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7章

作者:卧龙生

正当萧紫倩起身要赶路,突见一条白影如闪电似的赶了过来。

她定神一看,来人身穿白袍,手持白骨龙头拐杖,须发雪白,满脸凝重之色丑上》:“我善养吾浩然之气”。“其为气也,至大至刚,以直 ,像是有什么急事似的,直奔而来。

萧紫倩已认出来人是名满江湖的乾坤一叟公孙业,不禁心内大喜,忙迎上去喊道:“老前辈,晚辈萧紫倩拜见。”

说看,盈盈跪拜下去。

来人正是乾坤一叟公孙业,他自发觉爱孙女失□之后,自是心内如焚,一想野丫头一定为了水小华去了天魔谷,因此,不分昼夜急赶而来,正好在此地遇上了萧紫倩。

乾坤一叟和玄空大师交情甚笃,但近几年来彼此很少走动,他只见过萧紫倩一面,那时萧紫倩才十二岁。

因此,他看看前面的紫衣少女想了牛天,才道:“你叫─你是不是玄空老和尚的徒弟呢?”

萧紫倩站了起来,恭敬地道:“晚辈正是。”

公孙业正待关口,突然瞥见草地上一团缘影,急忙一闪身跃了过去,不看犹可,这一看,顿时把这老人疼得心如刀绞,忙俯下身去,显声道:“孩子,你怎么啦?谁把你伤了?”公孙业说看。拉起缘衣少女的玉手,心内一惊,原来公孙婷的手像火石一般烫人!而且柔若如绵。

公孙业老泪纵横地叫道:“孩子,你怎么不说话呀?快告诉爷爷谁把你伤了,爷爷非把他碎尸万段不可。”

萧紫倩一看乾坤一叟悲痛的样子,才想起这个绿衣少女一定就是青衫客说的公孙婷,在一旁忙道:“老前辈,她中了贼人的毒葯,不能说话。”

公孙业好像此时才想到身边的紫衣少女,猛然转脸。厉声道:“是谁把她伤了?”

萧紫情走近两步,道:“是一个年轻人,晚辈没有问他叫什么名字?”

公孙业急问道:“他现在在什么地方?”

萧紫倩道:“被晚辈击落涧中,大概被水淹死了。”

顿了顿,她才把经过述说了一下。

公孙业听了,狠声道:“便宜了这小子,遇是老夫遇到他,足把他碎尸万段,方消心头之恨。”

他发泄完了后,探手人怀,摸出一个红色盒子,拿出一粒红色葯丸,放进缘衣少女的小口里,对萧紫倩道:“你师父的灵芝液专治内伤,乃增肌强血之圣品,要解这些五花八门的毒葯,就比不上老夫的百灵过魂丹了。”

公孙业话别完,突听到有脚步击,忙转头望夫口只儿一个浑身湿渡漓的年轻人由前面横过,竟是青衫客的徒弟水小华。

他正想出声把他喊住,突听紫衣少女萧紫倩叫道:“老刊辈,刚才就是这个坏蛋。”

公孙业一听,怒火高涨,暗想:你这个好小子,看不出你竟是个衣冠禽猷,你对老夫不满,竟拿我孙女出气。

公孙业越想越气,对芦紫倩吩咐道:“你在这里看看婷儿,我去把那个小子宰了。”

说罢,龙头拐杖一点地,大喝一声:“站住,你还走得了么?”

人已凌空飞扑过去。

。原来本小华自幼住在叶归谷,经常在前面的涧水中洗澡,水性极好,他被萧紫倩逼落水中之后,立即闭住呼吸,随急流漂下,漂了一会,觉得水势缓了下来,才击住一块大石,停住身子,游到岸上。

他上岸之后,思索一阵,自言自语道:“我虽受了一次惊险,但公孙姑娘已有适当的人照顾,自己不用再实心了,急赶回去找姬大哥去天池取葯要紧。”

接看又暗叹一击,暗道:可惜没有向都紫衣少女间明白师父的情形。

水小华叹息一会,即动身想回去找姬天云,但由于被水冲了一阵,已迷失了方向,走了很久,仍看不准姬天云在等他的方位。

他正去看,一抬头看见前面一座高耸的山掌,心想:我爬上去,观察一下四周的山笛情势,也许能认出原来的地方。

不想,他爬上山顶,正走之间,突听有人说话,转头一看,正是紫衣少女,旁边又多出了乾坤一叟公孙业。

他本想过去向他们解说几句,又一想,绿衣少女醒来时,一定会把事情说明白的,自己何必再多此一击,还是办自己的事要紧,因此掉头而去。

这一来,不就等于火上加油了,更便公孙业疑心大增,以为水小华做了里事不敢儿他,这才大喝一声,直扑过去。

水小华刚转过头来,公孙业已近身边,人未落,已凌空抢起拐杖,猛劈而下。

公孙业乃目前江湖上绝顶高手,武功已达忙火纯青之境,这次又是怒火攻心发招,威力更是强大,只听杖风如怒浪涌沟,一片杖影笼罩四周。

水小华一看,对方杖势如此凶猛,急忙跃过丈馀,大声喊道:“老前辈不要误会,晚辈有话要说。”

公孙业刚才听了萧紫情之言,叉儿水小华见他时那种仓忙紧张的样子,以为他一定做了坏事心虚,再想到崂山顶舍弃他们师徒,这小子一定记取前恨才会如此。由于没有看出这小子的本来面目,才中了他的邪道,这件事要传扬江湖,我还如何在江湖里闯,婷儿也将抱恨终生。

公孙业越想越觉得水小华是有意抓破他的老脸,此时已是怒火攻心丁一心想劈死他,那里遗容水小华多说,人又随棍而上,龙头拐连绵出手,非肥水小华致于死地不可。

水小华一看公孙业的杖势凌厉无匹,快速绝伦,自己虽有四象连环步,竟被呼呼的杖风扫的施展不开,再加他是赤手空拳,如何能和乾坤一叟对抗。

四、五招之后,水小华已有点手忙脚乱,暗想:这样下去,自己非伤在他的杖下不可,既然他不给我时间让我解释,还是早点脱身为妙,师父的大事未办,犯不看和他拚命呀上水小华心念既定,猛提丹田一口真气,右臂一圈,全力推出一掌。

他此时的功力已不下于江湖一二流高手,这一掌之势,当然非同小可,但公孙业对他已恨之入骨,那肯闪护,杖击之势未停,左手也推出一掌,迎击水小华劈来的掌势。

水小华本想政出一掌,稍挡对方锐利的攻势,好乘机脱身,不想经验老练的乾坤一叟已看出他的心意,杖势未收,左手跟苍又劈出一掌。

水小华听颖过人,机智绝伦,一看退既不成,为了自保,只有冒险挺进。

就见他身子一例,避过公孙业左掌击来的正锋,闪身欺进两步,同时左手施出一招“仙人指路”,急点公孙业特杖的右腕要穴。

公孙业没有想到这位年轻人应袭如此快速,若不收杖,韧使能击中对方自己也必受重伤。二者一横贵,公孙业猛将右腕一沉,白骨龙头杖直击地面,情势都增加了左掌的势道。

水小华的右掌一和公孙业的左掌接触,即知不妙,忙提一口气护佐心胸,只听“蓬”一声,水小华的身子被震得退了七八步远才拿情站住,要不是他早有预防,这一下非倒在地上不可。

武功已让化境的公孙业,虽只被水小华掌势实得两肩幌动,脚步移动寸许,但即使是这样已使公孙业大感惊讶。

要知公孙业左掌之势最后已加到八十九成功力,甫说年轻轻的水小华,。即便是当今武林高手,能够接这一掌的人为铁也不多。

而水小华虽然被处出亡、八步远,但人都末倒下去,而且他竟破水小华的掌势震得身体移动,更是大出他的意料之外。

公孙业不由心想:难道是老夫老了么?

因为他知道水小华由于左手克敌,右掌之势自难用全力,公孙业不禁又暗忖:焦一闵这个老头子隐居了十几年,果然苦研田一点门道,由这个年轻的娃娃看来,焦老头子的武功可能不在自己之下。

公孙业想到这里,心念一动,暗忖道:“怪不得婷儿会看了这小子的坏道,他的武功比婷儿强多了。”

想到婷儿的伤势,乾坤一叟不由一阵心疼,怒火顿时又燃烧起来,望了呆立的水小华一眼,陡然大喝一声,又跃身向前扑去。

这一扑之势,可贵不得了啊!

水小华被处退之后,雄未倒下去,但气血翻动,浮血几次涌上喉头,都被他硬压下去。

此时,他正在运气调息,突听一击大喊,抬头一看,公孙业叉二次攻到。

水小华此时已被公孙业逼得怒火高涨,早把生死置之度外,奋起馀勇,双掌平击,全力向公孙业扑来之势过去。

只听“蓬”一声,两股强大的掌力,激起一团劲风。

公孙业被良落当地,而别受过重创的水小华,那里还经得起乾坤一叟的全力一击,k见他的身体一下子被凌空抛起,翻滚苍向两丈以外的地方落去。

就在水小华被农飞空中之际,突听紫衣少女芦紫倩大击戒道:“老前辈,不要打死他,婷妹还没有醒转。”

公孙业听了,心中一处,再看空中的一团影子已急向山下落去。

公孙业连忙跟了过去,向下一望,不由内心大骇。

原来这边的山壁如刀削一般,山谷下面深不见底,被浓雾弥漫看,看不清下面是什么样子,只见一围影已坠入雾气之中。

啊:水小华掉下去,一定死走了……

公孙业正在向下面呆圣时,只听萧紫倩在身边说道:“他这回活不成了,可惜没有间明白,他给婷妹吃了什么毒葯。”

公孙业猛然惊醒过来,转头对萧紫倩道:“怎么,婷儿服了我的百妓还魂丹还没有好么o。”

萧紫倩摇头道:“没有。”

公孙业一听,直吓得目瞪口呆。

要知百盏还魂丹乃武林尽如帅解毒圣册,胭用一粒百毒皆除,现在,突然在爱孙女身上失故口怎不便他失魂落魄。

原来帮紫倩替公孙婷肝下百处过魂丹之后,停了一会,仍不见人醒转过来n启开它的口一看,葯丸溶住口中没有下去,她便俯身用一口真气帮她把葯送下,又停了一会,还是不儿人醒过来,不由苍了慌,这才赶忙追了过来喊公孙业,想叫他把那年轻人活捉,好盘问公孙婷的伤势。

不想,都晚了一步,水小华已坠入了深谷。

萧紫倩一看公孙业呆立一旁,双目圆睁,如中了觉一般,神态看实怕人,不禁急急地道:“老前辈,你怎么啦?”

公孙业破萧紫倩这么一喊。突然惊醒过来,也没有理会它的问话,便跃身而起,同缘衣少女躺的地方赶去。

公孙业落地之后,把龙头杖朝地下一顿,急忙情下身子,双手在公孙婷身上各处要穴推拿一遍,发现并没有一处被制的现象。

此时,绿衣少女周身边人,皮肤红肿,像一团棉花似的听痪在地上,公孙业目睹爱孙女陷此绝境,真是心疼如绞,老泪流了下来。

萧紫倩看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如此哀痛,也不禁秀自含泪,低声地道:“老前辈,不要过份伤心,想想看,是否还有其他的办法可以施救?”

公孙业双目凝视看躺在地下的缘衣少女,茫然道:“老夫活了这一大把年纪,竟看不出她受的是什么伤,纵然找到人查出它的伤势,看样子也来不及了。”

说到这儿,略顿了一顿,又以伤感的语气,抚摸公孙婷的脸,道:“孩子,你总是不听爷爷的话,现在你落到如此地步,叫爷爷我怎么再活下去,你先去吧,孩子,等你咽气之后,爷爷再去找焦一闵老儿算帐,替你报仇。”

芦紫倩听到最后不由呆了呆。暗忖:这个老人真怪,怎么又要找焦老前辈干什么?

于是,急急的道:“婷妹的伤势与焦老前辈又有什么关系?”

公孙业回头望了她一眼,冷冷地道:“他教出这种仔徒弟,不应该负责任么?”

肤紫倩一听,心头一处,忙道:“怎么,那年轻人就是焦老前辈的徒弟水小华么?”

公孙业点点头,气愤地道:“我在螃山石洞里一看到这小子,还以为他很有出息呢!想不到这小子心胸如此狭窄,竟对婷儿用此卑鄙的手段。”

萧紫倩一听那年轻人就是自己奉师令寻找的水小华,内心顿时疑云层层,暗忖:听焦老前辈之言,他的徒弟生性纯享,即凭舍弃武林秘岌,金瓜拱手护人,而保全师父性命一节,该不会做出这种下流之事。

隐而又一想,这是自己亲眼所见白又怎能不相信,芦紫倩想到这儿,突然处机一动,忙道:“老前辈,那年轻人既是焦老前辈的徒弟,想他定有解救之法,他现在在晚辈师父那里疗伤,我们赶回去找他。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