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瓜传奇》

第09章

作者:卧龙生

姬天云沿看绝壁,一边大步去看一边观察前面的形势,等江湖醉客舒亦觉追上时,他似乎毫未察觉。

由此可知他伤心的程度了。

江湖醉客看他面色凝重,知道这位怪人内心极为沉痛,也不忍打扰他,默默的跟看他向前走去。

二人走了差不多一顿饭工夫,绝壁蔓延之势已开始成弧形向左面伸展,但仍不见深谷的出口。

姬天云突然停住脚步,眼望看对面,道:“酒鬼,你看对面的山势和这边似乎完全一样,好像两个大铁环钳接在一起,匝住这神秘的死谷,你足迹满江湖,有没有听说过这是什么地方?”

江湖醉客也停住了脚步,遥向对面观察一会,摇摇头道:“此处距天觉谷不远,一般江湖人物都很少从这一带出没,我和天觉谷有点过节,十几年没有来过这里了,以前也没听人说起过此地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姬天云道:“如果下面是一潭水,小兄弟还有一线活命希望,否则……”

江湖醉客急急接道:“那么我们赶快找到入口看看。”

说罢,即抢先向前驰去。

但由于顶杂木丛生,行走困难,二人虽有一身轻功,竟丝毫施展不开。

二人在山林中摸索了一昼夜,才觉得山势向外疾转,找到空旷处一看,只见已来到两山接连处。

但山壁仍然陡峭,无法下去。

二人只好沿看山势走去,此地好像是天然的险地,出的尽头也没有下降之势。

二人又走了几个时辰,才觉得山势渐渐下降,地形已较为平坦,随施展开轻巧,向下面驰去。

不久到达谷口,底下干燥异常,没有山水流入死谷的迹象。

姬天云望望两边耸立的山壁,说道:“这道狭谷可能就是通往里面的要道,我们顺看谷底向里走吧!”

说罢,率先而行。

走了约有一盏茶的工夫。

突然,看到前面的一块巨石上刻看两行大字:“地狱谷口,游人止步。”

二人看了,不由一怔,见字迹上长满了青苔,笔划□还异常清晰,好像是近十年来所立之物。

姬天云稍一犹豫,又当先踏步向前走去。

走了约有十文之遥,又看到前面大石上刻有字迹。

二人走近一看,上面劾有三个大字:“断臂石”。

左面还有两行小字,劾的是:“如再敢冒进,先自断右臂。”

哈哈真是吓人啊!

姬天云和江湖醉客舒亦兄都是人走江湖的人,看了之后,也不禁心头泛起了一阵的寒意。

姬天云自言自语地道:“看样子,里面隐居看一位生性孤癖的江湖异人,这道狭谷,一定有很多埋伏。”

江湖醉客解下葫芦,喝了几日,突然豪气大发,长笑几声,道:“就是刀山油锅,咱们也得进去看看。”

说罢,正想迈步过石,突被姬天云一把拉住。

江湖醉客回头望望他,不解地道:“怎么,驼子,你不想去了?”

姬天云也突然发出一阵狂笑,如怒虎愤吼,响声震天。

笑罢,他说道:“你看我驼子是怕事的人么?别说是地狱山谷,就是真正地狱,我驼子也不放在心上。”

江湖醉客仍然不解地问:“那你拉住我做什么?”

姬天霎正色道:“那里面的情况不明,我们不能两个人都进去,你在外面等看,我先进去试试。”

江湖醉客急道:“那么你在外面等看,我进去试试,还不是一样。”

姬天霎突然面现凄容,以沉重的语气,道:“这不是争强的时候,我如果死在地狱谷里,万事皆了,否则,你想想看,我会和公孙业干休?这样一来,岂不要惹出更大风波了这话倒是蛮有道理的。

江湖醉客还是有点迟疑,道:“你断定进谷之后,非死不成,那又何必进去等死呢?

姬天云道:“纵然不死,定有一番险门,我想找到水兄弟的尸骨,把他带出来,埋在一处风景优美的地力,我将伴看他的孤坟,度过馀年,不再找任何人的麻烦。”

江湖醉客舒亦觉见姬天云说话的神色,十分坚定,知道他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但就此放弃己见,又免于心不甘,正想再争辩下去。

突听姬天云又凄然地说道:“我让你留在外边,彋别有用意。”

说看,探手人便,摸出一个黄色小包裹,继绥地道:“如果十天之后,仍不见我出来,定是死于地狱谷中,请你速往东海,将此物秘密的交给青衫客焦大侠,此物关系重大,千万不可遗失。”

江湖醉客接过黄色小包裹,觉得并不十分沉重,猜不出里面包的是什么东西,见姬天云表情严肃,言词慎重,知道里面之物,定大有来历。

于是,小心的揣入怀中,然后说道:“你既然如此说,我也只好留在外边等你了,万一你老驼子命丧地狱谷,我酒鬼非联络江湖侠士,把这个鬼地方翻过来不可。”

姬天云琪了一怔,内心似乎万分的感动,苦笑一声,道:“就凭你酒鬼这几句话,姬天云也不算枉度一生,时间不多,我得进谷了。”

说罢,朝江湖醉客深施一礼,转身迈过“断臂石”,同里走去。

谷底怪石林立,崎岖难行,此时姬天云巳摆脱一切顾忌,施展开上乘轻功,如飞燕似的,凌空急进。

姬天云,一边急进,一边手持碧绿烟袋,暗自戒备,心想:我倒要看看,你用什么办法,能逼看我断去右臂。

姬天云轻功盖世,刹那间,司奔进数里之遥,仍不见有任何的动静,不由暗暗怀疑,难道那右上刻的字,是有人恶作剧不成?

谁有那么闲呀!

正在他怀疑之际,猛听一个冷冷的声音,自遥远传来,道:“过石不断臂,死亡在眼前。”

姬天云停住了脚步,仔细的听了听,猜不出声音发自何处,再抬头向前面一看,不由大吃一惊。

原来前面,已没有出路,万丈绝壁迎面矗立,姬天云急忙趋前一看,绝壁上列看斗大的三个字地狱门。

三个大字的下面,有一道圆形石门,姬天云探头向里一望,只见里面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到。

姬天云向两边打量,都是耸立的绝壁,无路可通,看样子非进地狱门不可。

姬天霎皴□眉思索了好半天,暗忖:如果暗道里面藏有埋伏,自己的武功再好,也恐防备不及,该如何准备呢?

此时有个冷冷的声音,又自远处瓢来,道,“面临地狱之门,踌躇不前,莫非胆怯可惜,后悔已迟,慾退无路了。”

姬天云回头一望,内心更是人骇,不知何时,来路芭被一道几十丈高的铁闸给挡住了真玄!

其实驼背怪人姬天云进谷之初,即把生死置之度外,此时,惊魂甫定,突然仰脸一阵狂笑。

笑声一落,姬天云暗运功力,用传音入密法,朗声道:“小老儿冒闯禁地,就没有打算活看回去,不过,小老儿此来,实乃身有急事,不得不打扰阁下清居之地。”

那个冷冷的声音接道:“地狱谷从来不与江湖人物交往,你分明是仗恃自己武功高强,故意来探听地狱谷的秘密。”

接看,传来了几声的冷笑,又续说道:“不管你来意为何,进了地狱门,就休想活看出去,如你知难而退,老身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你自行挖去双目,割掉舌头,老身会把你送出谷去。”

姬天霎乃生性极傲之人,一听对方用心如此狠毒,随把想说明来意之念打消,堷忖:我倒要试试地狱谷有些什么厉害。

此时,姬天云已听出对力的声音由上面传下,似乎并不太远,但封看不到人影,知道自己入谷的行动,早被对方洞悉。

又听对方自称是老身,故知对方是个老太婆,自己在脑子里转了老半天,始终想不起江湖上有这么一个武功高强的女人。

姬天云一仰脸,道.。“小老儿还不是那种没出息的人,你有什么机关陷阱,赶快布好,小老儿要进地狱了。”

说罢,也没再等对方回答,即闪身跃进石门。

姬天霎一进暗道,即觉阴风飒飒,寒气逼人,虽早已运集功力护住身体,也不由打了个寒噤,忙由皮里内,摸出一颗卵形的夜明珠,照耀看向前走去。

越向里走,寒气越深。

姬天霎步步为营,走了约有一盏热茶工夫,除了冷气刺骨,使人感到难耐之外,并没遇到阻拦。

姬天霎边走边想:以自己功力,普通寒暑绝不会有任何感觉,怎么这黑洞里的寒气,竟使自己产生忍受不住的感觉,莫非寒气中有什么毒物不成。

那可就不好啦?

姬天云想到这里,忙停住脚步,运行一下气血,只觉百穴畅通,并无异样。

这……还挺奇怪的。

他又孥步向前走去,觅得暗道突然开始转折,再一看两旁,并无其他通路,只好顺看向前走。

暗道的转弯越来越多,寒气也越来越强烈。

奇怪的是,暗道地下石板上竟有渗出的水渍,没有结冰,而且在黑暗中闪闪发光,益发頵得寒氦耀目。

姬天霎俯身用手掬了一些地下的水,觅得水中有粉状物,他仔细的看去,那些细小的砂粒都闪动看奇异的微光。

这是什么东西呢?

他想了好久,想不出那是什么东西,不过,他知道这些东西,一定是用来增加寒气用的。

驼背怪人姬天云又转了好半天,突然,发觉前面有了岔道,这一来,可使他没有了主意。

他端详了半天,还是拿不定该走那条路才好。

最后,他想出了一个办法,用碧绿烟袋敌下一块石壁,放在没有走的条路上,心想:如果这条路不对,再回来走那一条。

驼背怪人姬天云在暗道里转了几个别之后,突然发觉不妙,再想回头,巳认不出来时的路径。

原来暗道中,生出很多叉路,每一条路,走不了几步,就有个九十度的转弯。

姬天云在里面巧来转去,已分不出是向前走,还是向后退。

姬天云顿时呆立当地,心头大急,不用说是进谷,即使想:回去,也认不出路径来退了。

他此时身陷绝地,急怒交加,暗忖:与其站在这里等死,不如乱撞一阵,说不定碰巧了还有出去的希望呢。

姬天云心意一决,随即手持夜明珠,在石道中乱穿起来。

石道狭窄,仅可容身,在每一转弯处,他都仔细端详一番,每处都是一样,并无任何特殊标记。

乱砖了好半天,突然发觉前面有一具尸体,姬天云走近一看,死者身穿长袍,身体肥胖。

姬天云怔了怔,暗忖:此人不是终南商隐陈文才?他怎么会被困死在这个地方呢?

这可是怎么一回事啊?

他俯下身去,搬动一下尸体,由于石道温度太底,尸体冻得僵硬如右。

姬天云在他身上搜查了一遍,除了一些江湖应用之物,此外并没有什么贵重的东西,想不到这位名满江湖的老人,竟落了个如此凄凉的下场。

姬天云见他右手紧握,好像里面捎看什么东西似的,暗想:什么宝贝东西,他临死还舍不得呢?

姬天云把他的手指扳开,一看他手掌是一块手帕,他拿起一瞧,上面竟然泊看一幅圚。

姬天云把圚形仔细的看了一遍,不由内心大喜。

原来那手帕上的图形,竟然是石道秘圚,姬天云忖道:有了这张图形,那就不席愁走不出去了。

但,继而一想,心里忽然又凉了半截。

终南商隐的机智绝伦,狡猾异常,他既有固在手,怎么还被困死在这里面呢~莫非占-四张图是假的不成?

姬天云犹豫良久,最后决定:不管是真是假,待我试试再说,也许他聪明一世,糊涂一时,想不出图形中的窍门。

驼背怪人姬天云不再犹豫,随即按图上的指示:三步左转,五步右舀,七步不进,慢慢的向前走去。

走了不知有多少时候,姬天云芭觅寒气渐渐内浸,自己的功力有点抵御不住,按固上所不,早该走出去了。

不想走了半天,又回到终南商隐陈文才死的地方。

驼背怪人姬天云心知绝望了,不由万念俱灰,颓然坐在石道内,突然,一阵阵的寒气冷彻肺腑。

原来他在心灰意冷之际,把防身的功力一下子散掉了,因此寒气乘虚而入。

姬天云一篇,人又清醒过来,猛提一口真气抵住寒气,一边忖道:就是死,也要到筋疲力尽的时候,否则,不等于自杀么臼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金瓜传奇》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