀,一摸装看“金刚丸”的小方盒仍旧安然的在怀中,才把心放下。

他一面看看字条,一面暗忖:义父既然送字条来,为什么不和我见面呢?他说约二老一少,是否就是玉河仙子说约二老一少?

水小华思潮起伏,再也无法入睡,他索性在床上打坐,行起功来。

一夜平安度过后,第二天一大早,院子里响起许多乱杂的脚步声,好像有很多人在走动,邞听不见有人说话。

水小华不禁跳下了床,靠看窗向外望夫士见鼻西厢房的廊下,放蓍一乘精制的小轿,二一个彪形大漠,都穿看一身青衣短鼻,守立轿侧,面色都极为严肃。

水小华心想:这就是昨天晚上隔壁两个所说的“小姐”,倒要看看,她是什么样的人,连长白山老山主都要怕她。

想看,他使伸手打开窗子,探出半个头,凝神看去。

不久,只见西厢房门前人影晃动,由里面首先走出来的是,昨天晚上见过的白发披肩猫脸老人。

他站在廊下,朝站在轿边约二个大漠打了个手势,二人立即开始行动,把轿子抬到门口,手脚都极轻,生怕惊动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