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7回 赴约涉险

作者:卧龙生

此时,天已黎明,景物隐隐可见。

一进厅门,迎面飞来了一蓬细如牛毛的毒针。

是天蝎手林立的蝎尾针。

他隐在大厅一角,早已蓄势戒备。

这一把蝎尾针,至少有百支以上,有如一团烟般飞了过来。

田长青、小方,都为吴一谔担心,如此近的距离,如此众多的毒针,两人手中有兵刃,可也没有把握能全数击落。

这时刻,就看出吴一谔的真本领了,只见他双袖急劲地挥出,身前尺许处,似是突然多了一扇墙壁,数百支蝎尾针,竟难越雷池一步,全部被挡落身前。

是的!玄门太乙神功,有如铜墙铁壁般,连一支毒针也未透入。

小方暗道:“果然是神乎奇技的高人。看来!我的寒冰掌,也难伤得了他。”

心念转动之间,另一片数尺方圆的黑色烟雾,又急劲地袭了过来。

飞砂手梁成的毒砂出手了。

挟带着腥风的毒砂,飞卷而至。

吴一谔冷冷说道:

“好歹毒的暗器,不能留下你们为祸人间了。”

大袖挥出,一片罡风,击落毒砂。

田长青一记劈空掌,打了过去,含着大龙真气的掌力,遥击向丈余外的飞砂手梁成,活活把梁成打的七窃涌血,倒地而毙。

小方的寒掌,也劈了出去,他担心功力难以及达,疾快地向前行了三步。一道冷凤,直飞而出。

天蝎手林立,第二把蝎尾针,尚未出手,只觉寒气罩身,人已晕死过去。

吴一谔回顾了两人一眼,笑道:“好功力。”

田长青笑道:“老前辈认为不能留下他们为祸人间,晚进是奉命行凶。”

“是啊!长者命,不可违!”小方接道:“只是太便宜他们了!”

吴一谔微微一笑,道:

“现在,他们大概不会和我们正面动手了。他们已躲入密室中,以防守为主。”

田长青叹息一声,道:“前辈果然有先见之明,如若阿横、阿保抢先而入,这一片毒针、毒砂,可能要他们见不到今天的日出了。”

“田少兄的属下,都有相当高明的武功!”吴一谔道:

“对阵搏杀,他们都是勇将。但常奇的鬼城伎俩,就叫人防不胜防了,非两人这等杰出成就的高手,就很难应付了。”

“其实,晚进一直在想!”田长青道:“刚才,如是晚进首当其冲,只怕是很难应付下来!三、五支毒针,总是要被他击中的。”

“我是肯定应付不了!”小方道:“早就毒发而亡了。”

只听一个冷冷声音,接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啊?常某和两位素无过节,为什么要帮吴一谔对付常某呢?”

“不是交朋友!”田长青道:“那就省了通名道姓的麻烦。我们是什么人?你不用知道,也不配知道。”

“何况,现在已经有过节了。”小方道:“我们杀了三法师、神刀、飞轮六位太保,再加刚才两个用毒的。你的十三太保,被我们弄死了八个,这个过节可是大得很啊!”

“正确是十个,两个毒女,不知被你们用什么手法?使她们背叛本大法师?常某人心中明白,今夜之局,全毁在了两个毒女手中,常某绝不会放过她们!”

“那得有机会呀!过了今天这一关再说!”小方道:“还余下三个神剑太保,不过,他们不够看,只有你姓常的还可一战,现身出来吧!大家凭武功做个了断,怎么样?”

“好!不过,不是今天,三日后,我到田园拜访,那里绿竹环围、清净无尘,是最好的生死对决战场,怎么样?敢不敢给我订下这个生死赌约?”

“常奇,你相当愚笨啊!”吴一谔道:“自暴其秘,订下三日之约,是说明你三日之内,可以完成练法了。所以,能走不走,死守于此,是吗?”

他担心田长青和小方被常奇拿话套住,一旦答允下来,江湖人一诺千金,那就上了大当。

“常奇大法师,你想的美呀!”小方笑道:“我们不吃这个,落水狗不打白不打,你已经黔驴技穷,躲不过了。”

田长青微笑不言。

吴一谔却暗暗忖道:“这个年轻人看上去老实,却是口齿如刀啊?只可借常奇已是头千年老狐,很难用话把他逼出来了。”

常奇叹息一声,道:“吴一谔,我有一年的时间,随时可以杀了你。但竟一念仁慈,留下了的性命,这是我生平最大的一桩恨事了!”

“你心存大慾,想解开九龙玉佩之秘。所以,没有杀我。”吴一谔道:“用天蚕索,穿过我的琵琶骨,囚禁一年,那可是生不如死的生活。”

“书到用时方恨少,船到江心回头难。”田长青道:“常奇出来吧!刚才,我们未分胜负,现在,我们决一死战!”

不再闻常奇回答之声,似是人已离去。

“他们在厅中,我们搜吧?”小方道:“天已快亮,找出密室门户,应非难事!”

“这座大厅,通达地下密室。”吴一谔道:“但以常奇的多疑善算,不知练法密室,是否就在这大厅之下?”

“前辈有何良策?”田长青道:“水淹如何?”

“办法是不错!”吴一谔道:“但我们看不到练法破除,总是难以安心。”

田长青点点头,道:“是!如果密室中有堵水之物,只要保持法坛不损,练法一样可以完成,毕竟千百位人力输送之水,无法像大河一样,源源不绝。”

吴一谔微微一笑,道:“至少,常奇今天绝不能再练法。就算密室不在大厅之下,亦必有路可通,我们掘地三尺,不难找到秘门,先用火攻,继之水淹。当然,人也要进去看个清楚,是否已破坏他的法坛?”

声音说的很大,似是有意让常奇听到。

“老前辈!”程小蝶缓步行入厅中,道:

“是否要招人进来,立刻动手?”

“好!选百名健壮军士,分三批挖掘大厅。”吴一谔道:“去通知他们准备吧!”

“吴一谔,你心肠如此歹毒?哪有修道人的慈悲!”常奇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道:“本法师打开秘门,你们可敢进来吗?”

“一言为定!”吴一谔道:“你开了秘门,我们就凭仗武功闯进去。我知道你还有一些邪术未曾施展。何况,你已早有存心,和我一决胜负,彼此就仗凭本身所学,分个胜负出来吧?”

“如果是我胜了呢?”常奇道:“既是约定,也应该有协议。”

“常奇,吴某不会代人作主,你胜了可以杀了我!”

常奇道:“你好像并没有胜我的信心?”

吴一谔哈哈一笑,道:“兵祸动起,苍生涂炭,上百万的黎民百姓生死,岂可轻诺。咱们既是生死之搏,就各凭技艺造化一分胜负。”

常奇道:“那给我四个时辰的坐息时间如何?”

“既然你开了口,吴某人也不便做得太绝,我给你一个时辰,应该够了?一个时辰之后,秘门不开,那就别怪我扫穴犁庭,用恶毒手段对付你了。”

“两个时辰如何?”常奇道:“本法师这一生中,从未如此求人!”

“一个时辰!”吴一谔带着田长青退出大厅。

“前辈,为什么要给他一个时辰养息?”小方道:“让他有布置邪术的机会?”

“常奇个人的生死,并不重要。”吴一谔道:“重要的是破除练法!书有未曾经我读,我不知道常奇的练法邪术如何着手。但我知道是一种役物成形的术法,所谓撒豆成兵的邪法,当年白莲教起事之时,常奇还无此法力!”

田长青轻轻吁了一口气,道:“果真如此,那就非常可怕了。如能见识一番,开开眼界,实有着不虚此生之感。”

“如非昨夜见识到常奇的飞剑、火莲,我很难相信人间会有这样的奇术?”小方道:“谈到练物成形,役之为战,更是不可思议了?”

他望着吴先生,一脸祈求之色,希望能得到答案。

吴一谔淡淡一笑,道:“邪法之说,大出于常情之外,应该是一种虚幻形象。但看常奇对练法寄望之殷,极不寻常,老实说,我也不太相信,真有撒豆成兵的法术。和方少兄一样,希望能一开眼界,如果我们的运气不错,天亮之前,大概可以看到究竟了。”

“我也有一些迫不及待了!”田长青道:“借此辰光,我们也该做一些布置调整,以应付目下变局!”

吴一谔点点头,道:“程姑娘,请郭总捕头选派八名精干捕快,手执藏黑狗血的竹筒,随我攻入密室,不要他们出手对敌,只要防范常奇施展邪法。如果这世界真有邪法?防制邪术的传言,也许真能派上用场了。”

“是!”程小蝶道:“晚进这就去吩咐郭总捕选人备用。”

“前辈!郭总捕阅历丰富。”田长青道:“如论江湖识见之广,我等实难及他,何不请他来此,共商对敌之策?”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小妹正有此意,已要他安排好包围沙府的布置后,赶来此地……”

“郭某人已经来了!”大步行了过来,接道:

“一千名精壮军士,已团团围住沙府。知府大人和领军的总兵亲临现场,一百名弓箭手,也布置停当。庐州府五十位精干捕快,已随郭某进人了沙府‘迎香阁’外,只等候姑娘和田大公子下令行动了。”

“密室之战,人不可多!”吴一谔笑道:“只要八个经验丰富胆大心细的捕快随行即可。”

“是!在下亲率七名捕快随行待命。”

郭宝元已听小雅谈过吴先生,是一位文武双绝大智者,神态间表现出了十分的敬重。程小蝶转述了吴先生计划,郭宝元立刻去办。

小方望着程小蝶,突然笑了。

“笑什么呀?大战即将展开,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天塌了,由吴前辈和田大公子顶着,有什么好担心的?”小方道:“我在想郭总捕头适才一付奉命唯谨的神情,也想到他们整人的手段残酷。”

“小方!”程小蝶低声接道:“你不知道,做官的人,都有两副面孔吗?一副恭敬慎言、一副厉言声色。郭总捕头,他心里真正想什么?只有天知道了。”

“如非发生了这一场冤屈官司,我们也不会介入这件事情了。”小方道:“当然,也不会发觉常奇隐于庐州,那就只有等他练法成功,大军出动了。”

“苍生有幸啊!”程小蝶道:“我离家十年,父亲宦海浮动,十年中三易居家,转任庐州,我还是第一次回来,就遇上了这档子事?小方啊!你是飞蛾扑火,自投罗网,不过,我会报答你的!”

小方呆了一呆,道:“报答什么?我可没有存心要你报答,你对田大哥有个交代就行了。”

程小蝶脸红了,羞意直泛双颊,但仍然不自觉地低声说道:“我不会忘记承诺!”

声音低得像蚊子叫,但田长青和小方的耳目何等灵敏,仍然听到了。

小方很后悔有点失言,当着吴先生之面,竟然揭出程小蝶心中的隐秘。

田长青却微微一笑,道:“小蝶,我会要求报答的,不过,要等到你和令尊有能力报答时,我才会说出来,一个知府大人还没远涉边疆的权势。”

他再次表明了心意,没有把程小蝶抱上床的打算。

“天下事都不出一个缘字,不是程姑娘两度涉险进入沙府。”吴一谔道:“我还被常奇因在‘迎香阁’中,等他练法已成,很可能拿我祭旗。想到能解除万民的屠戮劫杀,我们的生生死死,也就不用放在心上了。”

小方正想说几句致歉的话,郭宝元已匆匆行来。低声说道:“知府大人已进入了‘迎香阁’中,很想对诸位当面致谢意!”

“爹来做什么?这里还很危险啊!”

父女之情,溢于言表。

“我劝过,但知府大人不肯离去。”郭宝元道:“一定要转达他的心意!”

“见见令尊也好!”吴一谔笑道:“辰光还早,常奇正在全心布法,不会跑出密室的!”

“前辈,我留在此地监视敌情!”小方道:“恕我不奉陪了!”

“小方,怕什么呢?”程小蝶恢复了活泼,笑道:“我爹最想见的就是你了!”

“为什么?拿我法办,也等除去常奇之后不迟。”

“由我保驾,保证不会把你捉去!”程小蝶笑道:“我爹冒险来此,一是向诸位当面致谢意,二来是想见见手下留情的刺客……”

“程姑娘,饶了我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7回 赴约涉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