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5章

作者:卧龙生

水小华一边赶路,一边暗自思忖着。

江湖上的人怎么都怪得很?

德高望重的乾坤一叟公孙业竟为了一句话,突然翻脸,赌气离去,不顾自己师徒的安危,像如此心胸狭窄气量太小的人,被誉为武林二圣,是不是沽名钓誉,用手段换来的呢?

至于刚才和宇宙神丐相见的一幕,更使他好笑,这么大年纪的人,竟像小孩子一样,喜怒无常,口无遮拦,见面就叫姬大哥驼子,更妙的是竟遇到更怪的姬天云,二人一见如故,随便开起玩笑来了。

说起姬天云,更使我们这位水小侠摸不清头脑,以他的年龄、武功,不会在江湖上一点名声没有,但竟没有人认识他。

而最使水小华奇怪的是:这位驼背怪人对江湖上的人物似乎特别熟悉。

要知水小华自幼未离开深山一步,焦一闵除了传授武功,督促他的学艺之外,根本没有对他说过江湖上的这些怪人怪事,难怪他越想越糊涂了。

想到最后,水小华实在忍不住了,便对姬天云问道:“姬大哥,江湖上的人你好像都认识,怎么他们没有一个认识你呢?”

姬天云听了,不由心头一颤,暗想:这个少年人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是不是对自己的身份发生了怀疑?

不由的他把脚步放慢,朝水小华打量两眼,看他脸上一片诚挚,没有怀疑自己的样子,这才放心地笑道:“我不是说过了吗,这些人成名时,我还是无名小卒,老哥是七十岁中秀才,老年才得到异人传授一点武学,踏入江湖之后,自觉老迈,对名利已不放在心上,争强斗胜之事,更没有我的份儿,因此,始终就没有和别人动过招,所以他们自然是不会认识我了。”

水小华一听,这番话不但入情入理,更使他对姬天云的为人,佩服的五体投地,不由心中自言自语地道:“要是武林中人,都像我姬大哥一样,江湖上不就是平平静静的,没有什么事吗?”

水小华在读书时,对老子、庄子哲学很感兴趣,因此,人虽在少壮之期,却带看与世无争的淡薄心胸。

所以,难免不通世务,呆呆的!

在沉思中,水小华突然想起霞云峰顶姬天云代自己出手,与天魔谷主丧门神君章之雨冲突之事。

暗想:人家说与世无争,但竟然给自己惹上了是非。

不由内心大感不安,无限感慨地道:“姬大哥心胸如此清明、豁达,小弟万分钦佩,不想为小弟师徒之事,使大哥与天魔谷结下梁子,踏入江湖上的是非,小弟内心实感万分不安。”

姬天云一听,知道这秉性仁厚的年轻人,把刚才的话想到牛角尖去了,不由哈哈一阵笑,道:“少兄弟,老哥哥不是圣贤,也不想出家当和尚,我过去与人无争,是因为根本没有该争的事,不瞒你说,自遇到小兄弟你之后,我就决定把这几根老骨头送给你了,只要是你小兄弟的事情,叫老哥哥把江湖翻过来,我都愿意干。”

水小华一听这驼背怪人的话,如此情重,不禁突然停住了脚步,楞楞的望着姬天云,满脸惶惑地道:“水小华有什么地方值得姬大哥如此爱戴呢?”

姬天云也止住了脚步,经此一问,半天没有回答上来,最后,才徐徐地道:“爱是没有办法解释的,等你慢慢长大之后,就可以体会出此中道理了,老哥哥活了七十多岁,没有个亲人,孤独寂寞了一辈子,自见到你之后,才觉得充实起来,也许这是缘份,说难听点,也许是我欠你的,才让我活到现在还不死。”

姬天云说到此比,长吁了一声,接着又说道:“不管怎么说吧,老哥哥已经认了,只要你不见外,能领老哥哥这份薄情,把我当作亲人看待,我也不算枉度这一生了。”

说着说着,深陷的眼眶中已注满了泪水。

水小华看着这个驼背的怪老头子,如此激动,内心说不出是一种什么滋味,急忙掏出手巾,走过去轻轻的替姬天云抹掉眼泪。

一边坚决地说道:“姬大哥对小弟爱护深情,令人感激五内,小弟此生,誓愿以子弟之情侍你终生,稍有二义,天诛地灭。”

哇!这誓未免也发得太毒了些。

水小华乃至情至爱之人,这番表明心迹的话,无非是看到姬天云孤独可怜,用来安慰他,使怪老头子心有所依。

姬天云望遮着神态肃然,满脸虔诚的水小华,呐呐地说道:“何必立比重誓,老哥哥相信你就是。”

说着,看看天色,又接道:“天已快晚了,咱们赶路吧!”

二人都念看青衫客焦一闵的病势能早日好转,因此,昼夜不停,一路急赶。

一连赶了五天,二人已进了陕西苍龙山。

此山连绵几百里,奇峰层出,怪石林立。

入山之后,姬天云站在一处空地,对水小华道:“小兄弟,南边那座很远的山峰,就是天魔谷老巢的位置,这一带都是他们的势力范围,如见到人能躲开最好,万一躲不开,也不要道出你的真实姓名。”

说着,望望水小华那种不以为然的神色,又道:“并不是老哥哥怕事,和他们缠上,会耽误咱们的行程。”

水小华点点头。

几天的劳碌,使他感到有点疲劳。原来这些日子,他们一直没有坐下好好的吃过一餐饭,喝过半杯水。

姬天云一看,心中甚感不忍,道:“小兄弟,你坐在这里歇歇,不要动,我到下面看看,弄点水上来,有飞禽走兽之类的,抓个一只半只来,咱们吃饱了,好有精神赶路。”

说罢,正待离去。

突然──

北面啸声连起,响遍山谷。

二人一怔,齐转头望去。

只见山顶上人影幢幢,好像有人在动武。

水小华年轻好奇,没和姬天云商量,只说一声:“姬大哥,咱们过去看看。”

人已跃身而起,向前奔去。

他也挺急性子的!

姬天云本想喝止,既而转念一想,让他有机会见识一下也好,随即纵身跟去。

二人爬过山谷,不久即登上对面山顶,只听拳风呼呼,杀声频起,似乎已打得非常的激烈。

二人又一连几个纵跃,转瞬已到达跟前。

水小华驻足一看,不由一怔,原来交手之人竟是宇宙神丐徐非t对方是身穿黄袍手持铁笛的四龙帮帮主海天神笛余泉波。

另外厮杀的一对,一个是身背一个大酒葫芦的老者,只见他身体摇晃,脚步不稳,像是喝醉了酒一样。

和他交手的人长得非常奇怪,白发蓬松。几乎把整个脸孔都遮了起来,只露出两道绿光闪闪的大眼,身体非常高大,头却特别小,看起来有点怕人。

这两个人,水小华都不认识。

站在一旁观战的钟氏二杰,一看突然来了两个人,急忙纵身挡在前面,水小华正待开口。

突听姬天云哈哈一阵笑,道:“贤昆仲不要紧张,小老儿和我小兄弟是来看热闹的,这种武林高手格斗,出手部是稀世绝学,小老头也特地赶来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正在格斗的人,突听有人说话,立即各自跃退,罢手不战,齐向姬天云和水小华二人望去。

锺氏二杰藉机闪在一边。

水小华正在纳闷之际,突听姬天云在他耳边低声说道:“这位白发蓬松、小脑袋的老头子,叫蛇头叟林昆,是西北道上有名的辣手人物,掌内含有剧毒,中人必死,以后遇上此人,千万不可和他硬打硬拚。”

水小华暗暗点点头,又接着问道:“那个背大酒葫芦的是不是江湖醉客舒亦觉老英雄呢?”

姬天云道:“正是他,此人游戏人间,玩世不恭,和你师父是过命之交,你向前见过他们。”

水小华一看场内之人都已停手,急忙趋前半步,遥对宇宙神丐和江湖醉客深施一礼,朗声说道:“晚辈水小华叩见徐老前辈和舒老前辈。”

徐非一皱眉,对姬天云道:“驼子,你怎么带他跑到这里来了?”

姬天云笑道:“小老儿知道叫化子今天有难,特地来救你的。”

姬天云这句话虽是戏笑之言,但说的确是实情,因为那位相貌奇陋之人,乃是当今武林上有名的难缠人物之一的蛇头叟林昆。

此人练就五毒阴风掌,江湖上很少人敢硬接他一掌,而且此人心狠手辣,和他交手的人,很少能逃出他的毒掌之下。

这次海天神笛余泉波为了去天池讨取万年雪蛹,救治三堂主刁大鹏中的子午断魂芒毒,适逢蛇头叟来看望他的师弟刁大鹏的伤势,这才让他同赴天池,准备对付天池神妪姬翠英,没想半路遇上了宇宙神丐徐非和背看大葫芦的江湖醉客舒亦觉,二人这一对上面,非和他动手不可。

徐非一见到水小华就皱眉头的原因,就是因为知道蛇头叟的厉害,江湖醉客舒亦觉仗着他的醉仙拳虽可游斗一阵,但时间久了,非吃蛇头叟的亏不可。

他正想招呼舒亦觉离去,不想姬天云把水小华带来了,这样一来,要走脱就不容易了,因为,他知道水小华的轻功决逃不出蛇头叟的毒掌之下。

这下子可就麻烦啦!

宇宙神丐徐非一听姬天云仍在打哈哈,不由急道:“老叫化再脓包,还不至于叫人家把人留下,你赶快带他去办正事要紧。”

姬天云也看出当前情势,徐非叫他们快走,然后他好和江湖醉客脱身。

姬天云想不通宇宙神丐和江湖醉客二人和四龙帮结下了什么梁子,本想问个明白,一听叫化子一说,暗想:“何必管这些滥帐,也免得水小华和四龙帮结仇,就此离开也是正好。”

于是,姬天云抱拳对在场之人略施一礼笑道:“既然各位不想让小老儿兄弟俩瞻仰绝学,我们就此告别了。”

说罢,正想招呼水小华赶路。

突听蛇头叟阴森森地道:“既然来了,要走可没那么容易。”

话声刚落,人已飞身挡住二人的去路。

原来蛇头叟有个绝脾气,见了他动手的人,休想平平安安的离开。

姬天云笑道:“怎么?你想打架么?江湖醉客舒大侠在等着你,小老儿不愿和满身毒气的人动手。”

这几句话使在场的人都内心一怔。

暗想:这个驼背老儿是谁?他好像对每个人都很熟悉,但却没有人认识他,即连足迹满江湖的江湖醉客舒亦觉竟然以前也没见过此人。看他口气如此托大,又不像无名之辈。

这可真是怪透了。

此时最恼怒的还是蛇头叟林昆。

他自入江湖以来,还没有听过这等轻视自己的话语,只气得他阴森森地一声怪笑,道:“你既然如此夸口,老夫倒要领教了,阁下叫什么名字?”

姬天云道:“名字吓不倒人,说出来有啥用,要看手底下的货儿才行,再说,小老儿不愿扬名于世,不说也罢。”

蛇头叟一听,那里还忍得住,大喝一声:“好,老夫倒要试试你有多大能耐?”

右掌一翻,猛力推出。

五毒阴风掌乃蛇头叟费了几十年功夫才练成的,掌势劈出,带起一股阴寒之气,直向姬天云、水小华身前袭到。

势如风卷寒霜,冷气逼人。

姬天云忙把水小华推开,自己却身子一转,溜到蛇头叟右侧,一边叫道:“舒大侠快来啊,这是你的主儿,小老儿耍不起。”

姬天云的身法,在场之人,都没有看出有什么奇妙,但竟能轻易躲过蛇头叟的全力一击,大家都不由暗自称奇,看不出他用的是什么身法。

江湖醉客舒亦觉一听人家直呼自己,像是老朋友一样,自己竟认不出对方是谁,随即移步到宇宙神丐徐非身边,低声问道:“老化子,这个驼背老儿是谁?那个小家伙怎么认识我呢?”

宇宙神丐翻动一下白眼,道:“他叫姬天云,我也只见过一次,详细身世,老化子也不知道,那个年轻人是青衫客焦一闵老儿的徒弟,叫水小华。”

江湖醉客一听,不禁“啊!”了一声,神情凝重地说道:“怎么,竟是他?”

说着,对水小华又仔细打量一番,低声赞叹道:“这小子长像不错,就是眉宇间煞气太重,看来我这碗酒又吃不清闲了。”

宇宙神丐和舒亦觉相识以来,从来未听过他用这种语气和认真的神色说话,不由白他一眼,喝道:“你在发什么酒疯。”

江湖醉客反问道:“老化子,你知道那娃娃是谁么?”

宇宙神丐一怔,暗道:这酒鬼当真醉了,嘀咕半天,又问我他是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