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8章

作者:卧龙生

紫衣少女萧紫倩正低看头猛赶看路。突然,听到前面响起一阵啸声。

她抬头一看,只见前面十几丈远的地方,有两个人正激烈的在打斗。

萧紫倩驻足细看,一个是身揹大酒葫芦的老者,一个是身穿青衫的人,另有一人站在一旁观战。

萧紫倩回头对公孙业道:“老前辈,那个揹大酒葫芦的,不是江湖醉客舒老前辈么?另外那两个人是谁?”

公孙业点点头道:“那两个是天魔谷的大魔和二魔,醉鬼怎么会和他俩个碰上了?”

说罢,望望凄中的绿衣少女,面现犹豫之色,不知是否该过去插手。

萧紫倩目光注视看打斗。的地方。

只见江湖醉客被对方掌势逼得左闪右实,节节后退,看样子似乎不敢硬接对方的掌势,不过,他嘴里仍打看哈哈,道:“章老大,你这是练的什么魔掌?是不是有剧毒?我醉鬼以。前好似没见过。”

穿青衫的老人也喊道:“让你这个醉鬼多活了十几年,多糟蹋了不少的酒,今天你别想再逃出老夫手中。”

听他说话时的声音,不带一点严厉,竟像两个人在开玩笑。

又听舒亦觉叫道:“你别吹牛,章老大,等会你把我逼急了,自有人来保我醉鬼的□,那那时候就要你好看,我劝你还是赶快走吧,免得等会儿丢人现眼。”

站在一旁的丧门神君章之而一听,不由自主的向四周探望,正好看到紫衣少女和公孙业二人,不由心头一震。

再仔细一看,公孙业怀里还抱看一个线衣少女,更是大惊失色,暗忖:绿衣少女既被公孙业夺了回去,老头子乃十分护短的人,那徒儿崔炎的性命一定难保了。

章之而想到这里,不由急叫道:“大哥,暂请住手,公孙业和那个紫衣少女来了。”

笑面无常章之霄闻声跃退丈许,站住脚向右边望夫,等他看清来人之后,朝公孙业一拱手道:“原来是公孙大侠驾到,怪不得醉鬼有恃无恐,愚兄弟今天能会儿高人,真是幸甚啊:“公孙业自绿衣少女重伤之后,已心灰意冷,本不愿多管闲事,但萧紫倩站住不走,再看江湖醉客已落下风,也不由站住犹豫起来。

现在听章之霄一叫,只好苦笑道:“贤昆伸名满江湖,我老头子那里能算得上是高人,只不过多痴长几岁罢了。”

说看人巳走近过来,萧紫倩紧跟在他后面。

舒亦觉见章之而一实,也住手往外望夫,儿公孙业站在十丈关外的地方,凄里过抱看一个绿衣女子,不由暗吃一惊,暗忖:他怎么突然来到这里?他抱的女子是不是缘衣少女公孙婷呢?

等公孙葯走过来之后,舒亦觉上前过了几步,深施一礼,道:“老爷子,您抱的是婷丫头么?她怎么了?”

公孙业望了章氏兄弟一眼,冷冷地说道:“她被人打伤了。”

此时,萧紫情定过来拜见江湖醉客。

舒亦觉正想问,是谁把她打伤的,章之而都因心念爱徒崔炎安危,再见公孙业面色凝重,以为徒儿一定伤在他手里,急忙厉声道:“公孙大侠周不看再做作,反正今天的事善罢不了,你把我徒弟崔炎如何处贵了?”

公孙业一听,直似丈二金别,摸不情他的话是由何而发,怔了半天,正想闹一问。

突然,听章之客道:“公孙大侠用不看隐瞒。如果你不说明崔炎的下落,你抱的那个女孩也活不过今天。”

帮紫倩呆站在一旁,一直打量看对面约两个人,只见一个长看大马脸,表情如丧考毗,眼中暴射出商道缘光,看起来有点怕人。

另外一个正好相反,满面老是挂看笑容,说话时的声音也很温和,猜测不出他内心是一种什么感觉。

这两兄弟实在是妙透了。

她乃聪慧悟性极高之人,一听对方的话音,已猜出是怎么一回事,不由急急说道:“怎么,婷妹是你打伤的?”

章之霄仍满面笑容地道:“地无缘无故来天魔合搅闹,杀伤了我的门人,若不给她一点教训,天魔各的威名何在?我问你,你是不是也伤了我约两个门人?”

萧紫倩楞在当地,根本没听情他最后说的是什么。

原来,章之霄的话证实了她内心的怀疑,知道水小华是无辜的,只因内心一时气愤,未能详察,致使水小华被公孙业掌劈万丈悬崖之下,想到这里,信不便她悔恨交加,难过万分此时,她猛听公孙业一声暴喝,人已飘身到章之霄跟前,厉声说道:“老夫与你们天魔谷素无怨嫌,为什么对我孙女下此毒手于”章之霄早对公孙业下了戒心,一看他表情激动的把线衣少女放在地下,从紫衣少女手中拿过拐杖,就知他要出手了。

因此,当公孙业朝他冲过来时,他已跃过一旁,笑容满面地道:“公孙大侠先别慌出手,江湖规矩是杀人偿命,她杀伤了我两个门人,难道我就伤不得一个丫头么?”

公孙业气咻咻地道:“她乃是一个无知的孩子,你们为什么不先找我老头子理论呢?”

童之霄突然发出一阵狂笑,脸上笑纹纵横,活像一个胡桃核,笑声就如被狗赶的鸭子般,呱呱之声充满山谷回声四起。

公孙业一看他狂笑不止,怪声慑人心神,知道这魔头是用觉音在示威,忙提丹田一口真气,大吼一声,直似如雷贯耳,石破天惊,把章之霄发出的怪音震散淹没。

章之霄一看自己的魔音心法。被对方的狮子吼神功震破,冷哼一击道:“公孙大侠刚才的话,不嫌有点强词夺理么2既知她年小无知,就不该护地出来随意伤人,难道仅拿公孙大侠的招牌,在外面肆无忌惮,就没有人敢惹她么?这未免太看不起江湖人了。”

公孙业乃生性刚直之人,从来认理不认人,章之霄的这番话,只说的他哑口无言,但为了自己疼爱的孙女,命在垂危,又不能就此罢休,不由乾咳了几击,道:“章太谷主替老夫教训孙女,自无不可,但为什么遽下毒手,把她置于死地呢?”

童之霄道:“在下担保她在六个时辰内,绝无危险。”

公孙葯急道:“六个时辰之后呢?”

章之霄道:“如没有在下的解葯,人即化为血水,纵有仙丹,也无济于事了。”

公孙业一听婷儿的伤势有了解葯,内心如释重负,长呼一声,道:“算了,你伤我孙女之事,老夫不冉计较,你把解葯交给我吧“”章之而在一旁冷冷她笑道:“那有这样容易,我徒弟的下落还没有弄明白呢?”

公孙业望了望二谷主那张哭丧的马脸,莫名其妙地道:“你徒弟的下落,老夫怎么会知道。”

章之而冷声道:“公孙大侠素来不打诳语,心直口快,怎么现在也装糊涂了,在下倒要请问一声,阁下是由谁手里把那女孩抢下来的,那个人现在何处?”

乾坤一叟一听,心头大震,暗忖:糟了,敢情是章之而的徒弟带看婷儿,被水小华救了下来,而自己听信倩丫头之言,把他错怪了不成?果真如此,叫我对焦一闵老儿如何交待呢?

公孙业越想越是急,登时呆立当地,黄豆般大的汗珠。自额角滚滚而下。

章之而看了他的表情,以为公孙业不善于谎言,但为了孙女的伤势,又不能直说杀伤自己徒弟之事,因此才急的他不知如何是好,呆立看说不出话来。

随即又冷笑数声,愤愤地说道:“杀人偿命,有什么好为难的,要想编造谎话,岂不是辱阁下清誉么?”

公孙业在焦急如焚的心情中,被章之而一叫,才慢慢恢复过来,正想回答对方之言,陡听江湖醉客大叫一声,道:“你怎么啦,倩丫头?”

众人不由齐转头望夫,只见紫衣少女已晕倒在地上,舒亦觉忙□步向前替她推拿周身穴道。

公孙业怕天魔谷的章氏兄弟,乘机出手,没有赶过去,站在当地监视。

原来萧紫倩听到公孙婷确是被天魔谷的人所伤。再把前后情形一想,明白水小华是正在替公孙婷喂葯时被自己撞见,误以为他在做坏事,即含愤出手。虽然水小华最后是被公孙业劈落深谷,但造成这种不幸的结果。都由于自己一开始的冒失所造成的。

小女娃心眼窄,越想越想不开,再想到焦一闵对爱徒关心之切,希望之殷,重于他自己的生命,将来见到人家用何言答对。

这下子,可真的完了。

女人的心本来就小,一想到一个身系重任的年轻生命,被自己活活的冤枉死,萧紫倩顿觉急疼攻心,气血上街脑际,眼前一黑,晕倒在地上。

经过舒亦觉一阵推拿,荒紫倩才悠悠醒来,眼睛睁开一看,舒亦觉正蹲在身边,万分焦急的瞪看她,不禁狂乱叫道:“叫我怎么办?怎么办啊?”

说罢,泪如泉涌,泣不成击。

舒亦觉儿她好好的突然辈倒,醒来又像看了魔似的乱叫,想不通是怎么一回事,急喝道:“你是怎么啦,丫头?什么事把你念成这个样子臼”萧紫倩便咽看道:“他……他死了。”

舒亦觉听她这么没头没脑约又来了这么一句,更弄不清楚是怎里一回事,猛然站起来,叱斥道:“谁死了,使你这么伤心,你赶快说明白,再这样没头没脑的乱叫,醉伯伯也要被你闷死了。”

萧紫倩泪流满面,道,“焦老前辈的往弟水小华死了,是我……我……”

舒亦觉心头一处,顿时如雷击顶,击色俱厉问道:“是谁害他的?快说!”

说看,一探手,把惊紫情从地上猛然拉起。

他在大鱼之际,出手忘记轻重,惊紫倩只觉得像有一道铁轧“突然扣在右臂上,疼得她冷汗直流,不禁叫出声来。公孙业猛然喝道:“酒鬼,快把她放开,你想把她捏死啊!是我把他打死的。”

舒亦觉一听,如坠雾中,他一边慢慢松掉萧紫倩的手臂,一边暗忖:这个老头子和焦一闵虽无深交,但也没有不共戴天之仇,为什么把他徒弟杀死?

乾坤一叟公孙业望看站立在当地的江湖醉客一眼,转脸对章氏兄弟说道:“你们二位应该明白了吧?老夫是由水小华那里把我孙女抢过来的,根本没见过你们的门下,老夫如果早知道是你们天魔谷伤了我孙女,也不至于冒失出手,你们这时还不快把解葯交出来。”

章氏兄弟听出事情的原委,知道崔炎没有遇到公孙业,但章之而仍狐疑不定,以他在螃山顶所儿的情形。那年轻人水小华要从自己徒弟手中抢走那绿衣少女似乎不大可能。

此时,章之霄笑笑地道:“阁下要讨解葯不难,不过,在下还有一个条件。”

公孙业广喝道:“你们欺人太甚了,把老夫逼急了,就只好硬讨了。”

章之霄哈哈一笑,道:“阁下不必大言吓人,在下既敢把人伤了,当然就不会怕事,不过,我们彼此无甚仇恨,犯不看真的翻脸,只要阁下答应不过间那个酒鬼和紫衣少女的事,在下立即把解葯奉上。”

公孙业闻言,暗忖:如果自己答应,醉鬼和倩丫头决不是两个觉头的敬手,再说水小华屈死在自己手下,虽系误会,但将来儿了焦一闵也不好交待,不如此时出手,如能两。个魔头除去,既可得到解葯,又可以补救一点自己冒失之过。

公孙业心既定,随敞声一阵哈哈大笑,他此时心乱如麻,愤恨交加,笑声一出如龙吟虎哺,晴天雷滚,整个山谷,似乎部在撼动。

章之霄一听对力的笑声,功力如此深厚,也不由暗吃一惊,知道今天已无法善,随暗运功力蓄势以待。

公孙业笑毕,喝道:“你出此难题分明是不愿把解葯交出,老夫只好硬讨了。说罢,一捻手中拐杖,拦腰向章之霄攻去。公孙业知道对方是武林高手,因此一出手部加足功力,拐杖一出,如狂风卷浪冰山崩倒。章之霄一看拐杖来势凶猛,那敢硬接,纵身跃起两丈来高,藉势右腕抽出背上长剑,左手同时拍出一掌。公孙业儿对方藉拍剧之际,仍不忘攻敌,猛收回落空的拐势,左手也不客气的拍出一掌。看来二人出手轻逸,如无事人一般,但等两股掌力一接,骤然激起了一阵巨响。“蓬!”一声。

只见章之霄凌空的身势,被击退丈馀,落在当地。

乾坤一叟公孙业也度看眉头,暗忖:他练的是什么掌法?掌势如春风拂柳,柔和异常,潜力封如此之大,要不是自己功力深厚,非被他的掌力沾身不可。

公孙业出手一招,已试出对方怀有诡异绝学,立即戒心大增,白骨龙头拐杖一学,又一一次扑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