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30章

作者:卧龙生

水小华和公孙婷二人骑羞马,顺菁山势走。

二人走了约有两三个时辰。

这时──突听到空中响起几声鹤鸣。

水小华抬头一看,不禁呆住了。

半晌──他又仔细的望了望。

但见有一只巨大的白鹤和一只褐色的大鵰斗得非常激烈。

水小华见那只大白鹤很像在地狱谷中所见的那只,心中一喜,急急地飞身赶了过去。

一面对公孙婷道:“婷妹妹,白鹤出现,大概我师伯就在这附近,我们用徒步爬过山去看一看。”

于是,公孙婷也跟蓍跳下马来。

公孙婷道:“水哥哥,你看看,那只大鵰凶得很,把那只大白鹤的羽毛啄下一些来了呢?”

水小华寿声望了过去,见空中忽然飘下一片片白色的羽毛。

他不再犹豫,首先向上爬去。

此时,他心中万分地焦急,一开始便施出全身的功力,虽然是上山,也似猿猴一样,矫捷快速。

二人爬过山头,见前面是一块极为平坦的山地,上面人影晃动。

水小华猛一吸气,一跃出去了两丈多远。

这时候。

白鹤又响起了一阵急促的叫声。

但见那雪白的羽毛纷纷掉了下来。

水小华几个跃纵,已接近了前面的平地。

他悄悄的停步由树隙中望夫,不由心中焦急。

只见师伯神算子席地而坐,双目紧闭,面如黄蜓,伤势已极为严重。

萧晓兰和雪娘正奋力拒挡正面攻击的三位长白出的寨主。

跛足老人则和长白山老山主激斗在一起。

江湖醉客舒亦觉已被川西神儒逼的渐走下风。

玉面郎君则和一个穿青衫白布包头的年轻人双双攻打铁掌武天豪。

水小华已认出白布包头的年轻人是天魔谷的弟子崔炎。

在混战的人群外面,站看清虚观的光虚真人和海天神笛余泉波以及铲氏二杰,他们在旁静立观战。

突然──水小华暴喝一声,道:“住手!”

人已纵身而出。

群豪个个住手,不禁怔住了。

水小华在群豪一怔之际,疾闪过身,想冲到神算子的身边。

崔炎封急声叫道:“这小子带有“金刚丸”,千万别让他冲过去。”

玉面郎君一听,手中摺扇一划,迎头向水小华切去。

水小华知道前冲的时候,必受阻拦,在跃身之际,已采用了“飞龙四式”中的“长虹贯日”身法。

欧阳海见玉面郎君被削去一臂,已是急疼攻心,突然一裂嘴,发出一阵凄厉刺耳的长笑,道:“武天豪叛离本山,死有馀辜,余帮主不是多此一问么?”

余泉波越想越觉得有蹊跷,顿时疑心大起,沉声喝道:“四龙帮被毁之事,想欧阳兄一定也知道?”

欧阳海冷哼一声,道:“余兄莫非有意替贵帮复仇吗?”

余泉波道:“老夫身为四龙帮之首,若知凶手是谁不把他碎尸万段.,就不足解我心头之恨,你说说看,是谁下的毒手?”

此时,二人的距离不到一丈。

欧阳海的右手突然向皮革袋中一伸,道:“余兄一定要问,在下让你明白就是,你看这是什么?”

右手突地一扬,一团绝雨直向余泉波袭去。

余泉波以为欧阳海乃是江湖成名人物,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施袭,本能的双掌一堆,想把对方打来的暗器劈落。

但,他突然感觉到周身一阵酥麻,人已倒了下去。

突听,跛足老人惊叫道:“子午断魂芒!”

锺氏二杰已跃上前来,把余帮主护送下去。

欧阳海转脸望看跛足老人,道:“阁下既识此物,定非江湖无名之辈,为何不肯以真实姓名相告?”

跛足老人似乎非常激动,拿起手中铁拐,用两手一下子捏成两截,由里面拿出一支碧绿烟袋来。

接看,他的右手一抹脸,揭下一张人皮面具,现出一张果敢刚毅的粉白面孔,看上去也只不过五十许人,当年一定是非常英俊潇洒,现在也充满秀逸之气,如文雅书生一般。

光虚真人一见到碧绿烟袋,就惊叫道:“子午断魂苦楚长风。”

跛足老人正是楚长风。自那天水小华不辞而别之后,楚长风恨自己之名使他受累,因此把小疚子话交天池神躯,一个人易容成跛子,追□水小华而来。

楚长风途遇老疽子,才如神算子已经艳开地狱谷,他想水小华一定在寻找他师伯的下落,所以才紧随长白山人之后,想在他们身上找到神鼻子。

结果正如他所料,长白山的人已将神算子包困了,而且情势相当危急,于是他才现身相助。

楚长风向四周的人掠颤一眼,道:“小老见十几年来,末敢以真面示人,今天,我楚长风要以本来面目,为江湖除害,若是不幸身亡,也让江湖上见见我的真面目。”

老山主日阳海一怔,想不到站在自己面前的竟是以子午断魂芒震动江湖的楚长风。

楚长风望看欧阳海沉声道:“小老儿自己的罪孽已经无法弥补,想不到你还以子午断魂芒加罪于我,今天你的诡计已经揭露,这笔帐咱们要算清了。”

欧阳海冷笑一声,道:“老夫此次进入中原,就没有打算把老骨头瞎回长白山,不过,这笔帐你也许没有本领算了。”

楚长风没有再多说废话,丝烟袋一挥,横扫而出。

二人一交上手,真是激烈非凡,二人尽施绝技,谁也不想输这一仗。

利时,二人已拆了十馀招。

站在一旁的光虚真人,信步走到铁掌武天杗躺看的地方,用内家买力,开始替他疗伤了水小华替师伯服下了“金刚丸”之后,把受伤的公孙婷抱到师伯的身边,然后站起身来,对正在激门的萧晓兰道:“兰姐姐请退下照顾师伯和公孙姑娘,待小弟来挡住他们,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

说耆,青光剑一挥,已欺身而上。

萧晓兰和雪娘虽然功力不凡,但都一心挂念看神算子的安危,不敢全力攻呢.,只求自保,因此长白山三位寨主才占尽上风。

水小华这一出手,情势就大大的不相同了,他志在速战速决,一出手就是狠招──四象连环剑招。

雪娘这时也施出了绝学,长白山三位寨主已有点招架不住。

川西神儒为人诡计多端,他一见水小华加入战团,知道今天之局,已难讨好。

只见他处幌一招,撇下江湖醉客舒亦觉,绕到长白山主身后,叫道:“老山主,以嘱下之见,不如罢戟,我们好从长计议。”

欧阳海道:“只要神算子的功力不复,我们还有可为。”

说看,全力劈出一掌,藉势跃退,扣了一把子午断魂芒。

楚长风紧盯看他的右手,一步一步,向前逼近,神情异常紧张。

此时|欧阳海突然右手一扬,一把子午断魂芒直向楚长风打去。

只见楚长风线烟袋一挥,迅交左手,子午断魂芒全被绿烟袋吸去。

就在这时,只见他猛然欺身而上,右手食指一点,一缕硬风直袭欧阳海。

欧阳海一见子午断魂芒失效,心中不禁怔住了。

而就在此时,楚长风指风已声中他的前胸。

但听欧阳海闷哼一声,倒退了五六步,蹲坐在地上。

长白山的人见老山主欧阳海受了伤,顿时阵势大乱,纷纷跃到老山主身边。想以死相拚。

楚长风一指点出之后,虽然是把欧阳海击伤了,但真力邽大受损伤,站在当地已有点气喘了。

水小华急忙跃到楚长风的身边,低声地问道:“义父,你受伤了吗,”

楚长风摇摇头,苦笑了笑,道:“欧阳海是你杀父杀母的仇人,你千万别让他给跑掉了水小华望耆川西神儒道:“在下与各位无菟无仇,只要把欧阳老儿留下,各位可以请便,若是不知悔梧,可别怪在下无情了。”

川西神儒见目前的情势,若要平平安安的把老山主救走,实在是不可能,但若要丢下不管,又于理不合。

川西神儒正在为难之际。

突然──四个大漠抬看一乘小轿如飞而来。

利时十已到了众人的跟前。

长白山的人一见,精神一振,以为是他们的救星到来了,齐齐向小轿躬身参见,状极恭谨。

此时,雪娘突然“啊”了一声急急向小轿走去,望看小轿后面的老妇道:“白姐姐,轿中是我家主人么?”

轿前的人墙然地道:“老主人巳经去逝了,轿中是我们的小主人。”

雪娘恭恭敬敬的拜倒在地,道:“老奴叩见小主人。”

轿中的人一掀轿帘。望看跪在地上的雪娘道:“你就是雪娘么?我听家母说过,你的为人很忠心。”

雪娘道:“那是老主人过奖了。”

轿中人吩咐道:“白娘,快过去把雪娘扶起。”

此时──水小华总算是看到了轿中的人的面孔,那是一个非常美丽的少女,不由暗自怀疑,雪娘怎么会和她们熟悉呢?

轿中人看了一下当前的情势,缓缓地说道:“虎爷,叫那位姓水的相公近前几步来说话。”

那个猫脸老人躬身应是,随走前了几步,对水小华道:“水小侠,我家的心主人请你走前几步说话。”

水小华满心狐疑的走前几步,站住后并没有开口。

辐中的人说道:“小女子有一不情之请,不知相公能否答应?”.

水小华躬身地答道:“在下前次多蒙相救,还末答谢,只要在下办得到的话一定去办的。”

嘛中人叹息一声,道:“长白山老山主虽为人不义,但和小女子有同门之谊,望小侠能高抬赏手,放他一条生路。”

水小华一听,要他放走杀父母的仇人,不由犹疑地道:“这个……”

此时──神算子突然说道:“华儿,放他们去吧!”

水小华听师伯已能说话,心中不禁大喜,忙躬身地答道:“弟子边命。”

轿中少女对长白山的人喝道:“按你们的所做所为,死有馀辜,若在亡母之面梡你们不死,速速带她们回转长白山去吧,若再胡作非为,甭说别人,就是我也非把你们处死不可,自此之后,我和长白山已恩断义绝,希望你们能好自为之。”

长白山的人齐躬身施礼,抬起老出主欧阳海,手下的人别想去抬玉面郎君,水小华刮喝道:“且慢!”

转头又对轿中的少女道:“玉面郎君田其英罪大恶极,希望能把他留下,洗清在下的罪嫌。”

轿中少女便对长白山人喝道:“把玉面郎君田其英留下来,其馀的人速速么开逼个地方。”

川西神儒仰望看空中,一声长嘛,即转身带看众人匆匆而去。

空中的大鹏闻声也不再跟自鹤打了,亦跟随耆众人飞去。

白鹤长呜数声,打了一个旋转,骤然下降,落在神算子身边。

神算子自服下“金刚丸”,经调息后,伤势已渐渐痊愈,见白鹤落下,急忙检查它身上绑缚之物。

这一看,他的脸色不由大变。

突然──两条人影如飞而至。

水小华抬头一看,见是天魔谷约两位谷主。

还没等二人开口,铁掌武天豪已由光虚真人身边挣扎而起,道:“二位谷主来的正好,两位令媛就死在玉面郎君田其英之手。”

说看,一指那边躺看的玉面郎君。

大谷主一怔,问道:“此话当真?”

铁掌武天豪冷冷地道:“二位若是不信,趁他现在还没死,可以亲自地问问他,在下愿做证人。”

二位谷主皂步向玉面郎君田其英走去。

玉面郎君突然挺身而起,急急向山下驰去。

他虽然是被水小华削去了一臂,但经过包扎之后,人已经清醒了,他一听天觉谷要找他算帐,知道躺若也是死,不如做最后挣扎。

天魔谷二位谷主是何等的人物,玉面郎君刚刚一挺起,二谷主章之而已抢先一步,遥空一掌,把他击倒。

二人一见玉面郎君想逃,就知道确是他所为的,那里还压得住心里的怒火,一齐抽困背上长剑,跃上前去,一阵乱砍,就把玉面郎君由其英砍成了肉酱。

此时──神算子高声她道:“二位谷主心中的气愤已泄,想必还记挂耆金瓜秘笈的事,现在你们拿去看吧!”

说看。顺手便扔了过去。

大谷主伸手接住,见包中只剩下些许的碎纸,不由老么一红,向水小华道:“老夫对水小侠失礼之处甚多,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0章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