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3章

作者:卧龙生

此时——

水小华已心疼如绞,气血攻心,知觉已渐渐消失,站在那儿呆若木鸡般。

整个人都僵住了。

驼背怪人江湖经验老练,一看水小华乃系悲伤过度,气血攻心,这是练武之人的大忌,如救治稍迟,重则丧命,轻则成残。

他急急一拍水小华背心命门穴,左手以推拿之法,按摩当门、肺海二穴。

片刻——

水小华悠悠醒来,不禁又脱口喊了声师父,一看自己偎在驼背怪人怀里,不由把身子站直,对驼背怪人深深一礼,凄然地道:“多蒙老前辈两次援手,在下有生之年,定当图报。”

话落,转身向峰下走去。

驼背怪人跟前一步,抓住水小华的手臂道:“你要到那里去?”

水小华茫然地道:“去找师父。”

驼背怪人又道:“你到什么地方去找呢?”

水小华听了一怔,随口道:“天涯海角,我也要找到他老人家。”

说着,泪儿滴了下来。

他可真是个性情中人。

驼背怪人见眼前这位少年伤痛到如此地步,也不禁黯然地道:“你师父不是青衫客焦一闵么?他身负绝世武功,怎会被人劫走呢?”

水小华道:“恩师身受剧毒,四肢瘫痪,功力全失。”

“他中的是什么毒?”

“子午断魂芒!”

驼背怪人听后不禁“啊”了一声,水小华如果不是一心惦念着师父,一定会注意到驼背怪人脸上的惶惑与痛苦之情。

水小华等了好久没见驼背怪人说话,不由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只见他两目注视着地面,面露凝重之色,像是在沉思什么,便没有打扰他,举步便向前走去。

驼背怪人长吁了一声,如同由一个恶梦中醒来,两只炯炯发光的神目中,竟含满了泪水,他一看水小华走出丈馀,急急喊道:“小兄弟,等等我。”

说着,人已纵身到了水小华跟前。

水小华停住了脚步,道:“老前辈,还有什么吩咐?”

驼背怪人早已擦乾了泪水,笑笑地道:“小兄弟初步江湖,门路不熟,人海茫茫,要找到你师父谈何容易。正好小老儿目前无事,我陪你一起去找师父可好?”

水小华道:“素不相识,怎敢劳动老前辈大驾。”

驼背怪人纵声笑道:“相逢何必曾相识,江湖上偶伸援手,乃是平常之事,何况小老儿对令师仰慕日久,能有机会略效微劳,实乃荣幸。”

水小华侧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见他满脸诚挚,不禁问道:“老前辈认识在下的恩师么?”

驼背怪人道:“令师成名之际,小老儿还是无名小卒,见是见过,可能我认识他,他不一定记得我啰。”

水小华听了一怔,暗想:这个怪人年纪不会小于自己的师父,怎么他不会是和师父同一时候的人物呢?

这实在是很奇怪的事情。

驼背怪人似看透了水小华的心意,又说道:“小老儿将近六十岁时,才遇到高人指点了一点本领,故而在江湖上露面较晚,有头有脸的武林高人,大都不认识我。”

说到这儿,他望了望正在倾听的水小华,接着又道:“不过,他们的底细我都清楚,有空我仔细的说给你听听,现在,天色已晚,我们下山去吧!”

水小华一看这位老人,就觉得有点儿怪,好像对自己特别热诚。

看他的武功,不下于东堡西谷和北帮之人,可是,竟然没有人认识他,难道他从来没有在江湖上走动过了水小华念师心切,不暇详问,一想:反正他对我没有恶意,有他帮忙,寻找恩师的希望还大些。

于是,水小华便点头应允,两个人一起向峰下赶去。

※※※

美丽的夕阳,己大半隐到西山背后,露出的半边,散射着微弱的钱霞,红西天抹上半边绮丽的色彩。

看去,虽然是无限的动人,但使人不禁兴起“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之感。

美丽的事物,总是难以长久。

水小华念师心切,一路急奔,穿林越石,身法之巧,快如猿猴,不多时已抵达山脚。

水小华停步回头一看,驼背怪人已在他身后停住了。

水小华已用尽全身力气赶完这一段山路,此时已略带喘息,两颊泛红,驼背怪人却似无事人一般,打着哈哈说道:“小兄弟武学已尽得焦大侠真传,就凭这身轻功,目前江湖上就很少有人及得上。”

水小华道:“老前辈过奖了,在下资历浅愚,所学还没有得到恩师十之一二,以后请老前辈多指教才好。”

驼背怪人道:“以后我们两个走在一起,老是前辈前辈的、听得还挺怪的,这样吧,我比你痴长了几岁,你就叫我一声大哥吧!”

水小华忙施礼,连说不敢当,正想说:“做我的长辈还差不多。”

驼背怪人却一正脸色,道:“我小老儿不配么?如果你认为我还是个朋友,咱们做个忘年之交,不必再坚持了。我叫姬天云,你就叫我一声姬大哥。”

水小华一看驼背怪人言出至诚,也不好意思再坚持,只好恭恭敬敬的施了一礼,道:“恭敬不如从命,姬大哥,小弟这厢有礼了。”

还是这么文诌诌的。

驼背怪人姬天霎一阵大笑,道:“天快黑了,小兄弟,咱们先找个地方住下,再慢慢计划寻令师之事。”

话落,首先起步向前奔去。

此时——

天色已暗,路上行人稀少,二人施展开轻功,宛如鬼火打闪,风驰电掣。刹那间,奔出了十馀里。

正当二人急赶之际,突然一条人影自二人身边掠过,当二人惊讶的注意看时,人影已越过他们几丈之外了,只模糊地看到此人身着一袭青衣,身材纤弱,像是一个女子,走后留下一阵清香,闻人慾醉,人家是什么样子,竟没有看清楚。

姬天云本想追上去看看,又恐水小华赶不上,心里却在暗惊,此人轻功,竟如此高强,看来决不在自己之下。

这可要小心点了。

水小华看着前面的人影消失后,不仅轻叹一声,暗忖:我自幼跟随师父学艺,一入江湖竟遇到这么多高手,那一个都比自己强,看来武学一道,真的没有止境了。想到这里不由暗暗警惕,抹去不少骄气。

掌灯时分。

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走进一家叫“三盛客栈”的店里面,伙计满脸堆笑地迎上来,道:“两位客官要住店么?后面正好还有两间清静上房。”

姬天云点点头,跟着伙计走到后面的院子。

这是一个很大的院落,两边的厢房都已点了灯火,大概都有人住。

二人跟着伙计走进上房靠右面的两间,伙计把灯点起之后,姬天云吩咐了酒菜,伙计应声而去。

片刻——

伙计把酒菜端了进来,又躬身退出。

姬天云端起酒壶,把酒杯斟满,抬头一看水小华满面愁容,眼眶含泪,知道他又想起了师父,随乾咳了一声,道:“小兄弟,来,咱们俩先乾一杯。”

说着,端起了酒杯邀水小华对饮。

水小华凄然地道:“师父都不见了,我那有心情喝酒啊,你自己喝吧,姬大哥,我不想喝。”

姬天云端着酒杯无限关切地道:“你不要太难过,我想你师父一生为人正直,必然逢凶化吉,即使被仇人劫走,也不至于马上加害他,你放心,老哥哥一定帮你找到就是,来!先喝杯酒解解乏。”

水小华拗不过姬天云的坚持,端起酒来乾一杯,然后说道:“恩师身染子午断魂芒剧毒,虽然服了大还丹,恐怕也熬不过三天,时间久了,即使知道他老人家下落,也来不及了。”

说罢,泪如泉涌,泣不成声。

姬天云看着水小华如此伤心,真是五脏俱焚,不知要用什么话来安慰这位少年人才好,一连喝了三大杯酒,才说道:“少兄弟,你师父不要紧,这次的子午断魂芒不像三十年前那样歹毒了。”

水小华听了一怔,急忙止住哭声,不信地道:“姬大哥,你怎么会知道?”

说完,凄然一笑,接着又道:“噢!我明白了,你为了要安慰我,用这种话来骗我,是不是?”

姬天云摇摇头,神色黯然地道:“我说的是实话,这次的子午断魂芒不会致人于死。”

水小华仍然不相信的问道:“可是,你怎么会知道?姬大哥认识使用子午断魂芒的人啰?”

姬天云又喝了一杯酒,才点点头道:“今天我还见到他,是他亲口告诉我的。”

水小华一听,霍地站了起来,厉声说道:“你和他是朋友?那他在什么地方?”

想不到,水小华翻脸比翻书还快!

姬天云惨然一笑,道:“你问他做什么?”

水小华怒气满面地道:“我要找他算这笔血帐,看在你帮过我两次忙的份上,我不和你计较,你告诉我他在什么地方?”

姬天云嘴角抽动,像是无限痛苦地样子,道:“他不是有意伤你的师父,你何必如此痛恨他呢?”

水小华朗声地道:“此种居心恶毒之人,人人得而诛之,何况他伤了我师父的好友北天一杵,致使他坠谷粉身,又祸及我师父,这种人还不该杀么?”

姬天云茫然地点头道:“该杀!该杀!”

随即把话头停住,沉思良久,才又说道:“不过,现在晚了,他已经死去了。”

水小华不禁啊了一声,忙问道:“他怎么死的?”

姬天云望了水小华一眼,道:“被我用手里的这支烟袋打死的。”

水小华此时如坠入五里雾中,越问越糊涂,好像姬天云在逗他玩一样,不由生气的喝道:“你不用骗我,刚才你不是还说认识他么?你当我是什么?白痴啊!”

姬天云脸色一沉,道:“我为什么要骗你?如果我是他朋友我会帮你么?年轻人就是沉不住气,不问清楚乱发脾气,快坐下,我来慢慢告诉你。”

水小华被姬天云一顿申斥,不由脸色一红,暗想:自己是太鲁莽了。不免一阵惭愧,急向姬天云深深施了一礼,道:“对不起,姬大哥,刚才小弟一时情急,出言冒犯,望大哥不要见怪,小弟给你赔礼了。”

姬天云笑道:“你用不着打一巴掌给我一个甜饼吃,以后不要乱对我发脾气瞎猜疑我就行了。”

水小华忙又赔了一礼,道:“小弟再也不敢了。”

说罢,红着脸儿坐了下来,又道:“姬大哥,你快告诉我你怎么遇到他的?我师父中的毒真的不要紧么?”

姬天云又端起了酒喝了一大口,沉思良久,才道:“你师父中的是麻痹毒,生命绝无危险,不过,在一年之内如无葯可解,身体可以恢复正常,武功却要废了。”

水小华一听宽心了不少,暗想:只要找到师父,求葯的事就好办了。于是,又继续问道:“姬大哥,你怎么认诚他的?”

姬天云沉思道:“说起来话长了,我简单的告诉你好了。”

说着,又乾了一杯酒,接着说道:“使用子午断魂芒的人叫楚长风,他起初并不是一个坏人,三十年前,他情场失意,性情才变得暴戾起来,自古以来‘情’字最害人。”

他叹了一口气,又喝了一口酒,接着又说道:“他有一个表妹,他们自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常融洽,不想后来,他的表妹投在天心派天心一剑古三阳门下,那时天心派比现在的南北二帮和东堡西谷的名望都高,天心一剑天下无敌,因此掌门人古三阳俨然领袖当时武林,自己也不免有点志得意满,把任何人都没放在眼里,正好碰上性情高傲的楚长风去找他的表妹,两人一言不合,动起手来了,等他表妹叶明萱得悉出来看时,古三阳和楚长风已打的性起,各展绝学,杀招频施,对叶明萱的招呼已充耳不闻,楚长风本想应声停止,可是,古三阳却杀机顿生,以为被一个无名小卒在自己黄山大本营缠了这么久,有失掌门尊严,随展开天心派剑招绝学,把楚长风罩在剑光之下。”

姬天云说到这里,刹住话头,乾咳了一声,端起了酒杯一饮而尽。

水小华正听得入神,看他停下不说,急问道:“姬大哥,天心派掌门古三阳既把楚长风困在剑下,怎么会又让他逃走呢?”

姬天云叹口气,又道:“按楚长风当时的功力,实在敌不过天心一剑古三阳,如果古三阳能在他的徒弟叶明萱的哀求下停手,也许能免去一场悲剧,谁知天心派数十年的盛旺,已使掌门人傲气大发,非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