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6章

作者:卧龙生

蛇头叟如道这位少年的身法诡异,随展开五毒阴风掌四下追击。水小华也大展四象步法和天呈掌,与蛇头叟游斗在一起。

水小华此时的功力虽不及蛇头叟,但他变化莫测的身法。使对方揣测不透,再加天岂掌的威力非同小可,蛇头叟要想把他击毙掌下,短时间内还真难办到。

站在一旁观战的四龙帮帮主余泉波,在蛇头叟一发动时,本想阻止,一看水小华运用的步法,不禁内心暗惊。

他暗暗付看:这是什么功夫?自己跑了一辈子江湖,竟看不出他的来路,看样子和那个驼背怪人的身法差不多,但他的掌法又像是天罡掌,再仔细一看,又似乎不像。登时把这位成名江湖的四龙帮头子闷在当地。

蛇头叟林昆乃西北道上着名的缘手人物。

近十几年来,很少人能在他手下走过十招以上,此人不但武功已臻化境,且因掌力含有剧毒,即使江湖一流高手,也要对他惧怕三分。

不过,近几年来,他已很少在江湖上走动,静居精研各种毒物。

他这次为了师弟刁大鹏身染了子午断魂芒毒,才下山赴四龙帮总堂诊视,不想研究了大半辈子毒物的蛇头叟,对此毒物也束手无策,因此才陪同余泉波齐赴天池,求取万年雪蛹。

不想出山不久,接连遇高手,江湖醉客舒亦觉乃江湖成名人物,不足为奇,即使名不见经传的驼背怪人,看年龄也是隐居的高人,再说也没有真正对过手,也算不得说是丢脸。

但是,眼前这位少年人,看年龄也不过十五六岁,自己如果连他也打不过,将来宣扬出去自己的老脸向那里挂放。

说来说去全都是为了面子啊!

蛇头叟越想越急,不由歹念顿生,左手掌势一紧,右手抬起,抓了抓蓬乱的白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连向水小华攻出入十九掌。

海天神笛余泉波一看蛇头叟和水小华打了三十多招,未把对方制服,怕蛇头叟老脸挂不住,又看看他已动了真火,充满了杀机,连连施出绝学,怕最后弄得两败俱伤,耽误了自己的大事。

于是位喊道:“林兄,不要伤了他。”

他这一喊,当然是替蛇头叟留了下台的馀地,不想水小华被蛇头叟一阵急攻,激得怒火高涨。心想:我拚看性命危险,非叫你这老怪物如道厉害不可。

心回意转,水小华已存了舍命一拚之念,等到蛇头叟掌势已到,暗运天罡气功护住要害,身子一例,冲□蛇头叟掌势偏风,欺身冒进,右手施出天罡掌中绝学“赤手搏猛龙”,同蛇头叟胸前玄机要穴击去。

蛇头叟运出杀手,就是想迫使对方出手,现在一看,水小华果然中了他的诡计,身下不动,上体一仰,疾收右掌,向水小华掌势拂去。

水小华一看不妙,但冲势已收不住,幸亏他胆识过人,临危不乱,双脚猛点地面斜刺里纵出三匹丈远。

饶是他应变迅速,右掌仍然被蛇头叟搔了一下。

如果蛇头叟此时跟看追击,水小华非伤在他的毒掌之下不可。

但是,蛇头叟站在当地没有动”阴森森地道:“老夫身有急务,没有时间再斗你玩,看在余帮主面上,暂时饶你一命,记住转告那个驼背老兄,八月十五老夫在原地等他。”

水小华一看蛇头叟没有再追击,以为对方有了承让之心,虽然羞愤交加,也只好强忍一腔怒火,道:“届时在下定陪义兄践约,再领教老前辈绝学。”

说罢,一拱手,转身即慾离去。

突听海天神笛余泉波朗声道:“适才林兄乃有意试试小侠绝学,处在并无恶意,望小侠不要见怪,老夫言出必践,就此与小侠告别。”

水小华没说什么,拱了拱手,卸纵身而去。

余泉波等水小华一走,转身对蛇头叟笑道:“林兄今天格外手下留情,未将他击毙,保全小弟的信誓,实在令人感激。”

原来,余泉波深知蛇头叟心毒手辣,做事狠绝,放在他手下的人,从不留活口,这一次看他末乘胜出手追袭,以为他是为了自己的信响和四龙帮声名,才破例未下辣手,因此才说出上面的一段感激之话。

谁知,蛇头叟阴森森的笑了袭击,道:“余帮主不要向我老脸上贴金,那小子已中了我的窒气毒粉,百日之后将血管阻塞,气血不畅,窒息而死。”

余泉波身掌四龙帮,生性憨直,虽然雄心很大,但从无宵小卑鄙行为,现在一听蛇头叟对水小华暗中施了手脚,将来传扬开去,不了解的,一定以为自己是主谋之人,不由急道:“这件事万一被他发觉,岂不……”

蛇头叟道:“余帮主但请放心,在下这样做就是怕损及帮主和贵帮声名,否则,我追上去把他一掌打死不就算了。在下的空气毒粉,乃毒性温和之物,中身之后,受害人绝不会觉察。而且在前一个月,身体也不会有异样,此毒随人体血液循环,逐渐使血管淤塞,即使精通此道之人,也很难察出原因。”

真够阴毒的。

余泉波一听,才略微放下了心,但心里仍有点不自在,本待再说几句抱怨之言,又恐惹恼了蛇头叟,随轻轻叹息一声,偕同诸人赴天池而去。

原来蛇头叟头发里即带有窒气毒粉,可以藉搔头之势,把毒粉藏进指甲之内,刚才他和水小华对过的一次险招中藉一拂之势,指甲轻划了一下水小华的手,把毒粉乘机传入。

水小华当时丝毫没有察觉,待赶了一阵之后,偶然抬起右手一看,手背上有一道很小的血丝,不禁停下脚步,把血迹抹掉,仔细一看并没有伤痕,虽找不出血是从何而来,但由于血迹还没有一只蚊子的血多,因此没有费神去想。

这样一来,可种下了祸根啦!

水小华别想起步往回赶,陡听左边有脚步声,急忙转头望去。

只见一个字黑衣的青年抱看一个缘衣女子,沿□一丈外的山坡向南疾奔,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

水小华忙隐到一棵大树后面,仔细察看,暗忖:那个黑衣青年,不是在霞云□上见过的丧门神君章之而的徒弟崔炎么?他抱的缘衣女子是谁呢?

猛然,一个意念掠过了水小华的脑际。

只见他自言自语地说道:“会不会是绿衣少女公孙婷?”

念起疑生,越想越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水小华见崔炎渐渐在树丛中消失,崔的挺身而出,一面对自己说:“追上去看个明白再说。”

水小华猛提一口真气,纵身向前追去。

自驼背怪人姬天云给他服下武林圣葯金刚丸,又不惜耗费自己买力打通他的任督二脉之后,水小华的武功已精进不少,他这全力一窜,竟跃出了五六丈远,连他自己也都大惑惊异追了约有顿饭工夫,水小华已看不见前面的人影,不由把脚步放慢,暗暗埋怨自己:像这种荒山深野,草木丛生,看不到目标瞎追,不等于大海捞针一样么?再说韩坤一叟公孙业已和自己师徒绝交,即使是绿衣少女公孙婷,而自己也身有急务,也不必找看去管闲事,惹麻烦。

水小华想到此处,猛然停住脚步,不由暗骂自己该死,姬大哥再三惊附我不要乱闯,以免引来天魔谷人的纠缠,耽误了自己天池取葯的行程,想不到自己因一时冲动,忘记他的话,险些又招来麻烦,如果因此而耽误了救治师父的行程,那不是更罪大恶极了么?

水小华自怨自艾了一会,正想赶回原处,突闻下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

他俯身向前走了几步,往下一望,崔炎正由悬崖下面通过,此时由下而上,相距不到两丈,水小华已看得十分清楚,他怀里抱的正是线衣少女公孙婷。

此时,崔炎的步法比较缓慢,只见他一面走看,一面不停的窥看公孙婷的脸显,嘴里还得意洋洋的自语看:“好嫩的脸蛋,待大爷找个僻静的地方,消魂一番。”

水小华一听,气得心肝俱制,把刚才的念头已志得一干二净,一提身子,跃下悬崖,正想出声喝止,竟看不到崔炎的人影。

水小华一怔,暗忖:怪?刚才还在下面,怎么一转眼就不见了?

他抬头四干搜寻,一看下面是水流甚急的滴水,前面是矗立的山壁,无路可通。

他想了半天,地想不出人跑到那里去了。

水小华一面四下端量看,一面抽出背上的青光剑,向前面的一块巨石走去。刚到巨石跟前,已听到后面有轻微的响声。

水小华已猜出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猛喝一声:“大胆贼子,青天白日,竟做伤天害理之事,还不快出来受死。”

话音末落,崔炎已从大石后面闪身而出,满脸慌张之色,及至看清来人是水小华时,这才放下脸色,冷冷地道:“我当是谁,原来是你这小子,撇开伤我师弟的仇不算,就凭你今天撞破大爷的好事,也不能让你活看离开。”

说看,翻腕抽出身上长剑,向水小华逼过来。

水小华厉喝道:“天魔谷在目前江湖上算得上有点名望了,想不到竟教出你这种败类来。”

他的话音末落,崔炎已仗剑扑了土来,长剑剌出,带起一声刺耳尖厉的怪音。

水小华一惊,知道这是天魔剑法的标帜,前些日子险些被天魔二女用这种剑法击败,此时,那里还敢大意。

只见他猛提真气定住心神,两脚一台,用四象连环剑法,闪身欺进崔炎的右侧,右手青光剑横削刺来的长剑,左手福至心处,竟施出天罡掌中绝招“赤手搏龙”,一下子竟扣向崔炎左腕的要穴。

崔炎乃丧门神君章之而的得意高徒,江湖阅历袖丰-,一看水小华手中的长剑,蓝光闪闪,就如是一把宝剑。

再见他不退反进,宝剑迎看自己的天觉剑袭来,心内大惊,急袖回剌出的剑势,突觉左腕像是被扣上一道铁锁,利时疼痛肺俯,力道尽失。

“咋!”

天魔剑被水小华青光剑创为两段,下半截也脱手落地。

水小华一招得手,连自己都觉得有点怪异,不禁怔了一会,才看到崔炎的脸上,已倘下豆大的汗珠,充满了痛苦之色。

于是,他使傲然地道:“像你这种脓包,也敢在外面胡作非为,小爷今天要开杀戒了,免得你再替天魔谷丢人,为害江湖。”

说罢,青光剑直向崔炎胸膛刺去。

崔炎一看,知道挣扎也是没有用的,随把眼睛一阅,低头等死,心里封万分的难过,不禁倘下两行清泪。

你知道他在哭个什么劲?

因为崔炎已尽得丧门神君章之而绝学,而且已缘就七八成火候,在江湖上的后起之秀中已算是佼佼者,不想在一招之下,竟被一个比自己小的少年人制住,心里怎能够不伤心慾绝。

其实,崔炎的功力比此时的水小华并差不了多少,怎么会一出手就被水小华给制住了呢?

一来,崔炎在霞云□顶见过水小华和章之雨打阔时的招数,按功力并不比自己高,因此,一出手就存了轻敌之心。

二来,水小华用的四象连环步,乃武林绝传之学,快速诡异,大大出于崔炎的意外,再加他左手同时用出天罡绝招,攻敌不备,崔炎那里还能躲得过去。

崔炎闭看眼睛等了好半天,仍未觉出剑刺在自己身上,不禁睁眼一看,水小华的宝剑指在他的胸前,人封站看未动。

崔炎此时已无他念,只求速死,见水小华站看不动,不由怒喝道:“你等什么?还不快下手。”

原来水小华在盛怒之下,真想把崔炎一剑劈死,及至剑尖刺到对方胸前时,脑子里突然浮起姬天云对他说过的话,师父因一时误会,杀伤天觉谷门人之事。冉加一出手就把对方擒住,以为对方的功力太差了,一枚同情弱者的潜在意识自心底涌起,因此,他迟迟不肯刺下去。

水小华听了崔炎呼喝之后,正色说道:“按你所为,本来是死有馀辜,在下念上天有好生之德,放你一条生路,只要你以后庸改前非,今天之事,我绝不对第二人说出。”

崔炎冷冷地道:“如果你把我放了,我一定要报今日之辱。”

真是狗咬吕洞实,不识好人心。

水小华爽朗她笑道:“只要你不再做伤天害理的事,其他一切悉听尊便。”

说罢,松掉崔炎的手腕。

崔炎活动一下麻木的手臂,狠狠的瞪了水小华几眼,一句话儿也没有说掉头跃身而去。

水小华望看崔炎的身影消失之后,把青光剑入销,由地上拾起被自己削断的长剑,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