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3回 三更恶战

作者:卧龙生

天色入夜,小文、小雅也都换上了劲装,各藏一把短刀,也替程小蝶取得了一套夜行衣服。连吴先生也换了一件黑色的长衫。

风火轮俞勉记得最清楚的,就是和小雅的约会,刚过初更,就摸进了“迎香阁”。

小雅站在黑暗的厅中等候,迎着俞勉吁口气,低声说道:“我就知道你会闯进来,真是色胆包天啊?”

“这叫心有灵犀一点通啊!小姑奶奶,我实在受不了啦!”俞勉一面说,一面抱起小雅往外行去。

小雅狠狠咬了俞勉一口,嗔道:

“现在不行!吴先生还未睡觉,二更过后,在门口等我,我会溜出来,跟你走!一直陪你到五更。”

俞勉只好放下小雅,道:“记着啊!二更天一定出来,我去向老大告个假,二更过后,就偏劳他和老三了。”

小雅点点头,暗暗叹息一声,忖道:二更之后,就要展开一场拼命的恶战。俞勉,对不住啦!你这个心愿,只怕是很难得偿了。我虽然不喜欢你,可也很感谢你这几个月对我的保护情意。希望你的运气好!能保住老命。

俞勉退出了迎香阁,程小蝶已闪身而出,低声笑道:“他是很认真啊!我会跟吴先生说,出手时,留他一条命。”

“不要为此分心!”小雅道:“他也是先出手制住我的穴道,然后强暴了我,虽然事后他对我用情很真,但这不能掩遮过去的罪过。”

吴先生一身黑色长衫,带着小文也出现在大厅中。

虽然只多了几步的距离,但吴先生却有重获自由的舒畅,伸展一下双臂,低声笑道:“小文、小雅,你们潜伏在大厅中不要出去,不要燃起灯火,不论外面有什么变化?都不要去理会它,尽量不要和人接触,不到性命交关,也不要和人动手。

如果情势混乱到无法控制,譬如‘迎香阁’被大火烧了起来,你们就要凭仗自己的智慧逃命了。事后,去庐州府衙找小蝶姑娘。”

小文、小雅点点头。

“情形不会那么糟!”程小蝶道:“吴先生说的是万一,我相信吴先生会尽力照顾你们。”

“我们明白。”小雅道:“我们也会尽力照顾自己,先生和姑娘也要保重!”

吴一谔道:“好!就这么说定了。尽量留在房里不出去,我可能和常奇有场恶战,他不会放过我的!这世上,他要最先杀掉的一个人,那就是我!”目光一掠程小蝶道:“玉佩藏在床头下面,我已经毁去那部分文字,就算有人找到它,也要更费周折。”

“先生!”程小蝶有些黯然道:“如若功力未复就不要勉强出手,我相信田长青可抵抗得住大法师常奇。”

“就算我功力尽复,对抗常奇,也一样有很大的凶险。”吴一谔道:“纯以武功对搏,我不会输他,但他一身鬼蜮伎俩,就防不胜防了!”

程小蝶想到大法师常奇绝技,遁术、飞剑、火莲花,不禁头都大了,有些紧张地说道:“是的!我听说他至少身负三种绝学,都不是一般武功,是邪术,也是奇技……”

吴一谔一挥手,阻止程小蝶再说下去,笑道:“我知道,他有些邪门技艺,不过邪不胜正啊!对阵搏杀,犹如恶水行舟,再好的技艺,都要靠三分运气,尤其互相伯、仲的武功,就很难预言胜负了?”

程小蝶突然明白了,有些事,只能放在心中,或是对某一个人讲,不能当众说出来。小文、小雅,对抗大法师常奇权威的心防,还未建立稳固,听得大法师炫人奇技,可能就心防崩溃,那就很难预料会出什么毛病了。

可能中途背叛,再度倒向大法师,也可能突然逃走,死于混乱的搏杀之中,最坏的是自己吓自己,吓到心理崩散,自杀身亡。

事实上,常奇本身就带着一股凛人的邪气,多见他几次,就会受到感染、侵犯,屈服在他的权威之下。

这是什么武功、邪法啊?程小蝶有些怕了,这个人绝不能留下来,今夜一定要把他宰掉。

回头看去,只见吴先生挺立如山,就像大厅中坚立的一根铁柱,有独支大厦,力可擎天的气势。

程小蝶眨动了一下眼睛,再仔细看去,只见吴先生面带微笑,一脸和蔼,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她终于明白了,真正的高人,都有着一种批柱中流的气势,给人一种安定的力量。

真正的邪恶,也有着凛人心、寒人胆的侵犯力量,使你尚未与敌,气势已衰。

这都是内功、技艺进入化境时,自然生出的一种力量,不用举手投足,而能慑人心志。

吴一谔是真正的高人。

常奇也是真正的邪恶化身。

两个人都已经到了气势取敌的境界,难怪小文、小雅,一见大法师就心防溃散,任他予取予求。见到吴先生时,又能安静如恒,无畏无惧。

两个小姑娘的言行举止,一直在受着这两大高人的气势影响。

“程姑娘,太乙神功到了一种境界,有不受感惑的力量,不妨下点工夫!”吴一谔道:“那三招剑法,是我近一年静思中所得,溶合了各派剑法之长而成,练到纯熟之境,自会兼通剑法百艺,难以等闲视之……”

他似是言未尽意,但却突然住口。

程小蝶沉思了一阵,明白了,盈盈跪下,道:“长辈厚赐,小蝶这一生受用不尽了。”

她这几日中的经历折腾,心智上最大的成就,是学会了思索、推敲,明白了吴一谔言未尽意的意思,是传继绝学的用心。他早已把生死置度外,准备和常奇同归于尽,留下绝技于程小蝶。

但却未料到程小蝶二度混入了沙府,而且大胆地解去他天蚕丝的束缚,使他重获自由。

他博学多才,读过万卷书行过万里路,也知道这天蚕丝索的长度,预估出各种情况,但却不敢把这最后的一赌,托付给小文、小雅。

“聪明的姑娘,起来吧!”吴一谔扶起了程小蝶,笑道:“我很庆幸?双目有识人之能,也相信玉佩藏甲中的高手,绝非弱者!”

“不错!他们是真正的高手。”程小蝶接道:“小方的寒冰掌,一举间,制服了三个神刀太保。田长青精通的技艺,能让英雌伏首,我无法了解,他是不是也会邪术?”

吴一谔微微一笑,道:“技艺无正邪,全在寸心之间,他能纵横于力御百毒的两大门派之间,自非泛泛之辈,只望他们莫存轻敌之念……”

木门呀然,风火轮俞勉又冲了进来。

小雅一直在准备着应付这个急色之徒,怕他会迫不及待,冒冒失失地闯进来。

还真是被她料中了,所以,俞勉一进门,就被小雅堵在了门口,低声道:“退出去!”

“二更天了,我已向老大请了假!”俞勉道:“你不能再黄牛啊!”

“不会了!再候一刻工夫,我就出去。”小雅连推带拥的,把风火轮推出门外。

小姑娘有心机呀!明白风火轮发了牛性,硬挺立着不动,自己绝无法推他出去。所以,连身子也撞了上去,柳腰扭动,情热如火,说是推,倒不如说一把火把风火轮给烧了出去。娇躯在俞勉的怀中扭动,俞勉哪里还会有气力抗拒。口中喃喃地说道:“快些来呀!别让我等得心焦。”

他全付精神,都投在小雅身上,竟然未看见吴先生、程小蝶就站在丈许外的大厅中间。

虽然说厅中黑一点,但“迎香阁”外也未点灯啊?以俞勉的武功、目力,一眼就能看得出来。只可惜,他的眼力,全看在小雅的身上了。

小雅掩了房门,拭去顶门上的汗水,行近程小蝶,道:“烦呐!烦呐!这个粗俗的男人。”

奇怪!她竟然不敢看吴先生。是心虚?还是有点愧疚?

程小蝶伸出右手,轻轻在小雅的香肩上拍了一下,道:“你应付得很好!估算正确,御敌有术,了不起啊!小雅姑娘。”

“羞死人了,女人的武艺全都搬出来了。”小雅道:“我怕他看到了先生,尖声大叫,那就搞砸了姑娘的计划了。”

程小蝶点头微笑,心中是愈来愈喜欢这个勇敢、机智的姑娘了。

突然间,响起了一声尖厉的竹哨声,划破了夜色的静寂。

“传警哨声!”小文道:“有人攻入了沙府中。”

迎香阁外,响起了风火轮俞勉破锣般的噪音,道:“小雅姑娘,不用出来了,有敌人闯进来啦!大法师还真有未卜先知之能!你要好好地躲起来,退了强敌,我再来招呼你。”

他是真的爱小雅。

小雅竟然显现了羞愧,对这个粗陋不受欢迎男人,表现出的真正的情爱,小雅的内心中,实也有点感动。

轻轻的拍拍小雅,程小蝶道:“快和小文躲起来,听他吩咐,不到万不得已,不要现身!”

举步向“迎香阁”外行去。

吴一谔早已动了,他行近一扇窗前,打开了扇窗子,向外探视。

今夜有月,虽非圆月,但下弦半圆,对目光强厉的武林人物而言,视物已甚清明。

程小蝶微启“迎香阁”的木门,一闪而出,隐入了檐下的暗影中,凝聚眼神,向外探视。

飞轮三太保,似是已然上了屋面,两个匣弩手和手握梅花针筒的人,也都分别藏身于“迎香阁”的两侧廊柱后面。

摆明了他们是一支暗袭的奇兵,不会正面现身和敌人动手。

程小蝶突然想到了那些背负圆筒的武土,分明都是暗施算计的伏兵。这批人手相当的多,如果暗器再经葯物淬炼,剧毒强烈,真是一批很可怕的杀手了。

两个善用毒器的高手,是不是训练这一批暗器伏兵的人物呢?

听小雅提过,一个叫天蝎手林立,另一个呢?

程小蝶很后悔没有仔细向小雅问清楚,现在虽然想起来了,却有着时不我与之感!

蝎刺细小,如果这些伏兵,都是两大毒人训练出来的人,那手执梅花计筒的,很可能是林立的属下,怀抱连珠匣弩的人,是另一个毒人的杀手。

现在是亡羊补牢,要尽快把这些暗器伏兵,通告田长青,使他们有所预防。

程小蝶心中虽急,但却隐伏未动。

传警的哨声,虽然不绝于耳,但田长青等却还是未出现。

程小蝶摸出了三枚蝴蝶镖,待机出手,先解决掉“迎香阁”外,隐伏的暗器杀手,才能来去自如。

田长青果然是一位莫可预测的人物,不知他隐身何处?竟然让防守森严的沙家宅院,查不出他的藏身所在。

但见衣袂飘的声音,人影翻飞,在“迎香阁”外掠转、跃动。

好像是府中巡查武士。

这使得程姑娘有了另一种警悟,他们有一种辨识敌我的方法,使那些暗器伏兵,不会对自己人下手。

真是可怕呀!森严戒备,有条不紊。大法师常奇,果然是一个非常人物,不但术法精奇,连行兵布阵,也似是很有心得。

程小蝶惶惑了,有着无从下手之感,很想退回阁中,向吴先生请教一番。

想归想,人却忍下了没有动,反复推敲该如何应付这个局面。

幸好——

吴先生清晰、低沉的声音,及时传入了耳际,道:

“你选择的位置很好,不可轻举妄动,常奇布局很高,是以静制动的格局。那些隐伏的暗器杀手,以淬毒的匣弩、毒针施袭,杀伤力非常强大,但来人却也是非常人物,潜伏不动,冷静观察。

我不知道他会用什么方法发动?但常奇确实遇上了对手,程姑娘,千万不可率先出手啊!那不但会暴露我们的身份,也会搅乱了你朋友的计划。”

程小蝶点点头,吁一口气。

她不敢施展传音之术,回答吴先生。唯恐功力不足,不能控制得很好,暴露出停身位置。

她相信,吴一谔既然发觉她停身之处,也会看到她的表示。

吴先生看到了,道:“很聪明,也很谨慎,忍耐点等下去吧!”

程小蝶又点点头。

但闻俞勉破锣般的声音,传入耳际,道:“奶奶的!搞啥子玩艺,既然进了沙府,却又畏缩不动,等得老子心头冒火了。”

声音就在屋顶上,虽然不大,程小蝶却听得清清楚楚。甚至,已推断他停身的位置。

“老二,耐心点成不成?”一个很低沉的声音说道:“能如此沉着的人,必是一流的高手,神剑三太保,已在搜查。”

“说的是啊!老大,我不懂府中这么一点地方,大家住了快一年,都已了如指掌,神剑三太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回 三更恶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