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4章

作者:卧龙生

第二天一早,起身用过早饭,由于白天施展轻身功夫不便,姬天云叫店主代买了两匹骏马,二人各乘一匹,直奔天魔谷方向去。

中午二人赶到一座大镇,进入一家叫群英居的客栈,二人走到楼上,在靠窗口处的一张桌子上坐下,要了酒饭说”等。均试图考察人所共有的原始本性,从而寻找出人类 ,正在吃喝之际。

楼下突然上来两个头带文士巾,身着青衫的俊美少年,在他们对面桌子坐下。

水小华偷偷地看了他们一眼,只见他们面似桃花,眉如柳叶,秀目如深谷幽潭,蕴藏着动人的神韵,两个人的面貌差不多,好像是兄弟一样。

其实两个的模样儿,就有如大姑娘一般,简直像姐妹嘛!

水小华正在看得入神,那两个美少年不约而同的朝他瞪了一眼,水小华急急收回目光,一看姬天云正在端着酒杯,蹙看眉头,似在想什么心事。

水小华低声道:“姬大哥,你在想什么心事?”

姬天云一怔,笑道:“我记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这两个少年,一时想不起来了。”

水小华一听不由又向两个少年望去,不想年纪较小的那个正在注视着他,二人目光一相遇,那个少年面色泛红,朝他微微一笑,羞怯得急忙低下头去。

水小华内心一惊,暗想:他朝我笑什么呢?我并不认识他们。

奇怪得很,老是有人朝水小华笑。

水小华乃初入江湖,什么事情都觉得新奇得很,不由自主的又把目光移向那两个俊美的少年。

只见那个年纪较大的一个朝他匆匆瞥了一眼,娇声对另外一个说道:“看什么,还不快吃饭。”

他的话明明是对那个年纪较小的说的,暗地里却是在叱斥水小华。

我们的水小侠那里会听不出来人家的含意呢!脸孔一阵躁热,急急垂下头去,拿起筷子,一连吃了好几口酒菜。

被人家这么一说,实在是很不好意思。

对面突然响起一阵笑声,接着一个清脆的声音说道:“你瞧,他多听话,真乖啊!”

水小华虽然没有抬头,但知道人家说的是他,不由恼羞成怒,但却想不出藉口发作,一个人正低着头闷闷不乐。

忽然听姬天云说道:“小兄弟,快吃吧,吃完了我们好赶路。”

水小华一听,正好藉此下台,暗想自己有要事待办,何必和这些少爷公子们见识,想到这里自我安慰了不少,于是便低着头吃喝起来了。

过了一会。

忽又听姬天云笑道:“小兄弟,抬起头来吧!人家已经走了。”

水小华抬头一看,可不是,对面的两个少年已经不见了,桌子上的酒菜还摆得好好的,像是根本没有动过。

水小华暗想:果不其然,真是两个花花公子,要了酒菜不吃来充阔。

水小华念了一肚子古书,满脑子圣贤思想,对于这种行为大不以为然,用蔑视的口吻说道:“还不是拿着父母的造孽钱,出来充阔,有什么了不起。”

姬天云却笑笑道:“小兄弟,你看走眼了,这两个人都有极高的武功。”

水小华一怔,不相信地道:“就凭他们那付娇弱的身体,看起来像书生一样,能练什么武功?”

姬天云道:“江湖之大,无奇不有,如果你第一次看到老哥哥这副烂污像,身材瘦小,背驼得像只大龙虾,你会怎么想呢?”

水小华一听,不由心中一震,虽然他不知道这位驼背怪人武功究竟有多高,但凭在霞云峰顶,一拂之力,竟能把江湖上第一流高手章之雨震退三步的事实看来,此人的武功已到了高不可测的地步。

水小华想到这儿,肃然地道:“姬大哥乃武林奇人,天资异秉──”咦!竟然赞美起姬天云来了。

姬天云忙笑笑道:“好了!好了!小兄弟,别给老哥哥戴高帽子,我只是告诉你,人是不可貌相,刚才那两个少年,如果是富家子弟,一定会带着侍从,而且装束也不会那样素净,既是武林中人,才不过十六七岁就敢在江湖上走动,而且出言无忌,分明是没有吃过苦头,你想想看,如果他们武功不行,敢在外面如此大胆,不老早就被人家给送回家去了。”

水小华听了不禁暗暗点头,佩服姬天云经验老到,观事细微,于是衷心地说:“姬大哥说得对,小弟以后要多多请教。”

姬天云突然变得伤感起来,凄然道:“老哥哥一生没有半个亲人,不知为什么,自见到你之后,就觉得你像自己的弟子一般,只要将来有空,老哥哥我这点看家本领,决不藏私,都教给你。”

水小华闻言忙站起,恭恭敬敬的对姬天云深施一礼,高兴地道:“姬大哥对小兄弟如此爱护,我先心领了。”

说到这儿,望了姬天云一眼,看他满面凄凉,皱纹纵横的老脸上像是一张痛苦的面网,看得这位心地仁厚的小侠,不由真情流露,觉得这位驼背怪人的身世和自己差不多。

于是他激动地接着说道:“我们两个年龄相差太多啦,平辈相称我觉得很不习惯,如不嫌弃,我拜你做义父好了。”

姬天云听了一怔,望着水小华脸上流露出的赤子之情,这位驼背怪人再也忍不住,虎目中的泪儿像断了线的珍珠般,簌簌地滚了下来。

水小华一看老人如此动情,以为他已默许了,正待向前正式行礼,不想姬天云双手一伸,扶住水小华下拜的身势,笑道:“我一辈子没有流过眼泪,想不到叫你惹出了那么多的泪水。”

说着,用手擦了擦眼睛,又说道:“你对我有这份爱心,小老儿已经心满意足,至于彼此称呼,那仅是一个代名词而已,不必认真计较,况且我已立过誓,我这一生决不做人的长辈,我们还是用老称呼不必更改。”

水小华一听,暗想:这人真怪,什么誓不好立,单立了这么一条绝门誓,心里想着,口里却说道:“这是为什么呢?”

姬天云平复了内心的激动,恢复了往常随便的神情,道:“老哥哥一生净做些别扭事,追根究底,连我自己也不明白,算了!正经事要紧,咱们赶路吧!”

说着,站了起来,叫来了伙计付了帐,而且还吩附帐房替他们准备了五天的乾粮,然后领着水小华上马而去。

在路上──

水小华不解地问:“姬大哥,我们带了这么多的乾粮做什么呢?难道前面没有店可吃吗?”

姬天云道:“为了抄近路,我们要走几天的山路,带着好在山里头吃呀!”

姬天云对于地理路径,似乎特别熟悉。

他带着水小华净走山区僻静的道路,最后两人把马匹放掉,施展轻身功夫,翻山越岭,急急地赶了一昼夜。

水小华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只觉四周山峰环立,山势雄巍,走的都是些人迹未到的山谷。

在黎明时分,他们来到一道深涧,涧水如带,潺潺而流,对面是一道绝壁,矗立如削,高达千丈。

驼背怪人姬天云领着水小华向绝壁右边走了约半里之遥,来到一处两山衔接的缺口地方。

姬天云首先纵了下去,顺着山谷向里行进,不多远,进入一个大洞,水小华弯着身子跟了进去。

只见里面像一条地道,一共有一百多丈深浅,出了道口,里面竟是一座很小的死谷,四周都是光秃秃的绝壁,草木不生,高度都在几十丈以上。

唯一的出路,就是他们进来时的暗洞。

姬天云等水小华进了死谷以后,运足功力,把洞边放着的一块巨石,用力一堆,把洞口堵死。

这是干什么呢?

水小华看了一怔,有点情急地道:“姬大哥,我们到这里来干什么?”

姬天云脸上的微笑突然消失,沉着脸道:“我想把你幽禁在这里,陪我一辈子。”

这──这是什么意思?

水小华听了,脑子“轰”然一声,几乎昏倒过去,气得浑身发抖,一时竟说不出话来了。

又听姬天云冷冷地道:“如果你自问能把巨石移开,我就不为难你,放你自由。”

水小华气得血脉暴涨,肝胆俱裂,狠声骂道:“你这个卑鄙的老东西,小爷宁死也不愿随你心愿。”。

说着,便向驼背怪人姬天云扑去。

水小华其实也蛮冲动的。

姬天云一闪身躲到一边,右手一拦水小华向前的冲势,像是怕他收不住脚摔倒似的,一边说道:“你先别急着拚命嘛,过去推推那块石头看看,能推动的话,你不就可以随便走了么?”

水小华一听,暗忖:凭自己的武功要制服这个老人,绝对不可能的,唯一的出路就是推开那块巨石,但又一想,巨石推开,姬天云还不让他走呢?

于是,他便说道:“要是我把巨石推开,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

姬天云道:“那个自然。”

水小华走到巨石跟前,端详了一下,心想:即使我一下子推不开,至少我可以把它推动一点,这样继续下去,总有一天能把它移开的,反正他又没有规定次数。

打的算盘挺如意的,只可惜……

只见水小华双脚开立,拿稳桩步抵住巨石,气聚丹田,力抑双臂,猛力一堆,巨石却丝毫未动。

水小华练的是天罡气功,乃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内家功夫,练到深处,能够化气成力,势可劈山,虽然他只练到七八成的火候,但他不相信自己推不动这块几千斤重的巨石。

一连试了几次,结果还是无效。

忽听姬天云一阵哈哈大笑,说道:“现在,可得死心塌地的跟着我了吧?”

水小华一听,又气又急,恨不得一口将这个驼背怪人吞进肚子里,只气得两眼冒火,自知打也打不过人家,不如自绝一死,免得受人戏弄。

于是他随声骂道:“小爷纵死也不让你这个老鬼称心。”

说罢,举掌向自己天灵盖劈去。

姬天云一闪身,挡开水小华的掌势,道:“你师父教给你的功夫,就是留着自杀用的么?真没出息,你至少也该和我拚一阵试试看,天罡掌乃武林绝学,说不准小老儿会死在你的掌下。”

水小华道:“我纵然一掌把你劈死,我也出不了这个死谷,因为那块巨石我推不动它呀!”

姬天云笑道:“你说的很有道理,这样吧,我这里有一枚丹葯,你吃下去之后,可以增进功力,我再替你打通任督二脉,万一你一掌把我劈死,你的功力也可以把石头推开了,你看这样是否公平。”

水小华本待不答应,但一想自己己身陷绝境,死既不能,随他折磨好了,便说道:“好吧!算小爷栽了,你还有什么诡计,尽管施出来吧!”

姬天云听了笑笑地探手入怀,摸出一粒桂皮色的丹葯。

水小华看了不禁一怔,暗忖:这不是在霞云峰顶上金瓜旁的那一粒丹葯么?当时自己看它不像个样子,再加上惦念师父,没有注意,原来他叫我吃的是这个东西。

水小华想到这里,顺口道:“这粒丹葯,是不是原来装在金瓜里的?”

姬天云点点头,把丹葯递给了水小华,道:“放心的吃吧,我虽然坏透了,但还不至于用毒葯把你给毒死。”

水小华一想:反正我活不成了,就是毒葯我也不怕,一抬手,把一颗葯丸塞进嘴里去了。

说也奇怪,葯丸到口,立即化成玉液,顺着喉头流进肚里。

片刻后──

水小华觉得丹田生出一股热流,慢慢向外扩展,传遍四肢。

姬天云一看葯力已在水小华身上生效,忙说道:“赶快盘膝坐在地上,把两掌平举。”

等水小华依言坐好之后,驼背怪人也急忙在对面盘膝端坐,用两掌和水小华相抵,行起功来了。

水小华只觉两股热流由驼背怪人姬天云的掌心传到自己身上,不停的在身体各部运行着。

他知道姬天云不惜消耗本身真力,在替自己打通任督二脉,内心不由对这位怪人生出感激之情。

过了足足有一顿饭光景,驼背怪人的额上已见汗珠,但他仍勉强支持,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真力完全传给水小华。

他知道,此时能使水小华的气血多在身上运行一周,就多增加一份功力。

水小华觉得通身舒畅,心地清明,看着驼背怪人姬天云的脸上,已汗如雨注,心里老大不忍,正想运起功力,把姬天云的功力逼回,但姬天云已猝然把手放下。在他那瘦小的脸孔上,好像突然老了几十年,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