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捕头》

第20回 妖道自刎

作者:卧龙生

一口血喷在了两个木偶身上,说也奇怪,木偶突然暴涨数尺,像真人一样高大。

只是还未来得及有所动作,吴一谔的宝刀已卷袭而至。

金铁之精,果然厉害!宝刀过处,两个木偶立被腰斩两截。

常奇似是早已计算好吴一谔的攻势,长剑斜刺,斩攻向吴一谔的咽喉。

如若吴一谔回刀封架,就会错过腰斩两个木偶的机会。

所以,吴一谔没有置理。

但田长青的三棱剑,却早那么一点点逼上了常奇的前胸。

常奇也许能一剑斩断了吴一谔的咽喉。

但肯定会被田长青一剑穿心。

常奇少了那一份视死如归的豪气。

所以,他不肯同归于尽,只好回剑封挡。

吴一谔斩了木偶,常奇也挡开田长青的三棱剑。

“常奇,今日咱们要决一战死。”田长青暴喝声中,快速地攻出三剑。

常奇也不慢,剑如轮转,硬把三剑封开。

田长青怕他施展邪术,攻势暴烈,剑招绵连不绝,一剑快过一剑,逼得常奇不但无法抽出手来施展邪法,连挥手指挥两个红衣人的机会也没有。

但常奇口还能叫,大声喝道:“杨俊,还不过来?……”

叫了一半,突然停口。

杨俊是神剑三太保中的老大。

常奇叫了一半住口,是他想到了对方还有人在一侧监视,神剑三大保拚上了命也帮不了忙。

现在最重要的是指挥两个红衣人出手,但两个人的耳朵被他整聋了,只能用手势指挥,但常奇却腾不出手来。

吴一谔缓步行了过来,面对两个红衣人和神剑三太保,口中说道:“阿横、阿保,两位去帮田少兄助阵。小方带着其他人,去打开后壁复室,寻找法坛,小心暗算,这里交给我了。”

阿横、阿保,关心主人,逼近田长青和常奇动手之处,横刀戒备,准备见机会,就攻出一刀。

小方带着程小蝶、苗兰、郭宝元两个捕快,绕过几人动手之处,行向后壁复室。

吴一谔心中盘算过,先解决两个红衣人,凭手中宝刀之利,此事不会太难,这些红衣人,熊爪铁甲,非宝刀,还真难克制。

目光却看向神剑三太保,道:“三位!是战还是逃?”

七星剑杨俊道:“逃!怎么逃?”

“打开门户走路啊!”吴一谔道:“我不想多杀人!”

“我们明知不是敌手,吴先生想杀我们,尽管出刀,我们不反抗!”杨俊道:“只求一刀过喉,给我们一个痛快。但我们不能逃走!因为,我们无法打开门户。何况,外面军卒逾千,我们逃出去,也走不了。”

“好!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好人做到底。”吴一谔道:“点了你们穴道,以后的事,就看你们的造化了。”

杨俊道:“感激不尽,先生出手吧!”

吴一谔点了三人穴道,目光才转注到两个红衣人身上,叹息一家,道:“杀了你们,你们死得很冤,但又不能留下你们,其实,你们活得也很痛苦,我会给你们一个痛快。”

宝刀疾出,两个红衣人首级飞落。

他不能留下后患,要杀就斩下脑袋。不管毒人还是僵尸,斩下脑袋,就绝无再战之能。

杀得如此顺利,吴一谔也有点大感意外!

最妙的是两个红衣人根本没有想到反抗,也不预作戒备。

显然,他们的神智,伤得十分惨重。

吴一谔暗暗叹息一声,转身疾步,向小方等行去。

厅堂后壁上,有两个门户,一眼可见。但两个门户关闭甚紧,小方用力推了两下,竟是分毫未动,是十分坚厚的青石做成。

小方自知绝难用掌力震开,但室中又无可以借力之物,正自发愁,吴一谔已到身侧。

“老前辈,石门坚实,撼它不动,有何高见?”

吴一谔以询问的脸色转向苗兰。

“没有高见!”苗兰道:“小方都没有办法,我会有什么法子!”

吴一谔一扬手中宝刀,道:“姑娘意下如何?”

“用刀削呀?”苗兰道:“我没意见,不过问问田长青吧?我,把刀送给他了。”

“苗姑娘如没意见!田大哥那里有我担待。”小方道:“时机迫促,用不着问他了。”

吴一谔暗用内力,宝刀转动,削出一个圆洞。足足有一尺深浅,还未洞穿。

这扇石门果然厚实惊人!

吴一谔见宝刀未损,胆子一壮,刀如削竹,片刻间挖出了一个两尺方圆的大洞,看石门厚度,至少有两尺上下。

常奇发觉了,但他没有办法阻止。

田长青正施展生平所学猛攻,剑势变化多端,忽刚忽柔、忽而急如流瀑、忽而如云舒展。常奇被这种怪异的剑法,闹得全神贯注,不敢稍有疏忽。

他精神集中,却不知两个红衣死士,也被宝刀切下了脑袋。

“吴一谔,不要破坏练法,那是老夫数十年心血所聚啊!”常奇的声音,有点近似哀嚎了,道:“毁去它,你会抱恨终身,那是武林中从未有过的成就!”

吴一谔宝刀护顶穿洞而入。

程小蝶、苗兰、小方,都是一蹿而过。

但郭宝元就过得很辛苦了。他身体粗壮一些,缩骨神功,也不很精。前面拉,后面推的,才把他送入复室。

两个捕快,根本未打算进去了。但却把手中两个储血的竹筒,交给了郭宝元。

这里,果然是练法的地方。

只见——

一座铺着黄色缎子的法坛上,点着七支长明灯。一个穿着道袍,脸如满月,留着三绺长髯的道长,跪在法坛前,不停地叩拜。

法坛上没有神像,只有两个木箱,坛前也没有供品,只有一个白玉盘,盘中留着血迹。

“你就是二法师清风道人了?”吴一谔道:

“常奇的六鬼护法阵,已经破了。三个红衣妖人,也被切去脑袋,很快,就要被生擒活捉了。”

清风道人明知有人进入了法坛,但他竟目不转顾,也不计自己的安危,仍然不停地对着木箱叩拜。

程小蝶、小方,都看得十分好奇,忖道:“两个大木箱子中,究竟藏些什么呢?真能有千军万马不成?真是不可思议的事!”

虽然看到了,但心中都是有些不信。

所以——

他们没有干扰清风道人,只是冷眼旁观。

法坛只有清风道人一个,任何变化,他们都自信有控制大局的能力。

但见——

清风道人缓缓站起身子,拿起身侧的木剑,在法台前面走动起来。前三后四,左五右七,好像舞蹈一样,转来转去。

吴一谔心中明白,这就是道家踏斗布罡。

置生死于度外,显然是行法正在紧要关头。

吴一谔低声道:“郭总捕头,把竹筒准备好!”

郭宝元正看得入神,他虽是见闻广博的人,可也没见过这等道家的诡异之学。闻言立刻醒悟,把手中竹筒,分一个给小方。

程小蝶手中,早就握有一支。

清风道人突然停下了脚步,大声喝道:“走!”手中木剑,分向两个大木箱上各自推了一下。

然后,双掌合十,闭目垂首,对着木箱,念念有词。

没有人听出他念的是什么?

但奇事发生了。

两个木箱中,分别向外冒出白气,似是烧滚的开水,一股蒸气的热烟一般。

两支木箱的盖子,缓缓起动、落下,箱中似有物要挣扎而出!

“快!”吴一谔大声喝道:“把血污喷入箱中。”

郭宝元、苗兰,奔向左侧木箱。

小方、程小蝶奔向右侧木箱。

吴一谔宝刀一挥,逼向了清风道人。

箱盖忽然飞开,白烟浓起,隐隐间,似有很多小人,向外冒起。

郭宝元、苗兰小方、程小蝶手执竹筒中的血污,立刻向箱中倒去。

冒起的白烟,突然消止,一切恢复了正常。

清风道人脸色一变,道:“你们喷的是什么?”

“黑狗血!”吴一谔道:“是专克邪术的血污。”

清风道人突然流下泪来,道:“功败垂成了,你们怎么知道用黑狗血?这是玄天正法,除了真正的黑狗血,任何血污,都毁不了他们。”

“勿怪!你看上去有恃无恐。”小方道:“你不知道我们拿的是纯正黑狗血呀?”

“一般来说,都不会这么认真,天意如此,夫复何言!贫道认命了!”

突然反手一掌,击向天灵要穴。

吴一谔一伸手,扣住了清风道人的右腕,道:“道长!为何求死?”

“我练法失败,有何颜生于人世,你为什么要救我?”清风道人目中奇光闪动,望着吴一谔。

“吴某有种很奇怪的感觉。”

清风道人道:“什么感觉?”

“你和常奇不同!常奇邪恶,你却有些仙风道骨。”吴一谔道:“练法必为常奇所迫,功败垂成,大错未铸,何苦一味寻死呢?”

“唉!如是真正的有道之士,怎会行法练兵?”清风道人道:“虽是大法师逼我如此,但我如道心坚定,定会严词拒绝。你就是吴一谔吴先生了!”

吴一谔道:“正是区区在下,道长听常奇提过吗?”

“先生之名,久传江湖,就算常奇不提,我也早闻大名。你救我一命,也等于救了你们自己!”清风道人道:“可是练法是真的完了。”

吴一谔微微一怔,道:“怎么说呢?”

“先生是光明磊落的人,不知妖术之邪!一般的邪法,确怕狗血玷污。但这玄天正法,练成邪术,只有真正的黑狗血,才能破它!”清风道人摇摇头,苦笑道:“而且,还有一个解破之法。”

吴一谔道:“怎么解破?”

“以练法人的鲜血,可以解破。如若贫道以本身之血,喷在纸人上,他们虽受黑狗血的污染,但在贫道鲜血相助之下,仍可成形。而且,他们中和了练法人的元气精血,更为凶悍!”

“有这等事?”吴一谔吃惊了。

小方、程小蝶都听得面色如土。

清风道人接道:“吴先生请放心!此刻一切都成过去。贫道之血,必须在它们初受玷污时,予以中和,才有作用。现在,贫道之血,也没有办法挽救他们十余万生灵了!”

“生灵?”程小蝶道:“你是说,它们都已经活了?”

“是的,如非诸位那几筒黑狗血,你们现在已见到妖法创造的生命。”清风道人道:“一样的活蹦乱跳!”

“玄得很啊?”小方道:“剪纸成马,撒豆成兵。只是一种神话,想不到真有此事?”

吴一谔道:“道长,我们可不可以瞧瞧?”

“可以!现在它们已成一箱废纸。但你看得仔细些,仍会有所发现!”

吴一谔向前行去,打开纸箱,选出血污较少的一个纸人,迎着灯光看去!

纸人剪得很好,须眉宛然,灯光下,果见纸人生出了红色的经络血管,但颜色极淡,不用心看,是很难看出来的。

小方、程小蝶、苗兰、郭宝元,全都走了过去,也都从木箱中捡起一个纸人瞧看。也发觉了那些异征,个个心头惊骇不已。

“这些纸人重新练法!”吴一谔道:“可能再生吗?”

“不能!”清风道人回答道:“一个时辰之后,他们身上的异征,就会消失,成了真正的纸人。”

“再行一次练法,需要多久时间?”吴一谔心中惊骇之下,做了最坏的打算,准备杀了清风道人,不让劫难再生,邪法流传。

“常奇能用符咒,把木偶练成人形!”清风道人道:“那只是邪法中的小技,要像贫道一样,把纸人练成十万大军,他做不到。贫道未习武功,却把毕生的精力,都投在研练邪法之上。”

小方双目中神光闪动,盯住清风道人,道:“这么说来,道长的邪法,还高过常奇了?”

“是的!单以邪法而言,贫道超越常奇太多了。”清风道人道:“诸位也许不信!但贫道可以立刻表演一次小小术法,以博诸位一笑。”

说表演,立刻表演,伸出从道袍中取出一张黄纸,和一把小剪刀,剪成了一个鹞鹰。

所有的人都看得十分入神。

因为——

清风道人的剪纸技巧太好了。只不过片刻工夫,鹞鹰已成,而且十分形似。

“诸位,这只是一张随手剪成的纸鹰,但却能够飞,栩栩如生。”

清风道人咬破了舌尖,喷出一口血在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0回 妖道自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捕头》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