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29章

作者:卧龙生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转过一个山□,突然啸声乍起,神失鬼泣般,响做了云霄,山谷妲荡,更是声声凄寒栗人。

水小华霍然止步,俊脸上微微变色,双目里郪射出骇人的寒光,多日来的历练,已使他沉看多了。

公孙婷紧紧依在水小华的身旁,柔声道:“水哥哥,那是什么声音啊?”

水小华沉看而立,半晌,没有回答她的问话。

凄厉之声,频频传来,令人心惊胆战,魂飞磈散。

公孙婷一呆,问道:“会不会是鬼,水哥哥?”

水小华抬眼一望天际,阳光烈烈,虽是山林荒野,依然是一片盎然生气,那有半点暮气森寒。

水小华豪气干云的道:“光天化日,那来的鬼?”

厉声不绝,公孙婷紧靠在水小华的身旁,水小华只觉一阵温香,但是封没有一丝一毫的邪念遐想。

忽然||水小华发现了什么,挺身而起,冲向一处绝崖,扬掌劈下,道:“相识的就出来吧!”

话落掌出,飞起一阵沙石。

这时瓢起两名劲装武士,仗剑而来,不由分说,一左一右斜斜的刺向水小华的左右肩。

公孙婷惊叫一声,道:“水哥哥,小心:“

惊叫声中,只觉得一片人影□动,“哎哟”雨声,人影一分,水小华和两名劲装武士已经分开。

两名劲装武士长剑华落,面有沮丧之色,看来是被制服了。

水小华喝问道:“两位是谁指使而来的?”

两名劲装武士只一个功的“哼哼|哼|”之声。

一连串的问话,一连串的冷哼,始终不答话。

水小华见状,暗忖:会不会是轿中的人暗中指使而来……水小华还没想完,只听公孙婷娇声道:“水哥哥,他们会不会是那位神秘的嘛中人派来加害我们的,”

两人的猜想一致,更坚定了水小华的信心,便上前喝道:“你们的头见是谁?”

两名功装武士怒目瞪羞他,一语不发。

水小华扬掌政到,道:“再不答话,我就将你们推下绝崖去。”

说看,一股劲力推了出去。

但是,两名劲装武士只是脸色微微一变,好像连举闪避的力气也都没有,只是一味的挨打等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小华突地硬生生的收回掌力,问道:“你们为什么不出手反抗?难道要活生生的等死么?”

两名劲装武士有如木偶般,一动也不动。

水小华又问道:“轿中人,是你们的头见么?”

两名劲装武士仍然不言不语。

突然||公孙婷一晃身,掴了他们两人的脸,“啪啪”雨声,响起清脆的声音,血缓缓的从两名劲装武士的口角流出血,沾满了劲装武士的胸前,但,他们两人好像还是没有什么感觉。

水小华心知有异,问道:“莫非你们已……”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两名劲装武士就仰身栽倒,浑身颤抖,口吐白沫,状极为可怕,也极为可怜。

公孙婷惊叫一声,道:“啊!是中毒。”

水小华已经看出两名劲装武士中毒不浅,上前问道:“你们两人怎么会变得这个样子呢?”

两名劲装武士痛苦呻吟,全身哆嗦不已,慾言又止。

水小华追问道:“是不是轿中人指使你们……”

两名劲装武士没等他把话说完,便哀求道:“求求……你……把我们击下绝崖,免得多受折磨……”

痛苦之状,表露无遗″

水小华见他们痛苦的样子,便急急地道:“你们是中了什么毒物,快快告诉我,或许我能救你们也说不定。”

劲装武士断断续续的说道:“你……你没有……办法解的….…求……求求……你……赐我一掌。”

水小华见他们两个生不如死的样子,不禁含愤地说道:“什么人这么的毒辣!”

劲装武士见水小华不忍心下手,突然猛地一跃,双双纵身绝崖深谷,发出了一声惨叫,刺耳惊心。

公孙婷惊叫一声,抱紧了水小华,不忍目睹。

忽然||剑啸之声,破空而至。

又有两名劲装武士猛扑刺到。

水小华将公孙婷一带,闪避袭击而至的剑势,反身一扑,使出了相当大的劲力,凌空回敬一掌。

两名劲装武士霍然仗剑一分,闪开了水小华的掌风。

两名劲装武士一见剑招落空,突然仗剑一抹,就要向自己的颈部割去。

水小华见状,扬手向空一指,把两柄剑双双打落。

两名劲装武士齐齐一怔,怨声喝道:“难道你一定要我们两个多受折磨,才感到高兴么?”

水小华见他们两人的装束与方才坠崖的那两名武士一模样,心知他们一定是受同一个人指使而来的。

水小华听了他们的话,不禁问道:“难道你们也同样身中烈毒?”

劲装武士道:“在我们奉命前来之时,已经服下列毒,现在既然不馆杀死你们二人,就难以回去覆命,难道还要等到毒发,多受折磨才死么?”

水小华不禁恨恨地道:“可恶之至“可恶之至亡你们的主人是谁?”

功装武士道:“这个怒难奉告。”

水小华泠泠她笑道:“你们不讲,我也可以猜得出来。”

两名武士一怔,道:“你知道是谁?”

水小华道:“是那位坐在轿内的神秘人物,是不是?”

两名武士突然哈哈大笑起来,道:“风马牛不相及的事!”

突然||右边的武士向另外一名武士道:“咱们坐以待毙,不如临死一拚。”

另一名武士点点头道:“你说得对,咱们一起上。”

其中一人跃身,长剑霍地刺来。

另一名武士也幻起剑光,罩了过来。

水小华眉见一挑,道:“你们这才是自取灭亡。”

水小华虽然嘴上这样说,但是他心里邽相当明白,这些人只不过是受了别人控制的可怜虫,其背后一定有主谋的人。

因此,他不愿下手过分残酷,所以一出手还保留了几分功力。

两名武士左右环攻,邽始终占不了丝毫的便宜,反而处处受挫,而水小华步步进声,占尽了主动。

由此可见,水小华的功夫高出他们两个很多。

水小华不愿和二人纠缠,出指点中两人穴道,两人忽地倒了下去。

水小华喝问:“你们受何人指使?”

两名武士穴道被制,但是心里邞明白,只是不愿意答话,双目瞪得大大的,直视看水小华,敌意甚深。

水小华哈哈大笑,笑他们是一对可怜虫。

两名武士被笑得不禁怔住了。

他们的眼光中,露出了问号水小华乃道:“你们被人指使前来,还如此卖命,大丈夫人是一个命是一条,你们死在那人的烈毒上,不但不敢说出他的名号,反而向我这无冤无仇的人怒目相视,不是可叹亦复可笑么?”

两名武士只是冷哼雨声,还是不说话。

水小华知道他们一定是饱受婬毒,所以才会怕成这个样子。

于是,他使向他们劝道:“你们不说,等一下毒葯发作还是要死,何不爽爽快快的说出他的名号来,说不定我可以替你们出一口怨气。”

两名武士心中一动,乃道:“他是……”

忽然||但听“哎哟”一声。

只见雨点寒星直穿两名武士的咽喉,两人当场毙命了。

水小华飞身而起,大喝道:“是英雄好汉不要逃走。”

果然。

那条人影不再逃走,反而跃了过来。

水小华已看出那人是玉面郎君田其英,顿时怒从心上起。

公孙婷一见,道:“水哥哥,就是这个坏东西……”

下面的话羞得没有再说出口。

此时,她人已疾跃而上,向前冲去。

水小华见状,急喝道:“婷妹妹,不要莽动!”

人也飞跃而来,挡在公孙婷前面。

公孙婷的冲势被水小华挡住,气得涨红看脸,道:“他欺负过我,今天我非亲手把这个坏东西杀死不可。”

玉面郎君望看她,嘿嘿地姦笑了数声。

笑罢,转眼一瞧水小华道:“水兄有此艳福,真便在下羡慕不已。”

水小华虽已怒火如焚,但他已由经验中学会了沉羞。

他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势,见没有旁人助阵,便说道:“在下正有一事请教,想不到在此不期而遇,真是巧得很。”

玉面郎君笑道:“水兄,你不说我也知道你要问什么?”

水小华怒然道:“你就说出来听吧!”

玉面郎君又笑了笑,道:“是不是要问天魔二女是谁下的毒手?”

水小华冷冷地道:“正是。”

玉面郎君不回答,反而挑眉问道:“水兄诱拐本出的玉河仙子背叛我们,这笔帐又该如何算法,”

水小华一听,可真是气得脸色发黑。

但见他冷笑一声,咬牙切齿地道:“你们派她来陷害在下,反而说我诱拐,这种卑鄙的行为,也只有你们长白山的人做得出来。”

玉面郎君一呆,忽地面色铁青,道:“这贱婢果然都告诉你了,不过没关系,你们今天已是我掌中之物了,要想活离此地,只有来世了。”

水小华一股傲然之氟油然而生,道:“听阁下之言,想是已经布置好了,但是如凭真本事,还不知鹿死谁手呢!”

玉面郎君泠泠地道:“死都已经摆在眼前了,还说什么狂言呢,大爷先教训教训你好了。”

乌金摺扇.雌的一声张开,人已欺身而上,直向水小华胸前点去。

水小华知道他功力不弱,两脚一台,立劾展开四象连环步,避过了对方一招,翻腕抽出背上长剑,乘势斜劈而出。

二人这一交上手,当真是激烈非凡,惊险绝伦,利时已过了十馀招。

水小华已恨他入骨,出手就用了八成功力,而且招招都是指向对方的要害,但见剑光闪闪,已把玉面郎君罩在一片剑幕之中。

玉面郎君田其英也不是弱手,而且已得长白山老山主欧阳海真传,扇招诡谲多变,凌厉异常。

公孙婷在一旁看得眼花缭乱,根本就没有办法帮上忙,急得她两手直搓,不知该如何才好。

水小华无心恋战,志在速战速决,乘机长剑直入,把玉面郎君逼退一步,正想施展“飞龙四式”取敌。

突然||在他右面闪出了三条人影,跃落在路的中间。

水小华一怔,收住了攻势,凝目望了过去,但见三个年轻武士,个个手持弓前对准自己这时,玉面郎君已转到三人的身后,坎了一声口哨,刹时出现了二十几条人影,把水小华和公孙婥团团围住。

每人都手持弓箭弩张待发,情势万分危急。

玉面郎君泠泠笑道:“这些人手中拿的都是本山特制的毒前,见血封喉,水兄不要莽动好。”

水小华知道已中了人家的圈套,自己纵有通天之能,地无法施展,不由气得大声喝道:“田其英,你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岂是江湖人的行径。”

玉面郎君道:“对付你这种师门叛徒,还要让什么江湖道义。现在,你把公孙姑娘缚住双手送过来,在下就放你一条生路。”

水小华一听,暗忖:原来这小子并不是为“金刚丸”而来,难道他不知此物的珍贵?还是根本不知道我有此物?

水小华观察一下四周的情势,知道脱身是绝对不可馆,要把公孙婷送过去,又于心不忍但见他看急得加热锅中的蚂蚁,封毫无一点主意。

突然||公孙婷把宝剑入鞘,道:“水哥哥,我跟他们去好了。”

公孙婷见人家开出的条件是要自己,而水小华邞面有难色,以为,他是在瞎心看自己的安全。

冉一看目前的情势,若不依从对方的条件,两个人也是死路一条,与其两个人都死,倒不如牺牲自己,救水哥哥一命。

水小华道:“你不要轻信他的话,你即使跟看他去,他也不会饶过我的,他是想杀我灭口,怕我把长白山的阴谋揭露出去。”

玉面郎君姦笑道:“水兄真是料事如神,不过,这次你只要把公孙姑娘送过来,在下决不加害你,反正你迟早是逃不出我们的掌握的。”

公孙婷厉声接道:“你说的话算数么?”

玉面郎君道:“在姑娘面前,在下绝不食言。”

公孙婷瞪了他一眼,冷冷地道:“好吧!你先放我水哥哥走,我自己留下跟你去就是了。”

玉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