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19回 设坛施法

作者:卧龙生

吴一谔还保持了相当的镇静,全神贯注着红衣人的举动,心中却想着对付他的方法。

红衣人站起后,未再展开攻势,似是受到很重的伤害。

吴一谔没有等一下,抢先动了,微一挺身,膝未打弯,脚未移步,整个人向前滑动,左手探出,抓向衣衫。

他想撕开他一身红衣瞧瞧,这人如何刀劈不伤,掌击不死。

红衣人抬起右手,尖利如瓜的五指,迎击吴一谔的掌势。

真是艺高胆大!吴一谔竟敢和他的右手硬碰,但在相触时,突然一翻左腕,扣住红衣人的右腕,顺势一带,使红衣人的身躯侧转,右手电光石火一般,快速点出。

红衣人口中发出了一声咕的怪叫,一只左眼,竟被吴一谔生生挖了出来!

说不出是什么招数了?艺入化境,对故应变,全在心念一动之间。

吴一谔右脚飞起,蹬了出去。

这一脚蹬在了红衣人的大腿上,以吴一谔功力之深,就算是一根木桩,也要被他一脚蹬断。

但却未闻到骨折的声音,吴一谔却如一脚蹬在石头上,右脚微微一疼。

但红衣人却被蹬得身子向后退开五尺。

吴一谔的胆气神勇,也激发田长青的豪壮,哈哈一笑,道:“老前辈,是什么东西?是人?是鬼?还是传言中的僵尸?”

厅堂中所有的目光,都看得很清楚,那红衣人的一颗眼珠子,生生被挖出来。但不闻哀嚎惨叫,也未见血如喷泉!

这种裂心摧肚的疼痛,是人都无法忍受,至少也会扣着受伤的眼睛,呼嚎两声。

但那红衣人没有呼叫,后退了五尺后,终于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

吴一谔看看手中的眼珠子,带有血迹,只是他身上的血,似是很少,吁一口气,道:“是人,只是身上的血太少了,整个人好像是用一层铁皮包了起来。”

“那就没有什么好怕了!”田长青道:“他有弱点,也可以击倒。他现在,似乎已经无法站起来了。”

果然——

那红衣人挣扎着似想站起来,但却无法如愿。

常奇脸色大变,冷冷说道:“吴一谔,你伤了他,他不会放过你的!”

“算了!用不着装神弄鬼。”吴一谔道:“他是人,只是不知道被你用什么方法,把他们整得像僵尸一样?只算是一种活死人了。”

“你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精研易数之学。”常奇道:“却不了解术法之能,他们如果是人?怎能忍受挖目之疼,而且还有余力,很快会站起来向你索命。”

“真的是鬼呀?”苗兰打了一个寒颤。

吴一谔目光盯在那坐在地上的红衣人,发觉全身抖动,似乎是有着无比的痛苦,却无法宣之于口。

“苗兰!你看他疼得全身颤抖,只是叫不出声音而已。”吴一谔道:“他不是鬼,也不是传言中的僵尸,常奇也没有役使鬼、魅的法力。他们是人,只不过是被常奇用一种残酷术法,控制的人。”

苗兰仔细看去,果如所言,胆气一壮。

常奇却是火大了。左手法铃一阵摇动,口中也念念有词,六个白袍人开始移动身子,那坐在地上的红衣人也站了起来。

这可是标准役施鬼魅的动作,而且效用立见。

苗兰心中又冒起一股寒意,苗族中巫师作法,也和这个样子雷同。

事实上——

程小蝶、郭宝元、小方,也都脸色微变,但三人还可控制着自己,不像苗兰,全身已开始轻轻颤抖,人也往因长青的怀中偎去。

田长青感觉到了,伸出手去,轻轻拍一下苗兰的香肩。

就只是拍两下嘛!但却给了苗兰极大的勇气,低声道:“我真是没有用,怕什么呢?让你失望了。”柳腰一挺,摆出了一付迎敌的姿态,也亮出很少出鞘的兵刃,一把镶满了宝石的短刀。

刀只有一尺多些,但却闪动着逼人的寒芒。

田长青回顾了一眼,道:“好刀,叫什么名字?”

苗兰眨眨眼,道:“叫冷月刀,是师门传下来的,据说是一位中土高手,到南荒窃取我们的宝库,被毒蛇咬中而死。他杀了近百条的毒蛇,还是无法逃过蛇咬而死。”

吴一谔也看到了宝刀,目中奇光闪动,低声道:“田少兄,可否把苗兰姑娘的宝刀,暂借在下一用?”

是向苗兰借刀,但却向田长青开口。

老姜辣心啊!他心中明白,苗兰到此刻才亮出宝刀,心中定是对这把刀十分喜爱,不愿让别人见到,不到处境危恶万分、不肯出刀。

看她视若至宝的样子,而且知道是一把好刀。如果开口借用,被她一口回绝,就很难开第二次口了。

如果田长青也无法让苗兰把刀交出来,那就是天下再也没有人能借到苗兰的刀了。

“苗兰,把刀借给我!”田长青也怕苗兰拒绝,一拒绝,吴先生就很难看了。

所以,自己开口借。

苗兰微微一笑,道:“要我的性命,我也会给你,何况是一把刀!”取出一把金色的刀鞘,还刀入鞘,一起交给了田长青。

小苗女用情如海深,连刀带路一起借,显是不准备再要回来了。

田长青很感动,但大战迫在眉捷,也无法表示谢意,接过宝刀,看也未看一眼,交给了吴一谔。

事实上,吴一谔给了他一更大的承诺,那就是还他自由。

玉佩伏兵诏令解除,他们就不用担负重大的责任,可以自由自在地活下去。也可以畅开胸怀,行走江湖,做一些自己喜欢的事。

宝刀入手,吴一谔信心大增,朗朗一笑,道:“常奇,你的妖法魔咒念完了吗?”

常奇行法需全神贯注,双目微闭,竟未看到苗兰亮出的宝刀,也未理会吴一谔的喝问。

难道常奇不怕偷袭吗?

事实上——

他不用担心,因为法铃声动,六个白衣人已转过身子,一排横搁在常奇的身前,两个红衣人却仍然僵直地站着未动。

是了,是两种身受不同禁制的人,指挥他们的方法,也不一样。

常奇闭目行法,耗时甚久,六个白衣人,是受着法铃的指挥。奇怪的是只摆出了防敌的攻袭阵势,却没有出手攻击的意向。

难道只是吓吓人?

但吴一谔很快地明白了常奇的用心,是在拖延时间。

难道常奇的练法,不用等到明天?可能很快就功得圆满?

所以,对一切损伤,都不放在心上。口花花大言夸张,目的只在把时间拉长。

“田少兄,我们不能等下去了,等下去就上了他的大当。”吴一谔道:“常奇在拖延时间!”

田长青立刻警觉,这些诡异的行径,半真半假,只是在掩人耳目。

心念转动,大喝一声:“杀!”

人如怒矢,冲了上去。

一声杀字,震耳慾聋,余音绕耳,全室回荡。是凝聚真气发出的内力,也是一种醒人心神的武功。

“小方,不用出手!”吴一谔道:“防守为宜。”

自己却缓步向前行去。

阿横、阿保,待要冲上去,小方已急说道:“保护苗姑娘,结成双刀合壁阵。”

两把缅刀同时横胸而立,挡在了苗兰身前。

小方呢?踏前两步,挡在程小蝶的前面。

三人一排横立,连郭宝元和两个捕快,也纳入保护中了。

田长青已和六个白衣人交上了手,一阵金铁交鸣,竟被挡了回来。

六个白袍人手中的哭丧仗,不但是精钢打成,而且,力道奇强,六杖同出,结成了一道铜墙铁壁。

吴一谔准备援手,但六个白袍人竟未乘势抢攻。

田长青低声道:“不可轻敌,是一流高手的功力。”

“不要硬拚!”吴一谔道:“他们的行动不够灵活!”

田长青点点头,道:“要想法子冲过去对付常奇,老前辈说得不错,常奇的练法,就要成功了。”

“哈哈!两位既然猜出来了,常某人也不再隐瞒,再过一个时辰,诸位就会尝试到那种千军万马冲击的味道。”

“就在这座厅堂上吗?”田长青道:“只怕一百人也容纳不下吧?”

“他们不是人,前仆后继,悍不畏死。”常奇道:“像洪流一样,破闸而出,很快就会把你们掩没其中。常某要在庐州府大开杀戒,先拿程知府为常某祭旗,再杀他一个鸡犬不留!这庐州府也就是白莲教重举义旗的大寨了。”

“只听你一番杀气凌人之言!”吴一谔道:“苍天也不会容许你练法完成。”

“吴一谔,太晚了!我常某不用行法追杀你们。”常奇道:“单这座六鬼护法阵,就够你们打上老半天了。”

常奇最大的痛苦,既不能败,也不能胜。

败了全军覆没,人如被杀,练法的成败,自是无关紧要了。

如果——

全力出击,真把吴一谔杀伤或逐出地下厅堂,又担心灌油燃火,整座地下厅堂,完全消灭,人和练法,尽付火中。

他要的是时间,最好把这些人绊住,不让他们退出去。

吴一谔等是敌人,也可是护法的人质。

所以,常奇不敢发动全力的反击。

这大概是江湖上最奇怪的一场搏战了!

“田少兄!还有余力再战吗?”吴一谔低声问道。

“可以!”田长青举起了三棱剑。

“打得潇洒一点!”吴一谔道:“引他们出手就成。”

田长青点点头,他已经领会了吴一谔的用心。

吴一谔缓行两步,和田长青并肩而立,右手紧握宝刀。

但刀未出鞘,想是怕宝刀惊敌。

田长青三棱剑一举,刺向一个白衣人的前胸。

但六个白衣人一齐反应,六只哭丧杖结成一片光幕,田长青的三棱剑又被封了出来。

忽然间,刀光闪动,两道寒芒卷袭而至。

是阿横、阿保。

他们眼见主人两度被封当回来,再也忍耐不住,彼此一打眼色,双刀并举飞斩过来。

田长青吃了一惊,喝道:“小心呐!”

喝声中,人也扑了上去。

但见——

人影闪动,寒光飞旋,一剑、双刀和六支哭丧仗,不停撞击、交接。

这一次是真的恶战了,田长青已知六人厉害,生恐阿横、阿保,伤在哭丧杖下,全力运剑击出。

他的功力深厚,这一全力出手,威力非同小可,每一剑上都带着千钧之力,左荡右挥,攻势凌厉无比。

但遇上的阻力也很大,六个白袍人手中的哭丧杖,结成了一个连环阵,杖势交错拒敌。交击中,闪出了串串火星。

阿横、阿保,两把缅刀,攻势也很凶猛,但六个白袍六支哭丧杖结成网幕,十分坚强。三人合力猛攻了数十招,仍是难越雷池一步。

小方也忍不住了,大步向前冲来,准备出手助战。

程小蝶、郭宝元、苗兰和两个捕快,都不自觉的跟了上来。

忽然红光闪,两个红衣人和神剑三太保,同时由两侧绕出,堵住厅门,开裂的厅门,也同时合拢起来。

“退下去!”田长青剑如飞虹,接下了六支杖势。

阿横、阿保,先行退下。

田长青连攻三剑,也退后两步。

常奇哈哈一笑,道:“现在,如若是灌下桐油,放把烈火,诸位就要一起殉葬了。”

敢情,他早已存心把守在厅门口的人诱入厅,封了门户。

小方叹息一声,道:“对不住了田大哥,我应该守在门口的,原来,他最大的顾忌,是怕我们退出去,放火烧他。”

“现在放下兵刃,咱们还有得商量!”常奇道:“诸位都是统军的将才,追随常某,夺得大明江山,日后,都不失封侯之位。”

一指白袍人,接道:“他们和穿红衣的人,都是本座术法下造成的高手,武功如何?诸位已经领教过了。但他只是一勇之夫,不能统兵为将,我求才若渴,不计前嫌。吴兄……”

吴一谔道:“说吧!”

常奇道:“我封你为丞相之位,日后谋国施策、治理天下,全赖吴兄大才了。你读过万卷书,胸罗锦绣,埋没江湖之中,与草木同朽,这岂不是太可借了!”

“听口气!你已似是承继大位的皇帝了?”吴一谔笑道:“就凭你六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几个红布包头,铁甲护身的人,能帮你取得天下?”

“唉!吴兄,我缺少的,就是你这样治国安民的人才。”常奇道:“你如肯真心合作,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9回 设坛施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